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爱他等于爱自己

第二百八十九章 爱他等于爱自己

手机阅读

韩安希以龟速匀速的前进,头昏眼花的他已然不能直线前行,于是他11路公交车的他只能像蛇一样蜿蜿蜒蜒的前进,还没有走到门边,就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他猛地抬起头,渴望能看到那个让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过度的渴望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嗝,浓重的酒味直冲鼻子,熏得他本就不清醒的脑袋越加的混沌。他歪歪扭扭的向前走,想要看清楚来客的庐山真面目,然而还没有走到门前,他就又趴那里了。

贺茜捂着鼻子看着房间里面歪七八扭的酒瓶子,忍不住皱了皱眉,韩安希这是准备干什么啊,要喝死自己的节奏么。将空了的酒瓶子踢到一边,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贺茜忍不住叹了口气,情之一字真的是伤人不浅,不管是成功人士还是普通老百姓,都逃不出它的手掌心啊。只不过韩安希这个混蛋,竟然敢把他宝贝的弟弟当备胎,着实可恨。可是又看到他现在颓废不堪的样子,显然真的是爱安覃的。

“喂喂喂,”贺茜毫不温柔的拍了拍韩安希的脸,“醒醒醒醒。”见韩安希睁开了醉眼朦胧的眼,她忍不住教训他,“现在什么天气,你竟然还在地上睡得香甜,也不怕感冒了。起来起来,我扶起去房间里面睡。哎哟,我说你是不是该减肥了,你看看你这一身五花膘啊,我家安覃那么弱的小身板,是怎么经得起你折腾的。真的是够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了,可千万别再横向发展了。”

韩安希没心没肺的笑了,露出几颗大白牙,可是笑着笑着不禁悲从中来,眼泪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好巧不巧正好滴在了贺茜的手上,像滚烫的开水那般灼热。贺茜不可思议的抬头,就看见韩安希别扭的转过头去,显然不想让她看到他此刻狼狈不堪的模样。尽管主人是这般矫情,可是那泛着泪光的脸还是特别震撼的印在了贺茜的眼里。原来,就算平日里嘻嘻哈哈过日子的人也会有泪眼汪汪的这一天啊。

啧啧啧,她要不要趁机将他这罕见的痛哭流涕照永久的保存下来。贺茜很认真的考虑着这个问题,当她永远把这山一样的男人放在床上的时候,才决定还是不要趁人之危了。贺茜捶了捶酸痛酸痛的胳膊,灵眸一转,顿时计上心来。她果断的拿出手机,快速的按下许安的号码,然后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这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皱着眉看着弥漫着酒气的房间,贺茜终于忍不住的冲到厕所里面大吐特吐。

虚弱的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贺茜走到韩安希的身边,使劲儿的拍了拍他的脸,硬着将他从醉梦中给拍醒了。他睁开惺忪的眼,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贺茜,心知她这是来找自己算账的,于是他乖乖的坐了起来,等待着她调查审问。

贺茜清了清嗓子,这才一本正经的问道:“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你问吧,我一定坦白从宽。”

韩安希的嗓子有点哑,贺茜还很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茶,塞到他的手里之后,好像漫不经心的问道:“我听说你喜欢车彦翎?”

“过去的确喜欢。”

“所以你是真的把安覃当做备胎?”

“不,我并没有!”韩安希有点激动,“我那么爱他,怎么可能把他当备胎!”

“既然你那么爱他,为什么他走了你却不去找他呢。”

韩安希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低垂着头,好似在喃喃自语,低沉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不想找他,可是他现在在生我的气,不想见到我。”

“所以,他不想见到你,你就不去找他。”

韩安希点了点头,“我知道他现在不想见我,所以我也不像给他添堵。”

贺茜差点就要被他给气笑了,“你这是什么逻辑!”

“每次他生气的时候总是不喜欢说话,喜欢自己静静。我不能打扰他。”

歪理啊歪理,这男人看着挺聪明的,实际上怎么这么傻。

“我想如果那天你追出去找他的话,你们现在可能已经重归于好了。”

韩安希不可思议的看着贺茜,“你刚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傻,他要是真的要离开你的话,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又何必这会儿像尊门神一样坐在我家呢。还有,人生气的时候是需要哄的,真没想到自诩为情场浪子的你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清楚,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韩安希傻眼了。

“竟然你问心无愧,干啥不把事情说清楚了,你说一遍他听不进去,那你就说一百遍呗,他总归是能听到心里去的。当然,这是建立在他爱你的前提下。”

“我问心无愧,我爱他。”

贺茜懒懒的反问,“那他爱不爱你呢?”

韩安希沉默,一直以来都是他死不要脸的追在安覃的后面跑,安覃也愿意包容他的小错误,可是他是不是真的爱他,他真的不知道。

“你不会不清楚吧?”

