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夫夫得正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夫夫得正

手机阅读

日子平平静静的过,大家各司其职,就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陈雅欣跑出来的消息。该苦逼上班的继续苦逼上班,该享乐的依旧滋滋有味的享乐,尽情的挥霍着现在的甜美时光。韩安希现在是个很尽职的经纪人,对贺茜的演艺事业很是尽心尽力。有他这个活招牌在,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代言接到手软。

但是,韩安希是一个特别挑三拣四的人,别人十分眼红的代言,他说不要就不要了,任凭对方磨烂了嘴皮子,他也不为所动。又碰到贺茜这么一个对什么都不在乎的主,他说不要了,她也无所谓。反正只是为了消遣时间,有活的时候就认真的做,没活的时候,她就像个蝴蝶一样围着许安转。

贺茜现在的身份地位因为韩安希而水涨船高,尽管她现在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代表作,只是一个初入圈中的小*,但这并不影响她在圈中的地位。即使圈中人对她的背景也多有揣测,酸言酸语多如牛毛,更有甚者刻意的污蔑她与韩安希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然而贺茜却对此照单全收,而且一律无视之。倒是韩安希黑了脸,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总之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很快就没了踪迹。

“韩大经纪人,真是谢谢你了,我可算是摆脱了韩夫人的称号啊。”贺茜偶尔也会对韩安希开几句玩笑,主要是见不惯他老是在她秀恩爱的嘚瑟样。那骄傲的样子,好像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有了一个好基友。幼稚的都有点可爱了,不过她还是真心的为他们感到高兴,即使表面她拒绝表露出来。

“客气什么,咱们是什么关系。再说了,就算你愿意,我媳妇也愿意,但是我可不想委屈了我媳妇。”韩安希露出几颗大白牙,笑的那就一个心无城府,“我宁愿自己受委屈,也绝不让他受一点点的委屈,他可是我千辛万苦用了十二万分的真心哄回来的心头肉啊。”

贺茜只觉得胃里面在波涛汹涌,“我真想吐你一脸,拜托,你能不能正常点,不然我回去就给你家安安说,你严重影响我上班的积极性,然后我要把经纪人的位置交给他,你就回去卖茶叶蛋去吧,说不定还能因此发家致富然后奔小康了呢。”哎呦我的天啊,见过肉麻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真不知道内敛害羞的安覃到底是怎么受得了他的,这得需要多么宽广的胸襟和包容啊。

“姐,大姐,你就行行好吧,就给我几天安生的日子让我过过吧。您老只要跺一跺脚,我家都得抖三抖啊。”韩安希好想掬一把辛酸泪,他家那口子什么都好,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姐控。啥事都听他姐姐的。他也曾吃味过,可是却反抗无效,也只好妥协了,只能谄媚的讨好贺大小姐了。

“行了,我这是逗你玩的,你们两个恩恩爱爱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去搞破坏?”贺茜贼兮兮的笑了,“你呀,就是太紧张了,放松些,大家都是支撑你们的,是你们感情的坚强后盾!”

韩安希沉默良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拒绝了油嘴滑舌,这简单的两个字包含了最真挚的感情。

“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不得不承认,我是借了你的光才有现在的地位。而且,我也知道你在背后为我付出了不少。我这人很简单,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所以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只管开口,我能够帮助你的,绝对没有二话。”

贺茜很清楚,因为有韩安希的存在,她才减少了很多恶意的竞争。包括现在很多知名导演和经纪企业都向她跑出了橄榄枝,无非都是看在韩安希的面子上。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并不适合长期呆在这鱼龙混杂的圈子里面,她不想去,而他也没勉强她。

“行了,咱们是什么关系,要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互相恭维啊。”韩安希看了看时间,“今天的任务完成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家吧。”

贺茜笑了笑,甜蜜的指了指不远处的黑车,笑呵呵的说道:“谢谢啦,不过我家亲爱的来接我了,就不麻烦你了,我先走了,回聊。”

韩安希静静的目送着载着贺茜的车渐行渐远,心里不禁哀叹,什么时候安覃也能主动的来接他一次。可是他家那位可是实打实的宅男,宁愿身上长蘑菇了,也不愿意出门呼吸新鲜的空气。

只不过这次老天爷略微调皮了些,听到了他的祈求,还真的成全了他的梦想。就算韩安希唉声叹气的收拾好东西,准备孤苦伶仃的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长身玉立的帅哥走了过来,他手里的东西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掉在了地上。他愣愣的站在那里,知道那修长的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回家啊。”

卧槽,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么?

