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要休息干嘛爬我的床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要休息干嘛爬我的床

手机阅读

“这种事情你下次直接交给我去做就行了,怪不得你有几天天天加班,是不是就是在调查这些啊。”韩安希无奈的摇摇头,“你呀,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本来身体就不好,瘦的就跟个木头杆子一样,长此以往下去,你不变成骷髅才怪。安覃,你真的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我很难想象,要是我没有去找你,你会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不管是恨也好,怨也好,都没有自己重要,健康才是革命的本钱。”

安覃笑了笑,“没事,这种苦日子不是已经过去了么,现在我的身边有你,有哥哥姐姐们,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再说了,没有了过去的那些苦日子,哪有现在的我啊。其实我还是很感激过去的那些坎坷,因为它们教会了我坚强,也教会了我勇敢。好了,你就别皱着眉头了,好像受苦的人是我吧,你怎么弄的好像是你受了什么多大的苦一样。”安覃看着韩安希的苦瓜脸,忍不住揶揄道。

“行了吧,你现在就像是站在云巅之上的佛陀,时不时的都要给我灌一点心灵鸡汤。我最不喜欢喝鸡汤了,你还天天让我喝,喝的我都快要吐了。”韩安希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我这还不是心疼你么,你说说你,年纪也不大,整天却像是个小老头一样,这样下去,肯定会未老先衰的,到时候还有哪个姑娘会看的上你。等到那个时候,你就该哭鼻子了。”韩安希笑的淡淡,说的淡淡,就连眼神都是淡淡的。

安覃却不以为意,“其实对于感情这一块我并不在乎,因为我已经做好了孑然一身的准备。就算当一个寂寞的孤独患者也无所谓,反正人生就这么短短的几十年,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吧。大不了就是黄土一坯呗,我相信就算你们都结婚生子了,也不会放任我孤苦伶仃的躺在天平间里面,肯定会为我收尸的。或者更简单,直接火化好了,然后把我的骨粉撒到大江大河里面,这样我也算是归于天地了。”

听到安覃对自己未来的规划,韩安希的心里很难受,说不上来的痛苦疼的他快要窒息了。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安覃回眸就看见韩安希苍白着一张脸,吓了一跳。“走走走,我带你去医院去。”今天这是怎么了,他的脸色一直都不好,会不会是他哪里不舒服,但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就一直没敢告诉自己呢。越是这么想,安覃的心就越慌,他心急的说道:“今天必须要去医院。”

安覃一直都是淡淡的,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除了在贺茜的面前会表现的像个孩子之外,他平时都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今天难得看他这么失态,韩安希的心里像吃了糖一样的甜。

“我没事,真的没事,你别紧张,我躺一会儿就好。你陪着我,别走。”

“我不走,你别说话了,赶紧休息吧。”

韩安希听话的闭了嘴,乖乖的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熟了。安覃躺在他的旁边,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嘴角咧开一个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意侵袭了他的大脑,安覃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韩安希醒过来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借着晨光,他的目光定格在熟睡的俊脸上良久良久。终于,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强忍着心口的那抹异样的感觉,为安覃盖好被子,轻轻的下了床。

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看到他,他就想忍不住的问他的唇,拉他的手,想要睡在他的身边,什么也不做,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也可以,只要他在他的身边。

可是,他爱的人不是车彦翎么。韩安希忽然惊恐的睁大了眼,这段时间,他基本没有想过车彦翎。之前的每天一个短信,他有多久没有发了;每隔两三天他就要跑去看他,他已经记不起来有多长时间他没有去了;之前总是不停的搜集他的消息,现在他的脑袋里面除了安覃的事情还是安覃的事情。

不可能的,他爱了车彦翎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不爱了,他不相信,不相信。

扭开水龙头,韩安希想用凉水让自己清醒一点,他的心里烦乱无章,他怎么也无法相信,他会是这么一个见异思迁的人。

不行,他需要静静。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韩安希迅速的穿好衣服,给保姆交代了一声,开着车就跑了,速度之快,好像身后有鬼在追着他一样。

安覃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韩安希,也不甚在意。保姆看到他下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先生,少爷让我告诉你,他外出有事,让你不要等他吃饭了。”

“我知道了。”

直到晚上,韩安希还是没有回来,安覃打他电话,被告知他去外地出差了,要过几天才回去,安覃淡淡的嘱咐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韩安希看着响起忙音的电话,心里更加的惆怅。事实上他并没有出差,只是他现在不想回家。身旁是一个刚红没多久的小模特,脸蛋长得不错,身材也很棒,原本这就是他喜欢的模样,可是现在他却兴致缺缺。

