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三百零二章 每一道失去都是醇厚的赐予

第三百零二章 每一道失去都是醇厚的赐予

手机阅读

看着韩安希明显疑惑不解的神情,安覃知道这傻小子到时候还是没有整明白自己的意思。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还有暗暗的感动。韩安希确实是一心一意的爱着他的,就连孩子的问题都为他考虑到了。其实吧,这一生也就短短的几十年,蹉跎不了多少年华,他就会进入垂垂老矣的晚年,关于孩子的问题,他是真的不怎么在意,在他选择和韩安希在一起的那一天,他就已经放弃了拥有自己孩子的机会。

再加上,他的童年过的不怎么幸福,纵然母亲给了他所有的爱,可是幸福的家庭是由温暖细腻的母爱和磅礴如山的父爱构建的,两者缺一不可。既然他们注定无法给他一个温柔的母亲,又何必非要自私的把孩子留在自己的身边。他经历过的伤痛,绝对不想再让无辜的孩子再品尝一次。

安覃紧握韩安希的手,十指交叉,严丝合缝,将腻死人不偿命的情意包裹其中。韩安希满眼温柔的看着安覃,将他面冠如玉的俊脸有一丝羞赧的红,那欲说还休的温柔缱绻好似一根羽毛在他的心海不停的撩拨,他不由自主的沉溺在这难得一见的美景之中,情不自禁的让身体向前倾,想要品尝那诱人的美好。

“咳咳。”许安忍不住轻咳两声,这才把已经晕头转向的韩安希惊醒了,安覃在贺茜揶揄的眼光下,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只不过那红彤彤的耳尖明晃晃的告诉了众人,主人现在的羞涩。“秀恩爱没什么不对,但是在家长面前多少也得收敛一点吧。还有韩安希,你别总是青天白日的勾引良家妇男。”

韩安希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出来,安覃的头低的更狠了,都快挨到自己的脚尖了。贺茜知道安覃的脸皮薄,也就不再拿他打趣了,在韩安希说出一堆没用的废话之前,果断的将他的嘴封上了。

“安希的想法是好的,安覃的说法也没有错。但其实,安希,你真的是想多了。我的孩子不就是安覃的孩子么,实在不行就让他认安覃做干爸爸好了。你们自己商量,是要做他的舅舅还是爸爸。”

“舅舅!”安覃笑眯眯的说,“这样更亲一点。”

韩安希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他要问我叫什么?”

许安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凉凉的说,“当然是舅母了。你可是嫁给安覃的男人啊。”

韩安希欲哭无泪,明明他才是正儿八经的纯一好么,而且安覃可是要上他的户口本上的好伐,怎么现在这一切都有点本末倒置了呢。

不过舅母就舅母吧,至少还有一个名分,要是再提出什么抗议,恐怕他连这个舅母的光荣称号也没有了。

送走了两尊大神,韩安希浑身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安覃给他倒了一杯水,淡笑道:“累了吧?”

“不累。我现在只要一看到你,所有的坏心情都能很神奇的消失了。”

安覃白了他一眼,“甜言蜜语不要钱是吧?”

“那还不是因为今天吃了太多的狗粮么,天知道,在现场的时候,我的心都是在滴着血的。明明有娇妻在家等着,我还必须得站在那里硬生生的啃狗粮,也真的是够难为我的了。”

“累了就去睡吧。”安覃说完转身就走,韩安希眼珠一转,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了。

回家的途中,贺茜看着抿嘴不语的许安,忽然在他的侧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吻完就跑,然后还当没事人一样,假装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老夫老妻还害羞啊?”

贺茜本能的反驳,“谁害羞了,我只是在看风景而已。”

许安把车停到路边,抓过贺茜,劈头盖脸给她来了一个热情的法式深吻,用爆棚的荷尔蒙堵住她所有的感官,让她只能彻底的沉沦在他制造的欢愉中无法自拔。

直到贺茜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亡的时候,许安才终于放过了她,看着她略微有些红肿的嘴唇,他的眼神炙热且凶猛,就好像是一头盯上猎物的狼,随时随地都能给她致命的一击。

他想要她,用他所有的热情点燃她内心的火焰,让她只能跟随自己的节拍浮浮沉沉。

许安看了看手中的方向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很想吃了你,但是环境不允许,先给你两分钟喘息的机会,我的天使。”

一说到天使,贺茜就忍不住害羞了,这个爱称真的是太过于别致,让她真的很难消化。

回到家里,许安好像一分钟都不愿再等。她才刚把门关上,就陷入一个火热的怀抱中,他们走着转着,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拆除了对方身上的伪装,然后贺茜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就陷入到柔软的大床上。

