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居心叵测的友情

第二百五十二章 居心叵测的友情

手机阅读

车彦翎淡笑道:“当然是想听实话了,要是想要听假话,我还需要问你么。”实话说,他没有料到苏陌北竟然不愿意认祖归宗,于情于理,再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他的表现都不应该是这么的平淡,那种事不关己的模样真的是太陌生了,这是第一次让他觉得他们他们之间的关系有那么一点点的疏离。在这之前,他们明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好兄弟,但是现在那一样的陌生感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实话讲,我心里是有怨恨的,愿你们没有照看好我。”苏陌北的语气很淡,却像一把锐利的刀,刀刀扎在车母的心上。“当然我小时候在苏家过的还是很幸福的,即使我爸,呵,伯父对我管教的十分严格,但我知道他这是为了我好。还有,伯母,对我的关心也是无微不至了,除了她不顾我的抗议,硬要我娶车玉晴这件事。其实那个时候,我都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只是一直没有说而已。”

“陌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这件事情呢。我生完孩子之后身体虚,都没来的及看你,我明明记得医生给我说过我生的是个男孩,可是醒来之后却变成了女孩。我也去询问过医生,可是她说我听错了,我以为她们不会骗我,然后就没有多想。陌北,是我对不起你。”

“您没有对不起我,相反,我还身份的感谢您,要是没有您,就没有我的存在了。”苏陌北笑的很温柔,“彦翎,我一直都拿你当好兄弟,其实回不回来没有任何意义。大家保持现状就好,只是伯父,”苏陌北转头看着苏先生,“我只怕是不能回到苏家了,我相信,您也不愿意看到苏家庞大的家产落到我的手里吧。当然,我这样说没有别的意思,这有一个地址,您去看看,也许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苏先生疑惑的接过纸条,看着上面的地址,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什么?”他抬头看着眼前器宇轩昂的苏陌北,眼神很复杂,“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么,大家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苏陌北淡淡的笑了,“这句话恐怕您自己说出来都不相信吧,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可能风过无声,雁过无痕。好啦,我建议您该是赶快去这个地方看看吧,我保证真的会是惊喜。”

“你,我,好吧。”苏先生握紧了手中的纸条,淡淡的向着车家二老打了声招呼,就匆匆的离开。至于苏夫人,他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世界上最恐怕的事情不是小人放冷箭,而是和最亲密的人同床异梦。

单单这一件事情,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的算计。他竟然被自己老婆算计了二十多年,想一想都觉得无比的可怕。

“你是真的这么想的么?”苏陌北笑道。

“我想,有的话本来不是假话,只是说的人虚伪,它就成了假话;同理,有的话本来不是真话,只是说的人诚恳,它就成了真话。有的时候我感觉这个世界其实是病态的,有的时候我明明说的是真话,可是却有些心虚,以至于让人误解我的词不达意;但有的时候我说假话,却能一本正经得像个君子。所以,管它是真话假话,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镜子破碎了,就算是勉强的粘连起来,还是会有裂痕的。”

“我知道的你的意思了,有些事情是强求不得的,我不会勉强你的,但是大家还会是好兄弟吧?”

“这不是必须的么。”

车母的脸上满是失望,但是她知道是他们理亏,所以也不好强留。

车父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怅然的说道:“不管你现在做的决定如何,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不管你什么时候想要回来,大门都会永远的为你打开。还有,改天把你老婆带来给大家看看,可以么?”

“当然可以了,我想她一定会非常开心见到你们的,只是她现在怀有身孕,恐怕得晚两天了。”

“没关系,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一听说自己快要有孙子了,车父的心情变得很激动,“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孩子多大了?”

