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八十章 别具一格的先容会

第二百八十章 别具一格的先容会

手机阅读

“可不是么,这宝宝还没出来看世界呢,大家的苏陌北先生都已经变得这么狗腿了,是个十足十的奶爸呢。要是儿子还好,如果是闺女的话,那还不得宠上天啊,只怕到时候雅恬要吃醋了。”卢景阁笑的那叫一个春风得意,“都说闺女上辈子是爸爸的小情人呐。”他盯着方雅恬的肚子研究了半晌,也没研究个所以然来。“都说看肚子都能看出是男是女来,可我看了半天了都,根本就看不出来好吧。看来网上的常识也一定是对的,不能全信!”

苏陌北推了推还在孜孜不倦瞅着自家老婆肚子的卢景阁,忍不住抗议道:“喂喂喂,你没事盯着我老婆的肚子干啥,这只能我来看。去去去,你老婆在那边,要看看你老婆的去。”说完还占有欲十足的站在方雅恬的前面,挡住了卢景阁考究的目光。他的老婆只能他来看,其他的男人都不行,就算是他的好哥们也不行。

“小气吧啦的男人。”卢景阁委屈的拉了拉沈馨蓉的手,在她灼灼的目光下可怜巴巴的说道:“老婆,你瞅瞅苏陌北那小子的德行,我只不过是想帮他看看是儿子还是闺女,他居然把我当成色狼来防范。天理可鉴啊,在我的心中,你可是天外飞仙,其他的女人都不过是歪瓜裂枣,跟我最讨厌的南瓜没什么两样…”

卢景阁的忠心还没表完,贺茜已经忍无可忍的开口咆哮了,“卢景阁,你是不是皮痒了,我是歪瓜裂枣,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真的是气死她了,转头又对着幸灾乐祸的沈馨蓉发出无情的鞭挞,“馨蓉,管管你家男人的…那张破嘴,拍你的马屁就算了,居然还当着我的面讲我坏话,连讲坏话都讲的如此的光明正大,可见他胆子不小。”

沈馨蓉捂嘴偷笑,她挽着卢景阁的胳膊,还得意洋洋的送他一个大大的香吻,转头笑嘻嘻的看着贺茜,“他这样说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不信你问问你家许安,在他的眼里,恐怕大家也是歪瓜裂枣。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贺茜撇了撇嘴,抬眼看了一样许安。许安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温声安慰,“你在我眼里是最美的。”然后,贺茜心里的阴云密布霎那间就消失了,心情阳光明媚的,光看那张笑的灿烂的小脸就知她现在一定得意极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有默契的将苏夫人忽略个彻底。刻意的忽视,只是希翼她能有自知之明,默默的离开,这让给大家都留有面子。毕竟是苏陌北的养母,就算他们心里再气,可是看在苏陌北的面子上,他们也不会做的太难看,说的太难听。再者说,方雅恬本来就不是好事的人,自然不希翼闹的太僵,说白了作为陌北的朋友,他们都不想看着苏陌北为难。

只要苏夫人有自知之明,就知道现在绝对是离去的好时机。可是偏偏苏夫人是一个心高气傲惯了的人,她一向目中无人,这时哪里看到了众人给的台阶,只看到了众人给她的难堪。

“苏陌北,我对你真的太失望了,你也不想想,你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到底是谁的功劳!”

贺茜冷笑道:“对,你的确劳苦功高,可你也别忘了,要不是因为你自私自利,陌北现在可是车家无忧无虑的小少爷。车家可不比你苏家差。”

苏夫人忍不住后退两步,愤怒的瞪了一样苏陌北,又指着贺茜的鼻子怒骂,“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苏陌北直直的看着苏夫人,身心疲惫的说道:“你走吧,我不想伤害你们,你们也别逼我。”

许是因为苏陌北的目光太过冷淡,有破釜沉舟的绝望,苏夫人的嘴皮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

“告诉他,好聚好散的话,该帮忙的地方我自然会帮,但是把我惹急了,就别怪我刀剑无情。还有,我希翼你不要再出现在雅恬的面前,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苏夫人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陌北,气冲冲的走了。她赫然明白,就算她再怎么据理力争,也得不到一个好的结果。

因为没有人支撑她,这些人全都和苏陌北沆瀣一气。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这样的认知怄的她想吐血。

闹剧结束了,众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卢景阁狐疑的目光一直在安覃和韩安希的身上转啊转的,那么明晃晃的目光让本就脸皮薄的安覃的俊脸红透了半边天。

但是韩安希脸皮一向比城墙都厚,对于这种打量的目光十坦然,甚至还给了卢景阁一个含蓄的笑容。只是他一向狂野惯了,突然变得这么含蓄,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看的卢景阁一抖擞。

他挪了挪尊贵的大脚,凑到沈馨蓉的耳朵旁念念叨叨,“媳妇,我总感觉那个男人看安覃的目光不正常,*的,你说他是不是对安覃有不良企图?”

