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一次试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一次试探

手机阅读

在得到安卓生授意之下,舒禾第二天就给安覃去了电话,“安特助,我是舒禾,您还记得我吧。”虽然他们昨晚已经通过电话,但是舒禾还是一副不熟的语气,安覃顿时明白,这通电话的背后是得了谁的指使,他有些嘲讽的笑了笑,忍不住自嘲的想,看来安卓生对于他的性向问题是十分的在意啊。

“不知舒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演戏就演全套吧,他倒是想要看看,接下来安卓生会有怎样的举动。真正的寂寞是在喧闹的人群中,当他面对那张已经烂记于心的熟悉的面孔的时候,突然之间失去了语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纵然他们本应该是这天底下最亲的人。那种绝望的寂寞,就好像他走进了一望无垠的黑暗,看不见光明,也看不见未来,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只能在这恐慌的世界里面,无助的打转。

舒禾笑的很淡,眼角看不见一丝丝的笑意,她温声说道:“安特助,有时间么,我想请你出来坐坐。有些事情我想请教一下你,还请安特助能够赏个薄面。”面是一定要见的,否则怎么能光明正大的商量对策呢。呵呵,安卓生既然把机会已经送到了她的面前,要是她再不懂得把握,才是实打实的白痴!

“好,时间地点一会儿发给我,我现在有点忙,先挂了。”这么快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了么,安覃无声的冷笑,信息很快就到了,安覃拿着文件急匆匆的向那间豪华的办公室里面走去,迎面碰上了安毓冉。已经碰了面,自然避无可避,他淡淡的打了一声招呼,并没有等待她回话的打断。

“慢着,安特助,这么着急做什么,看到我就跑,难道我是老虎,会吃了你么?”安毓冉笑的灿烂极了,只是那笑容并没有到达眼底。“还是说,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做贼心虚了?”

安覃不想在这没有营养的话题上和她做没有意义的争论,他礼貌的说了一声,“安总借过,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向董事长汇报。还有,我必须慎重的说明一下,我做人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做贼心虚。安总您一定听说过,只要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放肆,安覃,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这么的指桑骂槐。”安毓冉气急,安覃在她的眼里就是一根针一根刺,就扎在她的心上,让她疼痛难忍,却又拔不掉。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真的太恶心了。

虽然他们是盟友关系,虽然安覃也表明了这企业他不会要,白纸黑色就在那里,可是想到安卓生对安覃的器重,她就忍不住的嫉妒。凭什么,她才是正儿八经的安家大小姐,这私生子有什么资格在她的企业里面耀武扬威。这种嫉妒让她每每见到安覃就忍不住的红眼,所以每次的争锋相对根本就不需要演戏,她一直以来都是本色出演。她讨厌安覃,讨厌到了骨子里面了。

“安总,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指桑骂槐,只不过是给您说了一句谚语而已。”安覃笑的很淡,但是安毓冉却敏感的觉得那笑容里面掺杂了太多的嘲讽和鄙夷。

“安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这企业不可能是你的!”

“安总,这企业是董事长的,至于他怎么决定,不是大家能够操控的,还有,我并没有说过我要继承企业,您有时间不如去处理公务,而不是站在这里和我聊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安覃看了看时间,侧身从安毓冉的身边经过,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的机会来了,稍晚我会联系你。”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

安毓冉佯装愤怒的瞪着安覃,看着周围的职员战战兢兢的模样,忍不住气从中来,她怒吼:“看你们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不想干了是不是,不相干就给我滚蛋!”她恨恨的踩着高跟鞋离开,那尖细的鞋跟恨不得在地上戳出一个个大洞出来。

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安覃站在那里一板一眼的汇报着安卓生接下来的活动,末了,他还特别严肃的说了一句,“董事长,我刚才接到了舒禾小姐的电话,她说有些事情需要向我咨询一下。”

“既然她找你有事,那你就去吧。”没想到那小女人的速度还挺快的,昨天刚给她吓得任务,这么快就实行了。

“我去可以,”安覃的脸面无表情,声音淡的就像是一个冰块一般,“董事长,我希翼下次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是您的特助,不是生活上的助理,您的女人有什么事情给您说就好,不要联系我,这样传出去不好。”

虽然安覃说的一本正经,但是安卓生却理所当然的认为安覃是不愿意和女人有过多的接触。

“安覃啊,舒禾现在怀了身孕,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除了我以外,她唯一认识的人就是你。你们年岁相当,所以能帮她就尽量帮帮她吧。”

“可是董事长,我需要有我自己的私人空间。”

“你的私人空间?”安卓生的眉头一挑,“你又没有女朋友,要什么私人空间。”

“董事长,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下个星期我要请假一周!”

