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离家出走的备胎

第二百八十八章 离家出走的备胎

手机阅读

电话是车彦翎打来了,苏陌北很快的接了电话,乐不可支的说道:“喂,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哥们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来着,没想到你领先一步,先给我打来了,这叫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么?”

韩安希毛骨悚然的看着苏陌北笑的那狗腿的样,立马捂住了安覃的眼睛,生怕他被某个趴在墙头上的野草给带跑偏了,变得像那棵草一样的猥琐。“别看他那谄媚的样,要是让你许哥给看到了,保准一脚给他踹个狗吃屎。我偷偷的告诉你啊,苏陌北他亲哥和你许哥可是实打实的情敌关系,小心他帮助他哥挖了你许哥的墙角啊,俗话说的好,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就算结婚了,也可以照挖不误!”

安覃一巴掌拍掉阻止他看阳光的咸猪手,没好气的回道:“说什么呢,我哥我姐现在都结婚了好么,他们俩可是有红本的人,还挖个屁的墙角啊,下次说谎话之前敢不敢打个草稿。这么无凭无据的事情,说出去岂不是成了挑拨离间的贱言贱语,我可警告你啊,出去可千万别乱说,不然我非封了你的嘴不行!”

“好好好,媳妇最大,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不过我也没说谎,车彦翎确实很喜欢贺茜,只不过他不是那种不择手段的小人,在知道贺茜喜欢许安之后,就放手了。要我说,也是他活该,贺茜之前在他的身边做助理,人天天都在他的眼前晃悠,他愣着忍着没有表白,你说他是不是蠢?”简直蠢到家了。

“呸,什么叫蠢,只能说缘分没到吧。你觉得我姐像是那种见色起意的女人么,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了就会一心一意,绝对不会像某些人一样三心二意,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贪心的不得了。哼!”安覃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韩安希,只把他看的是莫名其妙。

韩安希拉着安覃的手,一头雾水的问道:“你刚才那是什么眼神啊,为什么我觉得不太对劲儿啊。还有,我听你这话音不对啊,我什么时候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了,又是什么时候三心二意了。”

安覃闻言冷哼一声,还甩来了韩安希的手,也不管苏陌北在不在这里,冷着脸就准备离开。他都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他还是死不承认,那就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他最恨的就是欺骗和隐瞒,偏偏这个混蛋两个都占全了,真的是气死他了。

韩安希敏感的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儿啊,刚才还沾满脑袋的瞌睡虫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安覃偶尔会发一些小脾气,可从来都不会无理取闹,但是现在这个架势看起来,是准备和他打持久冷战的节奏啊。

他才不想睡冷被窝呢,他想了想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冥思苦想没发现什么不对的事情啊。韩安希现在是一头包,但直觉的想着绝对不能放任事态朝这么恶劣的发现发展,果断的跟在安覃的屁股后面走了,誓要问一个一二三四来。

“疼疼疼,我的脚我的脚。”杀猪般的鬼哭狼嚎让安覃关门的手一顿,看了看夹在门里的那只脚,只好无奈的松开了手。

韩安希则趁机鸠占鹊巢,一蹦一蹦的蹦到安覃的身边,轻轻的抱着一脸菜色的他,安覃想要挣脱,就听见那厚颜无耻的男人又开始一阵的哀嚎,听的他是心烦意乱。

“宝贝儿,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了,可是我刚才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最近的丰功伟绩,并没有什么地方惹到你啊。好媳妇,你就给我指明指明道路呗,别让我像个傻子一样摸不着头脑啊。”

安覃懒得理他,就任他这么抱着,像是一个木头杆子一样,僵硬的不得了。

“宝贝儿,你开口说句话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又是一阵窒息的沉默,就在韩安希以为不会再听到回答的时候,安覃终于哑着嗓子开了口,“我昨日在书房里面看到一个日记本。”

韩安希的身体一僵。

安覃挣开了他的怀抱,轻描淡写的说,“备胎始终不是正主,我一会儿就离开。”

韩安希的脸色苍白,心里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安覃的语气太淡定的,淡定的他都要抓不住了。

话说开了,心情顿时也就顺畅了,虽然难过的要命,可总比被蒙在鼓里当傻逼强多了。安覃并没有打算听韩安希的回答,他也不想听,抬脚就走。

镇定的脚步声终于惊醒了韩安希,在安覃走出房门的那一霎那,他一个用力就把他拉了回来。他紧紧的抱着安覃,紧张的说,“安覃,你听我说明,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安覃自嘲的笑了笑,万万没有想到只会在偶像剧里面看到的狗血剧情居然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是渴望能有一个知冷知热的爱人,但他也绝对不会做备胎。

