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闷骚又别扭的男人

第二百七十三章 闷骚又别扭的男人

手机阅读

贺茜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许安直接给了她一个背影,显然不想再继续这让他费心又费力的谈话,许安一向温和有礼,对她更是如春风般和煦,今天的他似乎有些怪,她不禁有些呆愣,试探的叫了两声,“亲爱的?老公?”然后对方均没有给她回应。可能是他累了吧,贺茜不在意的笑了笑,她贴身过去,搂着男人精瘦的腰身,寻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转瞬间便扑入了周公的怀抱,忘记了今天晚上许安的种种反常。

第二天夜里,贺茜带着一身的凉气疲惫的回到了家里,推开门,黑漆漆的,那盏为她留门的小灯并未点亮。这个时间点贺妈妈已经睡着了,她只好轻手轻脚的,像只猫一样的溜进房间。空荡荡,黑黢黢,贺茜有一瞬间的讶异,轻轻的叫了一声“老公?”没有回应。她又叫了一声,仍然没有回应。不应该啊,每次不管她多晚回到家,他总是会在那一瞬间神奇的醒来,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叫了这么多声都没回应。

她打开灯,床上空空如也,贺茜有些征愣,然后她这才想起来许安昨天曾经给她说过,他要离开一段时间。可是他什么时候走的,去的哪里,她却一无所知。想起昨天晚上许安那略显落寞的语气,贺茜的心里涌现出一阵阵的不安,她急忙拿出手机,快速的按下早已烂记于心的号码,却被冷冰冰的女声告知,机主已关机。他关机了,贺茜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他从来都不关机的,因为他担心若是她有事,他不能在第一时间准确的了解消息。可是现在,他竟然关机了。这么多的反常,让贺茜混沌的脑袋终于清醒了许多。

许安生气了,但是又不舍得苛责她,干脆一走了之。她这才想起许安昨晚的问题,那么的苦涩,那么的沉重,可是她当时太累,并没有认真去听。他似乎一直都在包容她,迁就她,所以无下限的委屈自己,可是她却被眼前的工作所羁绊,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念,忘记了还有那么一个人,苦苦的在家等着她。

贺茜瘫坐在地上,目光呆呆的看着两个人的照片,许安现在一定是特别生气,非常伤心,不然他就不会选择离家出走了。为什么她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在他走后她才认清她对他的依赖。工作算什么,只要两个人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那才是重要的。她明明可以合理的分配时间,可是却肆意的仗着他的宠爱,肆无忌惮的挥霍着他的包容。贺茜抱着头压抑的哭泣,她不敢哭的太大声,怕打扰贺妈妈休息。

卧室的门突然打开,贺茜猛地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门口,看见贺妈妈披着一件外套静静的站在门口,她不禁有些失望,但还是强颜欢笑着说,“妈,你怎么起来了,是我把你吵醒了么?我没事,你赶紧回房休息吧,天气太冷了,你穿这么少容易感冒。”

“你在哭。”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嗯,泪腺好长时间没有抒发一下了,有些痒。所以我深夜让他们放肆放肆。”

贺妈妈走了进来,坐在床上,轻柔的摸了摸贺茜的头发,沉默了一小会儿,这才说道:“小安今天上午走的,没有拿行李,尽管他一直在对我笑,但我发现他并不快乐。”

贺茜的身体一僵。

“连我都发现他不快乐,你愣是没有发现,我很抱歉在生你的时候没有给你多一点的心眼。”真的是太缺心眼了。

“他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当然有,他说让我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他很快就回来。”

贺茜难忍酸涩的问道:“没了?”

“没了,他破天荒的对你只字未提。”

贺茜的心瞬间沉入谷底,她给了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轻轻的说道:“你知道他去了哪里么?”

贺妈妈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并没有说。贺茜,你现在已经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妈妈本来不想说那么多,可是看你们最近过的日子,妈妈实在忍不住想要吐槽一下,现在妈妈只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什么是家么?”

“家?”

