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车祸背后的隐情

第二百四十七章 车祸背后的隐情

手机阅读

拍完了MV,车彦翎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韩安希也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安覃那里,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两天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眼皮一直在跳。回去的路上,他的心一直在揪着,回到安覃家,发现他并不在家,料想他现在应该在上班,正准备去企业里看看他的时候,韩安希忽然接到了保镖的电话。

“老板,安少爷出事了。”保镖焦急万分,老板在的时候还好好的,这老板才离开没两天,安少爷就出事了,保镖已经预测到了自家老板黑如包公的脸以及那犹如火山喷发的怒火。

预想中的指责和怒骂并没有出现,然而保镖握着电话的手仍然在不停的颤抖,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别看他家主子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但是他正经起来,经常不是人啊。看过太多真实的案例,他已经深切的认清楚了他的真面目,是以不管韩安希心情如何,他都兢兢战战,不敢放肆。

“他现在在哪里,还有,去给我查清楚,背后主谋是谁?”安覃是他要保的人,他倒是要看看,是谁敢在老虎爪下动猫爪。“两天之内我要看到答案,否则你们都给我滚回老家去卖茶叶蛋去。”

韩安希赶到医院的时候,安覃还在手术里面没有出来,他没有看到安卓生,倒是看到一个不速之客。

“我听说安覃金屋藏娇,还以为是什么如花似玉的女人呢,原来竟是一个实打实的汉子。啧啧啧,这安覃莫不是受过什么伤,所以这品味才会这么的奇怪呐。”安毓冉看着韩安希越来越黑的脸,有些幸灾乐祸道:“帅哥,别生气嘛,安覃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特助,你跟着他没有什么前途,要不就从了姐姐我?”

从你妹啊从,韩安希忍不住斜了自以为是的安毓冉一眼,懒得搭理这聒噪的女人。要是车彦翎知道他这次任务的失败,指不定会怎么嘲笑他呢,会不会从帝都杀过来,然后把他大卸八块扔在盐缸里面做咸肉啊。还有安覃,受的伤到底严不严重,到底是哪个人这么的心狠手辣,竟然敢真的对他下了杀手。

他跟安覃接触的时间不算短,但也绝对不算长,可是他已经看透了安覃冷漠的外表下那颗柔软的心。这可爱的男人呐,虽然极力装作老气横秋的成熟男人,然而他的心里面还是有着小孩一般的脆弱。只是他已经习惯性的伪装自己,强迫自己变得坚强,每次看到他那张疲惫的满是沧桑的眼,他都忍不住的一阵心疼。安覃是他从心里面想要保护的人,都怪他疏忽了,否则他也不会受这样的罪。

该死的,韩安希一拳打在了墙上,吓的安毓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这人发什么神经呢!”安毓冉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心有余悸的说道:“人吓人,吓死人!”

韩安希回头,黝黑的眼睛闪烁着犀利的光泽,他直直的看着安毓冉,冷厉的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看看他死没有。”

“滚!”韩安希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安毓冉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尖叫道:“你刚才说什么?”竟然敢让她滚,他算哪根葱啊!

“滚,别再让我说第三遍!”韩安希杀气必露,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安毓冉吓白了脸,踉踉跄跄的跑了,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恶魔,好可怕啊。

“安卓生死哪里去了?”他都来了这么久了,连安卓生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他出国了,是安少爷安排的。”

韩安希抿嘴沉思,分析这安覃这样做的动机,难道他已经预料到了有人已经对他下了杀手,所以才要把安卓生支走。可是如果他真的是要以身试险,那安卓生留在这里岂不是更好?

这安覃到底在想什么呢,韩安希迷惑了。会不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巧合呢。

会有这么巧的巧合么?天下从来都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我有事情出去一趟,你们在这里盯好了。”

韩安希独自走在医院的花园里面,突然看到了安毓冉和一个女人在说话,那女人背对着他,他无法识别她的身份。

两人似乎在激烈的争持,韩安希则趁他们不注意,偷偷的向她们靠近。

“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安毓冉火大的吼道。

“不是我。”

“不是你还会有谁,你是不是非要害死我了,你才甘心!”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安毓冉,你的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啊。”

“呵呵,你怎么可能不会害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心里再打什么算盘,你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你自己,还有你那个私生子。”

女人尖叫,“安毓冉,你闭嘴!”

“闭嘴?”安毓冉忽然狂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做的天衣无缝啊,我告诉你,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连我都知道了,你觉得我爸会不会知道啊。”

“混蛋,是你说的?”

