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臭小子教训混账老子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臭小子教训混账老子

手机阅读

安卓生满怀心事的离开了,走之前看着安覃的目光深沉且复杂。安覃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许是因为今天说了太多多愁善感的话,以至于他现在词汇库已经告急,不愿再继续矫情下去。隐忍了多年,今日将心中的郁结之气和盘托出,不可谓不畅快。只是,毕竟安卓生是他在这个时间唯一的血缘羁绊了,不管未来他们的关系会变得如何的扑朔迷离,他还是希翼这唯一的血亲能够过得好一点,简单一点。

许安推开门,看着一言不发微微失神的安覃,坐在他的身边淡淡的说道:“安覃,你长大了,这一点我很欣慰。我一直担心你会深陷在仇恨的漩涡里面,为了过去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来鞭挞你纯洁的心,但是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大家都是被家庭伤过的孩子,或许心的某个角落就隐藏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暗面,这没什么,重要的是被伤过之后,大家选择面对生活的态度。坚强的人拥抱伤害,软弱的人逃避伤害,安覃,生命其实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跟随本心,别做让自己悔恨的事情就好了。”

“谢谢哥,我明白的。其实,现在细想过去的种种,突然觉得并没有什么是接受不了的。我想母亲一定深爱父亲,否则不会不顾所有的生下他,还在弥留之际让我回到安家,认祖归宗。想必,她也不像让我恨他吧。不过,也多亏过去的种种磨难,才让我有了现在的生活,认识了亲爱的你们,所以我想我并不孤独。哥,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会尽到为人子的本分,你别担心我,帮我告诉姐姐,我很好。”

安覃的目光平静且悠远,带着一点点世外高人的坦然。许安笑着点点头,忽又想到许家那一堆烂摊子,脸上的笑容再也无法保持。许家的情况和安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爸是亲爸,妈是亲妈,可是两个人就是天生冤家,见面就是一阵硝烟弥漫,连带着他这个小池鱼也遭受了无妄之灾。

“哥,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安覃难得有些犹豫的看着许安,看他点了点头,这才继续说道:“其实前一段时间,伯父来找过我,问了我你的近况。哥,伯父看起来老了很多,不管他过去做过多少混账事,可是现在他是一个迟暮的老年人,你们之间有什么心结还是尽早解开吧,别等到彻底的失去了,再想要坐下来认真的谈谈,那可就晚了。真的,大家等得起,可是他们耗不起。”

许安沉默着不说话,他也很想让这一切前尘往事都随烟飘散。可是,每每想起过去的阴云种种,他就无法用平常心对待他们。许文博还好,他现在已经有了悔改之意,可是他那亲爱的好母亲呢。

离婚那天,她看着他的眼神阴郁且充满了憎恨,那嫌恶的表情至今想起来都好像那跗骨之蛆,让他如鲠在喉。可是他不在乎,他为什么要在乎一个憎恨他的人!

只是这心里隐隐的伤心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知道了,安希,你先和安覃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韩安希点了点头,安覃也知道许安现在的心里一定不好受,他有心想要留下来安慰安慰受伤颇重的大哥,可是他也清楚,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但或许有一个人,大哥应该是想要见到的吧。

房间里面安静了下来,许安木着一张脸,过去的种种让他心烦意乱。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劝慰安覃的时候大道理能说一套一套的,可是真正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却怎么也理不清这烦乱的思绪。

突然,房间的们被打开了,许安抬起头,看着逆光站在门口的那个人,瞳孔不由自主的睁大了。

“你怎么会来?”说完之后又觉得这个问题显得十分的多余,不禁自嘲的笑了笑,一定是安覃那个小兔崽子通风告密的。

许文博缓缓的走了进来,轻轻的关上门,坐在许安的对面,淡笑,“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谈。”

“好,你说吧。”

虽然许安很不想承认,但是现实就摆在眼前,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许文博和他前妻。不管是憎恨还是隐约的期许,他始终无法跨出第一步。

他很软弱,这一点无可厚非,他也无话可说。

对于百毒不侵的他来说,除了那一帮子他关心的人,他们两个是他致命的弱点。

“过去,我疏忽了你的成长,我向你道歉。”

许安的身体一僵,低下头安静的看着手中的杯子,没有说话。

许文博显然也不打算听他的回答,依旧在自言自语,“我和你母亲谈不上谁对谁错,因为大家两个人都半斤八两,我并不觉得我亏欠了她。也许你觉得我这话说的极端的自私,可是我却是就是这么想的。”

