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七十章 臭不要脸的越来越不要脸

第二百七十章 臭不要脸的越来越不要脸

手机阅读

果不其然,接下来韩安希又带着安覃去了几家他经常光顾的服装店,刷刷刷的给他买了好多衣服。安覃一直在制止,然而那男人总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依旧是我行我素,恨不得将所有的服装店都搬空。劝说几次无果之后,安覃气的不想再搭理他,径直走了出去。安覃虽然知道韩安希是在宠他,可是他还是非常的不爽。所以他决定了,今天的约会取消,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家看书睡觉。

等韩安希刷完卡,这才发现安覃不见了,他急忙问保镖,“先生去哪里了?”怎么就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想起刚才安覃那张黑如包公的脸,他这才意识到,安覃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说过他不需要那么多的衣服,可是他一直置若罔闻,对于他的控诉不闻不问,只想着自己的想法。

“先生让我告诉你,他先回家了。”保镖手里拿着大大小小的纸袋子,就连脖子上也挂着好多个,这还不加上少爷刚才在其他几家店里买的,已经放在车里的袋子。讲真他真的有些目瞪口呆,少爷买这么多衣服是准备回家生孩子的么,就算一天穿一件,也得穿好久才能穿完,怪不得先生生气呢。

韩安希二话不说,迈开腿就离开了,只剩下保镖欲哭无泪的拿着一堆袋子在后面缓慢的移动,简直是步履维艰。从没见过比女人还能逛街的男人,他们家少爷绝对是得天独厚的唯一一个。哎,有钱人的思想他真的是不懂,谁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好像是隔了一个喜马拉雅山那样,看着远,实际上也很远。

回到家里,韩安希三步并作两步就往书房跑去,果然看到安覃正坐在里面安静的看书。他靠在门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那剧烈的喘息好像他刚刚跑了一个马拉松长跑一样。“宝贝,我知道错了,”他缓了缓,觉得自己能正常说话了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道歉。不管一会儿说什么,先道歉绝对有用。“我没有顾及你的想法,真的是太自私了,下次我一定注意,会慢慢的改进,你不要生气了,好么?”

安覃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手,看着站在对面惴惴不安的韩安希,最终还是无奈的笑了。“你知道就好。”他对着他勾勾手,又指了指旁边的凳子,低声道:“坐下来歇歇,看你这头山的汗呐。衣服你既然已经买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咱们两个的身材差不多,就一起穿吧。不过,下不为例。就算是有钱,也不能这么的败家,做些有意义的事情,都比豪侈的浪费强,你知道了么?”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啊?”

“做慈善啊,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会让你的生命更有价值一些。”

韩安希笑了笑,“好,我听你的,明天就让他们做计划。”

安覃看着韩安希满足的笑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幽幽的说道:“韩安希,你要是对我好,就一直对我好,如果哪天你变心了,说不定,我会杀了你的。”

受过伤的人经受不起第二次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他虽然不想想那些让人倒尽胃口的事情。可是他已经在乎他在乎到骨子里了,很多事情他不想也得想。

安覃的脸色晦暗不明,韩安希却准确的读出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隐藏的忧伤和不安,他走过去紧紧的拥着他,那强劲的力度好像要将他镶嵌在骨髓中一样。

“我会一直在,只要你还要我。”他想,这辈子他都不愿意再放开手了。“只是安覃,你真的已经想好了么,我在家里并不是唯一,所以我怎么做都无所谓,可你不同,你是家里的独子,若是真的和我在一起了,那以后你要怎么面对他们。”

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韩安希一直不想提起,可是他真的舍不得放开安覃,所以一直在矛盾的泥潭中挣扎。可是逃避是没有用的,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

韩安希的声音说不出的低沉,安覃无声的笑了笑,原来怕的人不只他一个啊。

“你先松开我。”

韩安希依言放了手,坐在他的对面,等着他最终的回答。

“我并没有那么多传统的想法,国家人口这么多,不需要我再来做什么贡献。家人?最爱我的家人已经死了,当然贺姐姐他们不需要我操心,他们会生下可爱的宝宝,爱屋及乌,我可以把他们当成我亲生的来对待。我更看重的是你跟我,而不是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

韩安希猛地抬起了头,看着安覃的乌黑眸子闪闪发亮。

“我向来都是这样,对所有的事情都是淡淡,感情更是从来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安覃深沉的看着韩安希,修长的手指挑着他的下巴,“既然你选择招惹了我,就要从一而终。我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我自己心里清楚,既然你选择摘了我这个烂苹果吃,就算再难吃,你也得忍着恶心把它吃完。”

