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变相的表白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变相的表白

手机阅读

贺茜挂断了电话,看着眉头紧蹙,好像有化不开万千心结的许安,被迫强硬的心蓦地一软,她轻柔的抚平他皱起的眉头,汪汪水眸直直的看着他,里面有浓重的化不开的情意,温柔且缱绻。她巧笑嫣然,好似那些扰人的事和人都不存在。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都是背景板的存在,主场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相依相偎,相扶相携,直到一起从晨光熹微走到暮色四合,安安稳稳的过完这短暂却又不平常的一生。

“老公,这些事情早晚都要面对,宜早不宜晚。大家没有退路,只能抢在他们之前先占据舆论的顶峰。这件事情大家并没有什么错,只不过这到底是不光彩的,我不想让你再受到伤害了。而我,问心无愧,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你就放心吧,实在不放心的话,就陪我一起做采访呗,借着这个机会,顺便把大家的俄关系也公之于众,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啊,还剩了一笔钱呢。”

贺茜本来只是开玩笑的,并不打算在风口浪尖上公开她和许安结婚的消息,可是没想到,许安居附和了她这不靠谱的想法,还一本正经的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公开吧,我觉得很好。”贺茜现在的事业处于上升期,如果她真的一心扑向事业,那么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他也不会公开,甚至可以为了她,暂时分居都可以。但现在看来,她的重心再向家庭靠拢,那么他为什么还要那么的委屈自己。

“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贺茜瞠目结舌,舌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打了结,她差一点点就咬到了自己的舌尖。“在这个时间点公布,真的合适么?”并不是她眷恋娱乐圈的繁华,而是她怕会给许安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公布,陈雅欣会不会又起什么歪心思,整出什么哟蛾子。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只不过茜茜,大家为什么要畏惧陈雅欣,明明是她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情,为什么大家要向过街的老鼠一样,畏缩不前。”许安的话语虽然凌厉,但是摸贺茜头发的手却是十分的轻柔,“茜茜,你是不是本末倒置了,真正该理亏的人不是大家,而是他们。”

看着许安坚定的眼神,贺茜这才意识到,她刚才犯了一个愚不可及的错误,她不禁自嘲的笑了笑,她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心里面却隐藏了一个胆小鬼,做什么事情都喜欢畏惧不前,瞻前顾后,她真的快要鄙视死自己了。哎,明明她一直梦想着成为正义的化身,可是她的性格真的让她一言难尽。

可是今天过后,她必须要坚强起来,不为别的,只为了能不成为他的累赘,尽力的不拖他的后腿,也为了能够保护她爱的人。

对手很强大,可是她不怕,她会变得越来越强,总有一天,她要站在陈雅欣的面前,睥睨的看着她,告诉她,她贺茜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她!

下午的采访如火如荼的开始了,贺茜一派云淡风轻的接受采访,举行投足间的娴雅就连女主持人也为之惊艳。那是一种刻在骨子里面的恬淡,有着处事不惊的淡然。

“贺小姐,有传言说你已经名花有主了,不知道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呢?”

“确有此事。”贺茜毫不犹豫的开口,顿时万千少男熟男的心碎成渣渣了,她言笑晏晏的继续说,“我已经结婚了,和我深爱的男人,这是我人生中最高兴的事情。”

主持人有些惊讶,现如今的圈子里面,女星,尤其是正属于上升期的女星,对于感情状态一般是讳莫如深的,鲜少能有像贺茜这样,直率随性的,简直是问什么答什么,从来都不玩打太极的那一套。能告诉她的,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想告诉她的,任凭她怎样的旁敲侧击,贺茜也是讳莫如深。

这样的嘉宾她很喜欢,再来一打,她也不嫌少。

“是么,我好像已经听到了很多男粉丝心碎的声音了。”

贺茜笑了笑,还是真诚的道歉,“抱歉,可是现在的我很幸福,也希翼喜欢我的你们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女主持人再接再厉,“不知道贺小姐的丈夫今天来到现场了么?”

