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钉子拔除计划

第二百四十五章 钉子拔除计划

手机阅读

“当然是因为华澜给的工资高啊。”女人回答的理所当然,“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哪个企业的前景更好,对我的未来更有帮助,我当然就要去哪个企业了。”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问,女人在心里忍不住的嘀咕,听说这位特助的学历并不高,只不过是接着安家独子的身份才坐上特助的位置的。他看着气势凛凛的,不会真的只是一个纸老虎吧,外强中干,没有一点点实质的攻击性。

安覃淡淡的说道:“可是你上一家的就职企业比华澜的规模更大,给你开的薪资并不比华澜低。薛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华澜,更知道你私下里做了什么动作。虽然我很想视而不见,但是我的眼睛毕竟还没有瞎。我不管什么人给了你什么承诺,但是这企业不是她说了算的。如果你不想闹的太难看,走的很狼狈,那么我希翼明天我的办公桌上能看的你的离职书!”

“你怎么知道的。”她自认为做的够隐秘的,为什么他还是发现了,女人突然觉得后背发凉。

“我怎么知道的这并不重要,”安覃淡淡的笑了笑,“你的动机是什么,这一点很重要。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也不必说的太婆。对了,离职前,我希翼能够看到你划出去的资金能够回到企业的账户上,否则就怪我不留情面了,明早之前看不到资金,我可以免费送你一张法院的传票!”

女人的脸色很难看,有一种被戏耍了一样的感觉,“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男人真的是太过阴险,想起安夫人还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她突然觉得特别的可笑。

“最近无聊,所以我想要看一场好戏,放松放松心情而已!”安覃笑的很欠揍,但是看在女人的眼里却觉得格外的欠揍。直到这一刻,她才确定,他绝对是故意的,阴险,实在是太阴险了。

“我明白了。”本来还有一些问题,现在根本不需要再问,她可不想被气死了。至于安夫人,她现在根本就不能指望,安夫人太过自负,和这个阴险的小人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安覃目送着女人离开,并没有说挽留的话,本来还想留她几日,再看一段时间她看似高级实则拙劣的表演,只是他今天的心情实在不好,偏偏她又好死不死的撞在枪口上了,干脆就把话说开了。瞬间也让安夫人知道,不管她安插进来多少人,他都有办法找出来的。来一个,他赶一个,来两个,他赶一双!

疲惫的回到家里,就看见韩大少爷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正笑眯眯的看着电视。

“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么?”

“没有,就是来了几个苍蝇,被我给赶出去了。”

“是被保镖赶走的吧。”别以为他没有看见最近他家附近多了很多陌生脸孔。

韩安希回头看着安覃,一脸严肃的说道:“安大少爷,你这一天天的能不能不要这么严肃啊。明明是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非要把自己逼成一个老气横秋的老爷子,你说你累不累啊。”

安覃但笑不语,坐在沙发上揉着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直接给我说一声,别总是一个人硬撑。盟友是用来干什么的,盟友就是用来压榨的啊。”

安覃一头黑线,他淡淡的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现在还真的有件事情需要麻烦你一下。”

“我只是客气一下而已,你不必要这么当真啊。”

“抱歉,我已经当真了。”

韩安希无语了,他有一种搬着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既然话是他说的,也只能咬着牙应了。

第二天,安卓生有了私生子,情妇之间打架的资讯闹的满城皆知,还有安家独子是个基佬的资讯也附送去了电视台,一时之间,安家被推在了风口浪尖上。

安卓生在办公室里发了一顿脾气,“该死的,这是哪个混蛋搞的鬼。”

“董事长,你现在生气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撤销这些不好的资讯。只要有资讯在,看八卦的群众就在,对企业的不良影响就不会消弭。”

“这件事情你去办吧。”

“不行,我不同意。”安毓冉首先就反对了,“安覃现在可是资讯人物,要是让他去处理的话,可信度并不高啊。”

安卓生瞥了她一眼,“除了安覃,你还有更好的人选吗?”

安毓冉兴高采烈的毛遂自荐,“我啊!”

安卓生撇了撇嘴,安毓冉有几斤几两他比谁都清楚,刚想拒绝,就听见安覃说道:“董事长,不如就让安总试试吧。这个时候,我的确应该避嫌!”

“那你就去吧。”

安毓冉喜不自禁的走了,对于安覃的帮助,她连句谢谢都没哟说。

“为什么要让安毓冉去处理?”

