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我本来就天生缺心眼

第二百七十四章 我本来就天生缺心眼

手机阅读

许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轻轻的说道:“贺茜,我并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有点累,想要静静而已。你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你应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挺好的,能吃能喝能睡,你照顾好自己就好了。”他现在不想回家,不想总是一个人品尝那满室的清冷,可是他也不像剥夺她的梦想,或许,他们都需要静静。

企业已经步入正轨,他现在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放在家庭里面,可是回到家里,他只能感受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悲凉。他想有一个温暖的家是他的事情,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就逼迫贺茜放弃她最热爱的东西,可是呆在家里实在有些压抑,正好趁着他有时间,就出来走走,欣赏欣赏大好河山,没想到他前脚刚来九苍山,后脚她就追过来了。他欣喜于她的在乎,可是沉着过后,却发现欢喜只是一时的。

贺茜摇了摇头,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大家回家吧,老公,这里住的再舒服,毕竟都不是家。还有,在我的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如果你心里不开心了,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让我去猜,你知道的,我天生缺心眼,还总是后知后觉,如果你不告诉我,我肯定是等你气的半死了才知道你生气了。老公,咱们是这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了,你就可怜可怜我本就不多的脑细胞吧,别生我气了,好么?”

“吃饭吧,”贺茜听到那不冷不热的三个字,小脸一垮,敢情她刚才说了那么多,他压根就没有听到心里。天呐,老公大人一生气,这世界都是黑暗的了。她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忽然她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只听见一道低沉的声音打破了黑暗,清晰的在她的耳边萦绕,“吃完饭大家回家。”

“好好好,我这就吃饭。”贺茜风卷残云般的狂扫,中间还时不时的投喂终于走出冬天回归春天的老公大人,这一刻,她开心极了,她夹起一口菜放在嘴里,口齿不清的说道:“老公,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真的特别爱你。”这么肉麻的话,要不是因为有饭菜作为挡箭牌,她是怎么也无法说出口的。

许安排了顿,然后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他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甚至还有些口拙,他也不会这么狂热的表达自己爱意,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他只会沉默,并且要将沉默进行到底。说白了,他真的是一个闷骚又别扭的男人啊。但是这事浑然天生的,想要改掉,恐怕只好等到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吃完饭,许安当真带着贺茜回帝都了。“老公,你先和我一起去企业一趟。”

“我也要去?”他不想去打扰她的工作,因为他发现,每次她工作的时候,只要他在场的话,她都有些不自在,确切的说是有些拘谨。

“对呀,有什么问题么?”

许安摇摇头,“好。”

贺茜笑了笑,还附送给他一个香吻,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你来我企业一趟啊,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不帮?可以,只要你以后想独守空闺,你可以不帮。”

许安看着她笑的像只偷腥的猫,疑惑的看着她,“你这是在给谁打电话呢,威胁人都威胁的这么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啊。”

“天机不可泄露,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到了企业,贺茜直接找了负责她业务的临时经纪人,笑呵呵的说道:“林哥,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情,你说。”

许安和他打过几次照面,但也只是点头之交而已。

“是这样的,我已经找了一个经纪人,以后我的业务全部交由他来负责,这样就不用再麻烦你了。企业的事情这么多,一直麻烦你,其实我的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林哥的眉头皱了皱,“你找的谁啊?”讲真,他其实挺喜欢贺茜的,还有想要追她的意思,只是听说她已经结婚了,这才一直踌躇不前。但是想追她的意思,他并没有放下,结婚了还能离婚么,只要他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呢。

贺茜看了看时间,淡笑道:“他应该马上就到了。”

许安冷淡的看了一眼林哥一眼,黑眸里面弥漫着阴郁的气息。

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不一会儿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贺茜急忙欢快的朝着远方那人挥手,朗声喊道:“我在这里呢。”

韩安希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贺茜,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她这里,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忍不住的抱怨道:“我说姑奶奶,你下次有事情可不可以提前预约,总是搞突然袭击,惊得我三魂七魄都快没了。你这不是折腾我这一把老骨头么。”然后,他又随着许安碎碎念道:“我真同情你,真的。”

贺茜忍着听他把话说完,见他不禁埋汰她,还蹬鼻子上脸的挖苦许安,终于忍无可忍,她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而出,“你放屁!”

