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人气人气死人

第二百五十四章 人气人气死人

手机阅读

安覃并没有去聚餐,主要是因为他的伤还没有好利索,贺茜三令五申在他的伤没有好透之前,不允许他外出。安覃感到有些无奈,但很多的是一种被关怀的喜悦。他现在所住的房子是上次来帝都的时候,韩安希给他挑的,没有任何预兆,直接就让他交款买房。不过他当时也没问那么多,既然韩安希说要买,自然有他的道理。他的性格很简单,要么不信任就一如既往的不信任,要信任就一心一意的信任到底。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安覃的嘴角咧开一抹嘲讽的笑容,该来的总会来的,只是这一次恐怕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把他打发走了。安覃知道安卓生是一定会找他的,但是他也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行踪,因为藏是藏不住的,不如干脆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当然,如果能够好聚好散,他想他会更开心一些。

家里没有别人,只有一个小保姆,当然安覃看的出来这个保姆并不是一般的保姆,她的眉眼间的英气浓烈,很难让人忽视。更何况这是韩安希给他安排的人,他的人想必身手应该都十分了得。

安卓生刚走到门口,正准备敲门,房门自动开了。小保姆站在门口恭敬的说道:“先生,我家主人有请。”不卑不亢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她在安卓生走进去之后,直接站在门口,挡住了保镖前进的步伐。她冷淡的说道:“闲杂人等,禁止入内!”而后,她就像一尊门神,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些心怀叵测之人。

“你这保姆真的很有个性。”身材也是棒极了,前凸后翘,还那么的英姿飒爽,安卓生的心海又荡漾了一圈圈的涟漪。他有过众多的女人,但就是没有玩过这种类型的,勾的他心痒痒。“在哪里找的,给我个地址,我也去找一个。你走了,家里面空空荡荡的,找一个保姆,还能陪我说说话。”

是陪你在床上说说话么,安覃嘲讽的看了一眼还在盯着小保姆背影猛看的安卓生,暗骂一声狗永远都改不了吃屎。但面上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轻轻的说道:“她是自动上门应聘的,我也不知道她来自哪里。”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他。脑袋里面装满了黄色垃圾的混蛋,早晚有一天他得死在女人的身上。

“是么,那就很遗憾了。”虽然心痒难耐,但是安卓生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分寸,知道在安覃的面前不能那么的胡作非为。他知道安覃的心里多多少少对他还是有些怨恨的,所以该收敛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外放的。“安覃,走了这么多天,你的伤养的应该差不多了吧,准备何时回去啊?”

安覃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爸, 我想你是忘了,我已经辞职了。”

“可是我并没有批准。”

“爸,我想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董事会并不看好我,我也不想做那自讨没趣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华澜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安卓生沉默,安覃说的他何尝不知道,只是相对于安毓冉,他更加信任安覃。

“我会想办法的。不过你先跟我回去。”

安覃轻轻的摇了摇头,“恐怕不行,我不打算回去了。爸,那里终究不属于我,而我已经累了。”

身累心也累。

“难道你准备在帝都发展?”

“有何不可!”

“可是大家在这里并没有什么产业?”

“我并没有打算要继承家产,爸,我从来没有觊觎过安家的家产!”

安卓生笑了,“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我的不就是你的么?”

“不,你的是你的,我不会要你的家产。”

安卓生不笑了,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牢记自己的身份而已。”

安卓生黑着一张脸,安覃也不说话,悠哉悠哉的喝着茶。

“大小姐!”

安毓冉趾高气扬的看了看保镖,皱褶眉头看着挡在门口的小保姆,怒斥道:“滚开!”

小保姆不为所动,连看都不待看她一眼的。

这种挑衅的行为让安毓冉觉得十分的火大,她低吼,“我再说最后一遍,滚开!”

小保姆冷冷的看着她,但是脚却一动不动。直到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请进。”平板的声音,不卑不亢的姿态,这让安毓冉看起来十分的不爽。

“你给我等着,”她恶狠狠的威胁,“竟然敢挡我的路,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保姆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对于这毫无威胁力的威胁直接选择无视。

“你来做什么?”

