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不是外人是内人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不是外人是内人

手机阅读

到了约定好的日子,安覃果然如约而至,当然,如果能够忽略到身后那条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尾巴更好。许安稳稳的坐在另一个包厢里面,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实时的和另一个风起云涌的房间建立起了连线。韩安希臭不要脸的揽着安覃的肩,真的是一分一秒都不忘记吃安覃的豆腐,每时每刻都要厚颜无耻的揩他媳妇的油。安覃头疼的发现,自从上次大吵一架之后,这男人黏人的功力见长,扰的他烦不胜烦。

可是,明明他这么烦,却奇异的让他有了十足的安全感,而他竟然也慢慢的习惯了韩安希随时随地制造的各种麻烦,要是哪天他安安生生的呆上一天,恐怕他不会大念阿弥陀佛,而是会不习惯吧。就好像你一直坚持的事情突然被迫中断,那种习以为常的惯性会折磨的人体无完肤。吃过了糖谁还会愿意吃苦瓜?

许安对于韩安希的懂事持喜闻乐见的态度,然而安卓生可就不是了。在看到韩安希的时候,他那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毫不掩饰他对韩安希的厌恶,那皱的紧紧的眉头,微微下垂的嘴,还有那一脸便秘的样子,就差没往韩安希的俊脸上吐上几口口水,顺便再像踩蚂蚁的一样狠狠的踩上几脚。

然,对于韩安希来说,除了安覃和那几个志趣相投的兄弟意外,其他的人都是萝卜白菜,偏巧他又不喜欢吃那些玩意儿。再说了,他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做到让每个人都真心实意的喜欢他呢。管他安卓生喜不喜欢他了,他又不是他的媳妇,才懒得在一个老男人的身上浪费一点点的感情嘞。

“爸,”安覃淡淡的打了声招呼,“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才刚见面,他已经敏感的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警告性的看了一眼韩安希,只见对方无辜的摸了摸鼻子,倒是也乖巧的坐下了,没有再对着安卓生吹胡子瞪眼。他真的很不想承认,两个大老爷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比斗鸡眼,实在是有点丢脸。

安卓生冷哼一声,“大家父子俩个见面,你带一个外人来干什么,让他出去,我想给你说一点家里的事情。”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安覃敏感的听出来安卓生在说到外人两个字的上面咬的特别重。看来这老爷子当真是一点都不喜欢韩安希啊,可是怎么办呢,谁让他自己那么喜欢呢。

韩安希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撸起袖子就准备找安卓生活动活动筋骨,畅畅快快的干上一架。是大老爷们就应该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而不是像个大老娘儿们一样,阴阳怪气的暗讽。真尼玛的丢不丢人!

安覃轻咳一声,本来还热情满满的韩安希突然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安安分分的坐在沙发上,他不能动手,但还是用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颇为得意的安卓生一眼,眼睛里面的鄙夷简直不能再明显了。

“爸,恐怕只能跟你说声抱歉了,对我来说,安希可不是外人。”

韩安希对着安覃又是一阵的挤眉弄眼,还挑衅的看了安卓生一眼,看吧,我可不是外人,我是内人!那得意洋洋的嚣张样气的安卓生又是一阵的咬牙切齿。

这安覃现在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他让他往东,他就是要往西,总之就是要跟他作对就是了。老了就是老了,之前硬是没有看出来这个看似无害的小白羊,竟然是一只卧薪尝胆的大灰狼。

安覃这话看似温文有礼,但是内里的霸道却是不容拒绝。安卓生生闷气,见安覃不说话,他也不吱声,就等着那臭小子先低下头来,打开话题。然而一杯茶见底了,那臭小子还是屁都不放一个,安卓生的脸面有点挂不住了,但是让他先低头,他又有点不愿意。

哪有这样的,每次都是老子先低头认错,这成何体统!

然而安覃却是丝毫没有理会到自己老爹那愤懑的心情,反而和韩安希谈笑风生,不苟言笑的俊脸硬是被韩安希那曾说不穷的荤段子整出了一点点的龟裂。

这个混蛋小子,压根没有理解他老子的意思。安卓生见安覃实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这才尴尬的轻咳两声,骤然打断了那厢的欢声笑语。

安覃这臭小子终于舍得把眼睛从那臭不要脸的骚狐狸身上移开了,安卓生愤恨的想,只见过女人勾引男人技术练就的炉火纯青的,可是没想到男人也能练到如此不要脸的境地。

“你确定不能让他出去么?”

“抱歉,不能。”要是真让他出去了,这臭不要脸的回家准要给他闹一哭二闹三上吊,到时候绝对会把他的头都给吵爆了!

