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无用武之地

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无用武之地

手机阅读

许安和贺茜并没有待太久,一是实在受不了韩安希看着安覃赤果果的眼神,灼热的就好像是盛夏的太阳,晒在身上火辣辣的疼;二则是因为贺妈妈还在家里面,他们不得不回去。原因无二,早在老太太到达帝都的第一天,就给他们下了死命令,每天到饭点必须回来吃她为他们特别搭配的爱心餐,且只能吃多不能吃少。是以,贺茜每天都用悲凉的眼神看着电子秤上不断上升的数字,心里面是一片苍凉啊。

眼看又到饭店了,贺茜亲密的挽着许安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好了,现在都是一家人了,我也就不再说那些见外的话了,安覃,安希,我祝福你们两个可以幸幸福福的走下去。还有,如果你们要是有时间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我家蹭饭,免费的,不收钱。哦,对了安覃,你妈妈最近在家里面啊,你去之前最好是饿着肚子啊,这是姐姐对你最善意的提醒。好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大家走了。”

直到许安的车再也看不见影子,韩安希这才疑惑的问安覃,“你妈妈?不对吧,我听说咱妈已经去另外一个世界享福去了,至于安夫人那蛇蝎心肠的臭女人,还没资格当咱们的妈妈了,你这妈妈是从哪个石头里面蹦出来的?”至于他妈?还是算了吧,他不出现惹她生气就算不错了,别指望她会主动的来看望他,除非她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想要分分钟去佛祖那里报道。不过佛祖不一定收她。

“是贺妈妈了,她对我可好了,把我当亲儿子一样,我很喜欢她。”安覃笑的如微风拂面,多了一抹淡然,少了一丝惆怅,“安希,你看到了,我和贺姐姐许大哥之间没有一丝的血缘关系,可是他们却都是真真心心的爱护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我这辈子何其有幸能够遇到他们还有你。”

最后的三个字,安覃说的很轻,但还是被耳尖的韩安希听的清清楚楚。只是一瞬间,韩安希觉得有一股热流自心脏深处慢慢的流淌,流过四肢百骸,让他浑身都暖洋洋的。想起刚才和贺茜的斗嘴,他忍不住笑了笑,“是啊,贺茜是一个好女人,许安看似深沉,实则也是至情至圣的男人,你能够遇到他们,确实是一种幸运。而我能够遇到你,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老天爷既然这么恩宠大家,大家也不能辜负他的期待,一定要和和美美的走下去,我会陪着你。就算你走不动了,我也会牵着你的手,绝不松开。”

安覃笑着靠在韩安希的怀里,“你呀,别整天惹我生气就不错了。既然妈妈来了,那大家明天去看看她吧。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我真的很想她呢。当然,饭菜的话,我更想吃贺姐姐或者许大哥做的。只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荣幸了。”

“妈妈做饭不好吃么?”

安覃犹豫了一下,中规中矩的回道:“确实有那么点一言难尽。”

“贺茜和许安做饭好吃么?”

“那绝对是人间美味。怕只怕,妈妈来了之后,贺姐姐和许大哥英雄无用武之地!”

韩安希撇了撇嘴,心里面却在思考明天应该带什么礼物去合适。

“还有,”安覃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严肃的说道:“明天去看妈妈,你可得给我老实点。”

“好,没问题。”韩安希痴迷的看着安覃有些薄红的脸,忍不住说道:“那今天晚上让我好好侍寝好不好?”

这个脑袋里面装满了黄色垃圾的混蛋!

“韩安希,你给我滚!”安覃指了指他的腰,“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

“别生气宝贝,你说你想让我怎么滚,我立即滚给你看。”

在回去的路上,贺茜一脸阴郁的说道:“我竟然不知道韩安希是这么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居然把我宝贝的弟弟成功的掰弯了,要不是顾及着安覃,我真的想打爆他的狗头。”

许安淡淡的笑了笑,“可是你也看到了,安覃现在过得很开心,只要他开心就好,你又何必想那么多,还是说你对出柜有什么看法?”

“我倒是没什么看法,只是这事发生在自己家人身上,我怎么的都觉得有点受不了。”

“慢慢都会习惯的。”

贺茜狐疑的看着一脸淡定的许安,脱口而出道:“看你这么习以为常的样子,过去你是不是也被男人告白过啊。”

许安一言不合的就来了一个急刹车,贺茜的身体猛地往前倾了一下,吓了她一跳。

“我去,不是吧,真的被我给说中了。”她火辣辣的目光大喇喇的在自家老公的身上上下流连,“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老公这么优秀,竟然男女通吃!”

