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父子谈心

第二百八十五章 父子谈心

手机阅读

安覃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安卓生以为他是准备彻底的抛弃他,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道,死死的抱着就是不松手。安覃无奈了叹了几声,这才轻声说道:“你先放开我的腿,这样我没办法和你说话。”抱得这么紧,让他动也不能动,像是一个僵硬的木头桩子一样,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安卓生疑惑的看了一眼安覃,见他面上表情虽然仍旧不太好看,但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冷若冰霜了。人得有眼色,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但同样该放手的时候也要果断的选择放手。细细想了下,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手,好像是垂死等待的死刑犯一样,等待着安覃最后的判决。谁让天道好轮回,风水轮流转呢。

原来他指点江山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反了。这要是放在十年前,他恐怕就是死,也绝对想不到他的晚年时光竟然是这么凄惨,就连想要过一个安安稳稳的老年生活,也是他死皮赖脸求来了,求得还是恨他入骨的儿子。他不得不感叹,命运真的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事情,把握得了一时,却无法把控一世。

安覃慢慢蹲下身来,酸软的腰让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气,似是听到了他的求救,忽然一双铁臂环在他的腰间,温柔的带着他一起并排蹲在那里。然而安覃并不领情,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笑的神采飞扬的韩安希,谴责的意思格外的明显。然而,韩安希却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给他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生怕安覃不了解他此刻激动的有点像放飞自我的心情一样,厚颜无耻的拿起安覃的手,在手背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这丫的敢不敢再无耻一点!许安在监视器里看到韩安希厚颜无耻的那一幕,简直是不忍直视。还有对安卓生那炉火纯青的演技也是叹为观止,最难以置信的是安卓生明明也是一各有头有脸的任人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不害臊了,居然无师自通的学会泼妇的那一套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真的是绝了。

许安从来没有见过男人有这么生动的表演,一瞬间让他有点哭笑不得。本来还觉得无聊的他瞬间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很期待这位演艺界的黑马还会有什么亮眼的表现。于是,他专门喝了一杯咖啡,来拯救一下他有些低迷的精神,乌黑的眸子一动不动的定格在那一方小小的屏幕上,生怕错过了什么经典的细节。

“爸,你别这样,先起来吧,大家坐在那里慢慢说。”韩安希很有眼力劲儿的把安覃扶了起来,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把他带在沙发上坐好,要不是顾及这老不死的在这里,而且安覃的面子薄,他哪舍得让他多走一步啊,早就男友力十足的把他抱起来了,让他好好的安慰一番。

安卓生以为韩安希多少会照顾他一点,不说别的,至少要把他拉起来吧。可是没想到,那丫的安置好安覃之后,就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那里,像是打坐一样,动都不动一下的,气的安卓生脸都是白的。

见没人搭理他,而且这地上也确实挺凉的,于是乎他佯装淡定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椅子上,等着安覃来找他谈话。也许是刚才那一出苦肉计有点效果,这次安覃倒是没有让他等太久,只是说出来的话依旧让他瞬间坠入了冰窟,冻得他是一个透心凉,心拔凉拔凉的。

“爸,我很抱歉的对你说,关于华澜的事情,我确实无能无力。这是大家安家自己的事情,我不会让其他的人来插手的,所以你如果想从安希这里获得帮助,那我劝你还是尽早死了这份心吧。华澜之所以会走到如今的陌路,我多多少少也出了一份力,眼见就要采摘胜利的果实了,我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呢?”

安卓生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你刚说什么?”

“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慢慢说完。”安覃安抚意味十足的看了一眼安卓生,提醒他稍安勿躁。“这些话如果不是今天你来找我,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的。我回安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整垮华澜,要让你变得一无所有。”

“所以你后来对我那么好,只是想让我放松警惕?”

安覃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看的安卓生心里是一片苍凉。

“的确,我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而你却是害死她的凶手,我恨你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安卓生的脸色很苍白,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然而安覃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说道:“然后我去华音联系了苏陌北,希翼大家能够合作。有了苏陌北的帮助,后来我才会拉来那么多的重要客户。”

苏陌北的身后是许安,当然,这一点他是不会告诉安卓生的。因为他根本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这么说,你早就和苏陌北沆瀣一气了?”

