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晌不贪欢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晌不贪欢

手机阅读

许夫人来到一家常去的高档会所,她坐在吧台边上,点了一杯红酒,白皙的手轻轻的转动着酒杯,眼睛似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周边的一切。她有些犹豫,有些孤独的气质很快就吸引了一个男人,他自诩是一个十分怜香惜玉的人,最见不得美女难过,让美女伤心,那绝对是罪大恶极的事情。但他并没有走过去,只是让侍者给酒保传了一句话,然后和陪在身边的美女谈笑风生,但是他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许夫人。

他是花丛里的老手,当然知道许夫人并不是青春少女,尽管她保养得宜。但是他就是喜欢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成熟美艳,还非常的懂事,知道什么时候应改做什么样的事情。不像是那些年轻靓丽的女孩,刚开始也说的很好听很乖巧,可是一旦多给她们点宠爱,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渴望得到更多的权利。

就好比查岗,翻手机,吃醋这些讨厌的事情,她们都会完成的非常漂亮。他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爱情只不过是给生活添加点乐子的佐料罢了,但绝对不是他生活的主旋律。要是能够遇到一个和他抱有同样理念的人,那日子过的才是真正的逍遥。只是到目前为止,他仍然没有遇到一个和他志同道合的人。

许夫人有些怏怏不乐,今天也没有物色到合适的目标,喝完酒准备打道回府的她,诧异的看着酒保推到她眼前的久。她没有说话,只是疑惑的看着他,酒保淡淡一笑,“这是那位先生请您喝的,您的酒钱他也已经结了。”许夫人顺着酒保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外国佬再看着她。

她没有走过去,只是端起了酒杯礼貌性的感谢了一下,然后又自顾自的喝了起来。直到酒杯见底,她拿起包包直接离开,并没有亲自去道谢。欢场无真爱,那种不识抬举的小狼狗她再也不会养了,她现在只想找到一个肯愿意养她一辈子,愿意一辈子宠着她的男人。当然,最终的是也要合眼缘才行。

回到家里,许夫人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在酒精的催眠下,迅速的进入了梦想。在梦里,她遇到了童年时期的许安,小小的他奶声奶气的喊她,吃力的跟在她的后面,想要牵着她的手。可是她却甩掉了他的小手,在他受伤的眼神下,头也不回的走了。她好像听到了他绝望的哭泣,但却一直没有回头。

脑袋里面不停回荡着那句奶声奶气的妈妈,许夫人被惊醒了,她猛地坐了起来,扭开房间里的灯,突然感觉脸颊有些凉,用手摸了摸,竟然有凉凉的湿意。

她竟然哭了,许夫人有些错愕,奶声奶气的声音还在她的脑海里面盘旋,许夫人细细的想了想,这才想起来,好像就是从那以后,许安就再也没有叫过她妈妈,也拒绝和她见面。

他们明明生活在一所房子里面,然而却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不,就连陌生人都不如。

为什么会突然间做这样的梦?许夫人不明所以,更无法理解的是,心中的那一抹怅然到底是从何而来。那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尽管他是她的儿子。

醒了之后就再也难以入睡,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她这才进入梦乡。一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了。简单的用了餐,许夫人回到房间又开始捣鼓起来,直到她一身靓丽的踩着夕阳的余晖继续自己的狩猎行动。

保姆看着载着许夫人的车渐行渐远,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许夫人也真是够可怜的,受过那么多次伤,可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为什么就不能安安分分的跟许先生一起过日子呢,非要在外面乱来,难道她不知道她在上层圈子里面的名声已经臭的不行了么。

又一次,夫人邀请她的好姐妹们来家里小聚,那些女人趁夫人在书房接电话的时候,小声的在那里嘀咕,却还是让她听的清清楚楚。夫人还以为她们之间的感情深厚,却不知道人家在心里早已经对她弃之如敝履。之所以还愿意和她交往,完全是看在许先生的面子上。

许夫人刚坐在老位置上,就被就推给她一杯酒,是她经常喝的红酒。她没有发问,只是淡淡的说了声谢谢,然后端起酒杯,转过身对着那个角落举了举杯子,然后转过来心无旁骛的喝起酒来。

喝完酒,她依旧潇洒的离去,还是没有去亲自道谢。男人也不以为意,依旧和身边的美女嘻嘻哈哈。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坚持多久。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两个人竟然形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这其中恒羽也来过一次,看到许夫人坐在吧台哪里喝酒,冷哼一声,擦肩走过。

许夫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喝自己的酒。

一个月过去了,许夫人换了一个位置,她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面,却还是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发现了。他端着酒杯站在吧台那里想了想,最终还是向她走了过去。

“嗨。”

许夫人抬头,看到是他似乎并不惊讶,她淡淡的说道:“是你。”

“是我。”男人笑的很灿烂,“可以坐在这里聊聊么?”

