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

第二百六十三章 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

手机阅读

安覃淡淡的笑了笑,“安卓生是我的父亲,没有谁比我更理解他,若是没有留什么后手,我怎么敢这么嚣张的无视他。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要不是受我牵制,又怎么会对我毫无办法。只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对我也确实很好,只要他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那我也不想闹得让他太难看。其实,我借那次董事会会议离开华澜,已经给他留足了面子,但如果他不珍惜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许安笑了笑,“你这小子啊,真的是越来越精了,好了,既然你心里有数,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总之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什么问题你想不明白,第一时间联系我,别自己钻了牛角尖。至于企业的事情,我稍后会联系你的,你呀,还是先专心的养伤吧,不然你贺姐姐肯定得一天到晚的在我耳朵旁唠叨。”

“我知道了哥,你放心我吧。”他又看向贺茜,“还有姐,你就别再唠叨哥了,是我自己闲不住嘛。还有,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我提前进入更前期啊,那可就是我莫大的罪过了。你看看你,这么貌美如花,要是脸上长细纹了,那可就麻烦了。”安覃看着贺茜越来越黑的脸,果断的选择躲在韩安希的后面。

贺茜果然怒了,只听见她火大的怒吼:“安覃,你有本事给我出来,躲在人后面算什么本事!”这个臭小子真的是越来越没上没下了,明明人前的时候高冷的不要不要的,好像谁离他近一点,都能被冻成冰疙瘩,但私下里,调皮捣蛋的不行。这性格怎么跟某人那么像啊。都是重度闷骚的典型。

“我现在都不是男人,我还纯洁着呢。”安覃说的理所当然,但是韩安希差一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吓了安覃一大跳,“你怎么了?”边说边为韩安希顺气,忍不住嘟囔道:“你说说你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能被自己的口水噎着,也真的是一个人才。我真是墙都不扶就服你!”

回应他的是更加震耳欲聋的咳嗽声。安覃一脸黑线,看着韩安希的面容真的是恨铁不成钢!

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的贺茜和许安相视一笑,两人脸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好不容易那刺耳的咳嗽声消失了,许安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时间不早了啊,大家就先走了,安覃啊,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韩先生,”许安转头看向韩安希,“安覃就拜托你来照顾了,虽然大家认识的时间还不长,但是我知道你会把他照顾的很好,各个方面!”

各个方面四个字简直说的是一字一顿,抑扬顿挫啊。

韩安希目光灼灼的看着许安乌黑的眸子,定定的说道:“我一定会把他照顾的很好。”

“那就好。那大家就不叨扰了,再见。”

“我送送你们。”安覃看着许安的车渐行渐远,回头看着靠在门边发呆的韩安希,没好气的说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你无法处理的事情了,跟我说一说,说不定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没事,我只是有点累而已。”韩安希转身,踱步向屋内走去。

安覃紧随其后,“那你就先去休息吧。”然后他准备去书房看看书。

然后韩安希却一把拉住他的手,极速前进,“你陪我一起睡!”

在车上,贺茜想着韩安希之前那石破天惊的咳嗽以及那满怀心事的脸,她的心怎么滴也无法安定下来。“亲爱的,我怎么觉得韩先生看着安覃的脸色怪怪的啊,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让我觉得很怪。”

“你好好想想,觉得哪里怪怪的了?”

“他看安覃的眼神就好像你看我的眼神啊。不对啊,他们两个可都是男人啊,不会是我想多了吧。”贺茜越想越惊恐,我的个老天啊,可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啊。

许安笑了,“我想,可能就是你想的那样啊。”

“什么!”贺茜惊叫,“那怎么能行。”

“你先别紧张,我只是随口说说,或许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呢,在安覃最困难的时候,是韩先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一定特别的深厚啊。”

“也是,说不定就是好朋友的关系,或许是我多想了。”希翼就是她多想了吧。

许安但笑不语,真的是想多了么,那可不一定啊。他不是一个迂腐不化的人,更何况现在是和平的新时期,只要是真心相爱的,形式,并不重要!

只要他感觉幸福,那么他就是支撑他!

“你呀,心放宽一些。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真的,他们俩现在也应该是属于懵懂的状态。韩先生应该不会做出越矩的事情,看的出来,他是一个十分能隐忍的人。”

贺茜的心又提到嗓子眼里了,她娇嗔的瞪了一眼许安,“你下次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啊,再这么一惊一乍的,我早晚有一天会神经衰弱的。”

“夫人的话有理,为夫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再犯。”

“记住就好,不会我很好奇,韩先生会是那个啥么?”