“算是吧,”安覃轻轻的笑了笑,“我原本准备把你整的半死不活,让你彻底的失去所有你在乎的东西。可是后来,你对我真的很好,让我享受到了失去多年的父爱,所以后来我变得十分迷茫,”安覃有些迷惑的看着安卓生,“你说你要是一直对我冷冰冰的多好,这样我就不会这么挣扎这么痛苦了?”

安卓生一脸复杂的看着安覃,没有说话。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华澜在我接手的时候就已经涌现出了很多问题,是我找来的这些客户暂时堵上了企业的漏洞。还有那些偷税漏税的证据也是我找人整理的,准备最后的时候和你谈判用。可是到最后,我对这些勾心斗角突然觉得十分的厌烦,而且你每每对我那么好,对我那么和煦的笑,都让我心痛的喘不过气来。”

温柔和仇恨在不断的拉扯着安覃的心,让他陷入深深的纠结之中,逼迫他尽早的做出选择。

“对不起。”安卓生沉默了半天,找不出好的说辞,亦或是觉得无话可说,除了道歉,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而安覃却是不理他,继续倾诉着那鲜为人知的故事:“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日子,准备选择放手,不料你的好老婆竟然妄图杀了我。不过好在我早有准备,要不然今天我就不能站在你的面前了。本来我想着,做事留一线,来日好相见。可是她实在是欺人太甚,让我忍无可忍,所以才会把她给你戴绿帽子这事儿告诉你。不过我不得不说,你比他更有良心一点,至少你利用我的时候,多少心里还考虑了一下我的感受,至少在送我刑场之前还给了我一点点的温暖。

但是安毓冉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说来安毓冉也真够可怜的,就那么一个黑心且狠心的妈,你以为她能纯善到哪里去?只能说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就连我,不也是从一个傻逼变成了满腹心计的小人么?”

韩安希忽然掐了掐安覃的手,不允许他这么贬低自己。

安覃无所谓的笑了笑,表示他现在已经看开了。

安卓生依旧沉默,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安覃,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好像突然间不会说话了,只是低沉的给安覃道歉。

“我没有想到,会给你们带来这么深的伤害,我很抱歉。”

“你们当然想不到,因为你们都是自私自利的人,心里面只想着自己,哪里还管得了其他人的死活。不过,安夫人的事情是她的事情,我不会迁怒到你的头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安覃的语气很轻松,可是这会儿安卓生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喜怒哀乐的感觉,变成了一个彻底的面瘫。

“你后面一直对我很好,然后我决定不恨你了,”安覃说的很轻,安卓生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既然不恨你了,也就没必要再把华澜整垮,我离开的时候,尽管带走了一批客户,可是只要你们认真打理,华澜还不至于走到灭亡这一步。应该是后来你和安毓冉只顾着勾心斗角,忽视了华澜的运营吧。”

安卓生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们肯定想着攘外必先安内,却忘记了华澜的内部早已经腐朽,在市场炙热的竞争下,如果才能保有一席之地才是重中之重。可是被愤怒冲昏了头的你们,都忘记了企业立足的根本。”

成功企业的快速发展关键在于三点:一是管理创新;二是以人为本;三是增强核心竞争力。这三点不管是安卓生还是安毓冉,都没有做到。

“所以,现在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因为华澜现在就是一个堵不完的窟窿,已经没有了救治的必要。所以,我劝你还是尽早的申请破产吧,至于你担心的养老问题,这个我可以承诺你,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挨饿受冻。我有房子住,你自然也会有;我也一口热饭吃,就不会让你啃冷馒头。”

安卓生定定的看着安覃,眼眶里面隐隐有泪滴在闪烁。

“这是我对你唯一的回报,所以你不必担心你的晚年问题。”

“你还愿意照顾我?”

“为什么不?”安覃耸了耸肩,“你是我的父亲,给了我生命,照顾你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其他,我可能就管不了了,你想怎么处理都是你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干涉。别想着让我也接收了她,她不是我妈,而且还想杀我,我还没有缺心眼到那个地步,那一头狼当羊养。”

“我知道,这一点我不会强迫你。”

安覃自钱包里面拿出一张卡,递到安卓生的面前,“这里面是你之前给我的钱,我基本都没有花,我想你现在应该需要钱,拿去吧。”

安卓生颤颤悠悠的接过那张卡,勉强隐忍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