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今年不流行绿色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舒禾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安卓生,希翼他的大手能从她脆弱纤细的脖子上离开。然而安卓生对她的装可怜视若无睹,她又可怜巴巴的看着安覃。安覃没有看她,但是拉着安卓生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又对他使了使眼色,眼神若有似无的瞥向了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安夫人和安毓冉。

  被愤怒冲过头的安卓生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如今的处境,他放开了手,冷冷的看着舒禾,目含冷光,哪还有刚才的浓情蜜意。“给我回去呆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如果让我发现你不经我的同意,擅自跑了出来,后果自负!安覃,你亲自送她回去。”上一次的错误,这一次绝对不能再犯,绝对不能!

  “哟爸,你这是怜香惜玉了,啧啧,”安毓冉斜眼看了一眼安覃,笑得那就一个阴阳怪气,“安覃,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不过是一句话,就让爸转变了心意。妈,看来这企业以后就是安覃的了,没咱们娘儿俩什么事了,咱们最好还是早点另作打算,不然等被人家赶了出去,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呵,”安夫人冷笑,“他想完全继承企业,也得看我同不同意。不过是一个私生子罢了, 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安覃我告诉你 ,不该有的心思最好你不要有,否则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其他的都是扯淡,属于她的东西 别人休想拿走一分一毫, 就连安毓冉也是如此!

  安覃低眉顺眼的说道:“夫人,您想多了,我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不需要您重复的提起。不该想的我从来都不想,这企业不是你的企业,是爸爸的企业,对于企业的人事安排,爸爸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接受,并没有多余的想法。还有,夫人,您这么明艳动人,不要动不动就恶言相向,显得太过小气了。”

  “混账,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安夫人勃然大怒,“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斥责我。”

  “我不是什么东西,难道你是东西。呵。”安覃是受够了安夫人的趾高气扬,体胖人丑的老妖婆,动不动就翻脸不认人,动不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他丫丫个呸的,以为自己是黑社会啊,威胁人的话语动不动就脱口而出,真尼玛的难听。也不知道安卓生是怎么想的,这么奇葩的女人他也吃的下去。

  真是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他算是服气了。也不知道妈妈喜欢安卓生哪一点,除了长的人模狗样的,哪还有可取之处。真的是一步走错步步错,要是妈妈没有遇到安卓生,没有和他在一起,也不会落得一个香消玉殒的下场。但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他的存在了,他也不会认识那么多的好朋友。

  “你放肆!”安夫人火大的咆哮,这还是安覃第一次明目张胆的忤逆她,看来这小兔崽子的翅膀已经硬了啊,否则一向都唯唯诺诺,就算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也敢怒不敢言的他,现在却身体挺得笔直,一本正经的讽刺她。该死的,到处就不该留下他,无端端的就埋下了一个祸根。

  “够了,吵过了没有,能不能安静一点!安覃,你先送她回去,”安卓生幽深的目光直挺挺的盯着舒禾那张苍白的俏脸,色厉内荏的说道:“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如果这个孩子是我的,那我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但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我的,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我最恨的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最恨女人背着我和别的野男人偷情。这一点,我绝对不会饶恕的。”

  许是安卓生的目光太过吓人,舒禾嗫嚅着嘴说道:“我知道了。”

  “董事长,我先走了。”安覃说完,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安夫人,和看不出表情的安毓冉,对着安毓冉使了一个眼色,后者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这才扬长而去。

  回去的路上,舒禾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苍白的脸并没有因为离开安卓生而有所改变。她的嘴角紧抿,柳眉紧蹙,显得很是忧心忡忡。

  安覃看见了就当没看见,这不是他的事情,他没必要瞎掺和。如今的他每天忙的跟狗一样,时间都不够分配,没精力没事找事。再说了,他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他的细胳膊细腿的可没有拯救天下苍生的魄力。

  舒禾挣扎了好久,心里最终拿定了主意,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只有硬着头皮往上爬了。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是她唯一的希翼,她的未来,完全压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他愿意帮她的话。

  “我希翼你能帮帮我,”舒禾卑微的请求,“请你帮帮我。”

  安覃打了一把方向,将车停在一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凭什么要帮你,帮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只要你愿意帮我,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我会成为你最忠实的手下,只有你有命令,我都会无条件的实行。”

  安覃没有说话,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在方向盘上,似乎在考虑舒禾所说的话的可行性。

  “孩子不是安卓生的。”

  舒禾苍白着脸摇摇头,“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安卓生来看我的次数不多,我和前男友联系过两次。不过这一个月并没有联系过,所以他还不知道我怀孕。”

  “你们做了避孕措施没有?”

