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被割裂的亲情

第二百五十六章 被割裂的亲情

手机阅读

安覃对于韩安希的分析不置可否,他心里很明白,他之所以能顺利的走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仰仗许安的支撑。明面上的他知道的就已经很多了,私下里的支撑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就好比今年上半年拿下的那单大合同,后来他才知道签约的企业竟然就是许氏。呃,为了支撑他,迅速的巩固他在华澜的地位,许大哥也是花了大手笔了。大恩不言谢,这恩情他会默默的记在心里,终有一日,他定会报答的!

“这样好了,我出三千,不行,还是太少了,五千,我出五千!我没管人事这一块儿,也不知道市场行情是怎么样的,要是少了,你随时可以提出来,我随时可以加薪的。”安覃在韩安希灼灼的目光下,显得有些尴尬,略微有些局促不安,“你别这样看着我,我的脸上又不会开花。”

“你这样说倒是提醒我了,这钱呢,你一分钱都不用给我,嗨,你先别说话,听我把话说完,”韩安希很机智的在安覃开口之前就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我不是要住在你这里么,刚好房租我也不用交了,咱们两两相抵,我不给你交房租,你也不用给我保镖费,你看着这样怎么样?”简直是完美!

“可是这样你会很吃亏。”安覃还是有些犹豫,“我已经欠了你太多的人情了,再欠下去,我只怕是还不起了。”人情债最是难还,但是他已经欠下太多了,只怕这辈子都换不完了。

“我又没说让你还,好了,就这么定了。朋友之间要是还计较这么多,那还称作是什么朋友啊。真是的,安覃啊安覃,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还有一点,就是有点太啰嗦太婆妈了。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去给你安排人去,顺便把行李拿过来,明天就能睡个安稳觉了。”

话音还没落呢,韩安希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安覃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专心致志的看起报纸来了。他现在的生活很简单,没有那么多扰人的公务,每天就是吃吃喝喝,然后看看电视看看报纸,要么就是睡大觉,以至于他现在的身材是越来越膨胀了,肚子上都隐隐有赘肉出现了,这可真是太要命了。

安卓生回去的路上一直黑着一张脸,想起刚才安覃那决绝的话语他就十分的窝火,真是一个白眼狼,他对他那么好,他却不知道感恩,说走就走。还有那个贱女人,他都已经给她留足了面子了,到现在还没有公布离婚,她倒好,竟然还敢公开的到企业闹事。

妈的,都是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他算是瞎了眼了!安毓冉那死丫头妄想抢了他的位置,呵,安卓生的嘴角露出一抹恶毒的笑容,他倒是想要看看那死丫头片子准备怎么对付他。

“给我查查陪在安覃身边的混蛋到底是谁。”想起韩安希,安卓生就忍不住的一阵咬牙切齿。

“是,老板。”

“为什么就剩你们这几个人了?”

“大小姐走的时候带走了一批人,老板,原来大小姐早已经在您的身边安插好了钉子,您可要注意些了。”

安卓生冷哼一声,“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不足为惧。有一个那么阴险狡诈的娘,她能好到哪里去,不过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和安覃那臭小子有联系!”这种被欺骗的感觉真的是糟糕极了。

“先生,少爷他一向比较冷漠,可是在企业里面绝对也是兢兢业业,字啊少爷主持企业工作的时候,企业的业绩可是飙升了不少呢。许氏集团还指名要少爷负责他们合作的业务呢,也足以见少爷的能力是非常不错的。我想少爷不愿意回企业恐怕另有隐情。”

会有什么隐情呢,安卓生沉默。

以最快的速度敢去了华澜,刚下车就有一堆媒体围了过来,拍照的闪光灯对着他不停的闪啊闪的,刺的他眼睛疼。

“安董事长,我听说您已经和您的夫人离婚了,之所以还未公布是因为您的夫人给您带了绿帽子,而且还有了一个私生子,请问这事是真的么?”

“抱歉,这事私事,请恕我拒绝回答。”

“安先生安先生,现在有传闻说您的独子安覃先生是您的私生子,而且还是一个同性恋,对于此事您有什么看法?”

“抱歉,请恕我拒绝回答。”

“安先生,您就回答一下吧,听说您要退位让贤,那么最终是谁能接替您的位置,掌舵华澜呢?”