“请坐。”许夫人不置可否。随后微微的笑道:“谢谢你的酒。”

“不客气,能够请美女喝酒,是我的荣幸才对。”

许夫人笑了笑,端起酒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男人不说话,她也不会主动说话,并没有要搭理男人的意思。

男人被晾在一边倒也没有生气,相反他还兴致勃勃的看着自斟自饮的许夫人,温声说道:“冒昧的问一句,美女心中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么,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

“既然你都已经说是冒昧了,那么抱歉,我无可奉告。”

刚出师就碰到了一个软钉子,男人有些许的错愕,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低声笑道:“抱歉,的确是我冒昧了。好了,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强迫你说。既然心里有烦忧的事情,大家就来个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许夫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桌上地上散落的都是酒瓶子,许夫人喝的头昏昏沉沉,男人也有点醉了。想不到这女人的酒量竟然这么好,差一点他也要喝趴下了,突然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对许夫人的兴趣不禁又上了一层楼。

“喝,继续喝。”许夫人这会儿有点嗨。

“大家换个地方继续喝。”

许夫人没有异议,任由男人搀着她歪歪扭扭的走了出去。

来到酒店之后,许夫人不敌酒精的侵袭,睡了过去。男人还去浴室冲了个澡,看到许夫人熟睡的面孔,心里的某些冲动在跃跃欲试。

他已经观察她很久了,对她的好奇已经到达了顶峰,是时候要将这颗成熟的果子摘下来吃了。

但是他有洁癖,无法忍受和不洗澡的女人做那档子亲密的事情。他慢慢的爬到床上,三下五去二的剥掉了她身上碍事的衣服,然后轻轻的抱起她,将她丢在了盛满水的浴缸里。

许夫人被折腾醒了,她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正在给她涂涂抹抹的男人,压着声音问道:“你在作什么?”

“给你洗澡。”

“喔。”说完,许夫人勉强睁开的眼睛再一次想要关闭大门了。

然而刚闭上眼睛,男人就把她抱了起来,胡乱的在她身上擦了擦,就把她扔在了床上。

许夫人再一次被这剧烈的动作给惊醒了,她突然睁开眼睛,愤怒的指责,“你在作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清净一些,因为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

“什么事情,你说。”

“我对你很有兴趣,这你应该看得出来。你看到了,我对你有渴望,但是我希翼大家最好保持之前的关系。”

“你什么意思?”许夫人觉得她的脑筋打结了。

“就是欢场里的感情最好还是不要延续到现实生活里面,如果你愿意,那大家继续;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也不会勉强。”

许夫人感觉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的意思就是想和我做火包友?”

男人很随意的耸了耸肩,“你要是这么认为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许夫人细细的打量他,这男人看着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你有家室?”

“并没有。”

“你只是来钓鱼的?”

“谁知道呢,我只是想要找到一个有感觉的人而已。”

许夫人冷着脸看着男人健硕的身材,淡淡的说道:“你走吧,我对这个没兴趣。”

男人轻轻的笑了,“既然如此,那就再见吧。”

谈恋爱?他可没什么兴趣。

男人果真走了,还很绅士的结了房钱,许夫人瘫倒在床上,看着白花花的屋顶,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其实她对他也有感觉,但是有很多事情,她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去做。

管他的吧,还是赶紧睡觉吧,一觉睡醒,过去的过不去的,统统都不在乎。

当天晚上,许夫人去的时候并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略有些嘲讽的笑了笑,没有喝酒,直接离开。刚走到门口,就看着挽着女伴的许文博,只是那女人看着许文博笑靥如花,她的心里突然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开心。

许文博显然也看见了她,但是他好像并没有打算要来给她打招呼。而是站在原地,恐怕是等着她走了,他再进去。

这么快就换了新的女伴,那他之前所说的好好过日子完全都是放狗屁。

许夫人冷笑着,慢慢走了过去,然后在距离他们一步之遥的时候,错身离开。

在现实面前,所有的誓言都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她真的难以想象,现在这个世间,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亲情、爱情?友情?全都是泡沫,轻轻的一触摸,就全部的碎掉了。

只有处在了人生低谷才会明白,很多时候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然而雪中送炭的人到底在哪里呢?许夫人冷笑,或许那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