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最近真的有点烦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最近真的有点烦

手机阅读

安覃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能和安夫人进行一场心平气和的聊天,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恶毒的咒骂,没有吹胡子瞪眼,就这么平静的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聊天。当然,对于安夫人如此巨大的转变,安覃当燃不会傻到认为安夫人对他的怨恨已经消失,她怨他,他亦恨她,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她跨不过来,他也迈不过去。彼此都清楚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因此就算和平共处,也少了惺惺相惜。

“不知道夫人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我想大家之间并没有什么话好说。”沉默的喝了半天的咖啡,安覃决定开门见山。他现在虽然没有上班,是个时间充裕的闲人,但是他并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无意义的等待上面,尤其还是等待一个讨厌的人开口,这种随时可能被攻击的局促感真的是无比的扎心了。

安夫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安覃,这才缓缓的开口,“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抱有戒心,我能理解,因为我也是,就算我现在有求于你,但是我依然对你充满了敌意。我想大家之间就不需要客套了,我今天之所以来找你,是因为我听说你之前和安毓冉是合作关系,你们联手拔除了我安排在企业里面所有的钉子。”

“的确如此。”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夫人现在是来秋后算账的么,我知道董事长已经安排你回企业上班了,你可以重新开辟你的战场了。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在华澜了,你的敌人不会是我,所以我不是很明白夫人找我的动机是什么。”有点莫名其妙,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搞笑。

“我是想找你合作。”安夫人拒绝委婉,开门见山。“你既然能和安毓冉合作,为什么不能和我合作呢,你想要什么直接开条件,我能满足你的,一定会满足你。”她可是带着一百二十万分的诚意来的。

安覃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咖啡,轻轻的放下杯子,双手相握,淡淡的说道:“是董事长让你来的吧,说说吧,你们的想法是怎么样的,我能帮就帮,帮不了那就没办法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现在只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渔翁,每天晒晒太阳喝喝茶就好,并不想动脑子费心思。

好不容易紧绷的神经能够松懈下来,讲真,他真的不愿意活的那么累,毕竟他现在还年纪轻轻,不想把大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勾心斗角上面。人呐,如果活的太阴暗了,就感受不到阳光的温度了。

“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你知道的,董事长一直想让你继承华澜。”

“那么你呢?”

安夫人自嘲的笑了笑,“我怎么想并不重要么,毕竟对于华澜来说,我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你不同,他把所有的希翼都寄托在你的身上,现在华澜需要你!”

“我不会回去的,这一点我之前说的清清楚楚,华澜不属于我,一直都不属于我。现在我如你们所言,不再觊觎安家的所有财产,你们又何必自找麻烦呢。你要知道,如果我真的回去了,对你来说,绝对是有害无利的,你可要想清楚了。安毓冉是你的女儿,她不会置你的生死于不顾的。”

安夫人苦笑,“呵,看来你真的不太了解安毓冉啊,她就是一条毒蛇,没有一点良心可言。她现在已经对我痛下杀手了,那我又何必顾念着那一点点可怜稀薄的亲情呢。相比于她,你更让我看的顺眼一些。”当初爱的有多深,现在恨得就有多浓。“就算华澜倒了,我也不愿意让她继承华澜!”

安覃笑了,在这些唯利是图的人眼里,亲情关系果然淡薄的很。

他迟迟没有回话,就是那么安安静静的坐着,安夫人虽然心急如焚,但她清楚的知道,她现在有求于他,不管他怎样的责难,她除了笑脸相迎,没有其他的选择。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尴尬,直到一个不速之客的出现,才打破了这一室的清冷。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害的我找了你好久。”韩安希有些委屈的看着安覃,“出门之前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连个保镖也不带,难道你不知道我会担忧的么?”

一个男人对着另一个男人说着这么缠缠绵绵的情话,安夫人表示她真的有点接受不了,鸡皮疙瘩瞬间掉了一地。她有些紧张的看着韩安希,这可能就是安卓生嘴里的混账吧。

“你是?”

