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一章 阳奉阴违的小兔崽子

第二百九十一章 阳奉阴违的小兔崽子

手机阅读

这是安覃第一次主动邀请自己,韩安希的心不可抑制的开始狂跳,他极力的想要掩饰此刻的兴奋,可是那快要咧到耳根子的嘴实在是不争气,一五一十的把他现在嘚瑟的心情给出卖的彻彻底底。安覃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就连前几次他陪同出席的宴会也是他死皮赖脸的求来的,盼了千年万年,终于等到了他主动开口,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韩安希高兴的都高兴的都有点手足无措了,只记得傻呵呵的笑。

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他的回复,安覃瞠目结舌的看着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傻子的男人,忍不住皱着眉,毫不吝惜的踹了他一脚,终于把神游天外的韩安希给踹回魂了。“是不是最近工作比较忙啊,要是你真的有事的话,可以不用陪我,我自己也可以搞定的。不用这么纠结,我又不是时时刻刻需要人陪的小孩。”

“不不不,我没什么事情,陪你去,一定要陪你去。走走走,咱们去收拾行李去,等你忙完了,我再带你去玩一圈,不然等你去上班了,可就没时间了。”韩安希不由分说,拉着安覃的手就上了楼。

翌日,天还蒙蒙亮,已经兴奋了一整夜的韩安希变得越加的亢奋起来,昨天晚上被他折磨了大半夜的安覃终于忍受不了他神经质的聒噪,被迫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但人还没有清醒,脑袋里面像是装满了浆糊一样,混沌不堪。睡眠不好的他脾气也不是太好,看着已经装好衣服兴致勃勃的韩安希,忍不住发飙了。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十点的飞机,现在才几点。安静会儿,我快困死了。”说完,也不理那个像是喝了一箱红牛兴奋过度的家伙,倒在床上,兀自睡得香甜。安覃发现,自从他和韩安希在一起之后,就没睡过几次安稳觉,那家伙的花花肠子太多了,脑袋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样,扰的他烦不胜烦。

韩安希看着想的香甜的安覃,实在没有胆子再去把他吵醒。安覃平时很好说话,只要你不踩着他的底线,一般他都不会翻脸。可是他有十分严重的起床气,要是在睡梦中把他吵醒了,等待罪魁祸首的就是一顿狠绝的竹笋炒肉。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他正是真实案例的经历者啊。

往事不堪回首,就让他随风飘散吧。他醒了就很难再睡着了,韩安希索性起床整理行李去了,又站在衣柜那里挑挑拣拣了半天,终于选出了一套他十分满意的衣服,正好和他的是情侣装。

忙完了一切该忙的,韩安希就坐在床边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傻呵呵的看着自己的俊媳妇。他家媳妇长得就是这么漂亮,皮肤白皙,睫毛纤长,薄唇红润,让他看着就恨不得上去啃上一口。

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炙热,那灼热的温度让睡梦中的安覃也感到了滚烫。他幽幽的睁开眼睛,就看着韩安希乌黑的眸子闪烁着狼一样的目光。

“你在干什么呢?”刚睡醒的他声音不复清醒时的清朗,但喑哑的格外性感。

“看你睡觉。”

安覃揉了揉有些涨疼的疼,没好气的说,“我睡觉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好看,并且百看不厌。”

“你这一大早的喝蜂蜜了?”

“你就是蜂蜜,我看着你就觉得甜甜的。”

天啊撸,一大清早的就弄得这么肉麻兮兮的,真的好么?甜得发腻啊。一会儿他还能吃下早饭么?

韩安希十分有耐心的看着安覃墨迹,好不容易等到他说好了,光速的拉着他上了车,然后扬尘离去。

卢景阁最近有点烦,因为他老爸老妈来帝都了,还带着他亲爱的丈母娘和老丈人。这会儿四老正坐在沙发上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怎么看都有股三堂会审的感觉。

“爸妈,”卢景阁清了清嗓子,“你们怎么突然来了。”

卢妈妈笑,“当然是想你们了就来了啊,怎么,你不欢迎?”

那语调叫一个婉转悠扬,惹得卢景阁忍不住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怎么看自家母上大人的浅笑像是皮笑肉不笑。

“欢迎欢迎,当然欢迎了。”

“这还差不多,”卢妈妈对着沈馨蓉招招手,“来,馨蓉,坐妈妈这里,”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脸,她恨恨的看了一眼卢景阁,心疼极了。“哎哟,馨蓉你怎么这么瘦了,景阁那臭小子是不是虐待你了?你给妈说,看我不剥了他一层皮!”

天啊撸,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她哪里瘦了,昨天才称过,她还胖了两斤好么?

