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走投无路的死局

第二百九十八章 走投无路的死局

手机阅读

贺茜坐在沙发上,眼睛直直的盯着门的方向,她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一会儿围着桌子转几圈,一会儿又拿着手机猛瞧,生怕错过了什么电话信息。叶铭澜打电话叫许安出去一叙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她想不明白,已经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各走各的阳关道各过各的独木桥的人怎么就又有了联系。本来她想跟着一起去的,可是许安却不让,硬是把她留在了家里,还三令五申,严禁她出门。

她一直都是个乖宝宝,许安的话她一般都是听从的,偶尔的几次反抗也是她任性闹着玩的,根本无伤大雅。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陈雅欣在外面虎视眈眈,贺茜心里很清楚,她的主要报复目标就是自己。所以,就算她再怎么不愿意呆着家里过牢笼样的生活,她也要忍着,因为她更不想让许安担心。虽然她某些方面是很迟钝,可是她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上次她被绑架之后,给许安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她无法想象许安会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叶铭澜,那个对他来说身份极其复杂的男人。他给了他希翼,又亲自把希翼活生生的掐断,让他从光明一瞬间摔倒了黑暗的底部。那种大起大落的反差,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别说许安这个当事人,就连她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太过惨不忍睹,惨绝人寰!

叶铭澜的做法真的是又狠有毒,可是他没有说错,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这个腌臜的名利场,要想保有一席之地,不择手段是不可缺少的竞争手段。可是这做法真的是太下作了,即使是她这个局外人,都难以沟通。好在,许安挺过来了,不管心里的伤有多重,他还是坚强的活过来了,用无往不摧的意志,和过去那撕心裂肺的阴影做斗争,好在这个持久战,虽然过程比较艰难,他最终还是打赢了。

不知道她看了多少次时间,就在贺茜快要把控不住自己的焦躁,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出去的时候,许安终于回来了。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许安的面前,先是拉着他一通乱看,确定他真的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归原位。许安体贴的为她擦拭掉额头上的薄汗,轻轻的笑了。

“你还笑,我都快紧张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可就不顾命令私自跑出去了。”贺茜收拾了一下七上八下的心,忍不住抱怨,“下次他要是再见你,你要带着我一起去。明明是不想面对的人,还硬逼着自己去面对,看不见你完好,我这心啊,着实有点不受控制。”

贺茜说的比较委婉,但许安知道,他要是再不回来的话,贺茜恐怕连大开杀戒的心都有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而且大家之间的气氛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剑拔弩张,相反,还很和平。”

贺茜半信半疑,“真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么,听着怎么就这么的玄幻呢。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而且叶铭澜今天对我道歉了,为他过去所做的不光彩的事情。”

贺茜怔住了,反应过来之后不可思议的尖叫,“他居然给你道歉了。”我滴个亲娘啊,她今天受到的惊吓真的不是一点两点,这简直太骇人耸闻了。

“是吧,我也感觉到很不可思议,可他的确这么做了。茜茜,你看,人总是会变的,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本心不坏,早晚有一天会回归正途的。”

“那你原谅他了么?”

许安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早就原谅他了,否则我又怎么可能会去见他,只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我的回答,道完歉之后就走了。”

贺茜捂嘴偷笑,“那还真的是他的风格啊。他找你有什么事情啊?不会是跟陈雅欣有关吧。”

“茜茜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许安毫不吝啬的夸奖。

“切,在这个节骨眼上,除了陈雅欣,我实在想不出其他了。”

“看来你也不算是太过后知后觉。陈雅欣的确联系他了,只不过他没搭理,但是陈雅欣却派人跟踪叶铭澜,想必陈雅欣现在也是走投无路,铁了心的想要榜上叶铭澜这棵大树,就看她手里现在有没有对叶铭澜不利的证据了。”

贺茜想了想,“我觉得应该是没有,叶铭澜城府极深,就算那个时候和陈雅欣爱的是干柴烈火,但是他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相信她,并把核心机密也告诉她。如果他真的有什么把柄落在陈雅欣的手里,那么当初他就不会那么干脆的就甩了她。”

许安不住的点头,“有道理,陈雅欣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打发的女人。”

“如果,叶铭澜这条路走不通了,以你对她的了解,你觉得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许安沉默了很久,终于不情不愿的开口,“恐怕她只有一条路了。”

