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心叵测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心叵测

手机阅读

苏夫人气急败坏的回到苏家,正巧看见自家老公和那个半道蹦出来的女人正在其乐融融的聊天。两人在看到她的同时很有默契的闭上了嘴,她冷哼一声,冷冰冰的对着苏先生说道:“苏陌北说了,他永远都不会回苏氏呢,让你最好死了那份想要联婚的心。他这辈子不会娶他不爱的女人的,永远都不会!”说完,她懒得再看苏先生那张铁青铁青的脸,径直的扬长而去。奇异的是,本来她愤恨的心在看到那张臭脚之后突然涌现出了汹涌的快.感。

车玉晴的地位太过尴尬,她不愿留在苏家,可是车家的大门却永久的对她关上了。无论她怎样苦苦地恳求,那扇关上的大门始终没有为她打开。至此她才明白,一向宠爱她的父母心里是恨她的,确切地说是恨她的亲生母亲的,要不是因为她的一己私欲,就不会造成他们的骨肉分离。而她这个罪魁祸首之女,更是让他们恨到了极点!

苏夫人打开门,看见车玉晴双目无神的呆坐在床上,沉重的叹了口气,然后她关上门,缓步至床边,轻声安慰她,“玉晴,妈妈今天去找了你的陌北哥哥,”车玉晴的手动了动,苏夫人看到了,却选择了忽视。“可是你的陌北哥哥不愿意回来。玉晴,妈妈已经努力过了,可是他的心不在这里,不在你的身上,所以妈妈劝你还是早点死心吧。不管你再怎样的折磨自己,再怎样的绝食抗议,他都不会来看你,更不会和你结婚,因为他是真的不爱你!”

“不,”车玉晴抱着头歇斯底里的尖叫,“不会的,陌北哥哥是我的,谁也不能和我抢,她是我的,我的!”她猛地掐住苏夫人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要不是因为你,陌北哥哥又怎么会不理我?既然你不要我了,为什么不滚远点,还阴魂不散的缠着我。这下好了,陌北哥哥是真的不要我了,都怪你,都怪你!”

被恨意支配的车玉晴变得力大无穷,苏夫人被她掐的眼皮直翻翻,双腿乱踢腾,她的双手在床上胡乱的摸索着,摸到一本她专门为她准备的书二话不说甩到车玉晴的头上,脖子间那致命的窒息感终于消失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粗重的呼吸好像破烂的风箱,沉重且灰败。就在刚才的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了车玉晴身上那种浓烈的杀意,她是真的想要杀了她!苏夫人浑身无力的滑到了地板上,像一只苟延残喘的狗一般的狼狈。

她转头看了一眼瘫倒在床上的车玉晴,眼神深处散发着幽深的光芒。车玉晴是恨她的,自然不会同她一条心,但是无论她怎样的不理解她的苦心,怎样的跟她针锋相对,她都不会轻易的放开她,因为她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相信时间能够慢慢的洗涤心中的伤痛,总有一天,车玉晴会明白,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然而,心愿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就在苏夫人还在冥思苦想要怎样和车玉晴解除矛盾的时候,刚才还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睡觉的人却突然醒了。车玉晴拿着藏在枕头下的刀,对着苏夫人的背就是一刀,苏夫人应声倒地,然车玉晴好像觉得犹不解恨,走到苏夫人的面前,嘴角噙着一抹疯癫似魔鬼的笑容,手起刀落,直到温热的血溅到她的脸上,她似乎才从梦境里醒来一样。

然而她没有尖叫,她静静的看着苏夫人尚有余温的尸体,看着她死不瞑目的眼镜,只是慢条斯理的就着衣服擦拭着刀,然后还面无表情的换了一套衣服,还不忘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箱,站在门口冷淡的看了一眼苏夫人,在那双惊恐的眼神下,悠然离开。

苏家没有人,车玉晴迅速的离开,她赶到机场,买了一张飞往帝都的票。她知道她活不久了,但是在她死之前,她想要再见一眼陌北哥哥,顺便再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等她终于赶到了苏陌北所居住的小区的时候,看着一栋栋高耸入云的庞然大物,却不知道苏陌北到底居住在哪一方天地。可是她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寻找,因为她现在拿不准她所犯的恶行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于是她只能躲躲藏藏,终于有一天,她看到方雅恬一个人在花园里散步,直到这个时候,她已经在这个小区躲藏了八天,像个人人喊打的耗子一样,有多少次她都想要放弃,可是每每想到苏陌北的时候,她就咬牙坚持。

终于等到了可乘之机,车玉晴机警的扫视了一周,发现并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物,这才握紧了手里的尖刀,慢慢的向着方雅恬靠近。

