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疯女人跑出来了

第二百九十三章 疯女人跑出来了

手机阅读

许安说话算话,当真放了卢景阁一个星期的假,而且还很够意思的让他带薪休假,这让卢家四老高兴坏了,纷纷夸赞许安是一个实打实的好上司,惹得卢景阁背地里面频频翻白眼,有苦说不出。他们是没有看到许安那混蛋无下限无节制压榨他劳动力的时候,那就一个狠。不过,看在他这么上道的份上,卢景阁决定大人有大量的原谅这十分无良还很会做人的上司,只是他心里已经默默的给他发了一张无良卡了。

沈馨蓉和卢景阁陪着四老把帝都附近的风景区给跑了个遍,当他们把四老送回酒店,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自家那柔软的大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六天后的事情了。沈馨蓉现在是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推了推躺在身边同样动都不想动的卢景阁,很无奈的问,“老公,你说爸妈他们什么时候回去啊,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十六七个小时都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活动,这感觉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我也是啊,可是他们不提咱们肯定不能提啊,不然爸妈还以为咱们不想让他们过来呢,”卢景阁侧过身,拉着沈馨蓉的手,笑呵呵的说,“媳妇啊,虽说咱们婚前的目的不纯,可是现在也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要不咱们就别硬挺了,连许安和贺茜都开始老老实实的造孩子了,咱们也紧紧的跟随他们的脚步算了。我这几天一直都在考虑这个事情,要不咱们就生一个,不管男女都成,我都喜欢。”

沈馨蓉握了握他的手,“我知道你的压力很大,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那行吧,反正早晚都有这么一出,那就早点解决了算了。天知道你丈母娘那碎嘴,天天在我耳边念叨,叨叨的我都快疯了。早点完事早点交差,要不然真的没有咱们的好日子过了。而且我也看出来了,婆婆也是真的想要抱孙子。”

“我老婆就是这么的体贴。”卢景阁半压在沈馨蓉的身上,低头就给了她一个缠绵绯恻的吻,可是太过温柔犹如隔靴搔痒,他的心有点痒痒的,总觉得不够,于是乎气氛突然发生了变化。涓涓细流瞬间转变成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下要激流勇进。剧烈的喘息,高亢的吟唱,交织成了一曲跌宕起伏的协奏曲,在这旖旎的春风下分外的妖娆。当一切归于平静,卢景阁附在她的耳边轻轻呢喃,“老婆,我爱你。”

沈馨蓉回她一个温暖的笑容,依偎在他的怀里,转瞬就沉浸在了甜美的梦乡。卢景阁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略显疲惫的俏脸,轻柔的在那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一吻,这才心满意足的抱着心爱的老婆进入梦乡。

见卢景阁他们这么懂事,已经开始积极的备孕,四老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他们也知道,但凡他们在这里多停留一天,这对小夫妻就无法安心的工作,于是四个人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就准备打道回府。反正他们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再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

送别了四老,卢景阁本想在家里偷懒一天,可是许安就好像长了千里眼似的,他前脚刚离开车站,车还没来得及发动呢,下一秒那家伙就来电话呢。时间掐的之准,让他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被安装了什么高科技的产品。

把沈馨蓉送回了家,卢景阁直接奔到了苏氏集团的总部,推开豪华办公室的大门,就看见苏陌北,安覃和韩安希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这么心急火燎的。”

许安皱着眉头,眼睛直直的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陌北好心的回答了他的疑问,“陈雅欣跑了。”

“跑了?那里监控的那么严,怎么会让他跑了呢?”

苏陌北双手一摊,“谁知道呢。”

“这下麻烦了,陈雅欣那女人本来就是一个疯子,在那里面关了那么久,指不定现在疯成什么样子了。”

“确实很麻烦。”韩安希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差不多了解清楚了,对陈雅欣这个人真的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哥,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啊?”

许安看了看时间,眉头皱的紧紧地,“陆韶扬那混蛋怎么还没到。”

“来了来了,我好像听见有人在骂我啊,”陆韶扬哭丧着一张脸,好像是欠了他八百万似的。“人倒霉的时候果然喝凉水都塞牙缝。”

一听到八卦,刚才那紧张的气氛顿时变了质,一个个的都化身为八卦先生,八卦头子苏陌北首先发问,“你这苦大仇深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我今天去见了叶晴的家人,结果就碰到熟人了。”

韩安希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就是碰到前女友了么,有必要这么紧张么。”

“我呸,碰到前女友我会这样么。拜托,我可是绝佳好前任,从来都是好聚好散的好吧。”

陆韶扬看了一眼许安,然后看见他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自己,那了然的目光好像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么一天,气的陆韶扬龇牙咧嘴的怒瞪着许安,恨不得奔上去给他几爪子。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许安点点头,看着陆韶扬冒着熊熊烈火的眼睛,还不怕死的火上浇油,“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叶晴是叶铭澜的妹妹。”

“卧槽,那你个混账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了你就不会和叶晴在一起了么?”

