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痛心疾首的感觉

第二百七十七章 痛心疾首的感觉

手机阅读

陆韶扬自韩家离开之后并没有走的太快,不知道是想欣赏一下这高档小区里面的花花草草,还是为了等那个轻轻松松就能把他气到吐血的小女人。叶晴是突然间要求出国的,之前没有一点征兆,当她拖着箱子找他,告诉他这个晴天霹雳的时候,他震惊的犹如被天雷劈的内焦里嫩的傻逼。然后他这才知道,她来不是为了找他和解,而是来和他告别的。

告别,多么优美且悲伤的字眼。

是的,在叶晴出国之前,他们大吵了一架,具体的争执在于这个时间段适不适合见家长。陆韶扬已经老大不小,且身边的兄弟一个二个都已成家,每每看到他们欢欢喜喜恩恩爱爱出双入对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像是有小蚂蚁在不停的啃噬一样。他事业稳定,也有美人陪在身侧,因此也想早点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他买了一个大房子,甚至还专门配备了婴儿房。可当他把这想法说给叶晴之后,却见对方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了他的求婚。没错,那天他准备了鲜花和戒指,在一个非常浪漫的餐厅真诚的求婚了。

陆韶扬也曾想过这一辈子就在浪海里面浪打浪,终于破天荒的想要组建家庭的时候,却被他的真命天女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他千年不变的笑容终于有了一点点的龟裂,被拒绝的滋味太过撕心裂肺,但是他面上仍然平静如初,只是言语之间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冷淡。忽然的安静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格外的尴尬,陆韶扬沉默了许久,轻叹了一口气,他收起了鲜花,装回了戒指,佯装不在意的问道:“给我一个理由。”是的,他需要一个可以说服他的理由。

叶晴见他神色如常,还以为他不生气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一点,她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嘻嘻哈哈,毫不在意的说道:“很简单的理由啊,我现在还小,不想这么早就结婚啊。人家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年纪轻轻,正值如花似玉的年纪,才不想这么早就踏入爱情的坟墓里面呢。更何况,我觉得大家现在的关系就挺好的,亲密又不失自由,距离真的刚刚好,所以我觉得大家的关系暂时不需要更进一步。”男朋友变成老公,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陆韶扬的脸色再也无法保持装逼的高冷,失望夹杂着悲伤在他的心里汹涌澎湃。暂且先不说婚姻到底是爱情的墓地还是目的地,就她现在这个见鬼的关系刚刚好这一不着腔调的理论,他实在难以苟同。如果和他在一起,不是为了走入那神圣的殿堂,那么他们现在又何必在一起。不以婚姻为前提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所以,你是不想和我结婚,不愿意成为我的老婆我未来孩子的妈?”这话就算只是说说,也觉得无比的扎心。

“我没这么说,只是觉得大家还没有到结婚的年纪。”她还想再玩两年,还没有做充足的心理准备去直面生活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何况,她现在连自己的照顾不了,生活料理技能还未开启,更别提照顾他照顾孩子了。

陆韶扬定定的看着风轻云淡的叶晴,淡淡的问了一个问题,“所以,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是么?”

叶晴想说明什么,可又觉得事实就是如此,只能闭上嘴吧玩深沉。

“行吧,既然你这么想,那我无话可说。”陆韶扬说完直接起身离开,叶晴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把他给惹怒了,可又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既然她没错,那她干啥要去道歉,这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自然每个想法也是不一样的。也不知道他抽了什么疯了,平时不是一个想的很开的人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叶晴本来以为陆韶扬气一会儿就好了,可是左等右等,直到夜幕完全降临,陆韶扬依然没有一点点动静。这非常的不正常啊,叶晴本就是急性子的人,她二话不说就给陆韶扬打了一个电话,结果三观不合的两个人毫无意外的又大吵了一架。然后两个人就杠上了,谁也不联系谁,直到叶晴要出国,才打破了这一僵局。

回忆就此打住,陆韶扬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烈性子,变得温顺的太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懒得理会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准备打道回府。既然对方不在乎他,他又何必在乎那么多。

只是老爸,这次注定要让你失望了。

“站住,”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但陆韶扬却视若罔闻,压根就没有停下脚步。叶晴火冒三丈的看着那抹高挺的背影,咬了咬牙,继续往前冲。“陆韶扬,你个混蛋,我说让你站住,你听见没有。”

陆韶扬如她所愿的停下了脚步,并未转身,只是颇冷淡的说了一句,“你找我有什么事?”