“你要做什么?”

“出去旅游。”

也不管安卓生同不同意,安覃迅速的走出办公室。

如约来到约定的地点,舒禾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安覃用眼神制止了。安覃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舒禾脸上灿烂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最终就保留了一丝丝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边。

“安特助,麻烦你了。”

“这是我的荣幸,不知舒小姐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我一个人闷在家里实在太无聊了,想找人说说话,我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就想到了你,如果因此打扰了安特助,还请安特助多多担待一些。”

安覃的眉头紧皱,一本一眼的说道:“舒小姐,你应该知道我在企业里面的事情很多,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还是希翼你不要再联系我了。”

“安特助这是嫌我烦么?”泪雾迅速晕湿了眼眶,那双雾蒙蒙的美眸随时就可以来一场滂沱的大雨。

这女人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太可惜了,说哭就哭啊。安覃有些头疼的摸了摸额头,“舒小姐,我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还请你不要多想。”说着说着,突然看见舒禾的脸上突然雨过天晴,只见她欢呼跃雀的喊道:“亲爱的,我在这里呢。”

安卓生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安覃的脸色却更难看了,他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董事长,既然你来了,那么我就先走了。”

“等等,你先别接着走,我只是办事刚好路过这里,看到你们在这里,就顺便打个招呼。舒禾啊,你和安覃的年岁相当,有什么事情我要是不在的话,直接找他就好。”

“董事长!”安覃忍不住抗议。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亲爱的最关心我了。”舒禾抱着安卓生的胳膊,笑靥如花。

安卓生却没有理会安覃的抗议,笑呵呵的将一张卡放在舒禾的手中。

“想买什么就去买,别亏待了孩子。好了,你们聊吧,我先走了,客户可还在那里等着呢。”

安卓生在舒禾依依不舍的眼光中翩然离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舒禾就收起了脸上含情脉脉的笑容。

“没想到在一个不爱的人面前演戏这么累!”舒禾自嘲的说道。

“不爱了?”安覃似老友般的闲聊,锐利的黑眸扫视了四周,小声的说道:“有人在盯着大家,所以,继续演戏吧。”

舒禾低声说道:“只是看清楚了一些事实而已。”然后她突然笑的灿烂极了,满脸幸福的说道:“安特助,我突然想起来我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你能不能陪我去逛街啊。”

当然不能,安覃拒绝道:“舒小姐,我很忙!”

“可是,”舒禾可怜巴巴的说道:“刚才卓生说了,他要是忙的话,就让我找你,他现在见客户去了,我只能找你了。”

安覃无语望苍天,只好无奈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舒禾笑嘻嘻的站起来,兴奋之下绊到了桌子,眼看就要摔个狗吃屎,却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扶正舒禾,安覃立马退了好远,然后若有似无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拿出手帕就开始擦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去,果然看到了舒禾受伤的眼神。

“安特助,你这是在嫌我脏么?”

“没有,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真的么?”

“是的,你不要想那么多。不是要去买东西么,那大家走吧。”

舒禾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安覃的背影,这才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逛了一个小时的街,安覃就借口离去,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舒禾也就没有了逛街的兴致。接受了安覃送她回家的好意,在楼下,与安覃礼貌的道别之后,舒禾这才拖着疲惫的双腿上了楼。

打开门就看见安卓生正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舒禾有一瞬间的征愣,迅速的管理了一下面部表情,像一只翩跹的蝴蝶飞到了安卓生的身边。

安卓生抱了一个满怀,忽然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身上有其他香水的味道。”

“刚才我差点摔了一跤,要不是安特助及时的拉住了我,说不定现在孩子都已经离开大家了,”舒禾一副后怕的表情,“卓生,你不会多想吧。”

“怎么会,安覃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他呢。”

那就是不相信她了呗,舒禾忍不住的在心里骂了安卓生一顿,面上却笑得灿烂极了。只听见她神秘兮兮的说道:“卓生,你知道我刚才在安特助的身上看到了什么么?”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