安毓冉只是疯癫的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是不是疯了安毓冉,我要是倒下了,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大家才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妈,”安毓冉怪笑道:“现在这么叫你真的觉得特别的讽刺,你知道么,在你逼着我因为利益关系嫁给我不爱的人的时候,我对你就失望了。后来得知你有了别的男人的野种,我就更加的绝望了。你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那个野种。同样都是你的孩子,凭什么你爱他却不爱我,我恨你,恨死你了!”

“毓冉,妈妈没有。”

“别说那两个字,你不配。你以为只要安覃死了,你的儿子就可以稳稳的坐上董事长的位置么,我告诉你,你这如意算盘恐怕是要落空了,你知道我爸去哪里了么?”

安夫人的心一凛,佯装淡定的说道:“你爸不是去美国了吗?”

安毓冉笑道:“那只不过是障眼法,我爸其实去了意大利。”

“可是安覃明明让他去的美国!”

“那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不这样又怎么能钓出你这条大鱼呢。”

“你你你,你和安覃是一伙的!”安夫人忍不住的尖叫,“安毓冉,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些什么啊,你这个疯子!”

安毓冉笑的癫狂,“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就要整垮你,让你输的什么都没有!”

韩安希抿嘴看着这场狗咬狗的戏码,对于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又有了一次深刻的认识。女人果然不能惹啊,看着平日历柔柔弱弱的,但是心狠起来,比男人还要凶猛。

对于这恶心的豪门争财的戏码,韩安希的心里是实打实的厌恶,没心情在往下看下去,他直接转头走人。已经确定了罪魁祸首,接下来就等安覃醒来,看他打算怎么处置安夫人了。

真是没想到,他竟然拉拢了安毓冉。安覃啊安覃,你还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

“老板,安少爷已经转到病房了。”

“医生怎么说。”

“还好。安少爷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伤的不是很重。”

韩安希点了点头,径直往病房走去,安覃还没有醒来,脸色苍白的像个纸一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睡得深沉。

“你呀你呀,为什么非要这么逞强呢。”一声又一声的沉重的叹息,包含了太多的无奈和心疼。

韩安希还没有决定要不要给车彦翎打电话,没想到他已经打了电话过来。

“安覃是怎么回事?”

“车祸,人为!”

“他现在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他还没有醒来。”

车彦翎顿了顿,“贺茜已经赶过去了,到时候她会联系你的。”

韩安希一愣,随后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顿了顿,又说道:“安覃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的疏忽,我很抱歉。”

“这与你无关,不必自责。”

贺茜一下飞机就心急火燎的往医院赶,许安也是一脸的担忧,他理解贺茜的心急如焚,他同样也是。安覃是他们的亲人,突然间发生这样的事情,让谁都觉得受不了。

赶到医院,贺茜见到韩安希有一瞬间的诧异,“韩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安覃刚醒,你们先进去看看吧,这件事情我随后再给你们说明。”

贺茜一头雾水,车彦翎给她的电话居然是韩安希的电话,也怪她粗心,韩安希当时给了她一张名片,但是她当时觉得以后两人应该不会再有交集了,因此也就没有存在手机上。

“好。多谢韩先生了。”

许安则是冲着韩安希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贺茜走进了病房。

安覃一看许安和贺茜来了,有些惊讶的说道:“贺姐姐,许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你说大家怎么来了,安覃啊,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贺茜紧张的看着他,握着大手的小手在不停的颤抖。

“姐,我没事,只是近段时间我恐怕下不了床了。”安覃无奈的苦笑。

许安一直抿嘴站在一旁,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贺茜见许安半天没哟说话,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胳膊,示意他说两句。

然而许安还是沉默是金。

贺茜干笑道:“安覃啊,你许大哥这一路上也是心急的不得了呢。”

安覃闭着眼,没敢看许安那双黑亮的眼睛。

看他一副做错事心虚的样子,许安无奈的长叹了一声,坐在安覃的床边,严肃的说道:“安覃,我并不赞同你这次的做法。”

安覃闭着眼睛不说话。

“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千百种,而你选择了一个最蠢的,也是让我最无法接受的。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那么长时间都已经挨过来了,真的没有必要急于这一时。你要知道,你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有姐姐,有哥哥,有许多好朋友,他们都在关心着你。如果,你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你觉得他们会不会伤心?”

“许大哥,我知道错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