陆韶扬的嚣张顿时消失无踪,他撇了撇嘴,嗫嚅道:“至少也得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啊,不会像今天这样,看到他活像被雷劈了一样,惊的是目瞪口呆。”

许安笑了笑,“怎么样,你大舅子对你可满意?”

大舅子三个字让陆韶扬起了一身诡异的小疙瘩,他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许安,“满意?满意个屁啊,他看见我也像是活见了鬼一样。”

安覃和韩安希一头雾水,暂时充当了发言人的韩安希弱弱的问了一句,“叶铭澜又是谁啊?”

“是你哥的情敌,也是你哥的老师,只不过是一个臭不要脸毫无师德的老师。”

韩安希一瞬间就get到了陆韶扬表达的重要意思,颇同情的看了一眼许安,默默的为他鞠了一把辛酸泪。

真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心酸的一段过去啊。

“其他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叶晴对你是否死心塌地,她爸妈是否对你满意。”

“叶晴说了非我不嫁,我还没吃晚饭就接到你的电话,然后就急匆匆的赶来了。不过走之前看到叶铭澜那张有点便秘的脸,就知道他少不了在背后给我小鞋穿。”

苏陌北挤眉弄眼,“那你怕不怕?”

“怕个鬼啊,我是那么胆小怕事的人么?”

“好了,这事先不说了,韶扬,陈雅欣不见了。”

陆韶扬蹙眉,“不见了,怎么回事?”

“现在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今早接到的电话。”

“那可一定得保护好贺茜,她出来后一定会找贺茜的麻烦的。包括她周边的朋友也都得注意一点。雅恬现在不用担心,她在车家绝对是安全的,馨蓉呢,要不让她和景阁先住在企业?”

卢景阁轻轻的点点头,“可以啊,大家怎么做都可以。”

安覃一脸的担忧,“哥,要不你和姐现住在大家那里吧,这样安全一点。”

许安摇摇头,“不用,我为什么要躲避,该心虚的人是她才对。”

“话是不错,可是你一个理智的人能和疯子比么,那女人现在绝对是命都可以不要的,你要不要命?”

他当然要命!

韩安希想了想,给了一个中肯的建议,“要不大家报警?”

“那样会打草惊蛇。”陆韶扬果断的拒绝。

安覃随后发言,“要不然让安希的人先私下里找一找,大家这边暂且按兵不动,只是要注意安全。”

韩安希夫唱妇随,“然后我再安排两个人贴身保护贺茜,”他看了一眼许安,“你放心,是女的女的,绝对不是男的。”

许安想了想,最后一锤定音,“好,就这么办。”

陈雅欣无疑就是一个危险的隐患,只要一日找不到他,他们的生活就不能安安生生。

许安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如实的告知贺茜,让她心里有个准备,好防范于未然。

“看来她一直都没有死心。”

“茜茜,”许安拉着她的手,“对不起。”

“你对我说什么对不起啊,又不是你的原因。这情之一字,本来就错综复杂。”贺茜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就算她逃出来了又如何?当初是想给她一条活路,既然她不珍惜,那我也无话可说。”

“你不担心?”

“我不担心,若是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破坏我现在平静的生活,那肯定是得不偿失的。再说了,你不是说安希给我派了两个女保镖么,那我就更加的有恃无恐了。何况,我又不是什么手不能提的闺阁小姐,别忘了,我也是打架的个别高手。”

许安笑了笑,“行了行了,说着说着,你这江湖匪气都出来了。”

贺茜也笑了,“所以,你就别担心了,咱们见招拆招就好。”她想了想,“而且我觉得她现在一定不会出现的,她才刚逃出来,肯定会养精蓄锐一段时间,所以咱们还能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呢。”

“你呀,就是心大。”

“那不是必须的么,我要是心眼跟针眼一样,你受得了不?”

许安果断的摇头,他不喜欢乱吃飞醋的女人,动不动就来个河东狮吼,那绝对会要人命的。

贺茜有点哭笑不得,“老公,你这也太实诚了,就算是在铁血的女人,在心爱的男人面前,也会忍不住患得患失的,偶尔吃的小醋,是可以怡情的。”

“这我知道,偶尔吃点醋对身体好,可是吃多了,就伤身了。”

贺茜扑进他的怀里,“老公说的对极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