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他本是流氓当然不要脸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他本是流氓当然不要脸

手机阅读

安覃惊恐的发现韩安希近段时间变得极不正常。他不清楚韩安希到底是做的什么工作,才能让他的时间这么有弹性,从那上次出差之后,他就不再外出工作,整日整日的腻在家里面,每天除了吃饭看书,剩下的时间全部都在缠着他,就连睡觉也不例外。这反常的举动让安覃不禁怀疑,韩安希这么黏人是不是因为他失恋了,所以需要人陪。而恰巧他就在他身边,于是乎他就光荣的成为了他的治愈失恋伤疤的良药。

越想越有可能,安覃看着韩安希的目光不禁变得越发的柔和。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想的,韩安希这么帅气多金还温柔,她还能把他给甩了。真不知道她想要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仙人么。哎,现在的女人心思可真难懂,幸好他对爱情敬谢不敏,对女人更是敬而远之。毕竟像他母亲或是贺姐姐那样纯善的女人真的是太少了,他可不想在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上浪费时间,不管是甩人或者是被甩,都是对感情的伤害。

“安希,你是不是失恋了?”晚上洗完澡之后,安覃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他真的是太反常了,行为举止简直像是个小孩子,每天晚上睡觉非要抱着他睡不可。从来没有和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安覃表示他有点接受不了啊。天知道,他已经连续失眠几个晚上了,不说别的,眼睑的黑影是越来越明显了。

韩安希的身体一僵,没有说话,只是神色有说不出的落寞。失恋,他还没有恋呢,哪来的失去。不过看着安覃这么关心的眼神,他灵光一闪,悲伤的低下头,细看之下,还能看到他一颤一颤的肩膀。

天呐,他这个乌鸦嘴,还真的被他给说准了,安覃有些欲哭无泪。他往韩安希的身旁凑了凑,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肩,“安希,你也别想那么多,我猜那个女人应该是一个近视眼吧,而且还是高度近视,否则她怎么会看不出你的好呢。你放心吧,我猜她以后肯定会反悔的,你也别伤心了,会遇到更好的。”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啊,这天底下谁离了谁地球照样转。韩安希没有说话,他一声不吭的下了床,径直出了房间,两分钟后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酒瓶和酒杯。安覃的心里有些难受,别看韩安希平日里嘻嘻哈哈吊儿郎当的每个正经样,可是骨子里面却是一个至情至圣的人,否则也不会把他照顾的这么好了。

只不过,借酒消愁愁更愁啊。他虽然不胜酒力,但是为了哥们,他也可以陪着他一醉方休。

韩安希不言不语的倒了两杯酒,一杯塞到了安覃的手里,然后又自己拿起了一杯,碰了碰他的被子,然后一饮而尽。也不管安覃喝不喝,自斟自饮起来。安覃被他这牛饮惊得是目瞪口呆,他当自己是在喝茶么,这么高度数的酒,他闻着都头晕晕的,他却像没事人一样一杯接着一杯。

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啊,安覃忍不住去夺他的杯子,“你慢点喝,这样对胃不好。”

韩安希却不理他,又把杯中烈酒一口吞了。安覃想再夺杯,可是还是没有成功。

“你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啊,不就是失个恋嘛,你这是想喝死自己么?”

韩安希用手指封住了安覃的嘴,轻声说道:“别说话,陪我喝酒,今天就让我放纵一次吧。”天知道,每天晚上抱着他睡觉是对他意志力的严重考验,每当安覃睡着之后,他才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房间冲个冷水澡了,在蹑手蹑脚的过来。哎,再这么忍下去,他觉得他真的要变成忍者神龟了。

煎熬,看的到,摸的到,却吃不到,这绝对是最大的折磨啊。

“好,我陪你喝。只是你别喝那么快,我跟不上你。”

安覃本来就没喝过什么酒,两杯下下肚,他的眼神就开始迷离起来,俊脸更是通红一片。平时利索的舌头都开始打结了,他迷离的看着韩安希,觉得眼前有两个人在晃来晃去,他一下子抓住一个,还笑呵呵的说道:“看我抓住你了吧。”

韩安希与安覃不同,他本来就是酒场上的高手,即使他已经喝了差不多有半瓶酒,可现在只是有点微醺,眼神虽然半迷离,但神志还是在线的。

看着安覃傻呵呵的笑了,他就知道,安覃已经喝醉了。喝醉了正好,他就可以套出来一些话了,别说他卑鄙,他本身就是一个流氓。

“安覃啊,你有没有想过谈恋爱呀,毕竟你的岁数也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了。”

“我?”安覃自嘲的笑了笑,“我没有谈恋爱的资格,也不想谈恋爱。”

“为什么?”

“女人太麻烦了。”

“那男人呢?”