“韩导,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了?”紧张兮兮的问道,经纪企业之前接洽过韩导好多次,一直都被韩导拒绝了,今天好不容易松口答应见他了,他一定得好好努力,争取把他拿下。

韩安希现在可是国内炙手可热的导演啊,被他捧红的明星可不在少数,最著名的就是天王车彦翎了吧。机会只有这么一次,他可一定要好好把握。

可是他使尽了浑身解数,却发现韩安希一直都心不在焉,他顿时紧张了。

“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你刚说的我知道了,要是有合适的角色我会通知你的。”说完,也不管其他人是什么反应,他直接走人。

不想回家,他干脆就住酒店里了,无聊的打开电视,综艺播报上正放着采访车彦翎的资讯,他静静的看着,心里面却奇迹般的再也泛不起丝丝的涟漪了。

他爱了车彦翎那么多年,却抵不过和安覃朝夕相处的几个月,韩安希苍凉的笑了。爱情啊,他好像一直都没有懂过。

第二天,韩安希坚持没有给安覃打电话,可是思念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越是刻意的回避,安覃过往的一举一动就如跗骨之蛆一般,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面回荡。

他冷淡的,温和的,调皮的,担忧的样子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面盘旋,韩安希觉得他快被折磨疯了。可是,安覃又是怎么想的呢,他无法确定。

安覃一直把他当成好朋友,T他是知道的,如果他告诉了他的心意,他会不会被吓到,会不会离开他呢。

不行,就算不能相守在一起,只要他在他能看到的地方,那他就满足了。

就这样吧,维持现状,就让他默默的爱着他就好。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么他就不必这么可怜巴巴的呆在酒店里面,回家看美人去,总比自己孤苦伶仃的抱着枕头睡觉强一百倍。

韩安希回到家里面,并没有看到安覃,他不会走了吧。他慌张的喊道:“保姆!”他很懒,就连佣人的名字都懒得记。

“少爷,有什么事情么?”

“先生呢?”

“先生去花园散步了,”保姆看了看墙上的大钟,“看时间,他应该快回来了。”

韩安希悬着的心这才归了位,“等先生回来了,你告诉他,我在他房间里面等他。”

大晚上的出去散步,真的太危险了,看来他很想必要给他上一节安全教育课啊。

安覃回来的时候,保姆就站在大门口处等他。她恭敬的说道:“先生,少爷在您的房间里面等您。”

“安希回来了?”他有些诧异,不是说要出差好几天的嘛。

“是的,回来大约有十分钟了。”

安覃了然的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哦对了,他吃饭了么?”

“看样子,没有。”

“还有饭菜么,我端上去给他吃。”

“您稍等。”

安覃小心翼翼的端着托盘,轻轻的打开门,并没有看见韩安希。正准备去他的房间里找他的时候,却隐隐听见浴室里面有水声传来。

他轻轻的将托盘放下,韩安希也恰巧洗完了,围着个浴巾就走出来了。

安覃急忙转过身,低声说道:“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我没拿啊。”

“那我去帮你拿,你先吃饭吧。”

“不用,”韩安希一把拉着他的手,带着他坐在椅子上,不怀好意的笑了,“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咱们都是男人,你有的我都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都同床共枕过了,还怕赤条条的见面么。”

安覃被他反驳的无话可说,只能暗骂一声,“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

“没办法啊,你脸皮太薄了,我脸皮要是不厚点,咱么怎么中和啊。”

安覃听他越说越离谱,拿起一个小馒头塞到他的嘴里,“吃饭吃饭,吃饭还占不住你的嘴。”

韩安希知道安覃已经频临爆发的边缘了,所以他顺着楼梯就下来了,也不耍嘴皮子了,生怕真的把安覃说恼了。

吃完了饭,安覃将碗筷收了下去,回到房间里面,发现韩安希竟然还赖在他的房间里面不走。

“赶快回房休息吧。”他不走,他不好意思洗澡。

“我正准备休息。”说完他就往床边走去。

安覃急忙拉着他,“你要去学习,干嘛往我的床上爬啊。”

“我就在你房间里面休息啊,”他可怜兮兮的看着安覃,“我不想一个人睡觉,你就让我和你一起睡嘛。”

多大的男人了还撒娇,安覃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在跳啊跳的。

“那我去你的房间里面。”

“不行,你去哪里我也要去哪里,反正我是赖定你了。”

安覃的嘴角直抽抽,敢情他现在是变成狗皮膏药了啊。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你房间里面洗澡。”

韩安希还想说什么,但是在安覃一记冷眼下,乖乖的选择了闭嘴。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