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求而不得

第二百六十七章 求而不得

手机阅读

安覃的脸色黑了白白了黑,总之就是不能保持正常的红润。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紧张兮兮的韩安希,没有说话,只是那过于异样的眼神,让韩安希是如履薄冰。“安覃,我说的是真的,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碰你,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千万别生气,好不容易他肯来看他了,还照顾他那么长时间,讲真,他昨天看见安覃趴在床边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悲伤郁结统统都消失不见了。他的眼里只有他。

“你先回床上给我躺好。”韩安希颤悠悠的看着安覃一眼,这才像乌龟一样的往床边凑。“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我是老虎么,会吃了你么?”看他这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他就来气。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他总是含羞带怯的看着他,活像他是欺男霸女的人渣。每每看到他臭不要脸的装委屈博同情,他都恨得咬牙切齿,怎么还可能给他阳光灿烂的脸色。不拿拖鞋甩他的俊脸已经是格外的恩宠了。

韩安希乖乖的躺着床上,静静的看着安覃给他拿药倒水,光速的吃完药,他就那么直戳戳的盯着安覃,眼神明亮却深沉,并不灼热,似乎在极力的克制自己,不想再次吓跑了他。那样的小心翼翼,与平日里意气风发的他大相径庭,这巨大的转变皆是因为他,安覃的心不可抑制的再次的乱了。

本以为晾他几天,说不定韩安希就能改邪归正,可照现在看,冷漠政策的效果并不好,甚至还起了一点反作用,长此以往下去,不知道韩安希能作到什么地步。这个办法实在是下下策,安覃果断的放弃。

“韩安希,”安覃决定现在很有必要和他谈谈,“我觉得你应该多出去看看,不要只围着我一个人,或许你只是因为失恋有短暂的迷失,在你孤独寂寞的日子里,而我恰巧陪在你的身边,所以你才会理所当然的移花接木,将爱情转接到了我的身上。可是,你是真的爱我么,你自己能说的清楚么。不要总是闷在家里,多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整理一下紊乱的思绪,或许你就能看清楚你现在所做的一切。”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韩安希久久没有说话,安覃抬起头来看他,才发现他的眼眶红红的,但倔强的没有让眼泪落下来。或许是因为感冒,韩安希的声音有些沙哑。“我不会再给你造成困扰了。”

安覃皱着眉,看着韩安希苍白的脸色,知道眼下并不是辩论的好时机。他幽幽的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你这会儿还生着病呢,赶紧休息吧。”他为他盖好被子,还贴心的拿走了桌边的水杯。

韩安希听到关门的声音,泪水无声的落下,原来无论多么坚强的人,被心爱的人拒绝,都会感到这么撕心裂肺的疼。其实他不傻,也看的出安覃看他的眼神充满了矛盾,可是他就是舍不得放开。

他说过他霸道且自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已经根深蒂固,尤其是他得到他之后,这种眷恋和痴迷更是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早已将他镌刻在心底。

韩安希病好了之后,果真如他所说不再骚扰安覃,他会尽量的避开和安覃碰面,总是装作自己很忙碌的样子。他们一天说不了几句话,就算是聊天,也是那么的不咸不淡。不是要出去么就是你回来了,乏善可陈却又是他的奢望。他尽量表示的很平常,可是在安覃转身之后,他的目光总是温柔且悲伤。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韩安希日复一日的克制着自己,直到他某一天在百货商店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他们笑的那么灿烂,聊的那么开心,他甚至看见女人大大咧咧的挽着安覃的胳膊,而安覃竟然理所当然的让她挽着。

韩安希只觉得眼神一黑,那一刻,他有一种被抛弃的愤怒。他像是一只暴怒的狮子,恶狠狠的看着谈笑风生的两人,悲伤的看着安覃看那女人的眼神温柔且缱绻。他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额边的青筋暴露,他很想冲过去将那只碍眼的手打掉,可是等待了良久,最终他只是沉默的离开。

回到家里,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不吃不喝,就那么呆呆的坐着。

安覃回家的时候,保姆正在房门口焦急的踱步,看到安覃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双眼放光。

“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安覃挑眉,“有什么事情么?”

