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奇葩的请假理由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奇葩的请假理由

手机阅读

许文博看着许夫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眼神悠远而忧伤。有些时候,亡羊补牢为时晚矣,过去的林林总总已经分不清是谁对谁错,现实的结果已经赤果果的摆在他们的眼前。爱过、恨过、最终也只能无奈的擦肩而过。忘不掉但也记不得,这种矛盾的感觉终其一生会拉扯着他的心。已经伤透了的心,再想用爱情的温暖来感化,并不容易。他们的爱情太脆弱,经不起岁月的考验,也经不起再三的失望。

突然对喝酒没了兴趣,许文博淡淡的对身旁的女伴说道:“我不想喝酒了,如果你想喝,你自己去玩吧,我会提前交代,将费用挂在我的账上。我走了。”说完,也不管女伴的意见如何,径直的走开。他现在的思绪很乱,脑袋里面涌现出纷纷扰扰的想法,那些潜藏在心中已久的渴望势如破竹的冲了出来。

为什么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他最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温暖的家而已,许文博自嘲的笑了笑,或许他这辈子注定就要孤寡一生,孤独寂寞的走完人生这最后的一程吧。年轻的他极其的畏惧死亡,可是真正到了这个岁数之后,他反而不怕了。现在他已经无牵无挂,上帝随时都可以召唤他去往天堂。

许文博在许安的楼下呆了很久,但终究没有上去,虽然许安现在对他的态度已经改善了许多,但他知道他们之间的心结仍然没有完全的解开,许安还是没有完全的原谅他。也是,在他这失败的感情中,受伤最深的就是许安了,当时的他没有意识到,等终于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长大成人,可以独当一面了。

错过了许安的成长时间,许文博是非常的悔恨。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但两人却像是陌生人一样,那种陌生的感觉真的是扎心,但是他也没有立场去说些什么,因为这些都是他自作自受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他唯一感到欣慰的就是许安成长的非常不错,他变得很强大,已经超过了他这个父亲。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许文博开车离开。又是一个孤独的夜晚,他决定回去面壁思过去。

被许文博念念叨叨很久的许安现在却在书房里面苦逼的画设计稿,为什么今日需要他亲自上阵呢,是因为他的御用设计师今天请假假假了啊,理由还非常的奇葩,据说是因为上厕所蹲大的时候蹲的太久了,腿麻了,然后走路的时候摔了一跤,摔的浑身疼,尤其是手,不能握笔了,所以不能在画设计稿了。

他还真是信了他的邪了,到底能摔的有多严重才能连笔都握不成,明明就是想要偷懒!许安有些无语,尽管卢景阁的请假理由漏洞百出,但他还是大手一挥批准了,顺便还送了他几盒治疗痔疮的药。

想必这会儿景阁的脸色应该好看极了吧。想曹操曹操的电话就来了,许安笑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电话号码,心情愉悦的接了电话,“许安,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想了很久,既然你蹲厕所蹲了那么长时间,恐怕是因为你痔疮犯了吧,所以才会那啥的比较艰难。我知道你脸皮薄,不好意思买,所以我就替你买了。”

我去他的见鬼的痔疮,卢景阁在心里愤怒的咆哮,为毛他有一种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那我还要谢谢你了。”卢景阁是咬紧了后槽牙。

“不需要,”许安当然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他笑的越发的爽朗,气的电话那边的卢景阁眉头直打结。“谁让大家是最好的兄弟呢。”

兄弟,兄你妹的弟啊,这个臭小子,真的是损起人来都不带脏字的,他墙都不服就扶他了。

挂断了电话,许安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太阳穴,眼睛忽然被一双小手给蒙住了。他浅笑道:“回来了,今天的拍摄还顺利么?”

贺茜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身上,疲惫的说道:“好累啊,原来模特并不好当啊,不过我今天过得可开心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穿了那么多套好看的衣服,摄影师还把我拍的美美的。哇塞,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居然长得那么美。”贺茜自恋的说道:“现在知道也不晚,以后我可以经常穿漂亮的衣服了,想想都觉得十分的开心啊。”

许安宠溺的摸摸她的头,无奈的说道:“你的衣柜里面有那么多的衣服,可你呀,来来回回的就穿那么几件。难不成你准备留着它们在衣柜里面生孩子啊。”

贺茜噗嗤一笑,“你这个说法真的是绝了。”

“别打岔,为什么不穿?”这是他一直很疑惑的问题,她明明很喜欢,每天都要打开衣柜看两三遍,可就是一直不穿。

“我是舍不得穿,亲爱的,我只是看看就很开心了。”

许安温柔的笑了,“那可不行,以后你的衣服我都承包了,所以你可得赶紧的腾地方,不然到时候没地方放,我可就不管了啊。”

“亲爱的,你的意思是我是你创作的灵感么?”

