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护腰补肾两不误

第二百八十七章 护腰补肾两不误

手机阅读

时间就在这一笑一问间偷偷溜走了,许文博看着言笑晏晏的许安,觉得这一切发生的都太不真实了,如梦似幻。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能和许安坐在一个房间里面,心平气和的聊这么长时间,更别提还这么无拘无束的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老天爷果然还是仁慈的,终于听到他的忏悔,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了。他慈祥的看着许安,笑的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啊,就差没有花枝招展,普天同庆了。

“你别笑的这么傻。”许安皱了皱眉,“你想二婚,我没什么意见,只要你觉得适合你就好了,不用顾虑我,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有茜茜照顾我就够了。不过,我给你提一个小小的建议,选老婆可不像选情人,不需要长得太漂亮的,打扮的太妖艳的最好也别要,因为那根本就不是居家过日子的料。晚上灯一关,管她是南瓜还是冬瓜,你压根就分不清楚。只要能在隆冬的晚上给你温暖的怀抱就行了。”

许文博频频点头,笑容可掬的说,“还有什么高见,都说出来。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你选老婆的眼光比我好多了。贺茜那丫头确实不错,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重要的是对你还百依百顺,这么乖巧的媳妇到哪里找。既然你这臭小子有了这一份福报,可得好好的珍惜她啊,不然等到失去可就悔恨了。”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么,”许安瞥了一眼许文博,“你先管好自己在说,现在还有闲情逸致来管我?我刚还没说完,最好找一个温柔本分的,找好了带过来让我看看。别再找那些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自知之明如你,一定知道以你能做她爹的年纪,等你变成黄土一坯了,她还风华正茂!”

“我呸,你这小兔崽子是怎么说话的,有像你这样讽刺你你老子的么?”许文博气的吹胡子瞪眼,原来许安在他的面前十分的高冷,他从来不知在那高冷的外表下,还住着一个调皮的小男孩。

“得天独厚,只此一人,真不幸让你给遇到了。好了,吃饭的时间到了,一起用餐吧。”许安率先站了起来,走到门边了见后面没人跟来,回头就看见许文博还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忍不住打破了他白痴的状态。“你怎么还不走啊,准备在这里吃么?那我就不奉陪了,我要回家吃饭。”

许文博不敢置信的转头,“所以你刚在是叫我和你一起回家吃饭?”

许安眉头一挑,“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没有,”许文博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迅速站起身来,屁颠屁颠的跟着许安走了。“真好啊,他也可以和儿子一起回家吃饭了。”

许安刚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贺茜听到敲门声,从厨房里伸出头朗声道:“先去洗手,马上就开饭了。”

许文博有些手足无措的跟着许安去卫生间洗了手,然后又神情僵硬的站在餐厅那里,木然的看着许安盛饭。

贺茜端着最后一个汤慢慢的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老公,离我远一点,好烫。”

索性,餐厅离得并不远,心无旁骛的贺茜放下汤之后,这才看到了站在一边的许文博,她只是征愣了片刻,立马热情的打起招呼来,“你来了爸,还站着做什么,赶紧坐下来吃饭吧。”

“好好好。”许文博看了看贺茜,毫不吝啬的夸赞,“我一进门就闻到香味了,看来你的手艺很不错啊。”

“还行吧。”贺茜谦虚的回道:“跟许安比,那还是差了远了。”

“拒绝恭维啊,”许安指了指老腰,“我最近腰疼。”

贺茜的脸一红,心想这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男神怎么变的这么不正经了。

“腰疼不要紧,记得要补肾啊。”

许安喝汤的手一顿,贺茜的脸直接呈现出了猴屁股一样的效果。

“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这有什么好羞涩的,大家都是过来人了是不,又没有外人在。对了贺茜,我听说你妈妈不是来帝都了么,她人呢?”

“她昨天回去了,我爸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不过过一段时间他们就来了,打断定居在帝都了。”

“是么,那可太好了。”这绝对是一个喜大普奔的好消息啊。“这样你们也能互相照应着。”

“对了茜茜,”许安看了一眼喜不自禁的自家老爹,忽然说道:“让妈给我爸物色一个贤妻良母,不需要长得多漂亮,能够安心的过日子就行了。”

贺茜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看了一眼略不好意思的许文博,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到那张沾染岁月的俊脸上,出现了一丝丝可疑的红色。

“爸,你准备结婚了么?”

“对呀,我准备给你找一个好婆婆。”

“咳咳,为啥突然间想结婚了呢?”