“请你放开。安希,你的过去我无权参与,你的现在我也同样不想在参与。所以,好聚好散。”

韩安希声音有些发颤,“所以,你现在就判了我死刑?”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只是想要成全你而已。毕竟违心跟一个并不怎么相爱的人在一起,确实比较累,我是在帮你摆脱而已。”

“安覃,给我一个说明的机会行么,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对对错错还重要么,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在他看到日记内容的那一刹那的震惊,从未经历过的撕心裂肺差点让他崩溃。

那是他的日记本,记录的都是他真实的心境,这怎么有假?又要如何说明!

“安覃,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对,我承认,我当初是喜欢车彦翎,无所不用其极的陪在他的身边,”安覃的身子颤了颤,但很快就恢复了自然,韩安希还在心里火燎的说明,“你不知道当我亲耳听到他说他喜欢贺茜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崩溃。可是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于是那段时间我过的十分的消沉。”

呵,他果真是个替代品啊。

“我天天除了喝酒就是睡觉,有一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保护你。之前我并不认识你,在最初见到你的时候,也只是欣赏你的纯洁和善良,并没有掺杂其他的感情。可是随着大家的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对你的感觉就慢慢的变了。我的目光总是会情不自禁的落在你的身上,我总是想了解你的行踪,知道你哪个时间段在做些什么,我想知道你的所有所有。安覃,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是替代品,真的没有。”

安覃没有说话,他生气的时候总是喜欢沉默。

韩安希拿不准他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他颤颤悠悠的看了安覃一眼,发现他依然是面无表情,心里面是哀嚎不已。

“安覃,我虽然为人混蛋了一点,但是在感情上面,我绝对是一心一意的,你相信我好么?”

沉默,又是长久的沉默,就在韩安希快要崩溃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调侃声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我说你们大白天的还要秀恩爱,也真的是够了。”

安覃挣开了韩安希的怀抱,勉强的笑了笑,“你打完电话了?”

“嗯,怕夜长梦多,我一会儿就把雅恬送到车家去,顺便再去逛逛街,给她买点东西。”

“我和你一起去。”

苏陌北有些惊讶,“今天是吹的什么风啊,宅男也有想要逛街的一天啊,真是的可喜可贺啊。”

韩安希的脸瞬间白了。

苏陌北这才发现情况不对劲,他对着安覃是一阵的挤眉弄眼,贱兮兮的问,“这是什么情况,你们小两口子闹别扭了?”

“你想多了,”安覃的嘴角抽了抽,“我只是想要晒啥太阳而已。”

苏陌北看了看窗外并不晴朗的天,只好违心的说道:“呵呵,这个可以有。”他又看了看韩安希,机灵的问,“安希要不要也一起去啊。”

韩安希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安覃已经抢在他的前面,帮他回答了,“他还有一堆工作要做,就不去了。”说完,看也不看韩安希,拉着苏陌北就离开了。

“安覃安覃,你走慢点,时间很充足,我不准备去投胎啊。”

韩安希像是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形单影只的站在原地,倍感凄凉。

当天晚上,安覃没有回家,也没有给他一条短信一个电话,韩安希又猛地灌了一口酒,颓废的坐在沙发上。

他给安覃发了几百条短信,打了无数个电话,可是都没有回应。他清楚的意识到,安覃这次是彻底的生气了,而且他是真的准备离开他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想起之前他们在一起的甜蜜时光,虽然他总是犯二做了很多惹安覃生气的事情,可是他只要一耍赖或者一撒娇,安覃就会原谅他。

安覃并不是一个善妒的人,他并不泼辣,相反还很温文尔雅。纵然他比自己的年纪少,可他包容自己更多一些。

他爱车彦翎的事情是真,在最初的时候把安覃当做是车彦翎的事情也是真,这一点他无法反驳。可是现在他是真的爱他啊,绝不掺杂一点点的杂质。

韩安希郁闷的灌了一口酒,他知道安覃有感情洁癖,特别在乎感情的纯碎,所以他才会在看到日记后这么的生气。

怪不得他昨天晚上如此的反常,不论他怎么逗他笑,笑容都是那么的勉强。

不,他绝对不能接受安覃就这么离开他,他要去找他,给他说明清楚,祈求他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心的。

韩安希醉了,他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身体软的不行。挣扎着爬了起来,他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双眼朦胧的他不小心踩到一个酒瓶子,然后他就很不幸的甩了个狗吃屎。

果然,人倒霉的时候总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