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论屁的威力

第二百九十二章 论屁的威力

手机阅读

贺茜兴致勃勃的拉着许安去了卢家,沈妈妈热情的给了贺茜一个大大的拥抱,许安也很有礼貌的给四老问候了一遍,然后几人才坐在沙发上又开始愉快的聊天。贺茜性格本就大大咧咧,且在贺妈妈的魔掌下呆的久了,练就了一张甜嘴,不多时就把刚才还满脸阴云密布的四老逗得哈哈大笑。两位父亲知道待会儿还有一些不便于他们听的话题要聊,就很有眼色的起身离开,又准备在棋场上拼个你死我活了。

沈妈妈看了一眼贺茜,颇有些为难的问道:“茜茜啊,我听景阁说,他在小许的企业上班啊?”

贺茜点点头,“是的,而且景阁还是企业的负责人啊。你放心吧妈,景阁的能力超级赞的,管理企业也管理的井井有条呢,而且景阁的脾气也很好,馨蓉能够嫁给景阁,绝对是天作之合啊。”

全天下没有一个妈妈不愿自家闺女能寻一门好亲事的,虽然她也知道卢景阁人不错,但这会儿听到其他人的肯定,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满意,沈妈妈看卢景阁的眼神柔的都快滴出水来了。沈馨蓉的嘴角一直都在抽搐个不停,喜欢就喜欢呗,要不要在她的面前表现的这么的明显啊。

“小许啊,企业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我听景阁说他最近都要加班,是这样么?”

加班?加个屁班啊,那小子刚到下班的时间就溜了,让他好几次都扑了一个空。许安看见拼命给他使眼色的卢景阁,直到觉得他眼睛都快抽搐了,这才慢条斯理的说明,“伯母,最近一段时间,企业接了几个大的订单,所以稍微有些忙,但是过两天就没什么事情了,到时候景阁就不需要再加班了。”

“这个样子啊,”沈妈妈这才放心的点点头,暂时取消了对卢景阁的怀疑。“小许啊,说出来不怕你笑话,这馨蓉和景阁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我这是急着抱孙子呢。刚来的时候看见他们分房睡,吓得我啊,就怕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什么问题了。伯母年纪大了,不知道还能活个几年,偏偏他们这两个孩子不知道体谅体谅大家这些老人孤苦的心里,只知道自己过得高兴就万幸大吉了,真的是气死我了。”

许安温雅的笑了笑,理解的说道:“伯母,你说的这些我都理解,和你们同岁数的叔叔阿姨们,可能都已经成为爷爷奶奶了,你们着急,也是可以理解的。伯母,你们放心吧,最多后天,这订单就差不多处理完了,到时候景阁就能正常的上下班了。”他顿了顿,“要不这样吧,我给景阁放一个星期的假,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帝都,我让他带着你们好好玩玩,你们看这样可好?”

“那怎么能行呢?”

贺茜急忙插话,“可以可以,反正企业都是他的,他说了算。”

卢妈妈对贺茜这小丫头特别的喜欢,还有许安那小伙子,看着就十分的成熟稳重,比她家这长不大的臭小子强多了,怪不得年纪轻轻的就能开企业了呢。

“茜茜啊,那你和小许有孩子了么?”

贺茜回头对着卢妈妈甜甜的笑了,然后有些羞涩的回答,“大家现在在努力。”

沈妈妈回头对着沈馨蓉怒目圆睁,“听到没有,你们也赶紧给我备孕,争取一举怀上双胞胎,一劳永逸!”

沈馨蓉看着挤眉弄眼的贺茜,有一种想要昏倒的冲动。她抬眼看了一眼山大王一样蛮不讲理的母亲,有些头疼的说道:“这你不要给我说,生什么,生几个,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你找孩子他爸去。”

“媳妇,这样坑老公真的好么?”

沈馨蓉回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卢景阁有些欲哭无泪,但在两位母亲目光灼灼的注视下,忙不迭的应承了下来。

从卢家出来之后,贺茜的心情非常的不错,她拉着许安的手,在路上蹦蹦跳跳,惹来周围的路人频频注视,可她却不以为意。

“老公,咱们去看看爸爸吧。”

“这个点有飞机么?”

贺茜皱眉,“我说的是你爸!”

许安这才后知后觉的应了一声,“怎么想着要去看他了?”

“我心情好啊,”老老实实的扣上安全带,她又巧笑嫣兮的说道,“因为那是你爸爸呀。”而且你已经原谅他了,不是么?

当然那个问题她没有说,这对别扭的父子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他们那像麻花一样扭曲的性格给掰正。

许安没有说话,只是转头对着贺茜的额头轻轻柔柔的盖了一个吻,这才驱车离开。

许文博打开门,目瞪口呆的看着笑呵呵的贺茜和一脸冷硬的许安,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爸,你准备请大家在门口喝茶么?”