安覃还没有回话,韩安希就自顾自的先容自己了,“我是安覃的朋友,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我就告诉你,不管你要找安覃做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去的。”

安夫人脸色一变,“我想你没有替他做决定的资格。”

韩安希不说话,看着安夫人的眼神,冷漠中带着点厌恶。

“他有,”安覃淡笑道:“我现在所有的时间都属于他。夫人,我想我很抱歉,你的要求我可能无法达到了,还请你另请高明吧,再见。”

韩安希狠狠的看了一眼安夫人,然后拉着安覃的手,在安夫人愤恨的目光下,大摇大摆的离开。

回到家里,安覃惊觉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的存在,他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准备回房,没想到身后的男人却叫住了他。

“安覃先生,我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今天是怎么回事,拜访的人怎么像赶集一样。安覃不明所以,但还是礼貌的转身,然后坐在沙发上,笑问道:“不知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叫车彦翎,是贺茜的朋友。”

韩安希凑到安覃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当初就是他让我去保护你的。”

安覃了然的笑了笑,真诚的谢道:“谢谢车先生之前对我的帮助,既然是贺姐姐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不知道车先生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我听安希说你准备去许氏上班。”

“的确如此,早在之前我就已经决定好了。”

“我比较好奇,为什么你要去那里上班,是因为贺茜么?”

安覃淡淡的笑了笑,“贺姐姐只占一小部分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我想成为许大哥的同事。”

一个车先生,一个许大哥,谁亲谁疏,一目了然。

“你认识许安?”

“对,当初要是没有许大哥,就没有今天的我。”想起过去的种种,安覃的脸上荡漾着一抹会心的笑容。他现在是感谢老天爷的,感谢他没有放弃他,让他遇到了贺茜和许安。

因为有了他们,他的生命才翻起了新的篇章。他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他有一个家庭,里面有好多的兄弟姐妹。

“看来,我今天想要挖墙脚是挖不成功了。买卖不成仁义在,交个朋友如何?”车彦翎笑着伸出手。

安覃淡笑着握着他的手,“我想,这是我的荣幸。”

车彦翎没有坐多久就匆匆的离去,韩安希送走了车彦翎,就看见安覃瘫坐在沙发上,正揉着涨疼的太阳穴,他忍不住啰嗦道:“我说安覃,你这不是没事找虐么。不想去就别去,难道你不知道拒绝么?如果我没有过去的话,你准备要在那里和他耗多久啊。”

“我就准备拒绝她了,正巧你就来了,有你出马,一个顶俩,索性我就直接交给你处理了。”

“你就不怕我卖了你。”

“你不会。”

韩安希坏心眼的笑了,“你就这么相信我,万一我真的把你卖了呢。”

“卖就卖了吧,”安覃缓缓的站起来,准备回房休息一会儿,“我向来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韩安希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安覃离开的背影,满眼的心疼。这个男人哟,真的是天真的让他心疼哟。

安夫人目送着安覃离开,并没有马上回去,先是给安卓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他今日所有的事情。安覃的拒绝安卓生早已经想到了,淡淡的说了声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安夫人就开始进行第二个任务,调查韩安希。

刚才那个男人真的是太嚣张了,就算是安覃,也没有在她的面前这么嚣张过,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就算挖地三尺,她也要把他给挖出来。

韩安希并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成为安氏夫妇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在保姆做好饭之后,他就去把安覃从床上挖了起来,逼着他吃饭。

安覃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就是从来不按时吃饭,这导致他现在瘦的可以和木头杆子相媲美了。

“你呀,还是多吃点吧,瘦成这个模样,像是被衣服包裹着的骷髅。”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对了,你这几天可要小心点,我猜安卓生他们对你已经有了杀机了,毕竟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他们的好事,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想来不会轻易的放过你的。”

安覃的眉头紧皱,很是担忧,然而韩安希却不以为意,痞痞的说道:“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你这不是废话么,还有,你能不能严肃一点,我这是在很认真的给你说。”

“我也在很认真的听啊,你放心好了,就算安卓生真的想要找我算账,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让他算。”

安覃并没有被他的乐观所影响,相反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我想,他们现在应该在调查你的身份背景。安希,我不清楚你的身份背景,当然,也无意打探。但是你要知道,小心一点总归是好的。”

“我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华澜是不是真的快要倒了,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紧张兮兮的非要你回去。”

安覃放下手中的汤匙,淡淡的说道:“在我走之前,华澜基本上就已经剩下个空壳子了,不说别的,单只内部就分成了好多个派系,内斗不断。俗话说得好,攘外必先安内,连内部都不稳定,就更别提对外出击了。不过,这些都不管我的事情了。只是安希,我认为大家有必要换一个房子住了,我最近真的有点烦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