“是的,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陈雅欣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女人,且十分的小心眼,她的心里最恨的人是我,接着是你,再接着恐怕就是叶铭澜了。她这次千辛万苦的从精神病院逃出来,如果我没有整到我,那她的心里是绝对不平衡的,我很怕她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没关系,该打点的人我都打点好了。”许安搂着贺茜纤细的腰,喃喃低语,“就连爸妈的身边,也有贴身的人保护,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就把爸妈接来吧,不然真的有点鞭长莫及。”

“好,我这就给爸妈打电话,让他们尽快处理了家里的产业,尽早来帝都。”

许安松开了他的手,贺茜去打电话了,正巧他的手机也响了,他淡淡的瞥了一眼,是苏陌北。

“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好消息。”

“我找到陈雅欣活动的蛛丝马迹了。”

“坏消息。”

“他和我那个便宜老爸狼狈为奸。”

许安一怔,“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往才对。”

“可是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挂断了电话,许安站在窗边沉闷的看着远方的天空,只见本来还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涌现出大朵大朵的乌云,他冷冷的一笑,心里暗叹,看来真的是要变天了啊。

贺茜打完电话出来,就看见许安心事重重的样子,她走向前,轻声询问,“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陈雅欣和苏家的人联络上了。”

贺茜淡定的点了点头,一点都不惊讶。“这事儿我早就想到了,只是刚才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你早就预料到了?”

“是啊,恐怕陈雅欣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联系一切与大家利益相悖的人,或者是和大家有间隙的人。这是她一贯的风格。”

“看来你比我还要了解她。”

贺茜瞪了他一眼,突然阴阳怪气的说道:“那个时候,你把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眼睛里面看到的都是她的好,哪里会想她阴暗的一面。”

“哟,这是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怎么这么酸呢。”

“最好酸的你牙齿掉光。”

许安不甚在意的笑了,“那不正好,我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吃你的豆腐了。”

贺茜气结,“你是不是跟韩安希那个混蛋学坏了,怎么也学会了这油腔滑调的一套。”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呗。”

真的是不知羞耻啊!

“老公,我隐隐有一个预感,但不知道这个不祥的预感会不会成真。”

“你的乌鸦嘴一向很准。”

贺茜不说话了,想起她这无与伦比的诅咒能力,她就感觉很无语。

“说吧,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只要大家还活着,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其他的我都不甚在乎。”

贺茜深呼吸一口气,这才闷声说道:“我感觉她会故技重施,但是这次她会光明正大的上媒体,然后在公众面前声泪俱下添油加醋将大家的过往说给公众听。”

许安眉头紧蹙,这一套确实是她最擅长的。

“大家没有那么长的手,封不上那么多媒体的嘴。就算主流媒体不会跟着瞎起哄,可是那些新兴媒体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但凡上流社会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眼睛发亮。”

“那就让她说。”

“可是这样一来,大家就进退两难了。澄清的话,不仅仅伤害了许氏的形象,就连你、叶铭澜,包括你爸爸,安卓生,和她有牵连的人的名誉都会有影响。”

“我不在乎。”头上戴绿帽子的人多了去了,敢于承认的能有几个。再说了,这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算现在陈雅欣站在他的面前,他照样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贺茜摸了摸许安轮廓分明的脸,“我怎么舍得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一些伤害呢。再者说了,就算你愿意,叶铭澜和安卓生他们也不会愿意将那么多的丑事暴露在公共的视野里面。”

末了末了,再来个名誉扫地,这绝对是人生中最大的败笔。

“不然大家就抢先在媒体上露脸,可以…”

许安的话还没有说话,贺茜的手机响了,“是安希的电话。”

“那你接吧。”

贺茜当着许安的面按下了免提,韩安希开门见山的说,“今天下午我给你安排了一个采访,是帝都电视台的,有些话别藏着掖着,使劲儿的往外说,那些可描述的使劲儿说,不可描述的就委婉点说,明白了不?”

许安一头黑线,贺茜则皮笑肉不笑的说,“你是不是已经猜到点什么了?”

“不是我,我和陈雅欣又没有半点交集,她是丑是美是圆是扁我都不知道。这些是安覃刚才告诉我的,于是我就顺手给你接了一个活,反正现在你的身价挺高的,我就接了几个大媒体的采访。”

贺茜苦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感谢他,“我真的要谢谢你啊。”

韩安希爽朗的大笑,“咱们是什么关系,何必那么客气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