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该来的躲也躲不过

第二百四十四章 该来的躲也躲不过

手机阅读

安覃的担忧韩安希心里很清楚,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只不过,他也不是一个懦弱的主,对于任何的黑暗势力他都来者不惧。很少见到安覃这么强硬的时刻,要不是时机不对,他真的忍不住的想要为他拍手喝彩。复又响起这样难得的失态竟然是为了保护他这个假恋人,韩安希忍不住揶揄道:“安少爷,如果你真的是为我好的话,这个时候应该选择放我走,毕竟只要大家分手了,安先生就没有了对付我的理由了。”

“说的很有道理,”安覃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的确,你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韩安希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不过一秒,笑容就瞬间垮塌了。“可是,我没有当你走的打算啊,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对付这些小渣渣应该不在话下啊,毕竟韩家的小少爷也不是软柿子,可以被人任意捏啊。”

“你调查过我?”对于安覃能这么迅速的识破自己的身份,韩安希真的是一点都不意外。况且,从一开始,他也没有刻意的隐藏过自己的身份。“怎么样,我这个身份对你可有帮助?”

“不算调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你演的很逼真,但我是一个很小心的人。阴沟里翻船的事我经历的不少,所以的天真都贡献给了那些失败的岁月。安希,我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趟这摊浑水,和安卓生作对,这对你或者对韩家来说,有害无益。”韩安希的确是来帮他的,这一点安覃毋庸置疑,可是他却猜不透韩安希这样做的动机。这么不遗余力的帮他,他可没有天真的认为是因为自己的魅力太大了。

韩家,一向不掺和别家的事情,难得的破例让安覃的心情并不明媚。因为他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而任何事情的发生总会有一个理由的存在。何况,在这之前,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

“别想那么多了,我只是受人之托而已,既然答应他了,当然要尽全力帮你了。”戳破了身份,韩安希也不在唯唯诺诺,他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吊儿郎当的敲个二郎腿,笑嘻嘻的说道:“我猜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可是你一直忍着不说,我也没办法开口询问,天知道我这几天干家务干的可是腰酸背痛。”

“行了吧,”安覃失笑道:“适可而止啊,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家务都是你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找保洁来做的。在我面前只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你看看你的手,哪像是干过家务的样子!”

韩安希一头黑线,“你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看我表演的这么认真的份上,你说一个善意谎言会死么。敢情我这几天在你面前就像是猴子一样啊!”他能不能送这猴精猴精的臭小子一个中指!

安覃笑了笑,“并没有,我非常欣赏你的演技,不是当演员实在有些可惜。想要拍戏么,我可以资助你啊。”投资影视,他确实有这么的想法。

“敬谢不敏啊。”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受谁之拖来帮助我的。我很不喜欢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韩安希对着安覃挥了挥手,安覃附耳过去,只听韩安希轻轻的说了一个名字,然后安覃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安希,我想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可是有人认识,好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有人帮助你你还这么的忧伤,我也真的是服了你了。”

“可是无功不受禄,大家并不相识,他没有帮助我的理由。”

“你是怕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安覃不说话,金抿着嘴。

“那我实话给你说吧,他是看在你一个朋友的面上,才来帮助你的。”

“谁?”

韩安希摆摆手,“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你姐姐。”

姐姐?想都不用想,绝对不是安毓冉,那么就是贺姐姐了,这个人跟贺姐姐有关系?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告知。”至于其他的,不必再纠结了。

第二天,安覃忙完手里的工作,告知了一声安卓生,就陪着舒禾去购物了。

“安特助,为什么那女人还没有动静啊?”

“别急,我想她应该很快就有动作了,只是,你真的已经决定好了么?”

舒禾有些忧伤的平视着远方,幽幽的说道:“安特助,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不想拼一把?”

“安特助,以目前的状况,我拼不起,也赌不起。”

安覃知道舒禾这是心意已定,也不多加劝阻。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准备,那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小心为上。”

舒禾点了点头,感激的看了看安覃,真诚的道谢,“谢谢你,安特助。”

安覃没有回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陪着舒禾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但这其中没有一件是婴儿用品,因为完全用不上。

送舒禾回家,安覃淡淡的告了别,就开车离去。舒禾正准备上楼,忽然感觉身后有一道强烈的视线定格在了后背。她回头,就看见你个靓丽的女人正狠狠的瞪着她。

“你找我有事么?”

祝雪慧看着舒禾手中的大包小包,心中的嫉妒泛滥,她目眦尽裂的看着舒禾那张素净的小脸,恶狠狠的说道:“你是不是安卓生的女人?”