“你不知道?”许安有些惊奇,“你们合作过一次,难道你就没有了解过他么?”

贺茜摇摇头,“没有啊,他是车彦翎推荐的,我自然是放心的。”

许安一头黑线,摸了摸她的头,慎重其事的说道:“茜茜啊,你要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这单纯的小丫头啊,怎么让他放得下心哟。

“我知道啦。”贺茜吐了吐舌头,“保证下不为例!”

韩安希拉着安覃来到他的房间,一骨碌的滚到床上了,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安覃躺下。

“别闹了,你困了就先睡吧,我这会儿还不困,想去看看书。”

韩安希二话不说,直接把安覃拉躺在床上,还抱着他的胳膊不让他离开。他半眯着眼睛,嘟嘟囔囔道:“你陪着我,我才能睡得安心。”

看他实在太累,安覃也不忍心他睡得不好,只好温声说道:“好,我陪着你,你快睡吧。”

韩安希是真的困了,没多久就睡了过去,安覃不知道坐了多久,也有点昏昏欲睡,索性就睡了过去。突然他感觉有人在脱他的衣服,他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韩安希不知道何时已经醒了过来,这会儿正在接他的衣扣。

“你在干什么啊?”因为刚睡醒,他的嗓音意外的低哑。

韩安希有些尴尬,“我看你睡着了,怕你穿着衣服不舒服,就准备给你脱了。”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你睡得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好点?”不放心的摸了摸他的头,确定他不是发烧,安覃这才放下心来。

“嗯,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只不过还是有点困,你把衣服脱了,今天陪我一起睡吧。有你在身边,我睡得香一点。”

安覃有点犹豫,但看着韩安希可怜巴巴的眼神,最终还是软下心来,点头答应了。

“你先等我一下,我回房换一下睡衣。”

“我陪你一起去,干脆就睡你的房间吧,省得你还要来回跑。”

说完,也不管安覃同不同意,他翻身下床,三下五去二的就把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安覃看着他肌肉分明的上身红着脸转过头,韩安希看见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还真是一个纯情的小少男啊。

迅速的换好睡衣,韩安希很自然的拉着安覃的手,温声说道:“走吧,我换好衣服了。”

回道房间,安覃简单的冲了一个澡,他出来后,韩安希感觉睡觉的时候不洗澡,特别难受,也跑去冲了个澡,洗完澡之后,两个人暂时没有什么睡意,就坐在床上聊了起来。

“安覃,你给我说实话,如果安卓生真的用那种下三滥的方法对付你,你准备怎么做呢?”

“没事,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安卓生那里我自有办法应付。”

“对我你还藏着掖着,你就给我说说吧,到底是什么办法啊。”

安覃低下来沉思,细长的睫毛在明亮的灯光下,别有一种风情。

“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没有逼迫你的意思。”韩安希不甚在意的笑了,“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我只是想要帮你分担一点,绝对没有侵占你隐私的意思。”但是心里面感觉还是挺失落的,有一种不被信任的失落感。

“没有,我没有那么想,我不想让你知道那么多,那么日后就算我有什么事情,你也不会被我连累。”安覃怕韩安希误会,心急的说明。

“你要是这么说我就不同意了啊,”韩安希难得的摆了一张严肃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这是你的隐私,你不想告诉我,那么没关系,因为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敬重你就要敬重你的隐私。可是你要说是怕连累我,那我就生气了,如果我要真的怕被你连累,现在我就不会坐在你的身边。安覃,你把我韩安希当做是什么人了。”

“安希,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是你最好的朋友?”

呀,怎么越说越离谱,安覃忍瞠目结舌的看着韩安希受伤的脸,心里不自觉的难受极了。

“安希,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刚才是我说错话了,你不要生气。”

“哼。”韩安希将头转向一边,拒绝回话。他真的是快被气死了,他陪在他身边那么长时间,他居然还把他当外人来看待,简直要气炸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这里有安卓生偷税漏税的证据。”

韩安希惊讶的转过头,“你手里怎么会有这些。”

“当然是偷偷调查的。安卓生警惕性很高,但还是被我钻了空子呗。”

安覃说的很轻松,但是韩安希知道这其中的过程一定不会那么简单。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