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又一个丑闻

第二百四十八章 又一个丑闻

手机阅读

“安覃啊,你这个傻孩子,你说你怎么这么傻呢。”贺茜忍不住抱着安覃痛哭,“你还有大家啊,干啥非要一个人扛下那么多的事情,你还这么小,再说了,你看看你这瘦削的肩膀才几斤几两啊,那么瘦,来一阵风都能把你给吹跑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啊。”这傻孩子,真是快点让她心疼死了。

许安一头黑线,韩安希忍不住偷笑,这贺茜真的是太太太逗了,说话敢不敢再逗逼一点,明明是这么悲伤又深情的气氛,被她这么一搞怪,那种沉重的气息荡然无存。而且,看着安覃嘴巴微微抽搐的样子,真的是特别搞笑。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这家伙是泰山压顶了都脸不红心不跳的,能看到他面具龟裂的模样,也算是一种幸运啊。毕竟百年难得一见,看了这次,谁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贺姐姐,淡定些,我快喘不过来气了。”安覃有点害羞,毕竟当着许大哥的面被贺姐姐这么亲密的抱着,这多少让他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小心,许大哥吃醋啊。”

“你这个臭小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那些有的没的。你许大哥才不会吃醋呢。”

许安无语的摇摇头,这一对极品姐弟,他真的是无语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有心情闲扯这些毫无营养的话题。“安覃,现在大家的当务之急是找出这件事情的幕后主谋。不过,我想这件事情你的心里应该有所猜测。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韩安希走了过去,坐在许安的对面,他面容清冷的说道:“安覃,我刚才在花园里面看到了安毓冉和一个女人在争执,然后听到了一些消息,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否属实。”

“什么消息?”许安来了兴趣,“安毓冉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还有那个女人又是谁?”

“听安毓冉的意思,你早已经和她结成了同盟,而且,你还刻意的安排安卓生去了意大利。然后在安卓生去了意大利之后,你明知道你已经被人给盯上了,然后还故意的孤身一人出行。安覃,我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以身犯险,真的太傻。

安覃苍白的笑了笑,“的确,我和安毓冉是同盟的关系,你协助我拔除企业里的钉子,我帮助她排除异己,大家这也算是各取所需。至于安卓生,我只不过是让他知道一些他本该知道的秘密罢了。”

“咳咳。”安覃说的是云淡风轻,知道真相的韩安希忍不住清咳两声。

安覃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在许安明显怀疑的眼神下,决定坦白从宽。“好好好,别这么看着我,我老实交代还不行么。”

“坦白从宽。”贺茜笑眯眯的说道。

安覃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我没有刻意的安排安卓生去意大利,事实上我只是告诉他安夫人的私生子在那里,然后他就火急火燎的赶过去了,这和我没什么特别的关系。”

贺茜撇嘴,对于他这不要脸的说法,感到不那么的认同。

“至于车祸这件事,前一段时间,我把安夫人安插进来的财务经理给解雇了,然后在安毓冉的帮助下,基本上把安夫人安插在企业里面的眼线清楚地七七八八,我知道这已经激起了安夫人的怒气了,想着她最近应该会有动作,只是没想到她的动作会这么快。”

好吧,这理由真的是无懈可击。

“好了,这些事情我都坦白了,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

韩安希耸了耸肩,“没有了。”

“我也没有了,只要你不开口,我不会干涉你的事情。只是安覃,如果你遇到了什么让你特别迷惑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好的,我知道了。”

贺茜看了看安覃,又看了看韩安希,不知道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怎么会玩在一起了。

“韩先生,你怎么会和安覃在一起啊,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安覃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韩安希倒是无所谓,很大方的说道:“我现在是他的情人兼保镖。”

情人?贺茜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一阵猛咳。她的双眸瞪得老大,暧昧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流转。

许安也有些意外,但是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有安覃能相处这种馊主意了。

“情情情人?”