车玉晴满腔恨意,要不是因为这个贱女人,陌北哥哥又怎会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要是她死了,陌北哥哥说不定就会回心转意了,就会看到她的好,和她在一起了。

杀了她,杀了她!想要方雅恬死的渴望在疯狂的咆哮,车玉晴的眼镜变得血红,终于,靠近了,靠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近到她已经可以明确的看到她高高耸起的肚子。

那是陌北哥哥的孩子,要怪就怪他那贱人妈吧。车玉晴冲上去,准备亲自动手送那可恶的贱女人上西天,却被一直强有力的手阻断了行凶的机会。

车玉晴抬眼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警服的高大男人真一脸严肃的看着她,然后趁她呆愣的瞬间,不知道从哪里磨出一副手铐,毫不留情的拷在她的手上。

“你涉嫌杀人,跟大家回警局!”

车玉晴没有反抗,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静静站在一旁的方雅恬,“你别高兴的太早我祝你不得好死!”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有些恨总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装什么糊涂,要不是因为你这个贱人,陌北哥哥又怎么会不要我!”

方雅恬摇了摇头,静静的站在了一边,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车玉晴被带走了,可还在疯狂的咒骂,那不堪入耳的诅咒让方雅恬苦涩的笑了。爱情阿,真的是难以理解。

苏陌北晚上回来的时候,并没有提及车玉晴,可是看到他略微红肿的眼睛和苦涩的脸,方雅恬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是不好受的。毕竟是养了他多年的母亲,被亲生女儿杀了,死的太过窝囊!

可是人死如灯灭,他们还活着,还有自己的小日子要过。悲秋悯怀无伤大雅,只不过不能一直沉浸在负面的情绪里面,这个道理,她懂他也懂!

“车玉晴现在怎么样了?”方雅恬沉默良久,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她死不足惜!”

话音方落,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苏陌北开门,就看见车彦翎醉醺醺的站在门口。他无言的伸出手,将这只醉猫扶了进来,然后又对方雅恬说道:“给他煮点醒酒汤,让他醒醒酒。”

车彦翎老实的坐在沙发上,一脸复杂的看着沉默不言的苏陌北。

“抱歉,是大家没有管教好她。”车彦翎哑着嗓子,“要是大家管教的严格一些,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了。”

“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苏陌北猛地抬头,情绪有些失控,“人性使然,她就是一个冷漠自私又刻薄的人!”

车彦翎淡淡的问,“你恨她么?”

“我为什么要恨,她不值得我为她浪费一点点感情!”

车彦翎沉默,就在苏陌北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说道:“她想见你。”

苏陌北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我不见!”

然后,两人之间又弥漫着浓浓的沉默,方雅恬把醒酒汤放在车彦翎的面前,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在苏陌北的身边,轻轻的拉着他的手,想要给他一点点的温暖和勇气。

“哥,”车彦翎惊讶的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陌北。“回去告诉爸妈,我想要认祖归宗。”

“你想通了?”

“我只是不想要我的孩子跟我一样不明不白而已。”

车彦翎应了一声,“好!”将醒酒汤一饮而尽,然后默默的起身离开。

至于车玉晴,他们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再提及。

车家两老对苏陌北的主动回归欣喜异常,很快就打点好了一切事物,当着全国媒体的面公布了苏陌北的真实身份,并将当年的恩恩怨怨全部公诸于众。

这件事情办的太突然,事先没有一点点的风声,等苏先生得到消息的时候,车家的人已经在媒体面前公布了所有的真相。

苏先生震怒无比,立即致电车先生,然而对方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该死的,苏先生一拳打在办公桌上,车家这样做真的是太不厚道了,他们主动出击,无疑在舆论上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还厚颜无耻的扮可怜求同情,真的是恶心坏了。

说到底还是那个贱女人办事办的太挫了,要不是她理亏,他们也不会处于这么不利的地位。

他愤怒的拨打苏陌北的电话,好在他没有给他来个视而不见,苏陌北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见面要求,只不过要求在帝都见面。

苏陌北百无聊赖的端着咖啡杯,苏先生则是静默无言的看着他,见他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打算,终于忍无可忍的问,“苏陌北,你到底再搞什么鬼!”

“我能搞什么鬼!”苏陌北自嘲的笑了笑,“我想我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华音,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可是你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扪心自问,我拿你们当亲人,你们拿我当亲人了么?”

苏先生怒火攻心,“我怎么没有。当初我不知道车玉晴的身份,想要你和她结婚,无非是看在她真心爱你外加车家的面上,如果华音能和车家联婚,那是强强结合,百利而无一害。我这样做,有错?”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