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亲爱的宝贝

第二百六十八章 亲爱的宝贝

手机阅读

韩安希看着安覃欲言又止的神色,心里忍不住的颤抖,他是不是要离开他了,是不是不愿意再和他呆在一个空间了,是不是已经厌倦了被他围困的生活。韩安希忍不住的颤抖,他竭尽全力的想要让自己保持正常,可是他相交握的手青筋暴露,力道大的近乎痉挛。不,不要离开他,他的心里在无声的呐喊,然而现实里却发不出一句声音。他只是低着头瑟瑟发抖的等待着安覃最后的判决。

忽然,他觉得下巴被一根修长的手指勾了起来,他不得不抬起头来,他很想让自己表示的镇定一些,就好像他还是在片场运筹帷幄的导演,可是一看到安覃那双略带冷意的眼睛,所有虚伪的伪装通通消失不见,只剩下内心身处的惶恐不安和无可奈何。如果,他真的要走,他真的能强行将他留下么?

他想了好久,然后他悲哀的发现他不会。如果安覃真的要离开他,他不会再挽留了,他已经掉入了痛苦的深渊,知道这个中滋味并不好受,就再也不舍得让安覃也受这样的苦了。他是真的喜欢他爱他,与其两个人都活的这么辛苦,倒不如他一个人痛着,只要他过得开心,他也就开心了。

这是他近两天才领悟到的爱情的真谛,可是当他亲眼看到安覃和其他的人亲亲蜜蜜的时候,所有的道理啊,真谛啊,统统都消失不见。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他做不到预想中的洒脱。韩安希有些自嘲的笑了,韩安希啊韩安希,你真的是越活越倒退了。而且他悲哀的发现,只要一遇到和安覃有关的问题,他就会很容易的失了分寸。安覃是他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劫,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甘之若殆。

韩安希做好了接住最后绝望的准备,他拼命的抑制已经溢出血的悲伤,但是眼眶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红。安覃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忽然低下头,在他稍许干燥的唇上印下一个吻。韩安希身体一僵,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他的心跳忽然加速,差点不不受管理的跳出了胸口。他的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却在嘈杂之余清楚的听见安覃轻声的说道:“既然放不下,那大家就试试吧。”

他一把抱住安覃的腰,颤抖着双唇,舌头像打结了一样,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你能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么。”他的眼眸里面还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甚至还呆呆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到尖锐的痛感清晰的传回到大脑里面,他才惊觉,原来刚才听到的一切不是他的幻想。

安覃好脾气的笑了笑,“我说大家试试吧。”

韩安希激动不已,他猛地将安覃拉倒在床上,颠颠撞撞的跑下床,轻柔的脱了安覃的鞋,然后又关掉了床头灯,在黑暗里面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看,生怕他下一秒就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安覃安覃。”

“我在。”

“安覃。”

“我在。”

韩安希半压在安覃的身上,劈头盖脸的吻了下去,显得极其的杂乱无章。安覃被他这猴急的样子弄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你弄了我一脸口水。”

“我太高兴了,安覃,你知道么,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刻了。”

“好啦好啦,你该吃饭了。一天不吃饭,还喝那么多酒,你是不是想死?”

韩安希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不不不,我不想死,我现在有了你了,我特别的不想死。你等着我啊,我现在就去吃饭。”

说完就准备滚下床,却被安覃拉住了手,他不解的回头,只听见安覃无奈的说道:“先把衣服穿上,你这是打算免费的展览你这小腹便便的身材?”

韩安希尴尬的拾起刚才因为剧烈的动作掉落的浴巾,轻柔的在安覃的额头上印上一吻,“我很快就好。”

今天他喝了太多的酒,所以这会儿头晕的不要不要的。还没走两步,就听见嘭的一声。黑灯瞎火的,韩安希顶着发晕的脑袋不幸撞到了墙上,成功的看到了许多只小蜜蜂在他的眼前飞啊飞的。

安覃忍不住笑了,他精准的找到韩安希的位置,安置好他,无奈的说道:“你还是老实的呆在这里别动,我去把饭菜给你端过来。”

说完,安覃也不管韩安希答不答应,径直往门口走去,还顺便开了灯。等他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韩安希坐在床边,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傻子。

“我刚给你热了一下,你先吃饭,我去洗澡。”

“好。”安覃现在不管说什么,他都会同意。这会儿,就算他想要月亮,他也会想方设法的给他摘下来。

安覃洗澡很快,出来的时候韩安希已经吃好饭了。还破天荒的将碗筷送到了厨房,当然他是不会洗的,而是扔进了洗碗槽里面。只见他乌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安覃微露的春光,喉头忍不住动了动。

他们才刚在一起,他不能吓到他。韩安希不断的在心里默念,像老和尚念经一样,虔诚的不得了。

“你在做什么呢?”老僧入定了一样。

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周围,韩安希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猛地将安覃拉倒在床上,侧身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忍不住感叹道:“安覃,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答应我。其实我刚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你真的想要离开我,我会真的放你走。”

“我走了,你会怎么生活呢?”