“怎么,不欢迎我来。”

“我想大家之间的关系应该没有亲密到互相探视的地步。”

安毓冉笑的妖媚极了,“的确,我的确时常恨不得你立即死掉。”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直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老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一点我非常相信。”

“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安覃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安卓生的脸色很难看,他威严的看着安毓冉,有些不奈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爸爸都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毕竟他可是我的弟弟啊,当姐姐的来看看弟弟,这有什么不对。”

的确没有什么不对,但谁都知道,她之所以来是黄鼠狼来给你拜年来的。

“请坐吧,”安覃好像没有看到两人之间的不和,淡笑道:“大家都是聪明人,不必含沙射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

“还是爸先说吧,毕竟我得尊老爱幼。”

安卓生狠狠的瞪了一眼安毓冉,清冷的说道:“安覃跟我回去。”

“我想他应该并不想回去,安覃,我说的对么?”

“的确如此。没有人愿意和自己讨厌的人在一起工作,那样会非常的影响心情。”

“说的对极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安覃和安毓冉一唱一和,配合的完美无间,安卓生冷哼,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这么同仇敌忾了。

“你们可以在不同的部门工作。”

安毓冉冷笑道:“爸爸,只要在一个企业里面,不是我死就是他死,大家不可能和平共处。”

安覃双手一摊,毫不在乎的说道:“你瞧,想要大家和解是没有可能的。”

“在企业的绝对利益面前,私怨都是小事,毕竟只有企业发展的好了,你们的日子才会好过。”

“你说的大道理大家都懂,”安毓冉嘲讽的看着安卓生,“可谁让大家相看两厌呢,这种天生的敌意谁也控制不了。”

“安毓冉!”安卓生怒了,“他是你弟弟!”

“的确,他是我弟弟,这个我知道,你不必刻意的强调,”安毓冉的笑意不达眼底,她轻飘飘的说道:“你越是这么强调,就越是想让我毁了他!”

安覃笑的很无所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毕竟为了活着,我也得自保。”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有。”

“爸,我想说是你准备欺骗自己欺骗到什么时候,你明知道大家不可能和平共处,还整天做着让大家和解的美梦。连安覃都看出来他不可能继承企业,主动退了出来,就是想给你保全面子,可你还要逼他回去,是想让大家继续内斗下去?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企业好,我倒是想问问,你到底是为了一己私利还是真的为了企业好?”

“安毓冉,你再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是不是话说八道你心里应该明白,”安毓冉的心渐渐沉着下来,她看着一直云淡风轻的安覃,突然间笑了,“安覃,我突然想听听你的看法。”

“我不会回去。”

“你是谁?”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保镖们拦着去路,禁止外人进入。

小保姆却走向前,还没看的清动作,刚还威风凛凛的保镖突然摔倒在地上,只见盛气凌人的小保姆十分恭敬的对着来人说道:“主人,请进。”

保镖们面面相觑,但谁也没有来路,既然老板都没有发话,他们又何必自讨苦吃。

安覃看到他,轻笑道:“你回来了。”声如微风,温柔缱绻。

“回来了。”韩安希低低的笑了,“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烤鸭。”

“那太好了,我一直饿着肚子呢。”

韩安希冷冷的瞪了一眼候立在一边的保姆,保姆见状立马接过他手里的袋子,急忙向厨房前进。

安卓生黑着一张脸看着两个人的你来我往,他心里愤怒的想要杀人了。

安毓冉则看的兴致高昂,真没有想到,能从面瘫的脸上看到这么真诚的感情波动。

“好久不见了安先生,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么?”韩安希蹲在安覃的身边,贴心的为他按摩着腿。

“当然记得。”就算他化成了灰,他也会记得清清楚楚,就是这个人,毁了他唯一的儿子。

“哦?看来这是我的荣幸。”

荣幸他个大头鬼。

“离开安覃,想要多少钱随便你开。”

韩安希很随意的耸耸肩,很抱歉的说道:“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在我心里,安覃可是无价之宝,不能通过物质来衡量,你这样做是在侮辱他。”

安卓生气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韩安希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的站了起来,严肃的说道:“那么我也告诉你,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这辈子,你们谁都别想再伤害安覃,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许是韩安希外放的杀气太浓烈,安卓生有一瞬间的征愣,随后这才清醒过来。

这男人的身份显然非同一般,他是谁,为什么要这么保护安覃?安卓生有一肚子的疑问,但知父莫若女,安毓冉先一步问出了疑惑。

“不知道这位先生是?”

“呵,”韩安希冷笑,“安大小姐可真是见笑了,我和安覃之所以能够在一起,还真的是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让董事们把大家的事抖出来,安覃想必也不愿意离开企业的吧。”

“你!”

“我说的不是事实么?不过这样也好,我一直不想让安覃呆着那个破企业里面。他终于辞职了,其实我是开心的。”他轻蔑的看着两人,“现在你们也看到了,他过的很好,所以我不希翼有人来打扰他。慢走,不送!”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