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腹黑的鼻祖无耻的楷模

第二百七十五章 腹黑的鼻祖无耻的楷模

手机阅读

在贺茜结束工作之前,林风已经搞定了后续工作,他心潮澎湃的对着韩安希说道:“韩导,他们说时间随你定,还有,让我帮忙转告你,能够和你合作,是他们的荣幸。”他也表示能够见到神龙不见尾的韩导,觉得是他最幸运的时刻啊,要是能够在他的面前留一个好印象,那简直就是完美了。只要能上了韩导的影片,走红就指日可待了。再说了,他的条件也不差,脸帅有型还是大长腿,妥妥的男偶像配置啊。

“很好,谢谢你了。”韩安希眼尖的看到贺茜走出来,趁她还没过来,凑到许安的耳边,一阵欠揍的挤眉弄眼,“看你像个闷葫芦一样,没想到你老婆的身材这么火辣,不过,我真的超级想知道,你是怎么降服了这猴子一样喜欢上蹦下跳的女大王的。”哼,这个女魔头,动不动就拿他的小宝贝威胁他,还非常无耻的把这腌臜的事情做得那么的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即使是想一想,就让他的牙根痒痒。

许安没有回话,只是对着他露出一个晦暗不明的笑容,韩安希只觉得那双乌黑的眸子里面装满了不怀好意,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果然,过了十秒钟,就看见刚才温润如玉的君子突然转头,对着身后疾步走来的美女脸不红气不喘的告状,“茜茜,刚才安希说你是猴子大王。瞧,我实话告诉你了,待会你收拾他的时候,不要波及到我啊。城门失火可千万不要殃及池鱼。”说完,他还同情的看了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呆若木鸡的韩安希,还哥俩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安慰道:“兄弟,我给你精神上的支撑啊。”

卧卧卧槽,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听说过小人告状的,倒是没有见过当着人的面理直气壮告状的,末了还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安慰他。韩安希只觉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急速奔过,对于许安夫妇这不走寻常路的相处方式,在心里默默的竖了一百二十次的中指。真的是腹黑的鼻祖,无耻的楷模!

“韩安希,”贺茜意料之外的没有发怒,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然后还十分温柔的说道:“我的工作结束了,咱们走吧。安覃已经到餐厅了,咱们就别耽误时间了,赶紧过去吧,别让他等太久了。”

不知道是他心里紧张,还是本来就是如此,韩安希觉得贺茜在说到安覃的时候,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他抬起头看了贺茜一眼,发现她神色如常,正在一旁叽叽喳喳的和许安说着话。呼,但愿是他想多了吧,惹了谁也不能惹了这个魔女啊,偏偏他又是个嘴巴不带把门的,嘴巴永远比脑袋快了一步啊。

赶到餐厅,安覃果然已经在那里坐着了,贺茜快速的走过去,然后搂着安覃的肩膀,嘀嘀咕咕的在他的耳边不知道叨叨什么,然后就看见安覃的俊脸像是画了红色的涂料一般,就连耳朵都不能幸免。

韩安希直觉不好,刚想走过去阻止,那两人的悄悄话已经愉快的宣布结束了。然后,他就看见安覃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刚才那眼神真的是太奇怪了,他的眼皮从贺茜的企业里面出来就一直在欢快的蹦跶,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果不其然,在结束用餐的时候,贺茜摸了摸吃的滚圆滚圆的肚子,笑呵呵的说道:“安覃今天要跟我回家看妈妈,安希啊,你自便啊。”

“不行,我也要一起去。”

贺茜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不行,我不同意。”

“为啥?”

“我一个母猴子怎么能和你这个人类有交往呢。安覃是我弟弟,当然也就是猴子了,你还是回你的人类世界好好享受吧,大家回花果山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互不干扰啊。”

他就知道,那个小心眼的女人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的。

“大姐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就饶了我吧。”惹天惹地就是不能惹贺茜!

“这会儿知道错了?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安覃一脸同情的看着俊脸皱成苦瓜的韩安希,轻轻的安慰道:“我真是佩服你,敢招惹我亲爱的姐姐,胆子真大啊。我在精神上支撑你,行动上远离你。”

韩安希的脸色更难看了,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嘛。他真诚的道歉,“小祖宗,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为你马首是瞻还不行么?”

