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爱情需要敬重

第二百七十一章 爱情需要敬重

手机阅读

安覃发现韩安希就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顺着杆子就会往上爬的绝对典型,而且还是一个演技极高的小人。没当他被缠的烦不胜烦,脸色微微一变的时候,韩安希那个臭不要脸的总是用一秒钟的时间完成大尾巴狼到委屈小媳妇的完美转变,看着他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他是骂也骂不下去,说不说不出口了。

“你算是吃定我了。”安覃有些无奈的望天,就是这会儿,那臭不要脸的正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死皮白赖的缠着他,非要他再来一个约会一日游。约约约,约个屁会啊,上次那不堪回首的记忆现在还在他的脑海里面任性的盘旋着。“韩安希,我认真的给你说一遍啊,你要是再这么胡搅蛮缠,今天晚上不准爬上我的床!还有,你和我之间最好保持三步远的距离,不然我就从你眼前彻底的消失,咱们再也不见。”

韩安希看着安覃黑黝黝的脸,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傻站在原地,他他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要离开他了么。安覃看了他一眼,转身要走,韩安希突然涌现出一阵绝望的恐慌,他急忙拉着安覃的胳膊,苦涩的说道:“宝贝,你是不是厌倦我了,所以才想要离开我。”他的绝望在翻江倒海,悲伤就快要溢出眼眶了。

“不是我厌倦了你,是你真的太调皮了。安希,我希翼你明白,不是你认为对我好的,我都要接受。我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敬重彼此。就好比说,我明明不喜欢吃蛋糕,但是你觉得蛋糕好吃,每天都强迫着我吃,你认为我能开心么。”看着他受伤的模样,安覃有些于心不忍,“你不喜欢做的,我不会勉强你去做,一是因为我敬重你,二是因为我,咳咳咳,那什么不说了,反正你应该明白的。”

安覃自觉消音的那个词让韩安希的眼睛一亮,他看着安覃红红的侧脸,嘴角咧开一抹大大的弧度。他一把搂着安覃,低声说道:“好好好,你不喜欢的,咱们都不去做,下次你要是不喜欢什么,直接告诉我,我不会再勉强你了。”他的嘴巴在安覃的颈边一张一合,那撩人的呼吸如羽毛般,再撩拨着安覃的心。“但是宝贝,下次不要再说离开我的话,我这个人心眼小,开不起这种玩笑。你就别折磨我了。”

有没有搞错啊,他们两个到底是谁折磨谁啊,直到现在,他的腰还是酸痛的好吧。安覃瞪着韩安希那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脸,咬牙切齿的说道:“臭不要脸的,大白天的就开始说鬼话!”

“宝贝,在你面前要那劳什子的脸皮做什么,要不是你脸皮薄,我可以更不要脸一点。”韩安希笑的像个露着腚的大尾巴狼,“而且你没听说过么,人不要脸,才能天下无敌。我但凡要那一点点脸面,能把宝贝你追到手里么,所以脸皮那虚无的东西,在我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

安覃被反驳的无话可说,你和一个不要脸的人谈论脸皮的重要性,那无异于是在对牛弹琴。索性他也就不浪费口水了,像个孕妇似的,扶着腰往门外走去。

“宝贝,好一点没有,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安覃回头怒瞪着他,“你离我远点,就是对我最大的温柔了。”

这个*熏心欲求不满的混蛋!

韩安希理亏的笑了笑,然后扶着安覃以龟速缓慢的向客厅移动。安覃坐在沙发上之后,韩安希很自觉的尊下来,给他捶捶胳膊捏捏腿,尽最大的努力服侍他家老佛爷舒服的似神仙。

“这个力度可以么?”

“嗯,挺舒服的。”

得到了表扬,韩安希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专心致志的按摩起来。

“宝贝,你最近有什么打算么,还要去许安的企业里面上班么?”私心里,他是不愿意让他去的,可是他不能说,因为他知道,只要他说出口,他家这位把许安当做天的夫人一定跟他翻脸的,他还是不要冒险一试了,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事,只有蠢蛋才会做。

“当然要去啊,”安覃说的很理所当然,“只是我要等到把安家的事处理完了才行。不过很奇怪啊,以安卓生的个性,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看见他的动作啊。”

韩安希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很不正常啊,现在华澜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以他睚眦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可是我等到现在,他怎么还不出手。”等待是一件非要焦躁的事情,而他现在已经处于焦躁的晚期了。

“说不定他觉得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不想和你闹的那么难看的。”

安覃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我了解安卓生那个人,在他的眼里,骨肉亲情那是不存在的。他对我好,不过也是因为我有用罢了。如果他真的在乎我,他明明知道安夫人对我下了杀手,却没有任何表示。离婚?不过是他护着她的一种手段罢了。”

想起上次的车祸,韩安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给安覃垂肩的手一顿,随后又开始捶捶捏捏。

“安希,你坐这里,”安覃将韩安希拉到自己的眼前,淡笑道:“好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已经放下了,你也不用再记挂着了。你实话告诉我,安卓生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动静,是不是你出手了?”

