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的心里只有他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的心里只有他

手机阅读

叶铭澜发现叶晴最近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三天两头就要玩一次失踪,然后在他们心急如麻,就差要报警说人口失踪的时候,又嬉皮笑脸的回来。而且对他的态度是越来越古怪了,他说一句,她能顶三句,而且口气还呛得要命,活像他欠了她八百块的样子。气的他恨不得在她娇俏的脸上呼几巴掌,让她明白什么是长幼尊卑,什么是尊老爱幼。而且,她竟然罔顾他的话,铁了心的要和陆韶扬在一起。

即使爸妈不同意,苦口婆心的劝阻她婚姻并非儿戏,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她也像个愣头青一样,愣是要一条道走到黑。说的多了,惹得她烦了,她还学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里面的疯女人,动不动就给他来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常常闹的是鸡飞狗跳,扰的他是不得安宁。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贱毛病啊。

今天,难得看见她像个二大爷一样,毫不淑女的坐在沙发上,大大咧咧的敲个二郎腿,手里还拿着一包薯片,在那里吃的是嘎嘣嘎嘣脆。口渴了,还端起桌上放的酸奶,像喝酒一样,一口气喝到底,中间都不带喘气的,那小孩行径看的叶铭澜忍不住的摇头。长兄如父,今天他可得好好的尽尽他的义务。

“我说叶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拘一格,随性洒脱了?”叶铭澜皱着眉头,看着她身上不伦不类的衣裳,忍不住调侃,“你穿着花花绿绿的,是准备去唱戏么?脸还化的跟个鬼一样,不仔细看都这么吓人,那要是仔细看的话,岂不是就要把人吓得三魂七魄都吓跑了。你说说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哟,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升起来了,我那情场浪子的大哥竟然不窝在哪个温香软玉的身边,回来跟个老头子一样,在我的耳边絮絮叨叨,罗里吧嗦。老哥,不会是你近段时间的魅力下降了吧,或者是那些铁了心想要用色迷惑你的小妞终于知道嫁入豪门无望,所以纷纷转头去钓新的金龟了,不理你了。”

叶铭澜没好气的看着她,对于她的歪理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这都不劳你操心了,哥哥我现在依旧是魅力无边,想要嫁给我的美女如过江之卿,只要哥哥我愿意,随时都能给你找一个嫂子。要不是怕你这个小魔女又干出什么混账事来,你以为我愿意陪着坐在这里看这边叽叽歪歪的电视剧。”

叶晴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哥,我想大家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好谈的,你有你的逻辑,我有我的道理,你不能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不是,毕竟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凡事都有自己的判断。我知道你不喜欢韶扬,无所谓,反正以后他是和我生活在一起,只要我喜欢就好了。大不了我少往娘家跑嘛,不碍着你的眼这不就结了么,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你们非要想的这么复杂呢。”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叶铭澜沉重的叹了一口气,“结婚不是只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事关两个家庭之间的和谐稳定。”

叶晴不耐烦的挥挥手,“哥,你之所以对韶扬有意见,究竟是因为他这个人不行,还是因为他是许安的哥们?”

叶铭澜不说话了。

“你们只见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点,当然,这不是韶扬告诉我的,他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但是我也不笨,顺藤摸瓜也能摸出来一点蛛丝马迹。还有,你对贺姐姐是真心喜欢么,还是一时的新鲜?我比较倾向于后者,谁让贺姐姐跟那些物质为上的拜金女们不同呢,她简直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妖的白莲。一向在情场无往而不胜的哥哥在贺姐姐这里摔了一跤,对她念念不忘,倒也情有可原。”

叶铭澜眉头皱的紧紧的,嘴巴紧抿,到底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但是,得不到的心永远在骚动,你喜欢贺姐姐不假,可奈何你之前和陈雅欣搅和在一起。说到这里,我就得说说你了,哥,陈雅欣那是什么烂货色,你对着她都能下得去手,我真为你的品位感到深深的堪忧。”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现在好端端的提她做什么?”如果时光能够重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早点踹掉那个野心勃勃又无比愚蠢的女人。

叶晴笑了笑,气死人不偿命的说,“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陈雅欣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狠角色,而且还是一个疯子,不过贺姐姐曾说,你帮过她,哟,哥,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好心了。”

“要说话就好好的说话,别给我这么阴阳怪气的。”

叶晴很听话的端正了态度,“哥,关于你见义勇为这一点,我是该给你点个赞的,虽然你其他事情做得混账至极。”

叶铭澜怒了,“你这是在指责我?”

“我表现的这么明显么?”叶晴看着叶铭澜一脸风雨欲来的样子,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拜托,事实面前,狡辩有用么?”