许安在许文博做出回答前,很自觉的充当了他的官方发言人,“因为他孤独寂寞冷呗。”

这臭小子,许文博恶狠狠的看着许安,示意他不要乱讲话,破坏他的形象。

许安懒懒的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什么形象可言么?”

许文博气的七窍生烟,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你这臭小子是不是想故意气死我啊。”

“恭喜你回答正确,”许安还煞有其事的准头,一本正紧的看着贺茜,“我表现的这么明显么?”

贺茜压抑住想要狂笑的冲动,闷声回道:“还好,不是很明显。”但是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许文博惨遭两人联手打击,嘴巴抽了抽,果断的选择默默的吃饭,不再多说话了。

吃完饭,许文博就离开了,虽然贺茜再三挽留,但还是没有阻拦他离开的脚步。许安十分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慢走不送,然后贺茜敏感的听到了离去的脚步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你说说你呀,既然已经选择原谅爸了,干啥还要那么气他啊?”

“原谅归原谅,但是怎么相处,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我看老头也没什么意见,被我连番打击下,还能这么生龙活虎的,你说他的脸皮得有多厚啊。”

贺茜轻咳两声,“那是你爸。”

“然后呢,”许安侧过头看着她,“你想表达什么呢。”

贺茜憋了半天,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有其父必有其子。”

“很有道理,”许安突然笑了,但贺茜顿时觉得一股不祥的预感迎面扑来,她想要逃走,但是为时已晚。许安抱着她的腰,阴测测的说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你不是腰疼么?”

“是啊,”许安带着她往卧室走去,“所以今天你在上我在下,我任凭你发落。”

贺茜的脸爆红,忍不住猝了一声,“臭不要脸!”

接下来的事情,嗯,不可描述,在这里可以忽略不计。总之,等贺茜再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大腿酸痛,浑身没劲儿,像是没骨头一样。

“睡吧,一会儿我去给你做美餐吃。”许安虔诚的在贺茜的额头上印上一吻,然后抱着她继续入睡。

这厢是花好月圆,苏陌北的日子还是不太好过。

虽然方雅恬最大的安全隐患车玉晴已经乖乖的蹲在牢里面去了,可是苏先生那阴狠的眼神不时的在他的眼前浮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好几次在睡梦中被惊醒,弄得他都有点神经衰弱了。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否则他早晚有一天得疯。看着身旁睡得香甜的方雅恬,苏陌北默默的做了个决定。

韩安希瞠目结舌的看着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的苏陌北,眼皮直跳。

“我说苏陌北,你这是发的什么疯啊,这么早的扰人清梦,实在可耻。”

苏陌北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一本正经的说道:“早睡早起身体好,我这是在帮你养生呢。”

“屁,到底有什么事情,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啊。”

苏陌北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道:“我担心苏家那老头不会轻易的放过我,车家两老我不用担心,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雅恬,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呢,我害怕她会受到什么伤害。”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些人想要伤害雅恬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再涉险了。

“所以你准备让他住在我这里么?”

韩安希的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打,频率之快让他忍不住泪眼汪汪啊。

“我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怕你老婆不愿意来这里住。”

安覃又补充道:“这件事情你和雅恬商量过没?”

苏陌北摇了摇头。随后不耻下问,“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住在这里啊?”

韩安希一头黑线,“我问你,假如我现在让你去住在许安家里,你住不住?”

“当然不住啊,我又不是脑子有病,干啥去看那对无良的夫妻天天撒狗粮啊。”说完,他猛地闭上了嘴,瞬间就明白了。

“你都不愿意看,你还让你媳妇看,到底是何居心。”

苏陌北果断的选择闭嘴,认为刚才那个主意真的是糟透了。

安覃想了想,“陌北,我看你这是关心则乱,其实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让雅恬住在车家,一来有人照顾,二来有那么多人陪她说说话,她也不至于太孤单,三来她是车家的媳妇,早晚有一天都是要去的,早去早熟悉情况呗。”

“而且,车家的安保系数应该不低于我这里吧。”韩安希懒洋洋的补充了一句,“既然你已经认祖归宗了,那雅恬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车家的孩子,你还在这里别扭个什么劲儿啊。”

苏陌北本能的反驳,“我没什么别扭的。”

“那不就好了。你与其在这里担心来担心去的,倒不如早点把雅恬送到安全区去。”

苏陌北还想在说什么,正巧他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屏幕,眼睛一亮,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