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手机阅读

陆韶扬和叶晴这边算是雨过天晴了,苏陌北那边却是阴雨阵阵了。他头疼的看着一直在振动的手机,恨不得将它丢在垃圾桶里面,苏夫人这夺命连环call一直持续了两天了,一副不把他逼回去就不罢休的架势。他本来不想理会,可毕竟那是养育了他的人,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最早她的动机不纯,可是翻脸不认人这种事情,他怎么也做不到。只是他明白苏夫人的用意,她想要让他回去夺得苏氏的大权,然后…他冷笑一声,和车玉晴结婚。

车玉晴现在的地位很尴尬,苏先生对她极其不待见,但为了苏氏的名声,咬着牙没有将她的身份公诸于众,只能硬挺挺的带着这一顶绿的发亮的帽子,然后他按照苏陌北给的地址,找到了一个女孩,经过亲子签定,确认她确实是他的女儿。于是乎,现在两方人马都在对他围追堵截,轮番对他进行疲劳轰火乍,弄的他头大无比。

毕竟是他培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苏先生对苏陌北的感情还是很深厚了,虽然有了亲生闺女,但是半道杀出来的亲情和相濡以沫的陪伴相比,显得并不那么的回应。如何能够让苏陌北心甘情愿的回来,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那就是联婚。说直白点,就是把他半道上捡来的闺女嫁给苏陌北,以此来绑住苏陌北的心。

苏夫人不愧和苏先生是多年的夫妻,乃是天作之合,就连想的办法也是一样一样的。只可惜,两老想的再怎么美好,要是苏陌北不配合,那么一切也都是白搭。苏陌北本来就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男人,很有自己的主张。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接他们的电话的,可是在了解他们的用意之后,就果断的选择了逃避。可是逃避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苏陌北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已经乱成鸡窝似的头发,心里的苦涩真的是翻天覆地的浪打浪啊。

他们在乎的一直都是他们的贴身利益,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在乎他的真实感受。可是养恩大于天,苏陌北感觉自己走进了死胡同里面,别人进不来,他也走不出去。这种纠结的心情如同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定时火乍弹,不谈及此事还好。一谈到与之相关的事情,就随时有点燃的危险,危险系数有五颗星啊。威力也不可小觑。

许安很敏感的发现苏陌北最近的状态非常的糟糕,于是乎他开诚布公的和他约了一场座谈会,主角就是他们两人,没有第三人在场。于是压抑的有些久了,又或许是他已经在这个困局里六神无主了,急切的需要一个清醒的局外人来为他指明方向,许安只说了一个开场白,苏陌北就已经絮絮叨叨的将他的所有烦恼和盘托出。

他是真的有点走投无路了,这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真的太特么的黑暗了。

许安沉思片刻,看了看俨然已经六神无主的苏陌北,拍了拍他的肩,沉声说道:“陌北,生命可以随心所欲,但不能随波逐流。报恩是对的,但是不能盲目。报答恩情的选择有很多,但绝对不是以牺牲你自己为前提。如果他们当真以恩情来要挟你做一些违背你本心的事情,那么我认为,这恩情要不要报,值得商榷。”

苏陌北好像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抓着许安的手,紧张的问道: “你当真这么认为?”

他忽然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归属感。

“我既然这么对你说,自然就是这么认为的。你可以在他们真的特别需要你这个儿子的时候出现,当然,不是以利益为前提下的道德绑架。比如说,在他们生病的时候,你可以尽孝心,在他们老了之后,给予适当的照顾。并不一定要陪葬你自己的幸福,那是一种愚孝。”

苏陌北如小鸡啄米一般狂点头。

“你最近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不过这事儿你就不要告诉雅恬了,她现在怀着身孕本来就很辛苦了,这些糟心的事情还是保密吧。”

苏陌北点点头,“的确如此,雅恬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人却越来越消瘦了,每天睡不好,吃也吃不多。明明不想吃,但为了孩子,还是强迫着自己在吃。”说到这里,有泪不轻弹的男人眼眶里面隐隐泛着水光。

“唉,怪不得都说母爱伟大,的确如此啊。”

想到贺茜早晚有一天也要受此大罪,他想要成为父亲的心突然就不那么浓烈了。如果想要满足他的渴望,那么贺茜势必要受那么多的苦,这让他怎么舍得。

理智的男人鲜少有如此感性的时候,可是这片刻浓情的时刻却被糟心的事给打破了。

“陌北,快回去,你妈又去找雅恬的麻烦了。”卢景阁心急火燎的说道,“这会儿馨蓉和贺茜在挡着,你赶紧回去,不然麻烦就大了。”

