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九十章 雨过天晴

第二百九十章 雨过天晴

手机阅读

安覃听到那惊天动地的响声立马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抹布,然后就目瞪口呆的看见韩安希呈大字型的趴在地上。看见他来了,韩安希心急八荒的就要爬起来,然而他不给力的腿实在不给面子,尝试了几次,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数不清摔了几次狗吃屎了,最后连一向厚颜无耻的他大抵上也不好意思了,觉得脸皮在隐隐的发烫,这下实在是没脸见人了,干脆就趴在地板上彻彻底底的装死了。

尼玛,韩安希在心里面愤恨的怒骂着小心眼的老天爷,他不就亲切的问候了他一百八十八遍么,它就臭不要脸的一直给他穿小鞋,简直是无耻到令人发指,残酷到惨绝人寰的地步了。让他在安覃面前这么出丑,还不如一刀结果了他。这些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韩安希忍不住想要恨不得拿根面条上吊死了算了。

安覃强忍着笑,走到韩安希的旁边,二话不说拉着他的胳膊将鸵鸟的他拉了起来。毫不客气的将他推到在床上,安覃粗鲁的将被子盖到他的身上,然后转身就准备离开。韩安希一把拉住他的手,可怜巴巴的恳求,“你别走,陪陪我好不好,我保证不说话不惹你烦,你就坐我旁边好不好?”

他的脸上还有不正常的红,说话也显得有些不利索,显然是醉酒后遗症。安覃已经记不得今天叹了多少次气了,他没说话,只是到底选择了妥协,脱了鞋子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韩安希心满意足的看了安覃一眼,犹怕他中途溜走,还紧紧的拉着他的手,努力的支撑着快要粘在一起的眼皮。

安覃淡淡的看了一眼还在和瞌睡虫努力作战的韩安希,眼皮微挑,还是忍不住冷淡的说,“你睡吧,放心,在你醒之前,我不会走。”这个醉猫,真的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自己才走了一个晚上,他就能把家里弄得是乌烟瘴气的。想起刚才收拾的酒瓶子安覃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是准备把自己喝死么,还是准备泡酒浴,喝了那么多酒还能死不要脸的拉着他的手,让他甩也甩不开,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韩安希突然松开他的手,又准备下床,被安覃一把按住了,他皱着眉头,冷声询问,“喝醉了不在床上乖乖睡觉,你又想做什么?”

“你刚才说我醒之前,你不会走的是不是?”韩安希看着他凄凉的一笑,“那我就永远的睡下去,这样你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了。”

安覃的身体一僵,韩安希却推开了他的手,挣扎着又要下床。

“你疯了,”安覃终于怒了,“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韩安希,你连命都不要了么?”

韩安希自嘲的笑了笑,“你都要离开我了,我要这命还有什么用?”

“你混蛋!”安覃狠狠的拽着韩安希的衣领,恶狠狠的看着他,眼神凶恶的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狼,“你在逼我?韩安希,你真是个混蛋。”

“是,我就是在逼你,”韩安希红着眼睛,干脆破罐子破摔,“你走了之后,我觉得天都塌了,安覃,我现在没你不行。可是你离开我照样可以过得好好的,你有关心你疼爱你的家人,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

安覃的心一软,抓着韩安希衣服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

韩安希却一把抱着了安覃,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十分隐忍又克制的低语:“安覃,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我不能容忍我爱的人心里还有其他的人。”

“我只有你。”

“连想都不能想。”

“我只想你。”

韩安希就差伸出三根手指头对天发誓了。可鉴于刚才雷神老爷子十分不给面子的拆了他的台,誓言这东西还真不能随便的说,尽管他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不放,这辈子都不打算放开你了。”

安覃的嘴角抽了抽,冷冰冰的说道:“我还没有原谅你。”

韩安希的身体一僵,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手,但是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看着安覃,生怕他一个眨眼间,安覃就消失了。

“我不想无理取闹。”

“你没有无理取闹,是我的错。”

“哦?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错。”安覃懒懒的靠在床头,双手环胸,目光直直的看着韩安希。

韩安希认错态度绝对是最好的,他拉了拉安覃的手,见他没有反对,喜不自禁的顺着杆子就往上爬,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这才情深意切的回话,“我早应该跟你坦白这一切,说不定就没有今天这样的误会了。对于车彦翎,与其说我喜欢他,倒不如说我更欣赏他。”

安覃挑眉,疑惑的看着韩安希。

“简单的说,我每次看到你就恨不得把他锁在我的臂膀间,把你囚禁在这一方小天地里,除了我,禁止让任何人接近你。对他,我没有这样的独占欲。就算在我知道他喜欢的贺茜的时候,我的心里也仅仅是失落而已,却没有像昨天晚上那样,痛的想要死过去。”

安覃简短的总结,“甜言蜜语!”

