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卖个人情并不难

第二百四十九章 卖个人情并不难

手机阅读

打发走了安夫人,安卓生又赶到了医院,正巧安覃饿了,非要她回去给他做美食,安慰一把他这脆弱的肠胃。贺茜有些担忧,“安覃,等你许大哥来了之后我再走吧,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很不放心啊。”让他一个人在这里,万一来一个匪徒怎么办?或者万一安夫人狗急跳墙怎么把,安覃还受着伤呢,他一个人怎么能对付的了呢。“不行不行,等你许大哥来了之后,我再离开。”病人大于天啊。

“贺姐姐,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孤独一个人的。我估计,一会儿安卓生就该到了,现在这个时间比较敏感,我不想让你见到他。”安覃看了看时间,然而一本正经的说道:“安卓生这个人吧,我是打心底里面厌恶的,而且那人极其的好色,但凡漂亮的姑娘,他总是想把他们弄到床上去。贺姐姐,你这么漂亮,我很担心你会被那只狼给盯上啊,要是真的被盯上了,许大哥非得揍死我不可。”

这可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最重要的是,他这么美好纯洁的贺姐姐,他吝啬的连让安卓生看看的机会都不想给。讲真,有这么一个浪子爹,绝对是他这一辈子的耻辱。别看安卓生对他还不错,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是他唯一的儿子的基础上。最重要的是安毓冉和他的关系不好,他现在是他唯一的希翼。

不过,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的,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喜欢去沾花惹草。最有意思的是安夫人,他真的是反手都想给他比个赞啊。这对夫妻也真的是奇葩,互相给对方带绿帽子就算了,还都有一堆理直气壮的奇葩理由。安覃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在这么一个病态的家庭里面成长,他对感情都有点敬谢不敏了。

“那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先查探一下敌情。如果看见那谁来了,我就不进来了,直接回家;如果他没来,我就等着你许大哥来了之后再走,你觉得怎么样?”安卓生那人啊,她还真的有点不想见啊。

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人渣!而且还是她最痛恨的流连花丛,玩弄女人感情的骗子,最让她不齿!

“好吧,贺姐姐,我想喝果汁了,你能不能去给我买一瓶啊?”安覃苦着一张脸,现在他的嘴巴里面都能淡出个鸟味了,好想吃火锅啊,川菜之类的,那种酸辣爽的滋味,他很留恋啊。

贺茜无奈的笑了笑,“好好好,我现在就去给你买,你先乖乖的在这里呆着啊,有什么问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记住,不管是什么问题,都要给我打电话,听见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安覃贼贼的笑着,“贺姐姐,你现在还是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啊,怎么变得像中年大妈那样啰啰嗦嗦,你提早进入更年期,我许大哥知道么?”

“你这个小坏蛋,我这还不是因为关心你么。”贺茜恶狠狠的给了安覃一个爆栗子,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

迎面走来一个步履匆忙的男人,贺茜瞥了他一眼,果断选择回家做饭。安覃那小子,真的是越来越精了,还真是让他给说准了,不过看安卓生这么着急,总归还是有点良心的。

“安覃,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没事,爸,你怎么来了。”安覃明知故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安卓生有些啼笑皆非,“你这傻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没有告诉我,要不是毓冉给我说了,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嗨,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修养几天就好了,权当给自己放放假咯。”安覃说的很不在乎,“对了爸,我有件事情想要给你说。”

安卓生坐在床边,温声说道:“这里现在就咱们爷俩,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好。”

“是这样的爸,我这段时间恐怕是上不了班了,但是公务总归得有个人要处理,当然最好的是你亲自出山,但我怕你太过劳累,毕竟你现在不比年轻的时候了。要不这段时间就让安毓冉来处理吧,再怎么说她也是企业的总经理,由她来处理的话,董事会应该不会说什么的。”

“你当真是这么想的?”

“对啊,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虽然我和安毓冉之间有些问题,但在企业大事上,大家的心是齐的,无论做什么决定,肯定都是为了华澜着想。”

安卓生拍了拍安覃的肩,笑呵呵的说道:“不愧是我的好儿子!”

安覃笑了笑,“这是我应该做的。”

随便聊了几句打发走安卓生之后,安覃疲惫的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安毓冉站在他的面前,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来了。”安覃淡淡的打招呼,“来多久了?”