“你没说错。”许安哑着声回道。

“谢谢理解。不能否认,年轻的时候的我的确是个十足十的渣男,喜欢美女,*。但是你母亲也是一个不谙寂寞的人,大家都为了自己的私欲在不断的放纵自己。却忽视了年幼的你。”

这是他们的原罪。

许安沉默,并不打算回应这现实的问题。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过去我也没有什么悔恨的感觉,毕竟过去就算再怎么不堪,那也是自己选择的路,谈悔恨有点太矫情了。可是,到了这个年纪,看着别人家子孙满堂,家庭和睦,再看看我,除了满室的寂寞,再也没有其他。”

许文博看了许安一眼,“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的原谅我,我也不祈求你会原谅我。将心比心,如果我是你,也很难从心里去接受这么一个混球爸爸。”

许安不禁笑了笑,“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

“轻狂不再,剩下的就是自知之明了。”许文博深深的看着许安,“也不是没想过恢复过去浪荡不羁的日子,可是却忽然发现,这一切都索然无味。欢场上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已经厌倦了,我现在只想过简单的生活。”

许安看了许文博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却没有之前那么的僵硬了。

“我之前还想过和你母亲复婚来着,可是那一天我在会所门前看到她,她还是那么的光鲜亮丽,美丽动人,跟我这糟老头子的形象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你不老,别总是妄自菲薄。”

“不服老是不行的啊,”许文博自嘲的笑了笑,“虽然我也很想活他个五百年,可是老天不肯借给我啊。好了,跑题了,人老了就是喜欢絮叨。”

“我说了,你不老!”

“好好好,我不老,我还老当益壮。”

许安毫不吝啬的送了他一个大白眼,懒得再搭理他。

许文博不以为意,继续笑呵呵的说道:“刚说到哪里去了?”

“你想要和她复婚。”许安面无表情的友情提醒。

“对,我想复婚来着,你说大家两个人也吵吵闹闹大半辈子了,都是恶贯满盈声名狼藉的人,就别再去祸害人家纯情的小姑娘小帅哥了。”

“确实很有自知之明。”

“别打击你老爸我,我现在已经百毒不侵了。后来我去找过她一次,你猜她怎么说?”

“她说你别再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了,从哪里来你再死哪里去。”

许文博瞠目结舌的看着许安,不可思议的惊呼,“你怎么知道!”

许安冷冷一笑,拒不回答这白痴的问题。

“我当时那叫一个气啊,站了一会儿,见她没有挽留的意思,也不想自讨没趣,甩袖离开。”

许安毫不留情的拆穿,“别说的那么高大上,事实上你应该是被赶走的吧。”

许文博的老脸一红,被儿子当着戳穿,这让他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嘿,臭小子,你瞎说什么呢,我是自己离开的,可不是被赶走的。”

“自欺欺人的老男人还真是可怜。”

“你这臭小子嘴巴怎么那么恶毒。”

“上梁不正下梁歪!”

许文博的嘴角直抽抽,“反正不像我就是了。”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得,”许文博认输,“我说不过你,行了吧。”

两人相视一笑,许安淡淡的说道:“那你现在还想复婚么?”

“不想。”

“为什么?”

“她心里没我,我也不想勉强她,更不想勉强的过日子。我已经糊里糊涂的过了大半辈子子了,就剩下我么一点点光阴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蹉跎了。”

许安想了想,追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有两个打算。”

许安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大长腿还十分惬意的交叠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味道。

“说来听听。”

“第一,我要取得你的原谅,因为你是我儿子。”

这理由,确实是够简单粗暴的。

“那下一个打算呢?”

“你给我物色一个老婆。”

许安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你刚说什么?”

“我说让你帮你老爸我物色一个老婆,也就是你的后妈。”

“你是哪里来的勇气,觉得我会答应你这么扯淡的要求。”许安黑着一张脸,“找老婆不会自己找去,还要我给你找,想什么呢你。”

可千万不能让他误会了自己的这份好心啊,许文博急忙说明,“我这不是为了你好么,你瞅瞅我的眼光,能相信不?万一再给你找一个事精妈,咱们爷俩以后还能不能有好日子过了。再者说了,你给贺茜找一个好婆婆,将来婆媳两个能够其乐融融的,这多好啊。”

许安头大无比,有心想撵这个异想天开的老头子离开。

“我没那心情,你要是想花开二度,自己去寻。婚友社多得很,你去精挑细选去,可别像狗熊掰玉米,掰一个扔一个手里还要握一个,别太贪心了。”

许文博失笑,“你这臭小子再教训谁呢。”

“教训混账老子的呗。”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