沈馨蓉想了想,觉得卢景阁的担心很有道理,然后她轻轻的走到贺茜的身边,愁眉不展的把卢景阁刚才的担忧一字不落的转述给了贺茜,谁料到那个人来疯的女人听完之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不是被刺激坏了,吓傻了。

沈馨蓉一头黑线,贺茜看着她沉下来的俏脸,对着不明所以的众人朗声说道:“现在外人已经离场,那我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说实话这也算是我的疏忽。今天我给大家隆重的先容一个人,”贺茜走到韩安希的身边,笑呵呵的指了指他,“嗯,他叫韩安希,是我的经纪人,也是安覃的媳妇!”

管他们谁是攻谁是受,在她的眼里,她家小弟必须的重振夫刚,不然被吃的死死的,那还得了!

苏陌北瞠目结舌的看着一脸羞涩的安覃,“我说安覃,你你你真的?”

“对!”

“卧槽,我跟你最早认识的,竟然不知道啊!”

安覃疑惑的看着他,“你为何需要知道?”

在方雅恬轻飘飘的眼神下,苏陌北很机智的果断的选择了闭嘴。

韩安希扫视了一圈目瞪口呆的朋友,毫不扭捏的搂住安覃的腰,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大家好,我是韩安希,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大家帮的一定万死不辞!”

“你好。”卢景阁率先沈出了友谊之手,然而嘴里说的话却不像那么回事,“你居然拐跑了大家俩的乖宝宝,太特么的无耻了!”

沈馨蓉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看着韩安希,冷哼一声,“敢欺负我家安覃,我非得把你抽皮扒筋!”回头又狠狠的瞪了一眼安覃,“臭小子,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安覃摸了摸鼻子,表示拒绝回答这么难回答的问题。

许是因为要当妈妈了,方雅恬此刻是母爱泛滥,只见她笑容满面的和韩安希握了握手,温柔的说道:“既然你们是相爱的,那么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祝你们天天开心,幸福快乐!”

韩安希真诚的回了一句,“谢谢!”

苏陌北见许安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不禁起哄道:“老大,现在是显摆你谪仙人气质的时候么,都这个点了你还能不动如山,安覃,安覃出柜了啊!”

“所以呢?”

“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许安一挑眉,不明所以,“你觉得安覃现在还是小孩子么?”

“可是他误入歧途…”

韩安希的脸色变了,但是硬忍着没有说话。

“爱情没有界限,大家不能愚昧无知的带着有色眼镜。”

好吧,苏陌北讪讪的闭上了嘴,他再反对下去不就等于愚昧无知了嘛。他缓缓移步走过去,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不情不愿的说道:“韩安希是吧,我看得出来你的身份不简单,但是我并不在乎。安覃这个人吧,说白了就是一个倔驴,做出的决定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我这就不再讨嫌的多说废话了。兄弟,他其实挺苦的,你要好好照顾他!”

韩安希拍了拍他的肩,信誓旦旦的说道:“好的,没问题!”

“好了,先容会到此结束,咱们现在吃饭去吧!”

贺茜最后做了总结发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在用餐途中,韩安希说,怕苏夫人卷土重来,再次打赏方雅恬的生活,于是他提出留几个保镖专门保护方雅恬的人身安全,得到众人的一致同意。最终在许安的金口玉言下,这件事就拍板决定了。

韩安希笑的贱兮兮的贴在安覃的耳边问,“我表现的怎么样?”

“还不错。”

“那有什么奖励没有?”说完,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就向着不可描述的地方偷袭,却被安覃狠狠的踩了一脚,韩安希忍着疼没有吭气,但是手却是老老实实的退了出来。

“吃饭!”

韩安希皱着眉,他家小媳妇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都说酒足饭饱之后最喜欢想些开心的事情,这句话一点都不假。不过几年的时间,大家都有了陪伴一生的另一半,于是乎,喝的晕三倒四的男人们醉眼朦胧的看着身边的佳人,二话不说,连挥手告别都显得多余,全都光速的打了车,迅速的离开。

贺茜吃力的扶着有些喝大了的许安,正愁着怎么才能移动他尊贵的大腿,打车回家。没想到在众人离开之后,他忽然像没事人一样,在她瞠目结舌的目光下,淡定的向前走去。

“你没喝醉?”

“那是必须的。”乌黑的眸子有些不可言说的深沉,“你见我什么时候喝醉过?”

“可是你明明喝了那么多酒?”

“那是凉白开!”

贺茜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纠结了半天,终于敷衍的给了一句赞扬,“老公,你这耍无赖的技术真的是六六六啊!请收下我的膝盖!”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