“董事会里还有支撑安毓冉的人,大家不能做的太过分了。”

安卓生点点头,“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在搞鬼。”

“董事长,你只需要知道,这么不遗余力的往咱们身上泼脏水,对谁有好处。”

安卓生的脸黑了,他焦躁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安覃,是时候把这些钉子全部拔除了。”

“我知道了,董事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

出了门,安覃的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他站在落地窗前面,看着湛蓝湛蓝的天空,喃喃自语:“妈,你的仇我一定会给你报的,愿你在另外一个世界过的幸福。”

安毓冉的公关很老套,花钱请了一笔水军在不断的刷评论,然后又拿最近发生的大事件来转移视线,虽然质疑的声音还有,但已经少了很多。安毓冉得意的看着安覃,“怎么样,我并不比你差。”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你比我差。”

“虚伪!”

安覃没说话,安毓冉也不想自讨没趣,说了没两句就走了。安覃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他现在还不想把钉子全部拔除,他的某些计划还没有完成,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可以彻底的离开这里了。

本来还想等到明年,可是安卓生和安毓冉现在都等不了那么久了,既然她们想要加速死亡,那么他也就不拦着了。

安覃回到家里,并没有看到韩安希,只看见他留了一张便条,告诉他有事情需要处理,需要离开两天。安覃笑了笑,随后将便条揉成一坨扔进了垃圾桶。

而有事的韩安希此刻却惬意的坐在沙滩上,可是沙滩上形形*的美女,笑呵呵的问着身旁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怂了。”

“这不是怂,而是有底线。”

“切,别再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如果真的喜欢,那就抢过来啊。”

“她已经结婚了。”

韩安希不说话了。

“他现在怎么样了?”既然她那么在乎他,那么他就度帮帮他吧。

“你放心吧,那小子贼得很,阴险狡诈,和他爸相比,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话音消散,两个人之间弥漫着冰冷的沉默。

“我说车彦翎,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是什么样子。”

车彦翎懒懒的看了韩安希一眼,没说话。

“原来的你是多么的光芒万丈啊,现在的你就像是一个斗败的公鸡。那女人真的有那么好么,你就不能放弃这一朵娇美的花,去你的后花园里看看?”

“不能!”

“既然你那么喜欢她,我也没见你怎么努力过!”

这话真的很扎心,但是车彦翎也无法否认,因为他真的没有怎么努力过。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我呸,真酸!”

看着车彦翎为情所困的样子,韩安希的心里同样也在滴血,他一直都很心仪车彦翎,然而他知道车彦翎有一个心爱的女人,因此他只能默默的守在车彦翎的身边。

可是,看到他这么落寞的样子,他的心里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啊。

“你不是说要拍MV嘛,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啊。”

“后天开机。”

车彦翎说到做到,联系了贺茜之后,后天一大早就正式开机了。

那是韩安希第一次见到贺茜,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但是对于贺茜,他是真的讨厌不起来。

“你好,见到你很开心。”被告知韩安希是这个MV的男主角,贺茜有礼貌的打招呼。她白皙的脸上荡漾的笑容,明媚且纯真。

“你好。”

“希翼大家能合作愉快。”

合作?合什么作?

“贺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这MV的导演,可不是男主角。”

贺茜傻眼,“可是车彦翎说你是男主啊。”

“别听他胡说八道,对了,我听说你之前是车彦翎的助理,后来为什么不做了呢?”

贺茜腼腆的笑了笑,“我先生不希翼我太过劳累,然后就没有做了。”

“你先生?”韩安希佯装惊讶道:“你已经结婚了?”

“是的。”说完,贺茜突然笑靥如花,然后礼貌的说道:“韩先生,我有些事情,大家稍后再聊可以么?”

韩安希点点头,然后就看见贺茜像一只翩跹的蝴蝶,喜滋滋的跑到一个男人的面前,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看样子,那就是车彦翎的情敌啊,长得也不赖,看气度也不像是普通人啊。看样子,他和车彦翎应该是势均力敌啊。

鉴定完毕,他只能在心里面默默的支撑车彦翎一把了。

“你怎么来了?”

许安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我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

“为毛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酸味,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

“没错,我就是吃醋了,这不来盯现场了,就怕某些小白兔被吃了豆腐,还不自知啊。”

贺茜忍不住娇嗔道:“多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爱吃醋啊。”但她的心里面却是乐滋滋的。

许安但笑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贺茜,温柔且缱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