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醋吃多了真苦

第二百六十九章 醋吃多了真苦

手机阅读

“那是不是只要我和哪个女人说说话,你都有想杀了人家的心呢。韩安希,你可真有能耐啊,真是好威风啊,动不动就想杀人放火,你怎么你飞上天呢。”安覃板着一张脸,“难道我选择和你在一位之后,你就要剥夺我交朋友的权利?是不是想让我像个小蜜蜂一样每天只围着你转,为你马首是瞻,就像是你圈养的一个金丝雀,除了逗你欢笑,就没有其他的价值了?嗯?你想要的是这样的么?”

他没这么想。好吧,他承认,他确实有这样的一点点的想法。韩安希颤颤悠悠的看着安覃越来越黑的脸,小心的筹措了一下措辞,这才字正腔圆的说道:“宝贝啊,你可真的是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这么意思啊。我只是这么随便一问,喝了那么一小口醋而已,而且,我之所以会那样想,是因为我太在乎太紧张你了么。而且你之前对我那么冷淡,却和那个女人笑的那么开心,我心里啊,是酸的发苦了。”

“所以,你这是在抱怨我对你不够关心了,还是在抱怨你这不公平的待遇?”安覃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安希,那明亮的目光带着一丝丝的嘲讽,直看的他一个头两个大。“你这是在指责我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是么?和别的女人说说笑笑,然后转身就答应和你在一起,所以你的心里一直在怀疑我,对不对?”

韩安希直接缴械投降,“没没没,我没那个意思,安覃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发誓,我保证。”天呐,这下可玩大发了,他只不过是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废话,结果却引起这么沉重的一个误会,他现在哭晚不晚?“我有那种愚蠢的想法纯粹是闲的蛋疼想吃醋了,那可是你的朋友啊,我爱护着还来不及呢,哪里敢动啊,我又不傻,明知道你知道后会跟我翻脸,我才不会以身犯险。”

不作不死,一作必死,韩安希现在是悔得肠子都清了。他刚才真的是太得意了,忘记了安覃可是佛陀转世,心肠柔软的就跟面条似的,而且还是一个典型的护犊子狂魔,谁要是敢动他的朋友,那跟杀了他似的,铁定会急眼的。他明知道安覃是这样的人,还敢当着他的面在老虎头上拔毛,他是昨天晚上撞晕了没醒过来,还是被美梦迷得是颠三倒四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安覃冷冷的看他一眼,倒是没有再说些阴阳怪气的话来挤兑他了。他知道韩安希是无心之语,但是他不喜欢他动不动就打打杀杀,他当他再混黑社会啊,还是古代的九五之尊啊,只要他开开口,土地都要抖三抖啊。哎,韩安希就是蹬鼻子上脸的典型,所以一定不能惯着他,否则他非要翻天不可。

“好了宝贝,你看在我这么诚恳的认错态度上,就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我保证下次再也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好不好?”韩安希可怜巴巴的看着安覃,讨好的求饶,就像是即将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一样,委屈巴巴的。

安覃本来也没怎么生气,只是想教训一下他而已。既然现在韩安希已经知道错了,给了他台阶下,那他也就不必要在那里拿乔了,顺着楼梯就走下来了。

凡事都有个度,适可而止可以怡情,过了就惹人厌了。

“下不为例。”依旧是平板无波的话,但是他的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

“我就知道宝贝最好了。”韩安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了安覃的俊脸,成功的偷得香吻一个。

安覃无奈的看着他,“你呀,赶紧吃饭吧,昨天喝了那么多酒,今天胃难受么?”

“不难受不难受。”

安覃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好吧,是有那么一点点难受,不过我喝了一点粥,现在好多了。”

“那就多吃点吧,你最近瘦了很多。”

韩安希一阵狼吞虎咽,很快就把碗里的饭吃的是一粒米都不剩。然后他就呆呆的坐在那里,直愣愣的盯着安覃慢条斯理的吃饭。

“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为什么这么盯着我看?”面前有一个巨大的电灯泡,灯光闪亮的差点刺伤了他的眼。

“没,我只是想看看你,你快吃饭吧,我不打扰你。”

安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复又拿起筷子优雅的用餐。韩安希说着不打扰不打扰,可那黑黝黝的眼睛还是像个监视器一样,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在安覃身上转啊转的。

终于,等安覃放下筷子,韩安希特别积极的说道:“你别动,我把这些端下去。”然后,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眨眼间又跑了回来。

“这么快?”