“他没有对我说过,我也不像自作多情。”

贺茜被气笑了,她毫不客气的伸出狼爪,使劲儿的拽着韩安希的耳朵,咬牙切齿的耳提面命,“我说韩安希,你不是挺聪明的一个人么,现在怎么变的这么蠢啊。你看安覃是个随便的人么?”

韩安希猛地摇头。

“那不就是了么,安覃本来就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那要是对你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他会默默的放纵你对他动手动脚。你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连他的心意都没搞明白,还在一起做什么,干脆分手得了。”

“不行,”一听到分手两个字,韩安希就炸毛了,“我是绝对不会分手的。”

贺茜毫不吝啬的送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说不分手就不分手,你说的算?”

韩安希可怜巴巴的看着贺茜,柔柔弱弱的叫了一声姐,惊得贺茜拽着耳朵的时候都吓掉了。

“你帮帮我好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一面对安覃,我就特别容易乱了分寸。”

“你真的爱他?”

韩安希肯定的点点头,“爱,就像爱我自己这样爱他。”

贺茜忍不住抖了抖,尼玛,一个醉鬼说出这么肉麻兮兮的话,听着怎么这么毛骨悚然呢。

“你现在的心里只有他?”

“对!”

“没说谎?”

“我要是说谎,就让我被雷劈!”

窗外忽然划过一道亮光,没过多久,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骤然响起,然后韩安希的脸就彻底的黑了。

“咳咳,”贺茜忍不住轻咳,“你瞧,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韩安希沉默了半天,别别扭扭的说明,“刚才的一切纯属巧合。”

他绝不承认,在心里面他已经默默的诅咒了老天爷一百八十八次!

贺茜看了看时间,“好了,你刚才说的话一定要记住。哎,你说说你们多大的人了,闹个别扭还得让我亲自出马给你们调停。安覃我给你骗回来了,至于能不能取得他的原谅,就全看你的表现了。”

“谢谢你啊,姐!”韩安希缠缠绵绵的道谢,恶心的贺茜差一点落荒而逃。

不多时,便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韩安希在贺茜眼神的示意下,机警的躺在床上挺尸。

许安和安覃急急忙忙的上楼,安覃看着随处可见的酒瓶子,眉头紧皱,暗想怎么不喝死你啊。

“茜茜,你怎么样?”

贺茜柔弱无骨的窝在许安的怀里,忍不住抱怨,“这货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走两步就要摔一个狗吃屎,天气凉睡在地板上容易感冒,我只好把他给搀到楼上。”

许安按了按贺茜有些酸疼的胳膊,温声问道:“还疼么?”

贺茜回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老公揉揉就不疼了。”回头就对着脸色不甚好看的安覃说道:“安覃啊,这屋里的空气质量实在太差了,我刚才已经冲到马桶那里吐过一次了,你赶紧把这里收拾收拾。你看看这像是人住的地方么,完全就是一个猪窝。还有啊,我刚才是把他给劈晕的,这家伙酒品真的不怎么样,又哭又笑的,吓死我了。”

安覃沉默的看着静静的躺在床上的韩安希,果然看到了两条可疑的泪痕。

“辛苦了姐。”

贺茜拍了拍安覃的肩,轻声安慰,“有很多事情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既然你心里有他,何不听听他的说明呢,若是因为一时的误会而失去了最爱的人,绝对是得不偿失的。姐姐的故事你都知道,可千万不要和姐姐犯同样的错误。”

许安笑着刮了刮贺茜的鼻子,“你也知道是你的错了啊。”

“是我的错,对不起,老公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小女子斤斤计较了吧。”

许安宠溺的点点头,以过来人的架势劝慰安覃,“再相爱的人在一起没有不吵架的,但是不要轻易的起离开的念头。如果真的是不爱了,就果断的离开,绝对不要拖泥带水。但是如果还爱的话,就给彼此一个机会,别轻易的放弃。”

“我知道了哥,让你们担心了。”

贺茜轻轻的捶了安覃一拳,“你这臭小子,在你哥姐面前还这么客气,纯属皮痒找揍!”

安覃笑了笑,“哥,这里空气不好,你带着姐先走吧。”

“你自己可以?”

“放心吧哥,我并不娇弱。”

许安点点头,“那好吧,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我知道了。”

许安带着贺茜离开了,房间里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安覃静静的看着韩安希,良久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收拾房间里的垃圾。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面终于没有安覃收拾东西时悉悉索索的声音了,他这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发现他并不在房间,难道他又要离开了?

韩安希大惊,急忙掀开被子爬了起来,他猛地下床,不料他腿一软,又摔了一个狗吃书,摔的他眼前冒星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