韩安希摇了摇头,“我的确有这个心,可是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不是你?”安覃有些讶异,“那会是谁呢?”

“难道是许安?”

“难道是许大哥?”

两个人心有灵犀的异口同声啊。

“少爷,先生,许先生和贺小姐来了。”

安覃淡然的脸上瞬间变得阳光灿烂,他欢快的说道:“快请进来。”

韩安希老大不爽的站在一旁,心里的醋坛子一缸一缸的流。

许安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韩安希臭臭的脸,笑言,“韩先生是不欢迎大家来么?”

安覃回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韩安希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然而安覃却不吃他这一套,冷哼一声。

“许先生多想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贺茜捂嘴偷笑,“你放心,大家不会占用那么长时间的。我说弟妹?不,弟夫啊,你连大家的醋都吃,心眼着实也太小了点。我看啊,你那心眼估计就比针眼大那么一点点。”

被发现了,安覃的脸红彤彤的,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许安,发现对方的脸上并没有厌恶之色,这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与羞涩的安覃不同,韩安希的脸皮已经练就的比城墙还厚,本还担心贺茜会许安会反对他们在一起,他的心一直高高的悬着。但眼下看来,他们并不反对,这心终于可以归位了。

“你们知道了?”

贺茜似笑非笑道:“我早就知道了,只不过这是安覃的选择,所以我敬重他。只是,”她缓步走到韩安希的面前,双手狠狠的抓着他的衣服领子,恶狠狠的说道:“要是你敢欺负安覃,我一定会狠狠收拾你的。”

“好。但是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欺负?怎么可能!他现在对安覃,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欺负他。

贺茜松开了手,淡淡的说道:“最好如你所说。要不然,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贺姐姐,许大哥,谢谢你们。”安覃现在才知道,他们这是来给他撑场子来了。

“谢什么谢啊,”贺茜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跟你哥姐面前还这么客气,你是不是皮痒了,想挨揍啊。”

安覃笑呵呵的说道:“要是贺姐姐不心疼的话,尽管揍。”

“你这臭小子,几天不见,竟然学会油嘴滑舌了,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韩安希挠了挠耳朵,权当没有听见。

“许大哥,我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是我做的。”

“什么时候?”

“在上次见过你之后,自你在华澜上班之后,我就派人在秘密的调查华澜,拿到了一些证据,直接甩到了安卓生的面前,他不傻,该怎么做,他心里清楚的很。”

安覃发现自己的眼眶又红了。

“好了好了,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哭,也不怕安希笑你。”

“他才不敢呢。”安覃懒懒的瞥了韩安希一眼。

“对对对,我绝对不敢,老婆最大嘛。”

贺茜惊愕了片刻,突然咳得是惊天动地。这男人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饶是淡定的许安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好在他天生都比较内敛,即使已经被雷的外焦里嫩,他还是淡定的端着茶杯喝茶。

只不过,贺茜还是眼尖的看到了他微微抽搐的嘴角。

“大白天都秀恩爱,真的是快闪瞎了我的铝合金钛眼。”

“需要眼镜么,我可以送你一麻袋。”

贺茜一头黑线,忍不住的对着安覃吐槽,“这是哪里来的二货,你是怎么受得了他的。”

安覃笑了笑,没有说话。

韩安希不乐意了,忍不住抗议道:“我说贺茜,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这是二么,我这分明是幽默好么?”

贺茜没搭理他,而是转头对着安覃说道:“安覃啊,你叫我什么?”

“姐啊。”

韩安希心里一凛,暗道不好,果然就看见贺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可是现在某些人还不改口,我对你们恋情的态度的慎重的考虑考虑了。”

“改口有改口费么?”

“有。”

“贺大姐。”韩安希改的从善如流,一点都不嫌尴尬。

贺茜的嘴角抽了抽,被韩安希这么一叫,她感觉自己瞬间老了十岁。

“改口费。”韩安希伸出手,讨要他的劳动成果。

“老公,拿一毛钱给他!”

韩安希顿觉头上有一群黑压压的乌鸦飞过,他讪讪的笑了两声,伸出的手瞬间收了回来,“不用了不用了,你可是我家宝贝的亲姐姐,改口是理所应当的,怎么还能收你们的钱呢,那也太不地道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