“我没有哄你,这是我的心里话。不能否认的是,我和彦翎有很多观点都很相似,大家每次合作都很愉快,他可是说是我工作上的好搭档。可能是我太过空虚了,才会把这份欣赏错当作是爱慕。”

“空虚?”

“是啊,我的确很空虚,”韩安希虔诚的吻了吻安覃的手背,“想要和我合作的人不少,就连主动脱光了衣服爬上我的床的人也不少,男女都有,可是我向来清高惯了,要是没有感觉,我是绝对不会一逞*的。”

“是么?”安覃阴测测的笑着,“好一个一本正经的衣冠禽兽啊,恕我眼拙,真的没有看出来。”

“安覃,”韩安希讨好的笑了笑,“你就原谅我呗,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怎么对待我,我都没有意见,只要你别离开我。”

这个绝对是他的死门,碰都碰不得。

“做什么都可以?”安覃的眼睛闪了闪,“你说的?”

韩安希重重的点了点头,“嗯,我说的!”

安覃忽然笑的如沐春风,他拍了拍韩安希的俊脸,笑呵呵的说道:“那你先去洗澡吧,臭死了,我都快被你给熏晕了,怪不得刚才姐姐吐了呢,你可是真臭!”

韩安希的嘴角直抽抽,“我还没老呢,你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

真的是好委屈啊。

安覃眉眼一挑,只是轻轻的看了他一眼,韩安希立马没骨气的缴械投降,“好好好,我这就去,你别生气,别翻白眼。”说完,麻溜的滚进浴室去了,颇有点狼狈。

“这样才算听话。”

没有了那碍眼的家伙,安覃又继续忙刚才未完成的工作去了。好不容易将臭气熏天的房间打扫干净,安覃回到自己的房间,刚脱完衣服,正准备进浴室洗澡,房门就被人大喇喇的推开了。

“宝贝我洗完了,你闻,绝对不臭…”话音戛然而止,韩安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喉咙有些调皮的转啊转。

安覃懒懒的看了他一眼,迈开大长腿,不紧不慢的向浴室的方向前进,刚拉开浴室的们,就被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韩安希勉强镇定的说道:“宝贝儿,刚才你受累了,我给你洗吧。”

“不用,我自己来,你先出去等着我呗。”

他才不会给他光明正大吃他豆腐的机会呢。

“我可舍不得你受累,你放心,我绝对只是规规矩矩的给你洗澡,绝对不毛毛躁躁的动手动脚。”

事实证明,信韩安希的那张嘴,母猪都会上树了。安覃扶着酸软的腰,看着笑的心满意足的韩安希,忍不住踹了他一脚,恶狠狠的骂道:“你太不要脸了,这就是你信誓旦旦的纯洗澡?”

“谁让宝贝儿太过秀色可餐,我实在抵挡不住啊。”韩安希笑的贱极了,“你知道的,我对你的抵抗力基本为零。”

“滚,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你。”

“宝贝儿别气,来,我给你按摩按摩。”说完,径直抱着安覃走出浴室,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床上,然后真的心无旁骛的给他按摩起来。

过了不知多久,就在安覃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呢喃,“宝贝儿,谢谢你,谢谢你原谅了我,谢谢你没有离开我,我爱你!”

安覃想回怼他两句,可是实在太困了,眼睛一闭,径自睡得香甜。

这一场危机,韩安希算是平稳的度过去了,只是后遗症有些利害。他现在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神经经的,安覃在家的时候还好,只要一出去,而且他还没有跟着,他的神经就变得格外的紧绷。

他的心里会变得格外的急躁,恨不得在安覃的身上装一个信号器,这样他就能随时随地的掌握他的行踪。可是他知道那样会惹安覃生气,就把这个想法扼杀在摇篮里面,宁愿自己在家里抓狂。

饱受折磨的保镖头头终于不堪忍受,有一天趁韩安希不在家,逮着一个机会就把自家老大种种反常行为全部报告给了老大夫人,事无巨细,无一遗漏。

安覃听完,皱着眉头点点头,淡然道:“我知道了。”

韩安希不知道他已经被手下卖了个精光,回到家看到安覃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书,悬着的心这才归了位,他佯装淡定的说道:“今天看的什么书啊?”

“没什么,只是一些文学集罢了。对了,我明天要出去一趟,可能要去两天。”

韩安希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但瞬间就恢复如常,但还是被安覃发现了,他手一顿,这才意识到上次的事情给安希的心里确实造成了一些不可磨灭的阴影。

“好好啊,我知道了。”

韩安希怕安覃看到什么异样,转身就准备上楼。

不料却被安覃拉住了手,只听见他淡淡的说道:“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么?”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