“什么男人?”安覃痴痴的笑了,有点傻,像个中二男青年。

韩安希小心的准备措辞,却装作不在意的说道:“那如果有男人喜欢你呢。”

“男人会喜欢我么?”安覃睁大了眼睛,随后大笑道:“真有男人喜欢我,说明他眼光真的不怎么样。”

韩安希一头黑线,他自认为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绝对不瞎。

“先不说别的,要是真的有男人喜欢你,你会不会接受?”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安覃想了想,不在意的笑了,“有感觉就接受,没感觉就不接受。我又不是老古董,没有那么强烈的传统看法。”

“你就不怕别人说你不正常?”

“真正爱我的人会敬重我的选择,不爱我的人我又何必在乎他的意见!”

说的好!韩安希忽然觉得他有点醉了,醉的想狼性大发。

他凑到安覃的身边,笑呵呵的指着自己的脸,“你觉得我怎么样?”

“你很好啊。”这是问的什么蠢问题。

“我很喜欢你。”

安覃笑呵呵的回应,“我也很喜欢你啊。”

他要的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韩安希定定的看着安覃的眼睛,深情款款,又克制隐忍,他不想吓到他,可是他蠢蠢欲动的渴望已经到了频临爆发的边缘。

“你干嘛要这么看着我啊,”安覃忽然把脸凑到他的眼前,韩安希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了,他的心猛地一惊,呼吸显得越发的急促起来,“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么?”

“没有。”糟糕,关键的时候,舌头怎么能够打结。“你脸上没什么脏东西。”

酒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三杯两盏下肚,素日里极力隐藏的一面完完本本的表现出来了。

“安希啊,”安覃退后,端起一杯酒,学着韩安希的样子一饮而尽,舌尖微勾,将那一滴漏网之鱼逮捕归案。“这酒挺好喝的。”

韩安希的喉咙干干的,尤其是看到刚才安覃那妖娆的模样更是情难自控。他满头大汗,往后坐了一些,想要和安覃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你坐那么远干什么,小心掉下去啊。”

安覃往前坐了一点,伸出手想要把韩安希拉回来。然而韩安希却像是看见了猛虎野兽一样,拼命的往后缩。然后身体一空,眼看他的屁股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安覃却一把将他拉了回来,两个人倒在大床上,气喘吁吁。

酒杯被他们这一番大动静打落在地上,安覃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急忙起身,回头忍不住抱怨道:“瞧你干的好事,我长得有那么吓人么,你看我的眼神活像我是那逼良为娼的人渣!”

韩安希却看也不看那些破碎的东西,一下将安覃拉了下去,闭上眼睛说道:“那些明天再收拾,现在咱们睡觉。”

“可是我想洗澡。”他现在可是一身汗。

“去我房间里洗,这里有碎片,我怕扎到你的脚。”

安覃没想那么多,点头同意了。

韩安希房间里的浴室很骚包,因为他用的是透明的玻璃,安覃正在洗澡,他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欣赏着那胸肌分明的好身材。

天呐,他现在怎么堕落成一个偷窥狂了,心里在不停的鄙视自己,可是眼睛却一个劲儿的往玻璃上瞅。

安覃洗的很快,他可不像韩安希那么骚包,根本就不知道脸皮为何物,围个浴巾就出来了。他穿好睡衣出来之后,看见韩安希正呆呆的坐在那里。

“你要洗澡么?”

“要,今天就睡我的房间吧,行么?”

“好啊。”

“那我去洗澡了,你先休息吧。”

安覃点点头,事实上他现在的头很晕,虽然洗了个澡,但是并没有让他的脑袋感到清爽一些。

韩安希出来的时候,安覃已经睡熟了。他胡乱的擦了擦头发,把遮羞的浴巾往旁边一扔,赤条条的爬到了床上。

安覃只觉得浑身燥热,身旁突然多了一处清亮,他就忍不住的往那清亮的地方靠,紧紧地抱着,绝不松手。

韩安希的身体一僵,他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而为之的,他本身就有裸睡的习惯。在安覃的房间里面,因为怕吓到安覃,他这才不能不穿上睡衣。可是他刚刚才洗完澡,懒得再去穿衣服,再加上安覃已经睡着了,他这才故态复萌。

安覃的腿都敲到他他的大腿上了,手则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嘴巴里面还不停的念叨着,“好凉快,好舒服啊。”说完,还忍不住的蹭了蹭。

我的老天啊,韩安希现在恨不得天降一道雷把他给劈晕得了,省得他还要经受此等酷刑。可是老天爷好像没有听到他心里的呐喊,夜空中星光闪烁,丝毫没有一点点要打雷的征兆。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是柳下惠,我是柳下惠。”韩安希拼命的给自己做自我暗示,可是越说他心里的躁动就越强烈,偏巧醉酒后的安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舒服,一直在乱动,搞的韩安希紧绷的神经都快要断裂了。

如果他对安覃是纯洁的革命友谊那他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偏偏他对他还存在这旖旎的心思,渴望在嘶吼着占有他,占有他,他也想,但是却不愿趁人之危,那是对安覃的侮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