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仁义已尽恩断义绝

第二百九十六章 仁义已尽恩断义绝

手机阅读

叶夫人在生叶晴的时候都属于是高龄产妇了,因此怀她的时候那叫一个一波三折,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有问题。而叶晴在叶母肚子里的时候也是一个调皮捣蛋的主,动不动就制造出一些事情来,惊得叶母三天两头的往医院跑,生怕她出了什么问题。也就是说,在娘胎里的时候,叶晴的存在就决定了她是叶家独一无二的宝贝。

出生以后,得知自家夫人生出的是个没把的闺女,叶先生更是喜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他大手一挥,给企业里的每个职员都发了一个红包,这在无形中就给自家职员普及了一个常识,那就是叶家大小姐绝对是小祖宗一样的存在,只要能讨得了她的欢心,那升迁升职什么的,都不在话下,完全是小菜一碟。

可是偏偏叶小公主对刻意的谄媚感到十分的厌恶,因此也就对企业止步不前,对于某些别有用心的探望更是拒绝的彻底。她宁愿在自己的花园里面玩泥巴,每天把自己精致的小裙子弄得脏兮兮的,也不愿跟那些花花肠肠的大人有一点点的交流。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机,就是在挨训的时候,她总是用一双无辜的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看着凶神恶煞的母亲,那种呆萌呆萌的样子让叶夫人的十分怒气顿时跑了七分,每每到最后总是不了了之。叶晴摸准了母亲的性格,每每都对症下药,很多危险的情况都平稳的度过了,因此就养成了叶晴无法无天的性格。

可是叶父叶母看到她上窜下跳的时候总是愁眉苦脸,明明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名门淑女啊。

然而叶大小姐却没有理解二老的苦心,行为举止跟淑女那是绝对沾不上边的。就算叶夫人时常的把她往名门闺秀的聚会上带,想要她多多少少沾染一点名门闺秀的气质,可是还是没有一点点用。那小泼皮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风流公子,还学男人一样调戏女人,气的她啊眼睛都瞪成足球了,可是那小混蛋还是我行我素。

后来有一段时间,叶晴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不出去好那些好基友逛夜店了,也不三天两头的给她整出点哟蛾子的,最跌破眼镜的是,她竟然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学会打扮了。

那一刻,叶母简直要喜极而泣啊,可是后来叶母一调查,发现她竟然是谈恋爱了,气的她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她瞒着叶晴偷偷的去见了那个男孩,见那男孩很是腼腆,举止有度,还再三的保证在未结婚之前不会做那越矩的事情,叶母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在了肚子里面。这段时间,叶晴的表现与之原来相比,那简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这样安心舒爽的日子没有过太久,直到某一天,叶晴哭哭啼啼的跑来找她,还问了她一些隐私的问题,她这才察觉到这小情侣之间的恋爱可能出了一点点的问题。

后来经过她再三的询问,才知那小男生之所以能一直保持着止乎礼发乎情的柳下惠风格,居然是因为他对女人没感觉。我的天啊,这事情不只对叶晴,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晴天霹雳。

“晴晴啊,我觉得你谈了一个假恋爱啊。”她不说还好,一说叶晴哭的是更加的地动山摇,那撕心裂肺的样子实在是太过于吓人,惊得叶家的两位男士也纷纷回家,看到叶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实在也不忍心再苛责什么了。

他们总不能说谁让你遇人不淑了,眼睛长在脸上是当摆设用的么?

总之,本来说好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可还是败在了男人的身上。叶晴是个正常的女人,对感情上深层次的交流有一定的期待,只不过必须是水到渠成的交流。如果是因为做.爱才会爱,那和野兽之间的交.媾有什么分别?

好吧,回忆就此打住,叶晴粗粗的回忆了她这不算坎坷的一生,觉得就算不是多光明,也没有黑暗到哪里去。

总之就是大灾没有 小灾不断。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初恋谈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糟糕透顶。所以这一场,我是绝对不会轻言放弃的。既然爱了就认真的爱,我可不想想你一样,左拥右抱的花心大萝卜。”

叶铭澜一头黑线,嘴巴微抽,“不会说话就不要乱用词语。”

叶晴很无所谓的笑了,“事实胜于雄辩,好了哥,你想给我说什么,我心里清楚的跟明镜似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是因为一己之私,可是我这人啊,就是一个死脑筋,认准了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的。再说了,韶扬人真的很不错的,反正我这辈子是缠着他了。”

“你说这话害臊不?”