叶晴抓着他的胳膊,喘着粗气,“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我是鬼么?”

“你找我有什么事,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喂,”叶晴站在他的面前,怨念十足的说道:“你干啥那么冷冰冰的,我又怎么你了。”

“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恕我不能相陪,再见。”

叶晴从来没有见过陆韶扬如此冷淡无情的样子,一时间有些征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这是在用行动表达着他的不爽,嘴角不可避免的抽了几抽。

她追了上去,抓着他的胳膊,迫使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问他,“你今天有时间没?”

“什么事?”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恨得叶晴牙痒痒。

“我想让你陪我去见一个人。”

“没时间。”

叶晴怒了,“我说让你去你就去,别逼我动手!”

陆韶扬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格外慎重的说了一句,“你打不过我!”

卧槽,这个死男人!

他是铁了心了想把她给气死,叶晴拒绝再和他有任何的交流,拉着他就往前走。

“光天化日之下,不要动手动脚,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我拉着我男朋友,有什么不对的。”

陆韶扬停下脚步,淡淡的说道:“我以为大家已经分手了。”

叶晴脱口反问,“谁说的?”随后恶狠狠的看着陆韶扬,“所以,你这是想甩了我?”

“请不要颠倒是非。”

颠倒他妹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分手。”

“那是我想要和你分手。”陆韶扬从善如流的回答,“所以,”他挣开她的手,“大家不要再见面了。”

叶晴愣愣的看着陆韶扬渐行渐远,脑袋里面不断的回荡着我想要和你分手,不要再见面的话,像是一根根针,再不停的扎着她脆弱的神经。

原来,吵架的时候他说的都是真的,原来,他真的不是再开玩笑。

陆韶扬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即使到了分手的地步,他也格外的沉着。叶晴抱着头蹲在地上,想起刚才他冷清冷面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的痛哭。

她知道陆韶扬生气了,原本她以为只要她回来哄一哄他,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是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怎么办,怎么办,叶晴慌乱的从包里拿出手机,颤抖着按下一个电话号码,在电话接通的瞬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姐,他不要我了。”

贺茜看着哭的快要断片的叶晴,忍不住的叹气,“不是我说你,这事确实是你的责任,是你办的太不厚道了。你这样做把韶扬摆的什么位置上了?说走就走,连声招呼也不打,要是我是韶扬,绝对也要和你闹分手!”

叶晴闻言哭的更加撕心裂肺,正在看报纸的许安深受其扰,只好抽出一张纸,递给了贺茜。

“我手里手纸,够给她擦眼泪了。”这女人绝对有成为第二代孟姜女的潜质。

“不是让你给她擦泪,是让你堵住她的嘴,真的是太吵了,吵的我脑袋都是大的。”

贺茜无言,对于许安的落井下石表示深深的鄙夷。

“姐夫,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许安懒懒的瞥了她一眼,“这会儿知道伤心了,下次办事之前动动脑筋,你自己都表现的不在乎了,韶扬又何必舔着脸热脸贴冷屁股呢。”

“好了亲爱的,这个时候就不要给她添堵了,她现在知道错了。”

许安看着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的叶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她是为了她好,两个人在一起了,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和敬重,你扪心自问,你做到了哪一点?若是总是意气用事,那我现在都可以告诉你,就算你们这次和好了,下一次还会闹分手。”

贺茜从没见过许安色厉内苒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干什么这么生气?”

就连叶晴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叶晴你知道么,在你高高兴兴的准备出国的前一天,你男朋友的亲爸去了天堂!”

贺茜傻了,叶晴也愣着了。

“他他没告诉我啊?”

“你给他说的机会了么?”

“那他为什么会在那个节点向我结婚?”

“因为那是他爸的遗言。”

叶晴的脸苍白如纸,怪不得这次他会这么的生气,精心准备的求婚被对方毫不重视,还摆出一副天大地大自由最大的模样,要是换做是她,在原本就已经伤心欲绝的情况下,也会翻脸不认人。

她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可怜巴巴的恳求道:“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我给他打电话,他一直都不理我,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我想去找他,求他原谅我。”

原来痛心疾首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的疼。

她错了,是真的错了,直到现在她才知道,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竟然是她。

是她太自私了,是她,都是她!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