韩安希的心里很兴奋,但他还是故作镇定的将刚才掉落的纸袋捡了起来,还十分淡定的说道:“那就走吧。”

安覃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率先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并没有听到韩安希追上来。他疑惑的转身,就看见那人站在原地笑的很白痴。

“走了。”安覃没好气的叫他。

“哦好好。”韩安希搔了搔头,然后屁颠屁颠的追了上来。

回到家里,吃过餐,也洗完澡,安覃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书,韩安希则像是傻瓜一样,盯着安覃的俊脸猛瞧。那直愣愣的目光太过灼热,让他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么?”

“不是不是,我其实就是想知道,你今天怎么忽然想着去接我了?”

“我接你让你不高兴了么?”安覃皱了皱眉,“你不希翼我去接你?”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高兴呢。只不过,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出去么?”

安覃点点头,“是啊,我的确不喜欢。可是,我想去接你啊。”给你一点点的安全感,让你不再感觉患得患失。

韩安希受宠若惊,“真的?”

“是啊,我以后隔三差五都会去接你的,”后面又补了一句,“只要你没开车。”

“所以你今天不是心血来潮?”

安覃皱了皱眉,“我是不是毛头小伙子了。”

韩安希觉得自己都快要高兴到飞起了,他高兴的手舞足蹈,脸上荡漾着灿烂的笑容。

安覃一头黑线,不过是接他而已,又不费什么事,至于高兴成这个样子么。

韩安希坚定的认为,安覃之所以肯为他改变,一定是因为深爱他的缘故,这样的认知让他喜不自禁。

“今天发生了什么让你特别高兴的事情么?”

韩安希猛点头。

“就因为我去接你?”

韩安希头点的频率更快了。

“那你是不是很开心?”

韩安希使劲儿点头。

“那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安覃放下手里的书,拉着他的手进了卧室,然后在衣柜里面寻找了半天,终于找出一套薄如蝉翼的小内内,笑呵呵的递到他的手里,言简意赅的命令,“换上!”

韩安希傻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近乎透明的小内内,然后瞠目结舌的看着脸耍流.氓都这么一本正经的安覃,惊得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是什么?”

“如你所见。”

“你确定让我穿?”

安覃挑眉,“有什么问题么?”

韩安希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说道:“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东西?”他可没有什么异装癖啊。

“接你之前。”

我去,韩安希欢呼雀跃的心顿时像浇了一盆凉水,他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手里的那团薄薄的布料像是烫手山芋一样,让他浑身不自在。

见他迟迟没有反应,安覃疑惑的问他,“怎么了,你不喜欢?”

韩安希欲哭无泪的看了看手中火红火红的薄纱,咬紧了后槽牙,“喜欢。”硬邦邦的两个字好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

“喜欢就好,需要我回避么?”

当然需要,可是他舍不得离开他一分一秒,只好违心的说道:“不用。”

韩安希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始脱衣服,安覃不知道是不是被韩安希熏染的近墨者黑了,总之那么腼腆的小伙子流.氓属性已经慢慢的显露出来了。

他懒懒的靠在床头上,双手环胸,乌黑的眸子在韩安希修长白皙的皮肤上过了一遍,目光所到之处,种下了一颗颗的小火苗。

“好,好了。”韩安希一向厚的令人发指的脸竟然隐隐的发烫。

“好看。”

听到赞赏,韩安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有些磕磕巴巴的问道:“你,你怎么想着买这东西了。”

“心血来潮。”

韩安希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安覃缓缓的站起身来,在他的身边左看看右看看,直看的他头皮发麻。

“去,乖乖的睡在床上去。”

韩安希老实的走了过去,迅速的钻到被窝里面,把自己盖得是严丝合缝。

“你准备做什么?”

安覃淡淡的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要求证一件事情而已。”

“什么事?”

安覃没有回答他,只是露出了一个恶魔式的笑容,他缓步走到床边,猛地掀开了被子,然后准确的捕捉到那抹温暖,在他耳边低沉的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一会儿有多久,可以是一分钟,也可以是一个小时。欢愉的韵味还未完全散尽,韩安希腰酸背疼的躺在床上,看着一头薄汗的安覃,真的是媚眼如丝。

“你这是跟谁学的?”

“自学成才。”

“见鬼了!”

安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在你的电脑里面无意中看到一个文件夹,”想起自己做贼一样的行为,安覃的脸有点红,“不小心点了进去之后,就认真的观摩了一下。”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