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第二百七十六章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手机阅读

安覃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但他就当没有听到一样,拒绝继续交流这让人鼻血直流的话题。

然而韩安希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他无视安覃的不配合,继续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宝贝,你真的是太容易害羞了。其实吃饭的时候,贺茜给你的命令我都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不过你这姐姐也真的很有趣,我其实还是挺喜欢她的。话说回来,宝贝啊,你要是真的想要,直接给我说就好了,我很乐意配合你的。你不会不要紧,我可以手把手的教你啊,不过你要温柔点,毕竟我可是很怕疼的。”

韩安希笑的像是一只偷腥的猫,魔音一直在耳边萦绕,安覃终于忍无可忍的将枕头砸在他的脸上,然后光速的翻身下床,打算逃离这个神经病的身边。只是出师不利,刚穿上鞋的他,再一次被人拽上了床,还被一双铁臂禁锢在方寸之地,一点反抗的机会也不给他。“让你跑了一次,绝对不能让你再跑第二次了。”

安覃所有的抗议统统被堵在嘴里了,清冷的空气在唇齿之间渐渐温热,于韩安希而言,安覃就像是妖艳的罂粟,明知道是致命的毒药,但是他却甘之若殆。总之,他得到了他,就不会再轻易的放过他,他可以给安覃他的所有,只求他能在他的心上留有一席席位。

眼下看来,他已经得到了,但是人的渴望是无穷的,在初得目标之后,他希翼能够占领他心的半壁江山。而现在,他一直在为了这个目标努力的奋斗着。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安覃累的是手也不是手,脚也不是脚了,然而韩安希还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模样,依旧兴趣高昂的在他的身上勤奋的耕耘。安覃忍住那越渐澎湃的欢愉,就好像烟花即将爆开,留下璀璨炫目的瞬间。他的眼皮沉重的无以复加,忍不住低喃:“安希,我好累。”他是真的累了,之前他都已经睡了过去,却被那个混蛋又厚颜无耻的弄醒了。

“宝贝,再给我两分钟,只要两分钟。”他从来没有这么不知节制过,可是在安覃面前,那些让他骄傲的克制都统统的消失不见了。他想要他,不停的要他,让他浑身上下都留有他的印记。

“你个混蛋,刚才就说两分钟,可是现在一个小时都过去了。”同样都是男人,他哪里来的这么好的体力。“快点给我下去,不然我可就要翻脸了。”然而回答他的是越来越清晰的愉悦,直到他带着他一起走上了云峰之巅。安静的房间里面充斥着剧烈的喘息,极致的愉悦淡淡散去,只留下沉重的疲惫。

安覃顾不得欣赏那致命的愉悦,几乎在一瞬间就进入了梦乡。韩安希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搂着安覃精瘦的腰,跟随着爱人的脚步,快速的进入了梦乡。

翌日,安覃是被活活的疼醒了,他只觉得他的骨头像是被拆卸之后又被重新安上去的一样,轻轻动一下,都让他忍不住的皱眉。

“别动宝贝,你今天可能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安覃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侧躺在他身边,笑的格外骚包的男人,怒道:“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韩安希从善如流的应着,“是是是,都怪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宝贝,别生气啊。”

真是一个无耻的混蛋,安覃转过头,拒绝再多看他一眼。

修养了一天,安覃明确下令,一个星期之内,拒绝韩安希的一切求欢。这对韩安希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但是他怯怯的看了一眼安覃那张像死人一样冰冷的脸,顿时保留了所有的意见。

接下来的几天,韩安希当真对安覃是发乎情止乎礼,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也是盖着被子纯聊天,纯洁的不要不要的。安覃对韩安希的表现非常满意,难得的给他个笑脸。然而韩安希韩同志是个典型的顺着杆子就会爬的货,这不,安覃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扑了上去,抱着安覃的腰,哼哼唧唧的就是不撒手。

安覃一头黑线,这个智障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能不能把他牵走。

“别闹了,一会儿客人就该来了。”

“谁啊。”

“来了你就知道了。”

韩安希只好悻悻然的放手,老大不愿意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安覃的眼神满是怨念。安覃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很淡然的屏蔽了所有的骚扰信号。

不一会儿,果然见一个风一样的女子冲了进来,安覃起身相迎,那女人还热情的给了安覃一个大大的拥抱。

韩安希气的胡子都快翘上天了,虽然此时他的下巴空空如也,连青色的胡茬都看不见,但这并不影响韩大导演表示他们的不满。

“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你最近过的好不好啊。”

