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亲爱的你真是一个醋缸

第二百四十六章 亲爱的你真是一个醋缸

手机阅读

换了一身行头的车彦翎出来就看见贺茜站在许安的面前笑的花枝招展,他抿嘴无语,俊脸上愁云惨淡一片。偏巧韩安希还超级没有眼色的凑到眼前,在他本就烦躁的心上又加了一把火,他笑嘻嘻的说道:“瞧瞧,人家可真是鹣鲽情深啊,这才刚分开,又迫不及待的追来了,啧啧啧,兄弟啊,你这恐怕是彻底的没戏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咱又何必单恋一枝花呢,你呀,趁早还是死心吧。”

他可瞧的清清楚楚的,贺茜看着许安的眼神,幸福满满,这种幸福感是从心里面散发出来的。车彦翎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可是这爱情吧,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磨人,是他的,终归是他的,就算他不争不抢,也是他的;不是他的,就算他厚着脸皮去争抢,也不是他的。所以,最好还是随遇而安吧。

车彦翎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瞪了一眼韩安希,眼里警告的意味十分的强烈。韩安希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车彦翎管理了一下表情,这才走到两人面前,淡淡的说道:“你来了。”上次的事情,他必须要感谢许安,如果没有他,他只怕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面。“陌北的事情,大家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等拍完这个MV我就去找他谈谈,如果他愿意,车家的大门永远都为他打开,如果不愿意,那么我也不强求!”

“这件事情还需你亲自去给陌北谈,之前我也问过他,他觉得不管在苏家还是在车家都无所谓,他更想要的是自由。当然,我认为这件事情你们亲兄弟坐下来聊聊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这是他们的家事,就算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好,他的手也不能伸的太长。“还有,雅恬怀了身孕,陌北想要尽快举行婚礼,这件事情你别忘了和他商量,毕竟最好的朋友不等同与亲兄弟,你这身份突然的转变,可能会让他有点不适应。”如果是他,他也可能会接受不了,最好的朋友变成了亲哥哥,要不要这么的偶像剧啊。

“我知道了,谢谢你!”车彦翎淡淡的笑了,“陌北有你这个好朋友,是他的幸运。”

“大家是兄弟,兄弟之间不必这么的客气!”许安笑了,然后转头看了看但笑不语的贺茜,淡淡的说道:“这是贺茜第一次拍MV,要是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

车彦翎笑了笑,“她绝对没问题,做我助理的时候,可没少看着我拍MV,看的多了,该注意的事项肯定都烂记于心,就算是榆木脑袋,估计现在也应该记住了。”

许安笑了笑,贺茜不爽了,“喂喂喂,你说话就说话,别指桑骂槐啊。想要表扬我聪明就请直说,干啥要这么曲里拐弯的。哼,你还是可以前一样,嘴巴恶毒的要命,真想拿个创可贴把这张讨人厌的嘴巴给封上!”

“瞧见没有,我说一句,她能回十句。上班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根本就无惧我这老板的威严!”

贺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然而男女主角还在一旁聊的是欢天喜地的,韩安希顿时觉得头上有三十二只乌鸦飞过,他忍不住叫道:“喂喂喂,开始了!”

“那大家先过去了,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吧。”

许安点点头,目送两人离开。

贺茜很认真的听着韩安希给她讲戏,一听到还有吻戏,她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许安,韩安希忍不住打趣道:“你要是害怕你;老公吃醋的话,要不要先告诉他一声啊,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没想到贺茜听完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多亏导演大大提醒,我这就去跟我家那位报备一下。”

韩安希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不经意间又硬生生的吃了一碗狗粮,他这心理啊,真的是甜的发苦。

“亲爱的,我可能要拍吻戏。”

许安的笑容不变,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去吧。”

“你不吃醋?”

“这是你的工作不是吗?”

贺茜释然的笑了,原来她家这位还是很公私分明的啊。

MV拍摄的很顺利,韩安希发现贺茜很有表演的天赋,“贺茜啊,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进军演艺圈啊。”

“不行,”贺茜还没开口,车彦翎首先就开口反对,“娱乐圈根本就是一个大染缸,贺茜要是进去,肯定会被污染的不行。就她这蠢脑子,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些心机深重的女人。”

听听听听,他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她不满的抗议,“导演,你听到了吧,这人啊嘴巴就是这么的欠,每次都是前半句说人话,后半句说鬼话!”

韩安希忍不住偷笑,“不过车彦翎说的很对,娱乐圈啊,就是一个鱼目混杂的地方。人们大多数就是看到了其中辉煌的一面,却忽视了灰暗的另一面。我挺欣赏你的,以后我要是拍戏的话,你能不能来给我客串个角色啊。”

“没问题啊。”贺茜很爽朗的答应了,“我发现这演戏还是挺好玩的啊。”

就剩最后一场吻戏了,贺茜有点紧张,车彦翎故作淡定下,也觉得非常的紧张。

毕竟这可是第一次和贺茜这么近距离的亲密接触,车彦翎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了。

“你们两个准备好了么?”