“只是假装的,安卓生一直想要在我的身边安插女人,我被逼的没办法了,就直接拿韩先生当我的挡箭牌了。”

贺茜只觉得头上有一堆黑压压的乌鸦飞过。

“好了,还有什么问题你以后再问,安覃才刚醒过来,需要休息。”

贺茜还有一堆问题要问,但是许安这么说了,她也只好老实的闭嘴了。看着安覃苍白的脸,她真的特别的心疼,“安覃,你想吃些什么,给姐姐说,姐姐去给你买。”

“我想吃点粥,姐姐,你去我家里给我做吧,我想吃你做的了。”

“那我和贺小姐先回去了,许先生,就麻烦你在这里照顾一下安覃吧。”

“你们尽管去,这里有我。”

送走了贺茜和韩安希,许安给安覃掖了掖被子,坐在他身边,温声问道:“你准备怎么对付安夫人?”

安覃笑了笑,“许大哥,我不打算对付安夫人,现在我可是安卓生唯一的儿子,要是让安卓生知道这一切是谁在背后捣的鬼,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许安微微的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好一招借刀杀人。”

“那你准备让谁去说。”

“许大哥认为谁比较合适呢?”

“安毓冉怎么样?”

“真的是英雄所见略同,还是许大哥你最了解我了。”

许安无奈的笑了,安覃成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应该是欣慰的,可为什么心里面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摸了摸安覃的头,温柔的说道:“睡一会儿吧。”

安卓生怒气横生的坐在安夫人的对面,安夫人有些心虚的看着他,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明知故问!安卓生懒理安夫人的故作姿态,直接把一叠照片甩给了安夫人,还有一份文件。

安夫人颤抖着手翻开了文件,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你你你!”

“我什么我,你瞒得到是挺好的啊,”安卓生忍不住的冷笑,“拿着我的钱,去养小白脸,还剩了这么一个野种,你可真是有心了啊。”

怪不得这么贪得无厌呢,原来养了个小狼狗啊,他还真是呵呵哒。

眼见事情已经败露,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无论怎么辩解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安夫人冷笑道:“是又如何,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的,三天两头的换女人,我有说过什么么。我还这么的年轻,你却让我天天独守空房,然后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凭什么你过的那么潇洒,我却像是一个受伤的女人,每天都过的那么压抑。”

安卓生面对安夫人的控诉显得十分的冷淡,“所以你就背叛我?”

“是你先背叛我的,”安夫人忍不住尖叫,“是你先背叛大家的感情的。”

“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安夫人忍不住泪如雨落,“安卓生,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安卓生撇嘴,没有回答。

“我知道的,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爱我只不过是为了你的事业,安卓生,你的心可真狠。”

安卓生有些火大的吼道:“再狠也没有你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安覃,你知不知道他是我唯一的儿子,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让你为他陪葬!”

安夫人气的把桌子上的杯子全都扫在了地上,她愤怒的指责,“安卓生,你怎么这么心狠,我陪了你二十多年,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心怀鬼胎的野种?”

“那是我的儿子,你的那个才是野种!”

“安覃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心都已经被伤透了,再撒点盐也不觉得有多疼了。

安卓生冷笑,“到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毓冉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安毓冉,怎么会是毓冉呢。

“不可能,不可能,毓冉怎么会这么做呢?”

安卓生冷笑,“当然是因为恨你啊,包括那野种的事情,也是毓冉告诉我的,否则一向不关注你的我,怎么会这么大的丑闻呢。”

安夫人的脸色苍白的像个死人一样,被女人背叛的痛苦可比他的背叛强烈的多。

“不可能不可能。”那天他还以为安毓冉只是在发狠话,发泄怨气,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背叛她。

安卓生懒得多说废话,把一份文件扔在了安夫人的面前,冷冰冰的说道:“签吧,好聚好散。”

“我不会签。”

“不签也得签,否则我就去法院起诉你。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净身出户,连这一千万都没有。”

“你怎么这么狠?”

“我狠?”安卓生笑的讽刺极了,“实话告诉你,要不是安覃非要给你这一千万,我连一块钱都不想给你,因为你让我厌恶,我只要一看到你就觉得特别的讨厌。”

那厌恶的眼神,就好像再看一只惹人厌的臭虫。

“你就那么讨厌我?”

“不只是讨厌,那是一种沁入骨子里的厌恶。”年轻的时候真是受够了她的趾高气扬,那种嚣张的气焰到现在他都记忆深刻。

安夫人垂头不语,愣神的看着白纸上那冷冰冰的文字,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选择拿起了笔,重重的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尽快搬家,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拿出一张支票甩在安夫人的面前,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的极其的潇洒干脆,真的是挥一挥衣袖,连一片思念的云彩都不带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