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给你压压惊

第二百八十三章 给你压压惊

手机阅读

安覃只觉得自己的脸像是被火烧了一样,滚烫滚烫的,就连耳尖都被渲染的红彤彤的。当然,这并不是被韩安希那深情款款的告白给感动的,而是被那嘴巴向来不把门的臭不要脸给气的。平时在家里不正经动手动脚他都忍了,现在出门也这么不着四六,尽说些让你尴尬到不行的浑话,真的是快要气死他了。

“兄弟,我对你这连刀都戳不烂的脸皮感到十分的佩服啊。怪不得你能把安覃掰弯呢,敢情是已经把贱气练到人神合一的地步了,佩服佩服啊,请收下我的膝盖啊。”苏陌北对安覃已经隐隐有些发青的脸色视若无睹,不嫌事大的起哄,似乎还怕气氛不够热络,继续火上浇油的问,“安希啊,其实我特别想知道,你们一个星期能在爱神的怀抱里面徜徉几次啊?每一次是不是都特别的惊天动地啊?”

卢景阁一个劲的点头,显然也特别想知道答案,那翘首以盼的眼神简直不要再火热了。许安的嘴角不由得抽了几抽,原来这世道不是只有女人才喜欢八卦,男人亦然。尤其是经常装的人模狗样一本正经的男人,恐怕他们不正经的时候比那些长舌妇还要疯狂。虽然他不得不承认,他也有点想知道答案。

这问题简直露骨的不能再露骨了,安覃的俊脸红了黑,黑了青,青了白,然而韩安希却不自知,还兴致勃勃的准备回答好兄弟的问题,只是他才刚开口,就被安覃的手捂住了嘴巴,然后所有的答案都被迫吞回到了肚子里面。他这转头看着怒气冲冲的安覃,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然后又乖巧的摇了摇头,表示再也不胡乱说话了。还趁机对着安覃抛了几个媚眼,那贱贱的样子终于让安覃忍无可忍的赏了他几个栗子!

这男人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口无遮拦的往外抛,迟早有一天他会被活活的气死的。而且韩安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找着机会就缠着他,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在他的耳边不停的撒娇,逮着机会就把他往温柔乡里面带,弄得他腰天天都是酸酸软软的,连直起来都是一种豪侈。

安覃见他收敛了点,这才放下了手。可谁知他前脚刚松开了手,后脚那不要脸的家伙就用一种沉重的语气说道:“哎,兄弟,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我媳妇不让说啊。我这人就是个耙耳朵,媳妇的话大于天,最听媳妇的话了。”说完还冲着安覃讨好的一笑,气的安覃只想眼一黑晕过去算了。

韩安希这混蛋简直是越描越黑,安覃看着苏陌北隐含深意的眼神,卢景阁想笑硬逼着笑的样子,第一次想把韩安希那张臭嘴割下来,剁成肉馅!

至于许安,他实在没勇气。老天啊,现在赶紧降下来一道雷把韩安希这个二货给劈晕吧,他真的是受不了了。

“好了,你们就别再为难安覃了。”许安看着安覃越来越红的脸,生怕他会烫的爆掉。

好在大家都知道安覃是一个脸皮特别薄的娇羞男,因此也就轻松的放过他了。但是却没有放过脸皮厚到令人发指的韩安希。趁这个时间不好好的整治整治他,更待何时?

于是乎,苏陌北和卢景阁哥三儿好的拍着韩安希的肩,还顺势将他的咸猪手从安覃的身上拍了下来,拉到了一边,就开始天南海北的胡侃权利,时常推杯换盏,吹牛喝酒两不误。

那边是一片热络,这厢倒也不冷清,只是许安和安覃都不是话多的人,大多的时候都是静静的坐在一边默默的喝着杯中的酒。

安覃想了想,还是往许安的身边靠了靠,“哥。”

“嗯?”

“安卓生给我发了消息,想让我见他一面。”

许安排了顿,“只怕他居心叵测。”

安覃点了点头,“我知道,可是我却不得不去见,毕竟他是我的父亲。”

“我估计他是想破釜沉舟了,看来华澜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啊。”

“确实,安毓冉之前也联系过我,希翼我能够帮帮她,但是被我拒绝了。安卓生倒是没有开口让我帮忙,但是他找我恐怕也不是为了叙旧吧。只怕大家之间也没有什么感人肺腑的事情值得一叙。”

安覃自嘲的笑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

安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我走之前华澜就已经是个空壳了,恐怕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这件事情你对韩安希说了没?”

“嗯,说了。”确切的说不是他说的,而是那个臭不要脸偷听他打电话了。

“好,在你去之前记得给我说一声,我和你一起去。”

安覃急忙摆摆手,“不用不用,安希到时候会陪着我去的。”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不放心。不过我不会出面,有韩安希打头阵,我只用坐镇后方就行。”

“谢谢。”

许安摸了摸安覃的头,“一家人,说什么谢谢!”