韩安希嘿嘿的笑了两声,“在楼梯口遇到保姆了,我打发她出去了,现在家里就咱们两个人。”难得的二人空间啊,他可绝对不能白白的浪费了。

“你呀,又想做什么?”无奈之中又含着淡淡的宠溺。

韩安希拉着安覃坐在床上,轻轻的拥着他,在他耳边温柔的呢喃,“我什么也不想做,只想这样抱着你。安覃,你知道么,直到这一刻,我还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生怕一醒来就发现是我在自作多情。”

安覃微微的笑了笑,“我在,只要你不放开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韩安希搂紧了他,温柔且坚定的说道:“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这辈子都不会!”

“既然你的心意这么坚决,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安覃慵懒的靠在他的怀里面,“她是贺姐姐的干妹妹,我是贺姐姐的弟弟,你猜猜大家是什么关系。”

韩安希还沉浸在安覃方才的温柔中,一时之间呆愣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少顷,这才明白安覃这是在说明他刚才的问题。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这醋是白吃了。”

“知道就好。你要是敢杀了她呀,恐怕我贺姐姐第一个不依你,再以我许大哥护妻的尿性,绝对会整的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韩安希低笑道:“那你可要保护我呀。”

“我呀,不趁机收拾你,你都能念声阿弥陀佛了。”

韩安希无语的笑了,他揽着安覃的腰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往衣柜的方向走去。打开衣柜,发现安覃的衣服少的可怜。

“我的睡衣都比你的衣服多。”

安覃无语的等了一眼旁边的孔雀先生,“我怎么比得过你这个败家子,衣服够穿就行了,我要那么多做什么?”

“那可不行,现在你是我的人了,我可是一点点的委屈都不舍得让你受。来,穿衣服,咱们出去约会去。”

安覃一头黑线,“我能选择不去么?”

韩安希突然把头凑到他的面前,又顺利的偷袭了一次,这才笑呵呵的说道:“很明显,不能!你要是不想穿的话,我可以免费为你服务。”

安覃的嘴角直抽抽,“我敬谢不敏,不劳你动手,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韩安希笑了笑,没哟说话。安覃开始动手脱衣服,等他借来了三个纽扣的时候,发现韩安希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他旁边,俨然准备欣赏他脱衣服表演。

“你不去换衣服,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想看看你。”

安覃不说话,重重的将他推出了房间,当着他的面,重重的关上了门,差点撞上了他的鼻子。

韩安希摸了摸自己差点遇险的鼻子,傻傻的下了一下,这才不情不愿的回了房间。

等他换好衣服,安覃的房门还没打开,他直接推门进去,看见他从浴室里面出来,只围了一个大浴巾,头发还在滴着水。

“你你你洗澡了。”看到眼前的美景,韩安希直觉舌头打了一个结,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嗯,做饭的时候出了一身的汗。”

韩安希惊呼,“刚才那饭是你做的?”

“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没有,我说今天的饭怎么这么好吃呢。”

安覃懒得听他满嘴跑火车,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已经到了一个境界了。好吃?好吃个屁啊,那菜明明齁的不要不要,他盐放多了。

“你要不要先出去一下,我要换衣服。”

“不要,我就要在这里,”韩安希暧昧的眨眨眼,“看着你换。”

“好,那你就站在这里吧,我要去浴室里换。”

韩安希见他真的拿起衣服准备去浴室,只好无奈的求饶,“好好好,我出去等你还不行么,我的小祖宗。”

他都已经是他的人了,在他的面前还这么的吝啬,一分钟的看美景时间都不给他,实在是小气!

安覃没有搭理他这个神经质的小孩,等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就看见他正在走廊里面焦躁的转圈圈。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听到那清朗的声音,韩安希瞬间笑靥如花,他拉着安覃的手,带着他一起下楼,笑呵呵的说道:“我刚才在想咱们今天约会的内容呢,怎么想都不满意,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么?”

“我都随意。”

“好,那今天就听我安排了。”

安覃淡淡的笑了笑,“好。”

韩安希先是带着安覃来到他经常光顾的男装店,像个暴发户似的在里面指来指去,“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还有那边那一套,全都给我拿下来。”还顺便报了一个型号,然后拿起其中的一件,走到安覃的身边,笑呵呵的说道:“来,你去试一下,看合不合身。”

“我不喜欢试衣服,而且我也不需要这么多衣服。”

“你不是说今天都听我的么,”韩安希笑了笑,“不喜欢试衣服就算了,却是挺麻烦的。”他转头对着导购员喊道:“把我刚才说的那些全部装好。”

安覃的嘴巴抽了抽,感情他刚才说的话他全都放屁了。

“你买这么多的衣服,我穿的完么,放也放坏了。”

韩安希摇了摇头,“这还叫多?”他十分不赞成这样的说法,“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