贺茜的玩笑终于让呆愣的许文博回了神,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急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们会来看我。”

“爸这是在埋怨大家来的晚了么?”贺茜无奈的耸耸肩,“没办法啊,你儿子每天忙得跟陀螺一样,今天能来也是在繁重的工作之中硬挤出来出来的时间。”

许安淡淡的看了一眼贺茜,真的是说谎都不打草稿啊,他哪里忙了?明明每天呆在家里,彻彻底底的履行了他甩手掌柜的职责。

本想取笑她两句,可是看见自家老爹那就差感激涕零的表情,果断的将快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你们要是太忙就别挤时间来看我了,等什么时候闲了什么时候来,反正我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呆着。”

“爸,你要是觉得无聊了,可以去找大家玩啊,或者是去花园里面散散步,可不能一直呆在家里面,对身体不好。”

每次听到贺茜甜甜的喊他爸,许文博都高兴的像朵花一样。有这么上道的一个儿媳妇,实乃是一件幸事啊。

“好好好,我知道了。”

三人又坐在那里聊了一会儿家常,基本上都是贺茜和许文博在说,许安安安静静的听,需要他开口的时候,他才会张开他那张矜持的嘴。

许安的表现并不热络,许文博知道他心里还别扭着,也不在意。现在他肯来看他,已经是一个大大的进步了,他不能要求太多。

聊了一会儿,贺茜和许安就起身告辞了,许文博欢欢喜喜的送他们离开。回到家里,贺茜抱着茶杯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完。

“天啊,我的嗓子都快冒烟了。”

“谁让你说了那么多话呢,活该!”

贺茜瞥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你坐在那里三脚踹不出一个响屁,我要是再不说,咱们都坐在那里干瞪眼么?”

许安的嘴角抽了抽,“的确,你现在一脚就能踹出来一个屁!”

贺茜的脸红了,又想起昨天晚上那出丑的一幕,脸红的就像是猴屁股一样。

事实大概是这样的,昨晚贺茜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五分钟往厕所跑了三次不说,拉的浑身无力也暂且不论,更搞笑的是屁股也开始调皮起来,时不时的喷出一股奇异的味道出来。

都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刚开始也许是电视在开着的缘故,许安并没有闻到,直到后来同床共寝的时候,他才发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许安睡不着的时候就喜欢拿被子捂着头,昨晚也是如此,他本想借着月色和贺茜来一次深层次的感情交流,可是又想起她拉的无力的样子,也不想在折腾她了。

宁愿自己抱着被子数绵羊,也不想打扰她休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许安用被子蒙着头,好不容易有了些许的困意,他的手无意间碰了一下贺茜的腰,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只听见一声巨响,一股奇异的味道瞬间侵占了他的五官六腑,那浓重的味道熏得他眼泪直流。

放了一个霹雳无敌的屁就算了,更可怕的是她还附送了几个小屁,许安猛地掀开了被子,想要将那浓重的有毒气体赶出他的被窝。

贺茜被他这剧烈的动作给惊醒了,她疑惑的问,“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做什么呢?”

“修炼成仙。”

贺茜诧异,“啥玩意?”

“我差点被你的屁给蹦上天!”

贺茜呆在那里了,本还想据理力争,结果肚子里面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还没来得及控制,只听见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许安呆了,贺茜傻了。

“你刚才吃药了么?”

“吃了。”

“那为什么还会屁声滚滚,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贺茜羞得想找条地缝钻下去,喃喃自语,“我也不知道啊。”

“我刚才就是被你的屁给炸出来的,直到现在还觉得,鼻子里面都是那股奇异的味道。”许安无奈的望天花板,“还有,你今天晚上到底吃了什么啊,为什么放出来的屁那么臭。”

讲真,贺茜在许安面前一直致力于维护她最优美的形象,可每每都偷鸡不成蚀把米,弄巧成拙。在他面前出丑不是一次两次了,可都无伤大雅。

可是今天,真的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简直是不堪入目不堪回首。

“我也没吃什么,就吃了一袋韭菜饺子。”

许安皱眉,“是不是过期了?”

“我没看。”贺茜有点不好意思,“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嗯,我知道,再者说了,你是我老婆,难道我还会嫌弃你么?”许安又想起刚才那差点让他不能呼吸的味道,低声说道:“只是你下次要是控制不住的话,就把屁股对着外面,我可不想中毒啊。”

“我知道了。”

回忆就此打住,看着许安似笑非笑的脸,贺茜终于破罐子破摔,“好啦好啦,我是屁篓子啦,可是我就不相信你没放过屁!”

“当然放过。”

“那不就结了。”

许安笑了笑,“可是我没有在被窝里面放过。”

一句话压下来,贺茜很乖巧的闭上了嘴。她哭丧着一张脸,无力的哀嚎,“啊啊啊,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