等那三个酒鬼喝的头晕眼花吐得稀里哗啦之后,许安才把他们一个一个安全的送回了家。回到家里,卧室的灯还亮着,他推门进去,就看见贺茜趴在床上睡着了,而且隐约可见嘴角还有晶莹的水滴。

许安无奈的摇摇头,给她盖好被子,这才脱掉了沾满酒气的衣服,简简单单的冲洗个澡,刚躺在床上,就看见刚才还熟睡的小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我把你吵醒了?”

“并没有,其实我一直都没睡着,然后我刚才还偷偷的看你的窄腰细臀啊。”贺茜痞痞的笑道:“啧啧啧,没想到我老公的身材这么好,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跑到健身房里健身去了?”

“这都被你发现了啊。”许安慵懒的躺在床上,乌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巧笑嫣兮的小女人,有说不出的深沉。

“怪不得呢,”小手肆无忌惮的在白皙但并不单薄的胸膛上跳舞,引来指下肌肤的一阵阵的轻颤。“我老公长得这么帅,身材还这么好,一定有很多小姑娘想要迷惑你吧。我真恨不得把你栓到我的腰带上,让你每时每刻都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许安的眉头皱了皱,“最近发生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么?”

贺茜不会无厘头的说出这么不自信的话来,想必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但是又不肯告诉他,只好装作开玩笑一样,将心中的郁结之气抒发开来。

“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开玩笑的。”

许安眉头并没有舒缓,反而皱的更紧了,“茜茜,你曾经说过,绝对不会骗我。”

贺茜努了努嘴,然后不情不愿的把手机拿了起来,捯饬了一阵,这才递到了许安的面前。

“你什么时候收到这种短信的?”

“半个月之前了吧,我以为只是某些人的恶作剧罢了,没想到后面她会变本加厉。”各种不堪入目的字眼满屏飘,让骂人词汇极其贫乏的她看的是叹为观止,刚开始她也是兴趣满满,甚至还能对此点评一二。可是后来每天定时定点都要遭受一次不堪承受的辱骂,让她的心情再也无法保持明媚了。

“打过去没?”

“没人接。”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别搭理她。”

贺茜似笑非笑的看着许安,手指轻飘飘的抚摸着俊脸的轮廓,“有人这么喜欢我老公,你说我是该哭呢还是该哭呢。”

“我只爱你。”

贺茜的身体一僵,汪汪水眸直勾勾的盯着许安猛瞧,有些颤抖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只爱你。”

贺茜的眼睛里面饱含泪水,却给了许安一个灿若夏花的微笑,“我也爱你。”

许安搂紧了怀里的小女人,明明两人半裸的身体严丝合缝的合在一起,但是他却没有一点点旖旎的心思。他在深刻的反省自己,这段时间真的不够关心贺茜,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小女人,开始学会了有些事情默默扛。

对于这种转变,许安很难欢喜,他本是她最大的倚靠,却让她慢慢的学会了坚强。

说到底,还是他的疏忽啊。

“贺茜,大家结婚吧。”他已经记不清楚这是他第几次求婚了,不管贺茜之前答应的还是没有答应的,最终婚礼都没有如期的举行。

虽然已经领过证了,可是没有举办过婚礼总是感觉缺了一点点什么,他突然厌倦了这种隐隐藏藏的婚姻模式,他想要向全世界宣布贺茜是他的女人。

他突然有点羡慕韩安希爱的那么潇洒,那么高调,虽然有些臭不要脸,可是却给了安覃十足十的安全感。

而他呢,看着贺茜明亮的眸子,许安不禁哭笑,恐怕他给的安全感还不到五成吧。

“大家已经结婚了。”

“我想要举行婚礼,而且是盛大的婚礼,我想要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许安的老婆。”

贺茜本来忍住的眼泪忽然又决堤而下,她毫不客气的在许安的衣服上蹭来蹭去,嘴里面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你就说应不应?”

“我要是不应的话,你会怎么样?”

“婚礼现场把你绑过去。”

贺茜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你都这么霸道了,我还有拒绝的机会么?”

“有,”许安淡淡的笑了笑,“你可以拒绝,只是我不接受而已。”

真的是大男子主义泛滥啊。

可是为毛她的心里却是如此的开心呢。

“好了乖,睡觉吧,明天咱们挑个好日子,早点把这件事情办了吧,省得夜长梦多。”

贺茜很无语,“我可是洁身自好的不得了,哪像某个人,只要往那里一站,都能让那些花花草草自动的在你的西装裤下长成了花园。”

许安失笑,看来这醋坛子是彻底的打翻了啊。薄唇猛地封上了那张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嘴,终于在贺茜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着就要断气的时候放过了她。

“给你压压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