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四十章 女人还是男人

第二百四十章 女人还是男人

手机阅读

安卓生一晚上没有睡好觉,纵然身旁的美女竭尽全力的诱惑着他,然而他竟然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努力了一个多小时,安卓生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美女终于怒了。她的美眸里面闪着愤怒的光芒,火大的咆哮道:“安卓生,你在搞什么啊,从进门之后你就开始发呆,你给我说,是那个狐狸精让你这么的放不下,能这么勾着你的心,让你居然可以忽视我的存在?”妈的,她非要撕烂那狐狸精的脸。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哪里在想着什么狐狸精,就算要想,也得看我有没有心情。”安卓生被女人高亢的尖叫声吵醒,回头不满的看着气势汹汹,对他不停指责的女人,他迅速的下床,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一脸嫌弃的说道:“大家以后不要再见面了,我对你,已经厌倦了。”

“卓生,卓生,你等等。”她只不过是使了一次小性子,他竟然头也不回的就准备离开。“我错了,我不该吼你,你不要离开我。”女人迅速的下了床,抱着安卓生的后腰,哭的是梨花带雨。“卓生,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真的,我保证,你不要离开我,我爱你啊。”

有太多的女人说过爱他,到底是爱他的人还是爱他的钱,安卓生对于这一点心知肚明。人嘛,有时候糊涂一点比较好过,但是此时的他偏偏清醒的要命。他对女人声嘶力竭的表白并没有什么回应,脸色依旧难看的可以,大手毫不怜香惜玉的掰开了紧紧的抱着他的腰的小手,根本不在乎她会不会疼。

“不用在演戏了,你们的演技一点都不合格。我心情好的时候,可以配合你们演出,但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没心情看你们这毫无新意的演出。你到底爱不爱我,我心里明白,所以,咱们好聚好散。”

安卓生头也不回的走了,美女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顾不得此时她的身上还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也顾不得她的大好风光会不会被其他的男人看上。她想要告诉他,她是真的爱他,不是因为他的钱,是真的喜欢他。追到楼下,汽车绝尘而去,带起一片尘土飞扬,她抱着头蹲在地上痛哭。

“我是真的爱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为了你,我甘愿上你儿子的床,为什么你还要这么的怀疑我的真心呢。”女人正是前两天被安覃赶出来的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她神神道道的嘀嘀咕咕,“卓生,卓生,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啊。”撕心裂肺的凄厉哭声响彻云霄,不一会儿便消失了踪迹。

站在物业管理的办公室里,值班的物业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该往哪里看。他无奈的盯着雪白雪白的屋顶,严肃的说道:“祝小姐,刚才有住户举报,你打扰他们休息了。”

“我知道,”刚哭过的声音有些沙哑,“所以你要怎么处罚我?”

“下次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你回去吧。”

物业开始赶人,这女人穿成这个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菜。纵然长得漂亮,他也一点旖旎的心思都没有。他可不想得了什么难以齿口的病,回家他老婆还不得把他往死里揍啊。

回到家里,面对着空空荡荡的家,祝雪慧的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疼。之前还是浓情蜜意的,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不行,她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哪个狐狸精竟然能收买了他的心。

她是真的爱他,所以,她坚决不能失去他。

祝雪慧拿出手机,快速的按下一个号码,在接通的瞬间,脸上突然扬起了一抹娇羞的笑容,软嗲嗲的说道:“喂,是陆先生么,我这里有个事情需要你帮一下忙。好的,好的,那一切就拜托给你了。”

挂断通话,她的美眸里面闪烁着恶毒的光芒。

大晚上的,安覃接到了陆韶扬的电话。他睁着惺忪的睡眼,连着打哈欠,打的眼泪都簌簌的往下流。“我说陆大哥,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这会儿打电话,纯属的打扰居民好眠!”

“嗨,那我还不是因为你啊,给你说啊,刚才有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让我调查一下你老爸爱上哪个女人了。啧啧啧,这年头居然还真有女人爱上你那花花老爹啊。”

安覃不笑了,他一本正经的说道:“那要调查我爸?”