贺茜大大咧咧的说道:“我准备好了。”

车彦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定的说道:“我也可以了。”

韩安希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一秒钟变严肃。“开始吧。”

车彦翎慢慢的向贺茜靠近,两人的视线慢慢的焦灼起来,缱绻的目光好像定格了时间,贺茜只觉得胸口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她忍不住红了脸。

那羞窘的神色让车彦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耳朵上渲染了大片可疑的红色,修长的手指微勾精致的下巴,俊脸慢慢向俏脸靠近。

贺茜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只是那微微跳动的眼皮显示了她此刻并不平静,薄唇越靠越近,在心慌意乱之间,终于相贴在了一起。

“卡!”

一听到卡的声音,两人迅速的分开,且都顶着一张猴屁股似的脸。

“太棒了,简直太唯美了!”

“过了就好,我就怕自己做不好,然后拖你们的进度。”

韩安希笑呵呵的夸赞,“贺茜,你真的太有表演天赋了,如果哪天想要拍影片了,一定要联系我啊。”说完,还很慎重的递给了贺茜一张名片。

“谢谢导演!”

车彦翎直直的看着贺茜,眼眸深处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贺茜,谢谢你!”

“客气什么啊,大家不是最好的朋友么,前老板!”贺茜不在意的挥挥手“还有什么事情么,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我表示你们演员真的太辛苦了,我好累啊。”

车彦翎忍不住笑了笑,“那你快回去休息吧,等剪辑好了,我发给你看看啊。”

“成,那我先走了,导演拜拜啊。”

贺茜像一只小麻雀一样,围在许安的身边叽叽喳喳,分享此次拍摄的心得。许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她讲,直讲的她口干舌燥,这才发现,他压根就没有回过她的话。

“亲爱的,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声音平静的很,听不出里面的情绪。

贺茜也没多想,既然他说没生气,那就是没生气呗。

回到家,许安问贺茜,“你饿么?”

贺茜摸了摸干瘪瘪的肚子,可怜巴巴的说道:“当然饿了。”

“那你先去洗漱吧,我去给你做饭。”

贺茜二话不说奔到浴室就开始洗刷刷,准备将今日的疲劳全部冲刷掉。洗完出来,许安也做好饭了,“快来吃吧。”

“天呐,太香了,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许安笑了笑,准备回卧室。

“亲爱的,你不吃饭么?”

“我不饿,太热了,我先去洗个澡。”

贺茜点点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贺茜拍着滚圆圆的肚皮回到卧室,正巧看见许安走出浴室,他只是在重要部位围了浴巾,露出精壮的腰身。

“洗完啦?”她家亲爱的身材就是这么的有料啊。

“吃饱了么?”

贺茜拍了拍像西瓜一样的肚子,“瞧,饱的不能再饱了。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盛饭。”

许安走向前,一把抱住了贺茜,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那里,声音嘶哑的说道:“我确实饿了,但我现在不想吃饭。”

贺茜的脸红了,一路红到了脖子。

“那你想吃什么?”

许安没有说话,他准备用行动说话。

贺茜突然想起了什么,用手指阻断了许安前进的嘴,只听她贼兮兮的说道:“你老实告诉我,你今天是不是吃醋了?”

许安翻躺在床上,背对着贺茜,拒绝回答这无聊的问题。

“你真的吃醋了?”

贺茜也爬上了床,趴在许安的面前,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不是不在乎的么,为什么还会吃醋啊。那说明你还是在意的么,真是死鸭子嘴硬。”

这聒噪的女人,许安忍无可忍的用嘴唇堵上了那张叽叽喳喳的嘴。

贺茜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然后不由自主的加深了这个吻。空气里面弥漫着旖旎的气息,粉色的味道有些甜,在唇齿之间留香。

不知道过了多久,贺茜可怜巴巴的恳求,“我累了,我错了,求放过啊。”

“茜茜,现在知道求饶了?可是已经晚了。”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在那里幸灾乐祸来着。

我的天呐,贺茜这一刻真的是悔恨不已,刚刚她就不应该不知天高地厚的挑衅他啊,吃醋的男人真的是猛如虎啊。

“我的嘴巴好疼啊。”一定肿得像香肠一样,奇怪啊,他今天干嘛一直吻她的唇。

许安对贺茜的抱怨置之不理,今天一定要多消毒才行。

贺茜迷糊的脑子突然灵光一闪,她抽空尖叫道:“我知道了,亲爱的,你真是一个醋缸!”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