“没多久,看你睡着,就没叫你。”安毓冉目光复杂的看着安覃,“我刚接到了安卓生的电话,他让我明天开始处理公务。”

安覃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是你的要求吧。”她真的看不懂安覃,虽然他们现在是盟友,可她从来都没有看透过安覃。

“嗯,安毓冉,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接下来要怎么把握,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安毓冉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越来越复杂,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喃喃的说了一句,“谢谢。”这恐怕是他们相交以来,她说的最真诚的一句话了。

“不必,刚才安卓生说他已经和你妈离婚了,这件事情你知道么?”

安毓冉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刚才他也给我说了。”

“那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你自己了,等我痊愈,我就离开华澜了,那个时候大家的盟约就自动作废了,剩下的事情我就不能帮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你真的可以这么毫不留恋的走么?”

安覃淡淡的笑了笑,“不是你说的么,华澜并不是我的,我只是把他给了他真正的主人而已。对了,到时候我也会离开安家,”安覃苦笑,“这里并不属于我。”

安毓冉沉默许久,这才微微的说道:“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如果不是因为公务,我随时欢迎你来!”

安毓冉微微的笑了,然后离开。

贺茜来的时候,就看见安覃正百无聊赖的抠着手指,不由得又开始碎碎念,“我说你呀,都多大的孩子了,还像个小孩一样抠手指。”

安覃转头,调皮的对着许安眨眨眼,吐槽道:“许大哥,我真的是好佩服你啊,贺姐姐这么啰嗦,你是怎么受得了的哟。”

“你个臭小子,”贺茜毫不犹豫的又免费送给他一个爆栗子,恶狠狠的说道:“再挑拨离间我和你哥的关系,明天我就罢工,天天给你买包子吃。”

“不要啊,”安覃无力的哀嚎,“姐,我的好姐姐,我错了,你可千万不要罢工啊,我才不要吃包子呢。”包子是这天底下让他最不能忍的食物,没有之一。

贺茜阴笑道:“那你就乖乖的,多吃饭,少说话。”

安覃像小鸡啄米般狂点头。

“该交代的事情你都已经交代好了?”许安淡淡的问道。

“嗯,我看的出来,就算我不提,安卓生也打算让安毓冉接手企业,他现在懒散惯了,再想让他去处理公务,那还不如杀了他呢。从奢入俭难啊!”安覃的眼里满是讥讽,“只不过,我先提了出来,就卖给了安毓冉一个人情,只不过这个人情并没有什么用,大家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交集了。”

“这样也好,那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养伤,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交给我就好了。”

“哥,谢谢你,这段时间幸亏有你和姐在我身边,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啦。之前,我每天都会梦到我妈,一想起我妈,我就恨意滔天。”

许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了,那些糟糕的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有大家,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

“好啦好啦,不要再说这些伤感的话题了,安覃,快尝尝我给你做的美食吧,保准你以后每天的心情都是明媚的,眼光的。”

安覃看了看贺茜,又看了看许安,乌黑的眸子里雾气氤氲,他强忍着眼眶的湿意,轻轻的接过散发着香味的食盒,轻轻的道谢,“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他们只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可是他何其有幸,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爱,这份温暖会永远的刻在他的心里面,一辈子都不会改变,更不会忘记。

“说什么傻话呢臭小子,赶紧吃吧,不然一会儿就该凉了。”

这几日,安卓生也会隔三差五的来医院看一看,但总是坐几分钟就匆匆的离去,安覃也不多说什么,表现的十分乖巧。

修养了一段时间,在贺茜和许安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安覃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但尚没有痊愈。伤筋动骨一百天,但安覃显然对这种类似于囚徒般的生活很是厌倦,他死皮白赖无下限的求许安允许他出院,然而许安就如那黑脸包公,就是不同意。

然后安覃又转头去求贺茜,在他软磨硬泡下,终于同意让他回家休养。

回到家了,安覃乖巧的呆了两天,就提出要回企业看看,彻底的做个了结,许安原本不同意,事情已经到了扫尾阶段,真的没必要这么着急,可是安覃却不这么想。

“哥,我真的是一分钟都不想再这里呆啊,你就让我去吧,结束了我就好跟着你们去帝都了。”

“可是你的身体并没有痊愈。”

“我在这里根本就不利于养伤啊,每天的心情都是那么的灰暗。许大哥,贺姐姐,等我把这件事情处理完,我就跟你们去帝都,我保证会乖乖的养伤的,直到痊愈了再去上班,你们觉得怎么样?”

许安失笑,“你这个臭小子,就算我不同意,你也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对吧。好吧,既然你想快点离开这里,那我也不阻拦,只是,一定要注意身体,别逞强。”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