卧槽!苏陌北气的七窍生烟,苏夫人真是想要作死,作的让他对她的最后一点好感都败坏完了。

许安紧随其后,驱车往苏家奔去,中途还给安覃打了一个电话,等他们到的时候,就看见苏家带来的保镖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正在哀嚎不已。

韩安希现在可是他的弟妹啊,他的人那么好用,不用白不用。

苏陌北嘴角抽抽的看着躺在地上在不断蠕动的臭虫,眉头皱的都能夹蚂蚁了。他急急忙忙的往楼上奔去,心里在焦急的呐喊,雅恬,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好在老天爷这次听到了他的呼唤,当看到方雅恬完完整整的坐在那里的时候,他悬着的心终于归了位。

而苏夫人看到苏陌北之后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改刚才的沉默,变得嚣张起来。

“陌北,这些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蛮人,竟然随意的辱骂我,你快帮我教训教训他们!”

贺茜正忙着安抚方雅恬,听到苏夫人这颠倒是非的话立即炸毛了,她忍不住冷笑道:“呵,我今天算是彻底的明白了一句话的真谛。果真,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树不要皮必死无疑。这人啊,要是不要脸的令人发指的地步,小心掉进茅坑里面,臭不死人,也熏死人了。”

苏夫人怒不可遏的吼道:“你这个贱人说什么呢,你说谁不要脸呢,你才不要脸!”

“谁不要脸谁心里清楚!”贺茜回答的有恃无恐。

苏夫人气急败坏的走了过去,扬起手就准备给贺茜精致的小脸一巴掌,却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她愤怒的回头,就看见一个英俊的男人冷冷的看着她,“这位漂亮的夫人,如果你还想欣赏明天的太阳,你管好自己的手和嘴,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韩安希看着时不时用手扶着腰的安覃,忍不住咧嘴一笑,却得到了安覃一个白眼。不过他不以为意,照旧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傻子。

“你是谁?”

韩安希狠狠地甩开了苏夫人的手,好像摸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在衣服上使劲的擦了擦,这才懒懒的回头看了怒气冲冲的苏夫人一样,鄙夷的说道:“我是谁关你屁事!”

苏夫人忽然嚎啕大哭,对着苏陌北使劲儿的嚎道:“陌北啊,你看,他们这些人,一个二个的都欺负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苏陌北摆着一张棺材脸,浑身散发着冷冰冰的寒气,好像刚从南北两极回来一样,说的话也带着一股子刺人的冰渣,冷飕飕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夫人停止了哭泣,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像看仇人一样看她的苏陌北,她从小养到大的儿子。

“你说什么?”

“我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夫人忽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这是你家,你是我儿子,我是你妈,我来自己儿子家有什么问题。”

“我曾经对你说过,不要来找雅恬的麻烦,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苏陌北终于忍不住的大吼,“你没看见她怀着身孕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来骚扰她,到底有什么居心,你我心知肚明。我敬你,不想把事情做的太难看,你别逼我!”

这绝对是她最后的宽容。

苏夫人不敢置信的退后两步,看着双眼血红血红的苏陌北,变得越加的疯狂。“你为了这么一个贱女人,竟然对辛辛苦苦养了你的母亲翻脸无情!”

苏陌北的双拳紧握,努力的克制胸口处即将爆发的蓬勃怒气,尽量平静的说道:“回去带话给苏先生,我不会再回苏家,也不会娶你们心中理想的女人。我已经有了妻子了。还有,不要再来骚扰我的生活,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如果你们要毁我珍重的人,就别怪我以牙还牙。”

“你这是在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

苏夫人怒了,“我是你母亲!”

“但是母亲没有剥夺我寻求幸福的权利!”

“你是一定要和我作对,是不是?”

“是你们一直和我过不去,我想和你们好好的相处,可是你们总是做一些让我左右为难的事情,如果你们真的拿我当儿子,为什么总要逼迫我!”

这么多年都已经过来了,本来已经习以为常,可是随着苏氏夫妇的变本加厉,他不是不觉得委屈,只是在强行的压抑自己的怒火。

方雅恬缓缓的走到苏陌北的身边,轻轻的拉着他的大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微笑道:“陌北,你听,孩子在听你说话呢。”

“抱歉,我的情绪有点失控了,”他把耳朵贴在方雅恬的肚子上,轻柔的说道:“宝贝,爸爸刚才没有控制住自己,有点暴躁,你可千万不要跟爸爸学啊。”

贺茜捂嘴偷笑,“真看不出来啊,天不怕地不怕的苏陌北竟然害怕还没出生的小屁孩,这真的是…天下奇闻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