舒禾心里一咯噔,知道该来的总算来了,她佯装疑惑的说道:“你又是谁?是卓生的朋友么?”

卓生卓生,叫的这么亲热,祝雪慧赶紧一直绷紧的理智的那根弦彻底的断裂了,她气势汹汹的走上前,使劲拽着手中的袋子,还喃喃自语道:“贱女人贱女人,这些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舒禾一个不注意,跌倒在了地上,祝雪慧居高临下的看着有些狼狈的舒禾,笑的十分的恶毒。她二话不说,对着舒禾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主要攻击的目标就是她的脸和肚子。

“啊,疼,疼!”舒禾的脸色发白,忍不住的喊救命,“救救我,救救我!”

“贱女人,让你抢我男人,打死你,打死你!”

周围围观的群众听到祝雪慧这样说,纷纷以为舒禾是破坏人家感情的小三,不断不帮助她,还纷纷的斥责她品质败坏。

舒禾的俏脸火辣辣的疼,然而这些都不及肚子里面的痛感,她知道她的小宝贝已经彻底的离开她了。

她应该笑的,可是为什么她的脸上却是冰冰凉凉的一片。

“你在做什么!”突然传来一声怒吼,祝雪慧看到怒气磅礴的安覃,胡乱的抓了两个袋子,急匆匆的跑了。

“疼,我好疼。”

安覃急忙抱着舒禾,急匆匆的向医院奔去。

安卓生匆匆的赶来,看着一脸严肃的安覃,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了?”

“孩子没保住。”

安卓生傻傻的站在原地。

“董事长,是祝雪慧动的手。”

“你怎么知道。”

“我赶到的时候,她还在对着舒禾拳打脚踢,最后她看到我了,这才匆匆离开。我见过她!”

安卓生这才想起,之前他还安排过祝雪慧去勾引安覃。

“我知道了。”

舒禾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白皙的俏脸上还留着一片红色的印记,看到安卓生走了进来,她忍不住哭诉:“卓生,孩子,大家的孩子没了。”

安卓生轻轻的抱着舒禾,温声安慰道:“不哭,孩子大家以后还会有的。”

“你一定要为大家的孩子报仇啊。”

“我知道,你别哭了,对眼睛不好。”

安覃冷眼看着病房里面的温情脉脉,嘴角忍不住噙着一抹讥讽的笑容。

劝慰了好一会儿,直到舒禾睡着,安卓生这才走了出来,看着一脸冷硬的安覃,忍不住黑了脸。

“你也在责怪我?”

“不敢!”

“你就是在责怪我!”

“没有!”

“祝雪慧我会去处理的。”

“最好是这样,如果你不舍得动手的话,我很乐意为你效劳。”

安卓生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大步离去。

安覃走进病房,刚刚才睡着的舒禾突然睁开了眼睛,她低声感谢,“谢谢。”谢谢他没有拆穿她。

“这样做真的值么?”

“没有什么值不值,”舒禾悲伤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我也只是想活着,好好的活着,这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是我的自私害了他。”

“这是你的事情,我无权指责,只是我希翼你能好好顾惜自己,如果连你自己都不顾惜自己,那么没有人会顾惜你。”

“我知道了,谢谢。”

“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好好的修养吧,过两天我来接你出院。”

安覃回到企业,瘫坐在办公椅上,想着最近的种种,脸上露出一种孤苦的笑容。

人不能贪图的太多,那样会失去的更多。无论是失去还是得到,随着时间的流逝,所谓的对与错会本末倒置。

安卓生没有会企业,他去了哪里,安覃不用想也知道。其实他并不同情舒禾,她现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他可怜的是那尚未有机会来到这世界的孩子,因为母亲的自私而死于非命。

这一切也有他的推波助澜,安覃越来越厌恶现在的自己。想起过去在母亲的庇护下天真无邪的他,再想想现在满腹心计的自己,安覃的心里一阵的苦涩。

人总是要成长的,只是这成长的代价实在太大。

“安特助,这是新一季度的财务报表,请你审批。”

安覃整理了一下表情,看着眼前略有些紧张的女人,淡淡的说了一句:“坐!”

女人有些局促的坐了下来,她颤颤的问道:“不知安特助有什么事情?”

“你来企业有一星期了吧,一直没有时间找你聊聊,趁这个机会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你。”

“什么事情,您请说。”天呐,她的心都已经卡在嗓子眼里了。

这安特助年纪轻轻的,但是气场好大啊。

“我看了你的资料,你的学历很不错,工作经验也有,我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想要来到华澜上班?”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