卢景阁真的是欲哭无泪,沈妈妈看着他委屈巴巴的眼神,笑着说,“来景阁,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让我好好看看你。”

听到丈母娘大人的召唤,卢景阁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沈妈妈知道自家闺女是什么尿性,生怕她欺负了她的好女婿,拉着卢景阁的手嘘寒问暖,弄得他心里暖和和的。

还是丈母娘好啊,不像他老妈,眼里心里都是他媳妇,已经彻底的忽视了他的存在了。

聊了一会儿,沈妈妈站起身来,笑呵呵的开始为期一分钟的查房活动,当他看到两个卧室各放一个单人枕头的时候,本来还淡定自若的她就有点风中凌乱了。

她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不舍得拍女婿,就对着沈馨蓉的肩膀拍了一掌,“你老实给我说,你们现在是不是在分房睡?”

“什么?”卢妈妈也不淡定了,“分房睡?”

卢爸爸和沈爸爸听到这么私密的话题,很有默契的起身。“沈老哥,走,咱们两个是下棋去。”

“走走走。”

两人急匆匆的离去,客厅里只剩下一对怒火三丈的母亲和一对做贼心虚的母亲。

沈妈妈的脾气比较暴躁,直接把炮头对准了自家闺女,“馨蓉,你给我老实交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沈馨蓉无力的说明。

“不是我想的那样?”沈妈妈忍不住提高了嗓门,“我眼睛还没有瞎啊,每个床上都放着一个枕头,你们这不是在搞分居是在搞什么?我等着抱孙子等了这么久,每隔两天都要打电话给你们谈天谈地谈孙子,结果你们俩倒好,嘴上答应的好好的,私下里却给我阳奉阴违!”

沈妈妈简直要气炸了,就连一向温和的卢妈妈也十分不赞同的看着这对任性的小夫妻,“你们真的是太不懂事了。馨蓉啊,女人早晚都要生孩子的,早生孩子早享福,趁我和你妈妈还年轻,还能帮你们带带。而且,等到你年纪大的时候再生孩子,你会很受罪的。大家都是为了你好啊。”

沈馨蓉瞥了撇嘴,无力反驳,因为她也知道她们说的都是对的。

卢景阁盯着两老磅礴的怒气,逮着一个机会终于弱弱的开了口,“妈,你们是误会了,大家就昨天没睡在一起。”

“放屁!”沈妈妈回应的简单粗暴。

沈馨蓉撇了撇嘴,弱弱的说道:“妈,你说话注意点,文明点!”

“还不是被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给气的了,我说怎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这肚子还没有一点点动静,搞半天,是你们在私下里面搞鬼啊。”

“妈,文明用语,文明用语!”沈馨蓉无力的抱头哀嚎。

卢妈妈虽然也想臭骂他们两句,但无奈她平日里面婉约惯了,无法像沈妈妈那样率真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她选择无条件的支撑亲家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对阳奉阴违的无良小夫妻。

“没事,我觉得你妈妈说的很对。”

沈馨蓉恨不得抱头痛哭,连唯一有能力制止她老妈暴虐行为的她婆婆,也临阵倒戈了,接下来的情况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馨蓉捏了捏卢景阁的腰,卢景阁吃疼,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妈,你们真的是误会了,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和馨蓉的感情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分居呢?”

“那你就赶紧从实给我招来,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再给我耍什么花样,看我不擀面杖伺候。”

“我也是!”

卢景阁很想抬头忧伤的四十五度望天,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妈,我这两天工作比较多,晚上通常要加班,回来的很晚。馨蓉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我不想影响她休息,所以这两天就暂时睡在客房了。”

“哪个混账老板给你安排这么多的工作啊。”

沈馨蓉弱弱的说了一句,“是贺茜他老公啊。”

“贺茜?”说到贺茜,沈妈妈笑的像朵花一样,“我好久没见那孩子了,说实话,还真的挺想她的。”

沈馨蓉无语的撇撇嘴,“妈,我才是你的亲闺女。”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呢,早晚有一天我要被你们气死不可。”沈妈妈回头看着卢妈妈,皱着眉头问,“他们说的话能当真么?”

“一半一半。”

沈妈妈想了想,果断的给沈馨蓉下了命令,“去给贺茜打电话,就说我好久没有见到她了,想见见她,顺便把她老公也带来啊,咱们在一起吃个便饭。”

卢景阁嘴角抽了抽,“妈,大家老板很忙的。”

沈妈妈不说话了,毕竟是她的宝贝女婿,她还真的是不舍得苛责,于是乎,接收到信号的卢妈妈就出面了,“去打电话,不要啰嗦。”

好吧,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卢景阁站起来准备出去打电话,却被自家老妈喝止了。

“就在这里打,我要听着,省得你们再搞什么幺蛾子。”

这是怕他们通风报信啊,所以才会坚守的这么严密。不过他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半夜敲门心不惊。

贺茜只听说沈妈妈来了,就兴高采烈的答应了吃饭的要求。然后拉着还在书房里面看书的许安,急匆匆的就奔了过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