“还没有举办婚礼,不过我正在筹备当中。孩子,现在还小,其实我也记不清他现在多大了。当然,这话绝对不能让我老婆知道,不然她会杀了我的。”

前一段时间,他的心情有些沉重,对很多事情都是言不尽心。

车父笑了,车母也笑了,还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呀你呀,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记得,活该被骂。”

苏陌北举双手投降,“好了,我知道错了,你们就别说我了,不然我真的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这厢一家人其乐融融,那厢苏夫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哭哭啼啼,她刚起身准备离去,却被车母拦住了。

“你难道没有什么话想要告诉我么,为什么我的儿子会成为你的儿子了,我那么信任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车母是真的伤心了,自己疼了宠了那么多年的孩子竟然不是自己的亲骨肉,这让她怎么接受的了。

苏夫人不说话,低垂着头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只能报警了,那我就通过法律来得知真相吧。”

“不行,不能报警,”苏夫人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突然跳了起来,“你不能报警,要是报警的话,我就彻底的完了。”

“那你就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夫人看了半天车玉晴,又看了看但笑不语的苏陌北,这才幽幽的开口道:“我在和我先生结婚前就已经坏了身孕了,可是不幸的是孩子在一个月的时候,流产了。我先生对这个孩子特别的期待,我曾想过再要一个,可是努力了一个月没有结果。眼看就快要瞒不下去,我只能铤而走险。有一天我在酒吧里面喝闷酒,碰到了一个男人,他似乎很理解我的苦楚,大家相谈甚欢,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然后那天晚上大家就糊里糊涂的发生了关系,后来大家也又见过几次面,也都做了那事。过了一段时间,他告诉我说他要出国,然后大家就没有联系了。一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那个时候我已经做好准备告诉先生孩子没有了,突然有一个新的生命出现,于是我将计就计,计算是怀孕的时间,提早去了医院,然后就遇见你。你记得我曾经让一个人给你把过脉么。”

车母点了点头,“我记得,你说那个人是你的亲戚。”

“其实他是我找来的一个中医,他告诉我说你怀的是个男孩。其实我早知道我怀的是个女孩,但是我看的出啦我先生最想要的是个男孩,所以我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只能将计就计了。”

“可是玉晴不是足月出生的么?”

“不是,玉晴是早产儿,所以她生出来的时候才那么的弱小。”

“你是怎么做到偷换孩子的?”车父的神情很严肃。

苏夫人苍凉的笑了笑,“我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我早就买通了那里所有的产科医生,因为我不确定你生产那天到底会是哪个医生接生,干脆就全部买通了。我事先给他们交代过了,你生的那一天,我必须也要生。”

“还真的是有恃无恐。”车彦翎笑的很讽刺。

“我这是拼死一搏,因为我没有别的退路。那个时候我见只有保姆经常来陪你,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确保事情能够顺利的进行,我趁你不注意的时候,给了她一大笔钱,让她保密。”

“是我的疏忽。”车父一脸的懊悔,那个时候企业遇到了一些问题,他忙的是焦头烂额,自然是顾不上车母了。

车彦翎那个时候还小,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怪不得在我生完孩子之后她就辞职了,我还真以为是她老家出了什么事情呢,原来竟然是做贼心虚跑路了。”车母的心情难受极了。

“本来我是很喜欢陌北的,他从小都很给我争气,可就是在娶妻的问题上,却总是给我作对。我想要娶玉晴,这样大家就变成了真正的一家人,我这样想有错么?”

车母不说话了,若是她是苏夫人的话,肯定也会这么想的。

“可是我不喜欢她。”

苏陌北的话让一直呆愣的车玉晴终于有了反应,她深情的看着苏陌北,低声呢喃道:“陌北哥哥,你真的这么讨厌我么?”

“不是讨厌,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不过这种喜欢是基于妹妹的那种,不是男人女人之间的喜欢,你可明白?”

“我不明白,说到底,你就是不想和我在一起。”

“的确,我的确不想和你在一起。看的出来,你在这里生活的很好,所以才会养出那种唯我独尊的性格。我对这种骄纵的大小姐向来都是敬谢不敏,所以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和你在一起。”

这个话题已经说过几百遍了,还是要故事重提,讲真,他真的已经厌倦了。

车玉晴哭红了眼,泣不成声,“我从小都喜欢你,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你的新娘,不管你怎么的讨厌我,只要我能看到你,我就感觉很幸福。陌北哥哥,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啊,为什么你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呢。”

“我看了你很多眼了,感情这事真的是没办法勉强。”

车彦翎无奈的摇摇头,对于苏陌北这话,实在是无力反驳。

“好了,别哭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你们上一辈的恩怨我不想参与,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追究,现在大家一切都好,这就是最大的安慰。至于玉晴,你们要怎么安排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就不过多参与了,但总之有一点,我是不会娶她的。你们知道的,我的脾气就是这么的倔,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的改变。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