  “我告诉过他我有男朋友,也给他说了我事后有吃避孕药。”

  “你没吃?”

  舒禾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有,我听朋友说,那个吃多了,很容易伤身体。”

  安覃点了点头,眼睛平视着前方,幽深而悠长,舒禾惴惴不安的在一旁等他最终的决定。

  “我会给你找一处隐秘的地方,一会儿你把你前男友的联系方系告诉我。接下来怎么行事,我需要好好的想想。”

  舒禾大喜,:“你愿意帮我?”

  “我只是在帮自己而已。好了,不该问的话不要问,不该听的话也不要听。”

  “好好,我知道了。”

  送舒禾回了家,安覃直接回到了企业。刚坐在椅子上,内线电话就响了,他有些诧异,安卓生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走!

  摁断了电话,安覃径直打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推开门就看见安卓生现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送她回去了?”

  “嗯,我给她换了一个住处。夫人的话不可全信但也不能不信。现在还不能轻易的下决定,如果真的是您的孩子,那就是我的亲弟弟了,我希翼他能平安的来到这个世界上。”

  安卓生回头,“你接受他?”

  安覃一脸的迷惑,“为什么不呢,大家都是您的孩子啊。”

  “你不怕他抢了你的地位?”

  安覃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是我的,就算别人抢也抢不走;不是我的,就算我护的再紧,早晚有一天也会失去。”

  安卓生没有说话,拿着披在椅子上的西装,微笑道:“走,陪我去个地方。”

  “可我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

  “让助理帮你做。”

  “我就是您的助理。”

  “那我给你安排一个助理,让他辅助你。你看看你这才多长时间呐,都瘦的脱了相了。”

  安覃的心里一阵冷笑,“呵,当初也不知道谁只寻欢作乐的。”但面上他还是笑的如沐春风,“谢谢董事长。”

  “我说你一天到晚能不能不要这么老气横秋的样子,总是董事长董事长的,你累不累啊。”

  “在企业里面,您就是董事长。”这一点,安覃非常坚持。

  “好好好。随你了,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真是败给他了。

  陪安卓生吃了一顿一点都不香的饭,安覃回到家连澡都来不及洗,瘫倒在了床上。

  突然听到一阵痛呼,安覃急忙爬了起来,迅速的打开灯,就看见一个女人坐了起来。

  安覃面色铁青,表情说不清楚的可怕,“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家?”

  女人妖娆的一笑,“安特助,别紧张,我是安董事长派来喔。”

  “你来我家做什么?”

  女人突然慢慢的站了起来,安覃啪的一声关了灯,就在那女人以为自己快要麻雀变凤凰的时候,安覃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刻骨的冰冷,“穿好你的衣服从我家离开!”

  “安特助,我可是安董事长…”女人有些愣愣的。

  “我管你是谁派来的,我说的话你听不懂么,还是说你想让我打电话报警?告你骚扰我,私闯民宅?”

  女人显然没有想到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她听的出来安覃是真的动了怒,很有可能真的会报警。她急忙站了起来,请求道:“安特助,不要报警,我这就走,这就走。”

  “滚,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

  对于这种主送上门的女人,安覃真的特别的看不起。以色事人,爱情能有几个是纯粹的。

  女人连连称是,连滚带爬的走了。中间时不时掺杂着痛呼的声音,然而安覃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

  看了看有些凌乱的被子,安覃无奈的苦笑。那个女人的身材不错,而他又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虽然刚才只是淡淡的一瞥,但还是让他有了不该有的悸动。他决定去冲一个冷水澡,把这绮丽的旖旎冲刷的干干净净。

  冲完了澡,安覃来到了客房,他不喜欢他的东西渲染上其他人的味道,当然亲人除外。躺在客房的床上,他几乎分分钟就进入了梦乡。这一天天的过的,真的是太累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安覃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上滑来滑去,像羽毛一样,轻轻的,痒痒的。

  安覃惊觉不对,一把抓住了骚扰他的罪魁祸首。扭开了床头灯,就看见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就趴在他的身边,而他握着的是一只白皙的小手。

娇妻太磨人 /html/book/48/4891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