许安拉拉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淡淡的扫了韩安希一眼,轻飘飘的说道:“刚好陌北这两天有点事情,企业里不能一日没有决策人,要不要让我的预备接班人提前上班呢。嗯,这是个问题,我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别别别,大哥大姐,我错了,还不行么。有什么事情你们只管交代,我保证会肝脑涂地两肋插刀。”这两个人真的是太阴险了,专挑他最脆弱的地方开刀。

贺茜和许安没有说话,林哥终于逮着了一个机会,兴奋的开口道:“韩导,你好,我是林风,非常高兴你能来大家企业。”

韩安希在业内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他总是浪荡不羁,随心所欲的做自己的事情,他的脾气有些古怪,并不容易亲近,但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的想要认识他,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在他拍的影片里面担任一个角色。

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特别宠爱他,但凡是他拍的影片,没有一个是不火的,而且他选择演员全凭眼缘,哪怕你还是一个路人,只要他看中了,也可以担任女一号或者男一号,圈子里的前郭泽在他的面前根本就行不通。更让人激动的是,但凡参演过他影片里的演员,全都火了。

这真的是一个神人,没想到贺茜竟然认识他,真的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啊,你好。”对于林风热情洋溢的自我先容,韩安希敷衍的回了一句,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贺茜,温声说道:“你刚才说找我帮忙,到底是什么忙啊?”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要你做我的经纪人啊。”

韩安希毫无形象的喷了一口茶水,不可思议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听见了,你就直接说,你答不答应吧。”

“为什么要找我。”

“因为你比较好欺负。”

林风只觉得自己在风中凌乱了。天啊,贺茜跟韩安希只见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在他的面前说话能这么的放肆。

“你这个理由真的是太赞了。”

贺茜不说话,只是拿出电话,拨了一个电话号码,还耀武扬威的在韩安希的眼前闪了闪,只见后者的脸色突然一变,就在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贺茜却抢先开了口。

“最近怎么样啊,过的好不好,开不开心?我挺好的,就是有点事情想要找韩安希帮忙,结果…”

“我答应,我答应。”哎呀他的小姑奶奶啊,能不能不要总拿着他的软肋捏啊。

贺茜看着她笑靥如花,只听见她笑呵呵的说道:“出来吃个饭吧,嗯,他也在呢。好,那大家一会儿见啊。”

“小姑奶奶,算你狠,我认输。”

贺茜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你了啊,我不管了。我现在手里还有一个活,做完之后我要休息啊经纪人,而且你不用那么尽心尽责,隔三差五给我接个工作就行了,不接也没关系,到时候你给我发工资就好了。”

韩安希的嘴角抽了抽,“一块钱要不要。”

贺茜怒声道:“小气鬼,”回头又对着许安哭诉道:“那个欧也尼葛朗台,竟然连一百块也不给我。”

许安安抚道:“他不给你没关系,你可以问他的财政总管要。”

贺茜一拍大腿,“可不是么!”

韩安希一脸见鬼的看着那一对一唱一和的奸商夫妻,嘴角抽抽的都快要抽搐了。

“好了,我先去工作了,你们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说完,还肆无忌惮的在许安的唇上印上一吻,顺便还对着韩安希抛了个飞吻,这才疾步离去。

“大白天的秀恩爱,真的是闪瞎了我的眼。”

许安好脾气的笑了笑,“咱们彼此彼此。”

韩安希鄙视的看了许安一眼,这才对着已经呆若木鸡的林风说道:“那谁,林风是吧。”

“我是我是。”

“刚才贺茜的话你也听到了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她的经济人了,以后她的所有工作都有我来安排。”

“好。”

“然后从今天起,她不在你这里做了,你们之前签订合同了么?”

“只签了一些工作上的临时合同。”

“我知道了,她现在还有多少工作没有做?”

“还有五个广告代言,三个走秀和一个杂志封面拍摄。”

“时间有没有限定?”

“三天之内必须完成。”

许安的脸色很难看,冷冷的瞪了一眼林风,怪不得他老婆每天都早出晚归的,总是让他独守空房,原来是因为这个吸血虫给她安排了这么多的任务。

韩安希沉默了一下,转头看了许安一眼,看见他面无表情的脸,冷声道:“又不急着投胎,时间弄得那么紧凑做什么,给他们说一下,把时间错开,要是不愿意错,大家就不做了。”怕林风为难,他还特别交代了一句,“就说是我说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