韩安希笑呵呵的屁股深沉的坐在远处,幸灾乐祸的看着一脸便秘的安卓生,就差没把他那一口明亮亮的大白牙展示在安卓生的老脸上。

“是这样的,华澜的情况我想你应该有所了解,我让问问你接下来怎么做?”

安覃双手一摊,“爸,你好像忘了,我已经不在华澜了。”

“可是我是你爸,我还在华澜。”

“所以,你想问我什么?”

“你心里清楚,别跟我兜圈子,我现在没那个心情陪你玩捉迷藏的游戏。”

安覃随意的耸了耸肩,“你是想问我怎么把即将灭亡的华澜给救活了?”

安卓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爸,我恐怕你是找错人了吧,我觉得这事你该找安毓冉商量,我可是一个局外人!”

“安覃,我是你爸!”

“我知道,这是我摆脱不掉的事实,你不用刻意跟我强调。”

“所以,你必须要帮我。”

“可是我一无钱二无权,怎么帮你,靠刷脸么?”

安卓生看了一眼一直但笑不语的韩安希,“你可以找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韩家的儿子。”

韩安希还是一脸神秘莫测的表情,安覃的脸色却变了,“大家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安希。韩家的人又怎样,于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说他不是外人么,那帮一帮华澜有什么不可以的。”安卓生说的理所当然,气的安覃白了脸。

“所以,你是准备把安覃卖给我?”韩安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然后他敏感的察觉到安覃的背一僵,他讨好的握了握他的手,企图用他手心的温度给他一点点的温暖。

安卓生冷笑,“别说的那么难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我没有阻止你们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现在让你帮这一个小忙,你都不愿意。安覃,看来他并不怎么爱你么,只是贪图一时的新鲜罢了,你确定还要和他在一起么?”

“行了吧死老头子,你这蹩脚的离间计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小忙?你可真有脸,就你华澜的烂摊子,还是小忙?”

安覃冷淡的看了一眼安卓生,木然的说道:“我不会找他帮忙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安卓生不以为意,“行了吧,不是你不会,而是你不能,因为你没那个能力。我安卓生征战沙场大半辈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懦弱的儿子,被别人压的死死的,丢脸不丢脸。”

韩安希再也不能保持淡定的脸色了,他冷冷的看着安卓生,语气冷的掉渣,“安卓生,我警告你,说话就说话,别给我进行人身攻击。安覃从来都不是商品,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是他的父亲,应该更加顾惜他才对。真是糟蹋了他叫你的那声爸,你也配?”我呸!

“呵,现在华澜就要倒闭了,我将一无所有,我还怕个毛线啊。安覃,我也懒得多说废话,我就问你,你到底管不管华澜,是不是真的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倒闭,看着我死?”

竟然拿死威胁安覃,韩安希觉得他的火气在蹭蹭蹭的往上涨。

他暴躁的想要起身,准备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臭不要脸的老不死,却被安覃拦住了。

安覃平静的看着安卓生,那生冷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只听他嘶哑的开了口,“我说了我不管,你要是要死,尽管去,正好可以去地底下给我妈忏悔。”

安卓生目眦尽裂的看着他,不可思议的颤声道:“你刚说什么?”

“你想死就死,怎么死都不行,到地底下了别忘给我妈忏悔!”安覃说完,起身就准备离开。

可谁料到,安卓生却猛地扑倒他的脚边,抱着他的大腿哀嚎道:“安覃啊,你看在我过去对你那么好的份上就帮帮我吧,华澜要是倒了,我就变成了一个彻底的穷光蛋了,到时候只能睡大街,到垃圾桶里捡垃圾吃了,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吗?你是我儿子,怎么也不会忍心看到你老爸我落魄到那份田地吧?”

这话这不完全是假话,华澜现在的情况确实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他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安覃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连他也不管他的话,他真的就要变成身无分文的流浪汉了。

想起他过去是多么的风光霁月,再想想他现在的落魄,安卓生不禁悲从中来,抱着安覃的大腿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稀里哗啦。

韩安希被这突然的转变惊得是一愣一愣的,刚才还敢对他吹胡子瞪眼的人,这会儿却像是一个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祈求主人别抛弃他,这剧情的转变要不要这么快,连他这个拍电视剧的都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这老不死的还挺有意思的,表情这么丰富,情感这么细腻,不是当演员实在有点可惜了。

安覃紧抿着嘴,低头看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安卓生,沉默了很久,久到安卓生认为他真的不管他了,还在想着是不是要在他的面前表演血溅一脸的悲伤戏码,才能让安覃相信他刚才所言非虚的时候,安覃终于开口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