“是少爷,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天了,不吃不喝,我怎么劝都没有用。”

那家伙再搞什么,前几天不是还很正常的么。看着心急如焚的保姆,安覃淡笑道:“不要担心,我去看看。你把准备的饭菜给我,我端给他吃。”

安覃算着饭菜来到韩安希的门口,将托盘放在门口的案几上,这才敲门。

里面没有人回应,显然对方不想和他交流。然而安覃并不是一个好打发的人,他加重了拍门的力道,且连续的瞧,故意制造这燥人的噪音,逼迫对方投降。

他的手都拍红了,正在想要不要改成踹门的时候,房门终于打开了。

安覃看着韩安希的模样吓了一跳,“你在做什么,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了。”

韩安希没有说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转身回房。安覃端着托盘紧随其后,扭开了房间里的灯,顿时愣在那里了。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铺满了房间的酒瓶子,怒气蹭蹭蹭的往上涨,他的脸色难看极了,但还是克制了即将喷薄而发的怒火,冷声问道:“怎么,你是想当新时代的酒仙?”

韩安希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又打开一瓶酒,像喝水一样的狼吞虎咽。

安覃放下托盘,小心的避开地上的酒瓶子,一把夺下了他手里的酒,将它丢弃在一边。韩安希顶着一头鸡窝似的乱发,外加配置一双血红血红的眼睛,胡子拉碴的脸,看着活像是流浪在森林里的野人。

他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深深的看了安覃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又摸出一瓶酒,开酒的动作行云流水,在安覃诧异的目光下畅饮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喝能让透心凉心飞扬的雪碧呢。

安覃终于怒了,他一把抢过韩安希手里的酒瓶子,愤怒的将它扔在地上,酒瓶破碎的声音格外的响亮,就好像韩安希此刻已经破碎的心。

“你到底在搞什么,你有没有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安覃,”韩安希抬起头看着青色交加的安覃,轻轻的说道:“不要管我,你就当作没有看见我好不好。”他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想要推安覃出去,可复又想起自己的承诺,伸出去的手尴尬的缩了回来,又指了指门口的方向,“你回房间,就当我不在家,我不会打扰你的。”

“我已经看到你了,你还想让我掩耳盗铃么。韩安希,我现在就问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韩安希苍凉的笑了,“我没有做什么啊,我只是口渴了,想喝酒。”心痛的滴血,可是他竟然还能笑。“你回房间好不好,不要管我。”这乞求卑微的让安覃心里泛酸。

他不再言语,只是沉默的为韩安希收拾房间,将喝过酒的瓶子毫不留情的丢在框子里面,放在门口,等着保姆将它们毁尸灭迹。然后端着托盘,放在桌子上,冷冷的看着韩安希,“吃!”

“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

韩安希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是不是喝醉酒的原因,他的手竟然止不住的颤抖。隔了好半天,才吃到嘴里一口,还不等吃第二口,安覃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冲到洗手间里,趴在马桶上吐了个肝肠寸断。

吐完之后,似乎是嫌自己太脏,韩安希迅速的拖掉身上的衣服,囫囵吞枣的冲个澡,找了半天才记得他好像并没有拿睡衣出来。他随意的裹着浴巾出来,看见安覃站在浴室门口有一瞬间的征愣,他微微的笑了笑,然后错身离开。

就连擦肩而过的瞬间,他都小心翼翼的确保不碰着他。可是走过去之后,他的脸色悲伤的一塌糊涂。他注定不可能属于他,而他还在苦苦的纠缠不休。

安覃一定很讨厌他吧,韩安希绝望的闭上眼睛。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想放他走。

求而不得的滋味真的太痛苦,他已经坠入痛苦的深渊,再难爬出来了。

在错身的一瞬间,安覃拉住了他的隔壁,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好似天外来音,可还是让韩安希忍不住的打了个颤。只听他说,“安希,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韩安希的身体一僵,他想了想,掰开了安覃握着他的手,淡淡的说道:“今天太晚了,还是明天吧。”

他在逃避,安覃知道,可是这一次他不想再给他逃避的机会了。

安覃一言不合的拉着他往门外走,走到他的房间之后,一下将韩安希推坐在床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安希,我想现在谈。”

“好,你说吧。”韩安希低着头,“我听着。”

自从他表白了之后,他对他是愈加的顺从,无论他怎样想,他都极力的满足他。可是他看出了他的小心翼翼,也知道他过的的紧紧颤颤,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愕然发现,他瘦了好多。

本来健硕的身材疏于管理,紧致的肉.感已经不复存在,帅气的脸蛋也越加的沧桑,穿衣打扮也越加的不修边幅起来,安覃不禁扪心自问,他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自私了。

他明知道韩安希是爱着他的,还逼着他做出选择,强迫他和他和平共处。明面上看,是韩安希要求他住在这里的,但实际上他要是真的想走,韩安希又怎么可能拦得住他。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