韩安希抱着安覃,颤着声音说道:“安覃,你别这样说自己,在我的眼里,你是最完美的存在。和你相处这么久,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知肚明,我是什么样的人,想必你心里也有数,既然咱们都想要好好的在一起,那就好好的生活吧,不要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对不起安覃,我知道是我太自私了,这辈子或许你就是毁在了我的手里。可是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安覃笑了,韩安希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开心的笑容,不是格式化的淡笑,而是自骨髓里面散发出来的愉悦。

他是真的接受他了,韩安希蓦然醒悟,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宝贝,谢谢你。”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幸福的一刻他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谢谢你愿意爱我,谢谢你愿意接受我。”

安覃拉了拉他的手,没好气的笑道:“行了,别说那林妹妹悲春悯秋了吧。你这生病才刚好,今天又出去跑了一大圈,赶紧去休息休息吧。”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

“我想看会儿书。”这书他才刚看了没多久呢。

韩安希从善如流,“好,那我陪你一起看。”

安覃一头黑线,无奈的叹口气,将书塞回到书柜里面,拉着韩安希站了起来,“走吧,我陪你。”

真的是怕了他了。

韩安希笑的得意极了,两人刚出门,就看到提着大包小包的保镖回来了。安覃的嘴角抽了抽,勉强控制了自己的表情,淡淡的说道:“先放我房间里吧,辛苦了。”

“还是放我房间吧,我想睡你的房间。”

安覃不解的看着他,“这有什么区别么?”

韩安希理直气壮的回答,“当然有分别,你的房间里面都是你的味道,我要环抱着你的味道睡觉。”

安覃的嘴角再次抽了抽,果断的选择不搭理这神经质的疯子,率先走了。

“你等等我啊。”

韩安希知道安覃的面子薄,因此在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他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狼爪不伸向安覃。保镖好不容易将老板们今天的战利品抬到了它们的目的地,刚想松口气,就看见他的主子正杀气腾腾的看着他。

“你放好了么?”

“放好了。”

“那还不麻溜的走,留在这里,是准备等我请你吃饭么?”

“小的不敢不敢。”高大威猛的保镖在自家主子的三言两语下,狼狈的跑了,速度之快,好像身后有什么恶狼在追着他一样。

安覃走了过来,淡笑道:“你这是在做什么,他这么辛苦的将这么多的东西拿过来,你连让人家喘口气的机会都不给,就这么心机八荒的把人赶走,真的是太狠心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就是你么。”

韩安希撇了撇嘴,“我不想让你的房间里面沾染其他人的味道。”

“你也是其他人。”

“我怎么能算是呢,我是你的内人。”

安覃只差在风中凌乱了,这个臭不要脸的真的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哎,他的头真的好疼。

“别贫了,你先去休息吧,我把这些衣服收拾收拾。”

看着满床的纸袋子,安覃表示他的头是越来越疼了。

“我和你一起,或者你坐一旁歇着,我很快就好。”这些都是小case,他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安覃当然要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当真就坐在一边,冷眼旁观。

韩安希也不以为意,快速的收拾起来,别说,还真的像那么回事,不过半个小时,本来还杂乱无章的床,变得空空荡荡。

看着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衣柜,安覃无奈的说道:“你看看你喜欢哪些拿到你的房间里吧。”

“不用,就挂在这里。”

“太多了。”

“我那里也有很多,这些本来都是给你买的。再说了,挂你这里跟挂我那里有什么区别,反正我每天晚上都是要侍寝的。”

安覃的脸毫不意外的爆红,“你能不能正常点。”

“我一直都很正常。”

“懒得理你,”安覃逃也似的走了,“我看书去了,你该干嘛干嘛。”

韩安希知道再开玩笑安覃一定会跟他翻脸,他也确实有点累了,回到自己的房间随便的冲个澡,倒在床上,瞬间进入了梦乡。

直到夕阳西下,他这才睁开惺忪的睡眼。

“你醒了?”

韩安希转头,看见安覃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醒了就赶紧起来吃饭吧。”

“你没说?”

安覃轻轻的点点头,“嗯,我在等你。”

韩安希麻利的爬了起来,边走边抱怨道:“下次可以不用等我,你饿了就先吃。”

安覃笑了笑,没有答话。

吃完饭,安覃准备回房休息,看着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韩安希,忍不住的皱眉,“赶紧回去休息吧,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说过我每天晚上都要侍寝的。”

安覃的嘴角直抽抽,“我想还是不用了。”

“反对无效,这个必须要听我的。”韩安希拦着安覃的腰,顺便堵上了那张要表达抗议的嘴。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