叶铭澜气结,懒得搭理她。

“你挖了许安的墙角,这我不鄙视你,不是说你挖墙角的技术好,而是因为陈雅欣那个女人本来也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她没来骚扰你,看来对你还是有几分的情面的。只是哥,好马不吃回头草啊,要是那个女人再来找你,我建议你立即马上别犹豫的把她撵走,不然等你头上戴着成片草帽的时候,你可别来我这里哭。”

“滚蛋,你哥我对她没有兴趣。”

叶晴老神在在的挖苦,“没有兴趣那是最好不过的,我只担心你管控不了你的嫡亲宝贝。”

说完,眼神还若有似无的在他的身上扫了一圈,唯独避过了他不可描述的部位。

叶铭澜一头黑线,这死丫头到底跟谁学的这油腔滑调。

“我像是脑袋里面装满黄色垃圾的废物么?”

叶晴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微挑,似笑不笑的看着他。

他去年买了个表的,叶铭澜咬牙切齿的看着叶晴,皮笑肉不笑的说,“在你心里,你哥就是这么一个草包?”

“我怎么会这么想呢?哥,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在我的心里你可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叶铭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哥,我听说陈雅欣那疯女人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了,我有一种预感,觉得她肯定会来找你。”

“找我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用美色引诱你,然后让你和她合作呗。”

叶铭澜闻言再也无法淡定的笑了,他板着一张脸,严肃的问叶晴,“我看着像是那么容易被引诱的人么?”

“小心一点总是无错的,不过哥,我事先可要跟你说一句啊,陈雅欣现在的风评可不好,你别跟她搅和在一起了,小心惹得一身腥。”

“我还用你教?”

叶晴但笑不语。

“谁告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

“你猜呗。”

叶铭澜无语的撇撇嘴,对于自家这么淘气的妹妹,感到一阵阵的力不从心。叶晴无法无天惯了,他是打也不舍得打,骂也不舍得骂,要是真的动手出一次气,等着他的就是自家老妈汹涌的眼泪攻势。

“哥,你知道我怎么认识韶扬的么?”

叶铭澜的语气很冲,“不知道。”关于陆韶扬的事情,他现在是一个字都不想听。

未来的妹夫明显是敌方阵营上的,他干啥还要给他好脸色看。

“你绝对想不到,是贺姐姐先容给我的。”

“贺茜?”陆韶扬有些不可思议,“她给你先容的男朋友?”

叶晴点点头,喜滋滋的说道:“是啊,就是贺姐姐把韶扬先容给我的,别说,贺姐姐先容的人不错,韶扬确实是一个实打实的好男人。”

叶铭澜又不说话了,他这会儿的心里有点微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所以,你是看在贺茜的面上才和陆韶扬在一起的?”

“当然不是了,我是那种在爱情里面会将就的人么?”叶晴笑嘻嘻的说,“我是真的喜欢他才和他在一起的,而且前几天他提了分手,是我死皮赖脸的才把他给哄了回来。”

叶铭澜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了,他的俊脸上是风雨欲来的深沉,看着叶晴的眼神幽深极了。

“你堂堂叶家的大小姐,一定要自甘下贱么?”

对于这个说法,叶晴实在不能苟同。她怨气满满的看着沉着脸的叶铭澜,忍不住的抱怨,“哥,说起来这事儿你也占一半的责任。事先你一声不吭,先斩后奏的让我出国。正巧那个时候我又办了一件蠢事,本来都把他气得火冒三丈,你这一搅和,好了,他是彻底的生气了,直接祝福我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

“我让你出国那是为了你好,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心人啊。”

“我当然知道哥是为了我好,但是时机不对啊。好在我及时的认清楚了事情的严重性,在问题恶化之前,完美的解决了。”

“所以?”叶铭澜双手环胸,“你的答案是什么?为了安庆放弃深造的机会?”

叶晴摇了摇头,“并不是,即使我有这个想法,可是韶扬也不会同意的。”

“你还真有过放弃的想法?”叶铭澜咬紧了后槽牙,“你是不是蠢啊。”

“对对对,我蠢,我要是不蠢,怎么能衬托出你的机智来呢。”叶晴不以为意,反而还笑呵呵的看着叶铭澜,“学业上我是不会放弃的,这点你就放心吧。”

叶铭澜简短的评价,“真的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叶晴只当没听见,继续笑呵呵的说,“而且,我还会勤工俭学,每周定时给你们报平安。”

“哟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细心了?”

“韶扬让我这么做的。”

叶铭澜的脸黑了,“又是因为他?”

都说嫁出去的姑娘犹如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呢,胳膊肘子都已经往外拐了,那嫁出去了,心里还会有娘家的位置么?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