“还能怎么样,得过且过呗。都说哀莫大于生死,今天我是真的深有体会。”韩安希拉起安覃的一只手,温柔的吻了吻,“谢谢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

安覃笑了笑,不置可否。

“今天让我睡在这里好不好?”安覃的眉头微挑,韩安希心机八荒的拍胸膛做保证,“我保证不动你,好不好?”

“真的?”不是他怀疑韩安希的自控力,而是现在,他的目光就像是狼一样,极具侵略性。

他是真的不相信他。

“我保证。”韩安希抱着安覃的胳膊撒娇,“这段时间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又不敢去找你,生怕把你吵醒了,看到你厌恶的眼神。我从来没有想到,我韩安希有一天也会过的这么患得患失。”窝囊的不成样子。

安覃看了看血丝密布的眼眸,终是点头答应了。

“我去关灯。”

关了灯,韩安希规规矩矩的躺在安覃的身边,轻柔的说道:“睡吧。”

这一晚韩安希睡得很沉,等到天醒了,他睁开眼,想起昨天的事情,笑的合不拢嘴。他忽然转头,身边并没有人,他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无比,掀开被子,急急忙忙的下床,刚穿上鞋,就看见安覃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你醒了。”

韩安希接过他手里的托盘,随便的将它放在一边,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安覃,他颤着声音说道:“我以为你走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安覃回抱着他的腰,轻轻的拍着,温声的安慰他那颗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心。

“安希,你忘了么,大家昨天在一起了。你应该了解我的,就算我要走,不会不声不响的走,一定会和你告别的。”

“真的?”

“真的。”

韩安希破涕为笑,安覃看着他依旧带着紧张感的脸,心里一阵阵的发苦。是他把以前那么意气风发的男人逼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他啊。

“好了,快去洗漱吧,不然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你亲我一口我就去。”韩安希得寸进尺的指了指自己的脸。

安覃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对于他这无礼的要求,选择忽视到底。

“好嘛,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好了。”

他胡乱的洗漱一下就赶紧出来,生怕安覃跑了似的。安覃在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递给他,“穿上吧,暴露狂。”

“我没给别人看,只给你看了。”韩安希笑的贼眉鼠眼,“还喜欢你看到的么?”

安覃憋了半天,终于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两个字,“流氓!”

“我流氓也只对你流氓。”韩安希拉着一脸菜色的安覃,笑呵呵的说道:“好啦,咱们先吃饭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没意义的吵架上面。一会儿你有什么安排么?”

“没有。”

“那就好,你今天的时间全都属于我了。”韩安希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安覃面对韩安希的神经质,有些头疼!

“你能不能正常一些,不要动不动就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真的很吓人啊。”

韩安希听到安覃的抱怨,这才收敛了一些,但还是忍不住是不是的深情款款的看他一眼,搞的安覃超一点点就炸毛了。好在他头被喜悦冲昏了,但是眼睛还算清明,在安覃发飙之前,急忙拿出灭火器灭火。“亲爱的,我其实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安覃听到这别扭的称呼,差点没把刚吃吃进嘴里的饭喷出来。他火大的低吼,“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吃饭的时候,说这么恶心的话。”

“你不想让我喊你亲爱的,那你想让我喊你什么呢,宝贝?”

安覃的嘴角控制不住的直抽抽。

“那就宝贝吧。宝贝,我想问问你,昨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

安覃的脸色一变,他放下筷子幽幽的看着韩安希,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跟踪我。”

“天啊,这我可比窦娥还冤。我去商场里面想给你买套衣服,正好看见你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现在想起来,他依旧是醋味横生。“后来我就没买衣服,改买成酒了。我看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开心,我当然想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我竟然不知道,你居然有暴力倾向。”

听出安覃的语气不对,韩安希立马紧张的说明道:“没没没,我刚才是瞎说的。”

安覃不说话了,目光直直的看着韩安希,最后韩安希终于顶不住了,嗫嚅的说道:“是有那么一点点这样的想法,但这不是没有行动么,我只是在脑海里面臆想了一下而已。”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