许安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被自家媳妇这么赤果果的调戏,也真的是醉了。

“别瞎说,并没有。”

“等你耳朵不红了,你再给我说吧。”贺茜似笑非笑道。

每次许安说谎的时候,耳朵总是是红的像猴子的屁股一样,别扭的特别可爱。

多说无益,许安叹了一口气,驱车离开。

回到家里,贺妈妈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贺茜看着那满满一大碗的鸡汤,她终于受不了的发出了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我亲爱的老母啊,咱们能不能不喝汤了啊。”她喝鸡汤就像是喝中药一样,苦不堪言啊。

“你这孩子,喝鸡汤是为了你好,你瞅瞅你这瘦弱的小身板,不给你补好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大胖孙子啊。”

又来了又来了,现在她老妈真的是三句都不离大胖孙子。大胖孙子大胖孙子,贺茜在贺妈妈看不见的地方,一个劲儿的对着许安做鬼脸,逗的许安是忍俊不禁。

“你又在我后面搞什么小动作呢,赶快去洗手,然后把这鸡汤喝了。小安啊,妈也给你炖了烫,你等等啊。”说完,只见她脚步轻盈的奔到厨房里面,然后端出来比贺茜更大的汤碗,和蔼的说道:“这是妈特意给你炖的红枣黑豆鲤鱼汤,你可一定要多喝点啊。”

许安愣愣的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哈哈哈哈,”贺茜忍不住狂笑,“老公啊,看来你也没有躲过去吧。走呗,各端各晚,各喝各的汤吧。”

晚上,许安给安覃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他最近还是不要来拜访贺妈妈了,否则他一定会被补得流鼻血的,就比如现在的他。

精力太过旺盛,当然得宣泄一下,否则就要爆体而亡了。贺茜刚洗完澡,许安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扑倒,再也光速脱掉了对方轻薄的睡衣,迅速的拉开了今天晚上的第一次战斗。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直到贺茜实在受不了了哭哭啼啼的恳求他,许安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她。

既然母上大人已经下了死命令了,那么肯定要真枪实战了,只希翼这回老天能听到他们的祈求,送给他们一个胖小子吧,当然闺女也无所谓,反正他打算生个足球队。

第二天,许安听到贺妈妈的召唤,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习惯性的给贺茜一个爱的早安吻,却发现对方已经起床了。

“哎,”许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女人真的是越来越忙了。”看来他还是不够努力了,让她今天还有力气去上班。日后他必须要更加的勤劳,不把她累趴下,算他输。

贺茜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模特,来找他拍广告的人不少,他看的出来贺茜喜欢这个工作,因此也就没有阻止。

可坏就坏在这里了,自那以后,贺茜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连陪他的时间都没有了,气的他不只胃疼,肝也疼。但是他又不舍得剥夺了贺茜的爱好,只能一个人暗戳戳的生闷气。

一个月里面,她能陪他一天就不错了。

贺茜忙的是晕头转向,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夜已经深了。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见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回来了?”

“你还没睡?”贺茜有些惊诧,“是在等我么?”

许安扭开了床头灯,淡淡的说道:“是,我在等你。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好啊,你说吧。”

许安低着头沉默了很久,就在贺茜以为他是不是睡着的时候,他才终于出了声,“贺茜,你喜欢现在的生活么?”

他叫她贺茜?不是茜茜,老婆,而是直呼他的名字,这表示他现在所谈论的问题很严肃。

“怎么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贺茜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喜欢。”

“好,我知道了,你去洗漱吧,我先睡了。”

贺茜一头雾水,还想追问什么,却见许安已经转过身去,留给她一个背影。

事情的发展走向很不对啊,“老公,老公。”

然而许安去没有再给她回应,就好像自己睡着了一般。

见许安不理她,贺茜光速的冲了一个澡,迅速的跳上床,紧紧的抱着许安的腰。她轻轻的说道:“老公,我知道你没睡,我也知道你心里有事,能给我说说么?”

她笃定这件事情必定和她有关,否则她家亲爱的不会这么的反常。

许安任凭她抱着,没有说话。

“大家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么,老公,你回头看看我,好么?”

贺茜听见许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没有转身,只是淡淡的说道:“你知道我现在做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么?”

“什么?”她最近忙的要死,真的没有留意道。

“等门。”许安自嘲的笑了笑,“我现在的主要工作除了等门还是等门,贺茜,现在家里越来越冷清了,我准备出去走走。”

贺茜抱紧了许安,“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吧,反正不管去哪里,身边都没有你。”

许安的声音很轻很淡,但是贺茜却忽然听出了他沉重的悲伤。回想起最近几个月,她除了工作还是工作,陪他的时间基本上没有。

“我陪你。”

“不用,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我没事。”许安笑了笑,“我明天就走,你不用来送我。”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