“这是企业的机密,请恕我拒绝回答。”

不管记者问什么,安卓生统统都是拒绝回答。保镖们尽职的在前面为他开路,好不容易挤进了企业,就看见安夫人坐在企业中央哭哭啼啼的,诉说着她的委屈,他的绝情,周围围了一堆看好戏的吃瓜群众,看到安卓生进来了,这才慌忙离开。

安夫人没想到安卓生回来的这么迅速,她有一瞬间的征愣,然后又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

“哎呀,我的命好苦啊,我可怜的儿子啊,你爸要是要把你妈赶尽杀绝啊。”

安卓生黑着一张脸大步的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拉着安夫人就往办公室里走去。

关上大门,隔离了职员们好奇的眼光,安卓生猛地丢掉了安夫人的手,安夫人一个没刹住,摔倒在了地上。安卓生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哭花了脸的安夫人,眼神里面满是厌恶。

“你在闹什么,我已经对你仁至义尽了,你还有什么可闹的。”

安夫人抬起头,愤恨的看着他,“你杀了我的孩子?”

“呵,你真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已经和你离婚了,有必要去杀了那个野种?”

“如果不是你,那还会有谁?你恨我,所以才要杀了我的孩子。”

“我恨你?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大家现在已经离婚了,已经是陌生人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你就算想往我的头上泼脏水,也得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吧。”

安夫人愣愣的看着他,“真的额不是你?”

安卓生冷笑,“他没资格值得我动手。”

“那会是谁呢?”安夫人喃喃自语。

“这才几天不见,你现在就变成了这个德行,”安卓生嗤笑,“你出门前难道就没有照照镜子么,我虽然没有给你太多的钱,但是一千万也不少了,足够你吃吃喝喝很长时间。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活像一个弃妇。怎么,那个男人没好好宠你?”

“他说要投资,我就把钱给他了。”

安卓生冷笑,“看来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蠢,那就恭喜你等着喝西北风了吧。”

安夫人哭的梨花带雨,事实上她也悔恨了,她不傻,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图她的钱。本来还说要结婚的,可是等她真的告诉他,她已经离婚了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变了。本来围在她身边转的他经常两三天看不到人影,对她也没有了之前那么热情。

还有孩子,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她现在真的是悔恨极了,当初如果她没有那么嚣张跋扈,没有那么逼迫安卓生,那么他们之间也就不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她也就不会落魄到如今这个田地。

“卓生,我悔恨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安卓生冷眼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真的知道错了,那个人就是个骗子,他一直都是在骗我。卓生,我知道过去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不好,以后不管你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被人玩过的破鞋他才不屑要!

“卓生,你说话呀,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办公室的们突然被打开,安毓冉冷着一张脸看着坐在地上苦苦恳求的安夫人,冷声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毓冉,毓冉,你快来求求你爸,妈真的知道错了。”

“呵,是不是被那个男人骗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那个人和你在一起绝对是动机不纯,你偏不信,现在好了,真的被骗了吧,活该!”

安夫人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哭泣。

“你和我爸已经离婚了,就别想着复婚的事情了,你呀,赶紧走吧,别在企业里面丢人现眼了。”

安夫人猛地抬起头,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安毓冉,“毓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让你赶快走,别再这里丢人现眼。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脑袋被门给挤了么,这么丢人的事情你还专门跑到企业里面闹,搞的是众人皆知。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脸呢,收拾收拾赶紧走,以后别再来企业了。”

安夫人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这就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么,现在她失势了,她竟然视她如草芥。

“安毓冉,我是你妈。”

“那又怎样。”

好一个那又怎样,安夫人的心在滴血,她原本以为安毓冉只是在闹脾气,没想到她是真的决定不再搭理她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的对我,要是没有我,你以为你会有现在的成就?”

“别说的那么好听,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你帮助过什么?”安毓冉冷笑,“你的眼里从来都是只有哥哥,哪里看的到我的存在。我告诉你,对于你的偏心,我早就记恨在心了。呵,没想到哥哥竟然死了,我在伤心的片刻竟然还有一种小小的喜悦。”

天呐,她怎么有一个这么心狠的女儿。

“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啊,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有机会展现自己的才华。”安毓冉得意的看着安卓生和安夫人,笑的很是张狂,“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就因为我是一个女孩,没关系,我已经不在乎了,因为这企业马上就要成为我的了,到时候,哼!”

“别得意的太早,站得越高到时候摔的越惨。我告诉你,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大家走着瞧。”

安卓生拉起安夫人,然后带着她走了。安夫人回头看了安毓冉得意的脸,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恨。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