“一直都是!”

贺茜笑着笑着就哭了,许安温柔的擦拭掉她脸上的泪,“你呀,还像是一个小孩,动不动就哭。”

“人家是太感动了么,亲爱的,你知道么,遇到你之后,我的人生就像是开了挂一样,工作,爱情都顺利的不要不要的,顺利到让我都忍不住猜测,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亲爱的,遇见你真好,真的饿,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许安笑了笑,他又何尝不是呢,遇见她以后,他的世界才慢慢的有了颜色,对爱情的彷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最重要的是,他不仅收获了爱情,还结交了几个好兄弟,还拥有了家的温暖。

贺茜的手机突然响起,许安皱眉,这个点了,是谁打电话过来。

“是老妈啊。”贺茜挤眉弄眼,意思很明白,这电话她不接,让许安来接。

他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他有些不明白,贺妈这个时间点打电话来会有什么事情。

“喂,茜茜。”

“妈,是我。”

“是小许啊,茜茜呢?”

许安看着慵懒的窝在他怀里的小女人,温声说道:“她今天有点累,休息了。”

这可不算说谎,在他的怀里休息,也算是休息了。

“好,这话给你说也是一样的。小许啊,我这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一直想着你们俩未来的规划。这件事我跟你爸也商量了很久。”

许安笑了笑,“那爸妈是怎么想的呢?”

“工作上的事情大家不管,大家也不懂,这一点你们自己规划,但是孩子的问题必须要提前提上议程上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想以工作为重,孩子的事情就给我使劲儿的往后推。可是你们能等,大家等不了啊,看着好友一个两个都抱着孙子孙女的在大家眼前晃荡,我和你爸羡慕的眼睛都红了。所以啊,大家理解你们想要为工作奋斗的心,也请你们明白明白大家想要抱孙子的渴望啊。”

贺茜的嘴角直抽抽,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感情就是为了催他们生孩子啊。

天呐,她好想捂脸痛哭啊。

“妈,我理解您跟爸的心情,可是怀孩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是说怀就怀上的。大家已经在努力了。”

“哼,你们别想瞒我,别以为我不知道,贺茜那死丫头在想些什么,你努力了可不够,要是她不配合,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要是真的努力了,为啥到现在肚子还没有半点动静。”

“那个,妈啊,”许安的俊脸通红,和丈母娘大半夜的探讨这么私密的问题,真的挺别致的。“大家是打算在婚礼结束后要孩子。”

“距离婚礼还有多长时间。”

本来是一个月的,可是他亲亲老婆不同意啊,他也是无奈啊。“还有一年的时间。”

“一年?”话筒里面传来了高亢的类似于尖叫的声音,吓了两人一大跳,只听见那边在愤怒的高喊,“老头子,他们说让大家至少再等一年。”

许安望着贺茜,两人面面相觑,心里同时涌上一抹不好的预感。

电话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贺爸爸直接否决了他们的提议,“不行,一年的时间太长了,大家坚决不同意。你们不是领结婚证了么?”

“对,已经领完了。”

“那不就结了,你们现在已经是法律上承认的合法夫妻了,何必还要执念于婚礼了。就算是生完孩子再举行婚礼也可以啊,大家并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啊,贺茜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许安听到了,他笑言:“爸,婚礼是一个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刻,我不想让茜茜心里有一点点的遗憾。”

“我知道你都是为了茜茜着想,我没说婚礼不办,但是可以换个时间办啊。等生完孩子了,你们照样可以办婚礼啊,还能让宝宝来给你们当花童呢,这样岂不是更好?”

许安的心头一动,觉得贺爸爸这个提议很棒。

“那明天我再和茜茜商量商量吧。”

“商量什么啊,”话筒又被贺妈妈抢了过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婚礼一推再推是那个丫头搞的鬼,你们现在已经结婚了,要让她搞清楚事业和家庭的比重。女人不单单要有事业心,家庭观念也是必不可少的。你呀,别什么事情都惯着她,早晚有一天,她的尾巴非要翘上天不可。”

贺茜这下不只嘴角直抽抽了,就连眼皮也在一直跳啊跳的。

许安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笑意,闷声道:“我知道了妈。”

“不行,你去说我不放心,明天我过去,我要亲自监督你们。”

贺茜心里大吼,不要啊。

然而她心里的呐喊并没有被老天爷采纳,贺妈妈斩钉截铁的说道:“别的时间我不管,小许,不管你晚上有多少工作,晚上必须要回家睡觉,还有贺茜,也是一样!”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