此时,夜幕才刚刚降临。冬去春来,万物觉醒,只不过空气还有些微凉。

只不过贺茜却感受不到那丝丝的凉意,她感觉自己好像身处于火山之中,那滚烫的温度好像要将她融化,而许安就是她唯一的救赎,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呼吸着他的呼吸,缠绕着他的气息,才有活的余地。

终于,狂风骤雨慢慢的离去,海上慢慢的恢复了宁静,许安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贺茜,唇角荡开一抹温柔的笑容。

“幸好遇见你,幸好你一直在。”

眼一闭一睁之间,一天的时间悄然而逝,再睁眼又是新的一天。

贺茜拖着酸软无力的腿,步履艰难的走到卫生间,简单的梳洗一下,然后温柔的叫醒了还赖在床上的男人,“起床了,小懒猫,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

许安嘤咛一声,用手捂着刺眼的阳光,懒洋洋的起身,抱着贺茜像猫一样在她的怀里蹭啊蹭的。懒洋洋的说,“今天有什么工作么,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天知道,他昨天可是看了睡美人看了一夜,知道天空露出了鱼肚白,这才有了惺忪的睡意。

昨天对他的生命来说有重要的意义,让他在兴奋之余又感慨万千。那些记恨于心的,想忘又忘不掉的伤害,都慢慢的被磨平了棱角。因为有了阳光,所以那些黑暗才能如潮般的溃败。

而他直到此时才明白,每一道失去都是醇厚的赐予。

贺茜沉默了一下,这才慢悠悠的开口,“我想去拜访一下你的母亲。”

“找她干什么?”许安尚未完全清醒,鼻音明显,却很有磁性,异常的好听,充满了慵懒的诱惑。

“我想试试,让她承认我是她的儿媳妇。”

许安慢慢的放开了她的腰,又回趟在床上,“她承不承认,你都是我的媳妇。”

“可是她是你的母亲。”

许安的身体僵了一下,但也只是那么一瞬,他就恢复如常,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你既然想去,那我陪你一起。”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去的。”

那是因为我不能再让你受到一丝丝的伤害。

访谈结束之后,他们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再提及,没有去翻阅网上那铺天盖地的资讯,也没有看电视,好像那梦幻一样的访谈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老公,今天就让我来开车么,你在车上再少睡一会儿。”在许安明显不赞同的目光下,她轻轻的一笑,“你放心,我会让你睡个安稳觉的,不开赛车!”

许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没过太长时间,许安敏感的察觉到车停了,还以为是到目的地了,他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问,“到了么?”

“没有,我去给你妈妈买点东西,空手去不太好看。”

“买什么东西啊,又不是去走亲戚,只是开个简短的会谈会而已。”

然而贺茜却没有理会许安的理会,拉着哈欠连连的他走到商场里面,选了半天终于选了几样满意的东西,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出商场。

被她这么一折腾,许安算是彻底的醒了,他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没好气的说,“接下来还是我来开车吧。”

去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演讲词,可是真的到了目的地,她有不可抑制的紧张起来。想起之前她婆婆横眉冷对的样子,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不禁胆怯的拉了拉许安的胳膊,有些力不从心的问,“我这会儿打道回府还来得及么?”

许安正在搬后备箱里的礼物,听到贺茜这样说,他把礼物往车里一丢,干脆的回道:“来得及,咱们现在就可以回去,我没有任何意见。”

他现在也不想见到他的好母亲,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和她交流。

好像有千言万语,又好像无话可说,总之那感觉真的是相当的别扭。

可是已经都走到门口了,再打道回府,多少都有点心有不甘。贺茜踟蹰不前,许安也不逼她,静静的等她的决定。

贺茜已经不记得自己深呼吸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焦躁的在许家的门口赚了多少圈,在她终于做好了坚固的心里建设之后,这才下定决心,“走,大家进去。”

许安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回到熟悉的房子里面,许安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这里面承载了太多有年时间不好的回忆,他尚未拜托的梦魇,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许安觉得这里的空气呼吸起来都感觉十分的压抑。

若不是因为贺茜,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掉头就走,再也不会踏进这里半步。但是他明白贺茜的想法,他知道她想让自己打开心结,想让他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是她不知道,不是所有破碎的镜子都能够重圆,至少他的父亲和母亲是不会和好的。

他的母亲啊,骄傲的近乎自私了。

宁可她负全天下,也不允许任何人负了她。

很不幸的是,他的老爸负了她,他也负了她,在她的眼里,他们都是十恶不赦的存在。

果不其然,许夫人在看到他们的一刹那,眼睛里面迸射出来的火花噼里啪啦,热烈但并不友好。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