“对啊,所以我这才给你打电话啊,安覃弟弟啊,你老哥我现在被你许大哥安排了一堆工作,忙的是头昏脑涨。所以,这点小事你就行行好直接告诉我呗,到时候你来帝都的时候,我请你吃饭啊。”

安覃想了想,“陆大哥你等我一下,我一会儿打给你。”

收了线,他打给了舒禾,“舒禾,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接着你看你怎么选择了。”

“什么机会?”

“我先问你,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准备怎么处理?是生下来,还是打掉?”

舒禾咬了咬嘴,摸了摸尚未凸起的小腹,硬声说道:“打掉。”她不傻,她很明白安夫人绝对会在她生下孩子之后就做亲子鉴定,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她心里其实很清楚,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她根本就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这个孩子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可以让她一步登天,也可以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其实她早就悔恨去安卓生的面前炫耀,否则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爸的一个情妇要调查他现在往哪个女人那里去的勤,接下来该怎么做,你自己考虑,我不干涉。”舒禾会做怎样的选择,他是知道的,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这毕竟是她自己的人生,他一个外人,无权干涩。

“谢谢安少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安覃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爸一会儿应该回去找你。如果他问你我是不是不喜欢女人,你就说是,明白了么?”

舒禾一愣,不可思议的低吼道:“安少爷,你不会真的是?”

“我当然不是,但是我不喜欢我爸插手我的感情生活,我希翼你能帮我这个忙。”

“好的,我明白了,安少爷,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安覃顿了顿,低声说道:“你给我一个你经常去的地址,最好是人多的地方。”

舒禾想了想,最终选择在了那里,孽缘既然是从那里开始的,就在那里结束,这并没有什么不好。“那就在华澜大厦吧。”

“好,你大概什么时间去那里?”

“上午十点左右。”

“我知道了,你做好准备,我想她这两天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谢谢安少爷。”

收了线,安覃又给陆韶扬打了一个电话,陆韶扬等到第二天早上才把信息给了祝雪慧。

而安卓生果然如安覃所想的来找舒禾了,已经有了心里准备的舒禾在看到安卓生的时候,还是装作无比惊讶的样子,“安董,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么?”安卓生的心情很烦躁,所以也别指望他现在还能够温柔似水。

“我没有那个意思,安董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有些惊讶罢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呢。”

舒禾想起自己做的错误决定,忍不住悲从中来,她隐忍的啜泣,那受伤的压抑的哭泣,却奇异的勾起了安卓生怜香惜玉的心思。

“行了,别哭了,你现在是孕妇,不要动不动就哭,对孩子不好。”

安卓生将娇俏的女人拥入怀中,舒禾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听见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嘴角咧开一个讥讽的笑容。

这男人看着含情脉脉,实则却是一个没有心的人,他不爱任何人,他只爱他自己,只是她看透的太晚了。

不,也不算晚,至少她现在还是有退路可以退的,而且还不显得生硬。就算是要离开,她也要优雅的离去,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的狼狈不堪。

“舒禾,你觉得安覃是个什么样的人?”

安少爷还真的是料事如神啊,舒禾在这一刻对安覃的崇拜已经到达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舒禾早已经准备好了答案,但她还是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下,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和安少爷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我看的出来他是一个很绅士的男人。”

“在送你回去的路上,他有说过什么么?”

舒禾摇了摇头,“安少爷对我绅士而疏离,除了叮嘱我安心养胎之外,并没有说其他的话。”

安卓生眉头紧皱,心里面不祥的预感是越来越强烈了。

“不过,我有一件事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在下车的时候,我向安少爷道谢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安少爷的手,我好像看到了他的表情不太对。然后等我进去之后,我看到他拿着手帕擦手,就是被我碰到的那一只手。”

“真的?”

“我敢保证我没有看错,现在回想,安少爷那时的眼神应该是嫌弃的。在我碰到他的手之前,他一直很随和。”

安卓生猛地坐了起来,焦躁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天呐,这臭小子不会真的是个那啥吧。

“安董,怎么了,安少爷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么?”

“这样,舒禾,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你帮我再去试探一下安覃。”

“试探安少爷?”舒禾佯装不解的问道。

“对,我要知道,他对女人是不是真的没有兴趣!”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传宗接代的任务就压在了安覃的身上,他无法接受他的独苗竟然不喜欢女人,断子绝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舒禾有些为难,“可是安董,我是你的女人,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越矩了。”

“怕什么,到时候有什么风言风语我给你兜着,你只管去做就行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