“对,你给妈妈说说,你理解的家是什么意思。”

“就是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呗,上班的时间上班,不上班的时候自由活动。”

贺妈妈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说的不是家。这样吧,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先听听。然后再告诉我答案。”

贺茜微微的点点头,“妈妈,你说吧。”

“有一个富翁醉倒在他的别墅外面,他的保安扶起他说: “先生,让我扶你回家吧! ”富翁反问保安: “家?!我的家在哪里?你能扶我回得了家吗?”。保安大惑不解,指着不远处的别墅说: “那不是你的家么?”富翁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窝,又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栋豪华别墅,一本正经的,断断续续地回答说:“那,那不是我的家,那只是我的房屋。”

贺茜沉默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孩子,我希翼你能明白,家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你呀,好好想想吧。”

贺妈妈走了,善解人意的将安静的时光交给了贺茜。回到房间的她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对婚姻和对家的理解都是这么的肤浅啊。”

第二天,贺妈妈叫贺茜起床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走了。

贺茜今天没有上班,向企业请了假之后,光速的朝着九苍山疾驰而去。昨晚她想了很久很久,觉得许安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九苍山,那是他们爱情萌芽的地方。

一路上她心急如焚,在条件允许的地方,她不时的上演速度与激情,终于在中午的时候赶到了目的地。停好车之后,她跑向前台,气喘吁吁的询问道:“你好,麻烦你帮我查一下许安住在哪个房间。”

“您是?”

“我是他老婆。”

前台小姐微笑着说道;“那您稍等一下。”过了一会儿,她温声道:“许先生住1202。”

他果然在这里!

“许太太,,麻烦你登记一下。”话音还没散去,刚才还站在她眼前的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找到1202,贺茜毫不犹豫的敲门,过了一会儿,只听见一个慵懒的声音说道:“谁?”

找到人之后,贺茜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捏着鼻子说道:“客房服务。”

然后,她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门打开的瞬间,迅速的扑入他的怀抱。“老公。”

许安一愣,不能的抱着了她。

“看到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许安先是关上了房门,将贺茜抱上床之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淡淡的说道:“你怎么来了,今天没有工作么?”

哎,看来气还没有消啊,这冷淡的态度真的是伤人呐。

“我老公都离家出走了,我哪有什么心情工作啊。老公,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么?”

许安没有说话,站起来直直的朝卫生巾走去,贺茜亦步亦趋的紧跟着他。

“我要洗漱。”

“你洗你的,我看我的,互不打扰。”

见赶不走她,许安索性也就不理她了,只不过在贺茜看不见的时候,嘴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老公,你还在生我的气么?”

“我没有生气。”这一点,他必须要严重声明。

“可是你明明就是生气了,不然你怎么会这么狠心的抛下我。”

许安的嘴角抖了抖,到底是谁抛下谁啊。

“我在给你空间,可以让你尽情的工作。”

贺茜理直气壮的反驳,“可是工作哪有你重要啊。”

许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是么?”

这语气怎么这么的不阴不阳啊,贺茜柳眉微挑,看着许安那淡漠的俊脸,忽然扑向他,许安怕她摔倒,急忙接住了她。

看来这次老公气得不轻啊,她得想想办法,把这邪火给灭了。

于是乎,在非常时期贺茜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她充分的发挥了女汉子的优势,将许安拉到床边,然后轻佻的将他推到在床上,还轻车熟路的拉开他几颗纽扣,露出大片的白皙的胸膛。

她威猛的扑了上去,像只受伤的小兽,狠狠的咬了咬薄唇,直到闻到了丝丝腥味。

“老公,过去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今后我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许安沉默了一下,这才问道:“你犯了什么错误。”

等待了良久,依旧没有回答,许安转头,这才发现,这小女人竟然埋在他的颈见睡着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许安小心的将贺茜放好,轻柔的脱了她的鞋和外套。

她的眼睛有点肿,显然昨天晚上是哭了的,脸上弥漫着病态的苍白,应该是天还没亮,她就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许安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她这个样子,一定没有吃早饭,他准备去给她弄些吃的,才刚起身就被人拉住了,只听见她皱着眉头在不断的呢喃,“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你的。”许安顺从的躺了下去,在贺茜的额上印上一吻,然后轻轻的拥着她,直到她彻底的沉入梦乡。

贺茜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许安,她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鞋子就准备往外冲,正巧许安打开房门,就看见她这一副焦躁的样子。

“你没走?”

许安走了进去,把手里的饭盒一一打开,轻轻的说道:“吃吧。”

原来他是给她买饭去了啊,只不过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贺茜拉着他的手,撒娇道:“老公,你陪我吃好不好。”

“我不饿。”

“好吧,那我也不饿了,等你饿的时候,我再吃。”

“别任性,快吃吧。”

贺茜摇了摇头,直勾勾的看着许安,“我没有任性,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饭而已!”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