“你说的?”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我说的。”真的想口不对心啊,但是男人一诺千斤重。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贺茜转头对着安覃笑眯眯的说道:“弟弟啊,现在你家那位可是我的经济人,但是姐姐呢现在不想接那么多的工作,这火候你把握着啊。姐姐挣了钱,分你一半啊。”

安覃有些诧异,“为什么要分我一半啊,这是姐姐你辛辛苦苦挣的钱。”

“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咱们有福同享了,就当是我给你家那位发的工资呗。只是弟弟,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啊,听见没有?”

想起刚才贺茜说的那难以启齿的话,安覃脸上好不容易褪去的热度有迅速的回升。

“行了,都吃饱了吧,咱们现在就各回各家吧。”

韩安希巴不得早点把这两尊大佛请走,但吃一堑长一智的他强迫自己要把沉默进行到底。

聚餐愉快的结束,贺茜回到家里像没有骨头一样挂在许安的身上,然后出其不意的奉送给他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贺妈妈听到动静从屋里走出来,就看到了这么活色生香的一面。看到那么投入的两人,她悄悄的退回房间,将那一方小小的天地留给那对有情人。

战场从客厅转移到了卧室,一番大战之后,贺茜终于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她侧躺在许安的身边,小手调皮的在那白皙的胸膛上画圈圈,许安一把抓住捣乱的小手,声音带着极具磁性的低哑,好听极了。“乖,别调皮了。”

“老公,以后我就能好好陪着你了。这段时间我虽然忙的晕头转向,可是我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原来,在给车彦翎做助理的时候,我也很忙,但那时我是一个人,也习惯了孤独。可是和你在一起之后,再过这种忙忙碌碌的生活,我真的很不习惯。”

许安轻轻的笑了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乖。”

外面月色渐浓,有情人的夜晚不过才刚刚拉起了序幕。

回家的路上,安覃一直面无表情,韩安希有心不安的时不时偷瞄他,然而安覃始终没有和他说半句话。回到家里也是一样,安覃径直上了楼,韩安希急忙追上去,却还是晚了一步,安覃当着他的面无情的关上了大门。

韩安希摸了摸鼻子,哭丧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口,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过了一分钟,房门又打开了,韩安希惊喜的抬起头,就看见安覃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冷冰冰的命令道:“去洗澡。”

然后,房门又被无情的关山了。

韩安希垂头丧气的滚回自己的房间洗澡去了,随意的擦了擦头发,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舔着脸再去找安覃的时候,安覃竟然来了。

他急忙过去,紧紧的抱着安覃,苦兮兮的说道:“我知道错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再给我置气了行不?你说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天气这么冷,我暂时不需要吹冷气啊宝贝。”

“我说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嗯嗯嗯。”韩安希的头点的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

“那你现在躺床上去。”

虾米,这是什么要求。但是韩安希对于这一过分的要求表示喜闻乐见,然后他不等安覃第二次下命令,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come on baby,我已经准备好了。”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骚的男人,安覃的嘴角抽了抽,为了掩饰他的尴尬,他聪敏的关上了灯。他慢慢的向大床靠去,才走到床边,就被急不可耐的男人一把拽上了床。

“别动。”

韩安希的热情瞬间被这冰冷的声音给打散了,只好像个死鱼一样躺在床上,直挺挺的挺尸。

安覃其实很尴尬,在和韩安希在一起之前,他在情事上面是七窍通了六窍,俗称一窍不通。之后,也是韩安希做主导,现在让他主导,他表示真的很不得要领啊。

他胡乱的在韩安希的身上左搓搓右搓搓,生生的把韩安希娇嫩的肌肤给搓红了。

“宝贝,你是在给我搓澡么,我刚刚才洗完澡,身上没有灰啊。”

安覃越加的尴尬,索性躺在一边,眼神迷离的发呆。

韩安希一个翻身,半压在他的身上,笑嘻嘻的说道:“宝贝,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我啊?”

小心隐藏的目的被韩安希当面戳破,安覃尴尬的不行,推开身上的石头,翻身就准备下床。然而,他才刚摸到床边,就再一次被拉了回来。

“宝贝,不要这么害羞,你要是想要我,直接给我说呗,我一定会乖乖躺好,等你的临幸的。”

安覃忍不住轻咳两声。

“你要是不会也没有关系啊,我教你呗。”说完当真拉着安覃的手,准备手把手的教他。

安覃猛地抽回了手,韩安希笑了,“宝贝,大家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的纯情呢。给老公说说,今天你姐姐给你说了什么,让你今天如此的反常。”

想起贺茜说的话,安覃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

安覃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韩安希不以为意,他贼兮兮的说道,“你可以先不说,让我先猜猜,她是不是说让你找机会压我一次,不能总是让我欺负你。”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