“当然来了,今天可是大家光明正大恋爱的第一天啊。”

贺茜调皮的眨眨眼,女主持人被她逗得忍俊不禁,“既然来了,能不能让他上台来呢,让大家看看这位幸运的王子的庐山真面目呢。”

“没问题。”

贺茜对着一个角落挥挥手,许安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上了台。

“哇,这不是许氏集团的董事长么,我听说您从来不上任何节目的。”

许安淡淡的点点头,“的确,我不喜欢自己的生活暴露在媒体的眼睛里面,可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所以也得做一些特殊的事情才行,这样才有纪念意义。”

女主持人羡慕的看着贺茜,“看的出来您很爱贺小姐。”

“应该是许太太。”

贺茜闻言,俏脸立马变成了夕阳中的火烧云,红灿灿的,很漂亮。

女主持人由衷的感叹,“您和太太的感情真好。”

许安深情款款的看了一眼贺茜,然后微笑道:“是的,我的太太就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在我最黑暗的日子里面,带给了我一丝的光明。因为那珍贵的光明,才让我有了前进的动力,终于从谷底爬了上来,重获新生。”

女主持人敏锐的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息,她睁大了眼睛,笑呵呵的问,“看来我其中还有些故事呢,不知道许先生能否分享给大家听听呢。”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什么不可以。”许安淡淡的笑了,“我在刚入职场没多久的时候,过了一段最艰苦的时间。当时的女友突然提出和我分手,因为她遇到了一个她真爱的男人。不巧的是,我在分手的当天被炒了鱿鱼,只好灰溜溜的卷铺盖走人了。”

底下发出一阵唏嘘的声音,想来观众绝对没有想到,许安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太子爷,也会遇到这等惨绝人寰的事情。

“求职的时候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我太太也不知道,其实我是许氏的继承人。那段时间对我来说真的是扎心痛骨,我也曾想着就这么沦落下去,去他的理想,去他的爱情,就这样醉生梦死也是不错的。”

贺茜紧紧的拉着许安的手,紧张兮兮的看着他的眼睛,生怕他又想起那段撕心裂肺的日子。

“没关系的,我现在可以用平常心对待了。”许安轻轻的回握了一下贺茜的手,在女主持人灼灼的目光下,接着说,“当时我的太太还是我的朋友,看到我像是烂泥一样,整日整夜的醉生梦死,本来还好言安慰,谁知我就像是那扶不起的阿斗,终于忍无可忍的给了我一巴掌。”

女主持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贺茜,包括台下的观众,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优雅的女子竟然也有大动干戈的一天。

贺茜被那些打量的目光给羞红了脸,讪讪的笑了一下,目光四处漂移,正好撞见了许安含笑的目光。那里面的深情厚谊根本就无需隐藏,似是被那外放的温柔所渲染,贺茜那一颗微微躁动的心,终于安生下来了。

是的,纵使她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无比紧张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一场开诚布公的访谈,听在观众的心里会产生怎样的反应,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得先抢占先机了。

“真的是难以想象。”女主持人感叹。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可就是我太太的那一巴掌打醒了我,我不能因为生命中的一个两个过客,就对自己的人生如此的不负责任。对待爱情,我问心无愧,爱的时候我认真的爱了,不爱的时候就真的不爱了。”

“看的出来,您是一个很果决的人。”

许安淡淡的笑了笑,“谢谢夸奖。后来,我慢慢的收拾起自己那繁重的心思,沉重的悲伤,重新拿起笔,去勾勒我心目中的理想。在我最难熬的日子里面,我的太太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她,向她表白,她居然拒绝了。”

女主持人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疑惑的看着俊脸通红的贺茜,不明所以的问,“我确定您那个时候一定是爱着许先生的,而且你们朝夕相处,感情自然很稳定了。那许先生向您表白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为什么您会拒绝呢?”

许安坐在一旁推波助澜,“是啊,我也很想知道。”

贺茜瞥了许安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幽幽的说明,“那个时候她的前女友回头找她了,而我以为他之所以向我表白,不过是感谢我在他最艰难的日子陪着他而已。想着过去他们那么相爱,只要她回来了,我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女主持人非常不赞同的看了贺茜一眼,“您真的是…”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许安皮笑肉不笑的说,“很无语是不是?我当时听完也很无语啊,”他看着女主持人,又指了指贺茜的眼睛,“她明明长了一双大眼睛,可是认人的本领真的是差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他略有些委屈的问,“我像是那种为了恩情就要出卖色相以身相许的人么?而且她说离开就离开,她说回来就回来,把我当成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

贺茜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没没没,我可真没这么想。当时脑袋瓜子不是被门挤了么,我是钻到那个牛角尖里面出不来了,是我的问题,跟你没什么关系。”

台下传来一片压抑的笑声,贺茜不明所以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然后她惊悚的看着女主持人也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这才意识到她刚才说了什么鬼话!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