这女人真的是太不要脸了,怎么能光天化日之下和不是男朋友的男人亲密的搂搂抱抱呢,还说那么肉麻的话,咦,惊得他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原本以为安覃会生气,结果就看见安覃的脸上荡漾着他很难看见的温柔的笑容,还和煦的回答她的无聊问题。“我过的挺好的。”

“过得好就好。”女人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韩安希这才看清楚来客的庐山真面对,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他最近是犯了什么冲了,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大魔女,又来了一个小魔女。

叶晴看着脸色晦暗不明的韩安希,笑呵呵的打招呼,“自我先容一下,我叫叶晴,是安安的二姐。你可以叫我晴天,也可以叫我大名,我都无所谓。”

安覃忍不住轻咳两声,他纠正道:“晴天,我想你弄错了,我是你的哥哥。”

“这很重要么?”叶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管它姐姐哥哥,咱们是一家人就是了。”说完,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盒,“给,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姐姐哥哥们的,我已经送过去了。天呐,我真的快要累死了。”

说完,毫不客气的躺在沙发上,对着俨然已经呆若木鸡的韩安希,笑呵呵的说明道:“我天生就不是淑女,你习惯就好。”

“呵呵,习惯习惯。”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那你这次回来还走么?你家那位怎么说?”

叶晴有些无奈的挥挥手,“别提了,到现在还在跟我冷战呢。安安,你说我冤不冤啊,又不是我想出国的,是我哥硬逼着我出去的,他以为我愿意和他搞什么劳什子的精神恋爱么,谁不知道拥抱比电话暖和啊。我都已经够伤心了,他还对我置之不理的,在英国,我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了。”

“你没有给许大哥说么?”

“原本没有,今天说了。”

“许大哥怎么说的?”

“他说会帮我狠狠的揍他一顿。”

安覃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那你就不用再多想了,我保证韶扬哥今天晚上就会来给你赔不是。”

“还是别了,只要他愿意跟我说话,我就阿弥陀佛了。原来都是我收拾他,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啊,那个贱人把我吃的死死的。”

安覃轻咳两声。

“怎么了?我说错了么?可是就算他是贱人,我不还是把他捧在手里当宝贝的吗?”

安覃又大声的咳嗽了两声。

叶晴忍不住对着在一旁看戏的韩安希抱怨道:“你还傻坐着干嘛,没看到你的这位心肝宝贝感冒了么,还不赶紧给他倒点水喝啊。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战况太过激烈,热情太过火了,所以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决定让你们暂时沉着沉着?”

这下不是安覃咳嗽了,韩安希刚喝到嘴里的咖啡惊得直接吞了下去,呛得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装什么纯,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你还知道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但是叶晴正在调戏韩安希的兴头上,以至于没有听出来。

“我知道的可多了,安覃你这颗上好的白菜竟然被一个披着人皮的禽兽给霸占了呢。这货就跟陆韶扬那混蛋一样,都闷骚的不要不要的。”

“我哪有!”韩安希忍不住的抗议,他不是闷骚好吧,他明明是摆在台面上的骚。

“切。”叶晴回了他一个十足十的鄙视的眼神。

“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印象啊。”身后忽然传来低沉的低喃,却成功的让洋洋得意的叶晴瞬间坠入冰窖。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转头,只看见了陆韶扬的背影。天呐,好不容易逮着他了,说什么也不能放他走。于是乎,敢作敢当的叶晴心急火燎的追了上去,只留下韩安希和安覃两人站在那里哭笑不得。

真的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这悲催的一天啊。

“我突然发现你这兄弟姐妹都这么欢脱啊。”

“是啊,虽然大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关系却比亲生的还要好。”

“其实我挺喜欢她们的,也挺羡慕你的。”

“羡慕什么,你现在不也是大家这个大家庭的一员么。”

“我是以什么关系进去的呢?”韩安希明知故问,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然而,安覃却不吃他这一套,给了他一个你白痴啊的眼神,转身就走。

“宝贝,别走,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呢。”

韩安希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继续施展着他早已练就的炉火纯青的缠人功力,直烦的安覃粗暴的将他推出了自己的房间。

“宝贝宝贝,给我开门,我鞋子忘穿了。”他才不会告诉他,其实他是故意的。

安覃回头,果然在墙角处看见了韩安希的拖鞋,怕他冻感冒,只好又开了房门。

韩安希臭不要脸的直接钻了进来,占着安覃的床就是不下来,在安覃发飙之前乖巧的说道:“你放心吧,这次我绝对不吵你,你安心做你的事情,我好困,想睡觉了。”

说完,当真搂着被子呼呼的睡了起来。

安覃无奈的摇摇头,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本书,细细的品味起来。

岁月静好,微风不燥,愿岁月就此定格。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