“有什么好害臊的,我这是真情流露。”

叶铭澜还想再说什么,震动的手机打断了他的思路,皱眉看着屏幕上闪烁的陌生的号码,他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好久不见。”

电话里面那女人劈头盖脸的来了这么熟稔的一句,听的叶铭澜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是谁?”他冷硬的问,

女人没有回答,只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笑,那疯癫的笑声饶是叶铭澜没有看见,也能猜的八九不离十。

他后知后觉的问,“你是陈雅欣?”

一听到陈雅欣的名字,叶晴的耳朵竖的高高的,她踢了踢叶铭澜的脚,示意他开免提。

“想不到,你还记得我啊。”

叶铭澜老实的开了免提,叶晴听到这么一句,阴笑着看着他,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我想大家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吧,你给我打电话到底有什么事情,没事我就挂了。”叶铭澜接收到叶晴揶揄的目光,脸色很难看,说话也很冲,完全没有一点点的温情。

“大家毕竟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能这么绝情的对我呢?”

叶铭澜冷笑,“我并没有亏待你,你出色,我出钱,咱们钱货两清,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

陈雅欣柔柔弱弱的喊,“铭澜。”

“别叫我名字!”叶铭澜火大的吼,“别再给我打电话,也别再纠缠我了,我现在不想再看见你,一眼都不行。”

说完,也不等陈雅欣回话,他就愤然的挂断了电话。

叶晴毫不吝啬的给他点赞,“哥,我今天才发现你这么man啊,真的是六六六啊。”

“别给我耍嘴皮子。”叶铭澜没好气的瞪了叶晴一眼,“告诉贺茜,让她小心一点。”

叶晴冲着他挤眉弄眼,笑嘻嘻的问,“哥,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还喜不喜欢贺姐姐?”

“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妹妹,绝对是我三生的不幸。”

“也不能这么说,哥,贺姐姐对我可好了,你知道那段时间我特别的难熬,是贺姐姐耐心的开导我,安慰我,才让我跨过去的那道坎。我那么喜欢她,要是她能成为我嫂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可是哥,你之前办的事情真的是太挫了,我实在是昧不过自己的良心。”

“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以后别再提了,省得尴尬。”

叶晴点了点头,“也是,反正贺姐姐已经和许大哥结婚了,你就算想争取,也晚了。”

“结婚?他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之前的事情了,只不过还没有举行婚礼罢了。好了,哥,以后你不主动问的话,我是不会主动告诉你贺姐姐的事情的,省得给你添堵,不过你要是想和贺姐姐成为朋友的话,我可以给你牵桥搭线。”

叶铭澜苦涩的笑了,“不用了,我想她不会愿意和我成为朋友的。”

“谁说的,贺姐姐说上次要不是你提醒了她,说不定她现在已经被陈雅欣她们给害死了,她是很感激你的。”

叶铭澜有点不敢置信的问,“真的?”

叶晴重重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了,这是贺姐姐亲口给我说的。”

“这样就挺好的,至少她还能记得我良善的样子,不至于黑到底。”叶铭澜摆摆手,打断了叶晴想要说的话,“好了叶晴,这事儿就这么着吧。关于陆韶扬,你想和他在一起,就在一起吧,我是不管你了,只要你以后别哭哭啼啼的跑到我这里告状就行。”

“你放心吧,我就算打断牙齿也会活血吞的。”

叶铭澜没坐太久就匆匆的走了,叶晴目送他离开,转身就给贺茜打了电话,将陈雅欣给自家老哥打电话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她,并再三提醒她一定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了,谢谢你啊。”

“跟我还道谢,姐,你是不是皮痒了,需不需要小妹我给你松松。”

贺茜很有眼色的改口,“不客气啊妹妹。”

挂断了电话,贺茜转头对着在安安静静看书的许安说道:“刚叶晴说,陈雅欣给叶铭澜打电话了,只不过被叶铭澜挂电话了。”

“看来,她还贼心不死,想要利用叶铭澜。只不过叶铭澜并不是愚蠢的人,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她摆布。”

贺茜叹了一口气,“哎,冤冤相报何时了。”

许安顿下书,站起来轻轻的拥抱着她,一字一顿的说,“我不会让你再出事的。”

上次的事情给他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现在他只要一听到陈雅欣的名字,神经就不可避免的紧绷了起来,心也没法在原位好好的呆着。

“你别想太多,我不会有事的,你也要保护好自己,上次大家那样对她,我总感觉她会报复回来。”

许安冷笑,“那就让她放马过来,只不过这次,我是绝对不会再轻易的放了她的。”

陈雅欣始终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留着她真的是后患无穷。

“交给有关部门处理吧。”

许安的下巴抵着贺茜的头,“我知道,就是你这次可千万不要心软了。”

“我知道的。”她现在仁义已尽,该是恩断义绝的时候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