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

手机阅读

到底一个人的心里是有多么的扭曲,才会有这么变态的三观。而且,他们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们一样,视爱情为玩物,对待爱情的态度这么的敷衍,呵,这还真是一个浮躁的社会啊。而且这是在帮他么,完全是在害他好么。而且,安卓生这完全是在亵渎爱情,他虽然尚未遇到心仪的女孩子,但是他对爱情可是充满了希翼。

他已经够厌恶他了,别再让他更加的厌恶他,好么。到底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了,他到底还要让他们的关系糟到什么程度。可恨,竟然让他的女人来玷污他的纯洁,他不嫌恶心,他还觉得脏呢。我的天,今天安卓生又一次刷新了他对恶心的认知。安覃的胃里翻江倒海,若不是顾及着他的形象,他真的很想一吐为快。

“抱歉,我对这些没有兴趣。”安覃一掌打掉对他蠢蠢欲动的咸猪手,俊脸铁青,淡定的神色终于有了一点点的龟裂。“董事长,”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你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我真的很忙,没空在这里听你们讲带颜色的笑话。如果,您真的不忙,那么我就去把外面的文件拿进来,您一一的审阅。”

“别啊。”安卓生知道安覃这次真的是跟他急眼了,“儿子,爸爸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嘛。你可是爸爸唯一的儿子,而且现在你也老大不小了,人家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企业现在很稳定,你要把你的终身大事提上主要议题了。爸爸可给你看了很多了,容家的小女儿挺不错的,长的漂亮不说,身材还特别好,学历也不错,家世和你也是门当户对。儿子啊,你长的这么帅,追到她岂不是小菜一碟?”

安覃忍不住的想要翻白眼,可是他咬了咬牙,还是忍住了。“董事长!”他深吸一口气,“请不要在工作时间讨论私事,如果您有什么私事想要告诉我,请在下班的时间给我讲。抱歉,我真的还有些事情,你们慢聊,我去工作了。”再不走,他不能保证自己是否还有理智,他怕一个不注意,拳头就招呼到他的老脸上了。

“儿子,这里就咱们父子俩,有什么话不能说,你别这么一本正经啊。”见安覃的目光若有似无的在舒禾的身上瞟了瞟,他讪讪的说道:“她是我的女人,不算是外人。而且,你没什么经验,她还能给你引导引导。安覃啊,像你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还有几个是处男啊。”说出去,真的是有点丢人啊,有失他的面子。

安覃还想说些什么,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安覃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心里忍不住的给安毓冉比了一个中指,这女人是不是属乌龟的,速度慢的要死。早在进办公室之前,他都给了她消息,结果还是磨叽了这么长时间。好戏都快散场了她才来,还有什么意思。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哟,今天是吹了什么风啊,办公室里竟然这么热闹。爸,这漂亮的女人是谁啊?不会是你金屋藏娇的美人吧。你现在的眼光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找的女人是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啊。”

安毓冉的眼睛里有毫不掩饰的讥讽,舒禾显然也看出来了,怯怯的站在安卓生的身后,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安卓生收起了笑容,板着一张脸,怒吼道:“进来不知道敲门么,还有没有一点礼貌?”

“礼貌?我可是来找特助的,听说他被你叫走了,我只好过来了。至于敲不敲门,你是我爸,我是你闺女,何必计较那么真呢。只要你没做亏心事,还怕我会时不时的登三宝殿?”

“放肆,你在跟谁说话呢?”安卓生怒了,这女人跟她妈一样的惹人厌。

“跟你啊,是我语文不太好,表达的不清楚?还是你已经老眼昏花,就连脑袋都不清楚了。”安毓冉和安卓生早就撕破脸皮了,因此也就没有再假惺惺的秀和平了。

“安毓冉!”

“我听的到,你不需要这么大声。”安毓冉扫了一眼吓的有些花容失色的女人,冷笑道:“行了,装什么可怜,我一没打你,二没骂你,你拿那张楚楚可怜的脸给谁看呢。你以为谁都像我爸一样脑袋瓜子不清楚,什么女人都能下的了手。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在我面前矫揉造作的,看着都恶心。”

安覃的眼睛眨了眨,论吵架的实力,他和安毓冉果然不在一个水平上。对于这种臭不要脸的人来说,还是得安毓冉出手才行,谁让他的脸皮太薄了呢。这是一个硬伤啊!

“安毓冉,你少说两句。舒禾怀了我的孩子,你少说一句会死啊。”

“呵,别高兴的那么早,你还是先确定一下这是不是你的孩子再说,省得被带了绿帽子而不自知,还乐呵呵的帮野男人养孩子。同样的错误都已经犯过一次了,爸,你就不能长点心么。”

真是蠢,他现在眼睛里除了女人,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被安毓冉当众挑破了难堪,安卓生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这些不用你说,我自己知道!”

“安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我,就算你不同意我和你爸爸在一起,想要拆散大家,也不能这么的侮辱我啊,你真的是太过分了,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得向我道歉!”

“道歉?”安毓冉看着舒禾的眼神泛着冷光,十分鄙夷的说道:“你也配?”

“安卓生!”门口出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安夫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对着舒禾的俏脸就是一巴掌,“贱女人,贱女人,不要脸,看我不打死你。”

安覃冷眼旁观,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打算。安毓冉同样,甚是还悠哉悠哉的端了杯咖啡,慢慢的品尝。安卓生则在慌忙的拉架,略显的狼狈。

“够了,你们在这里闹什么。”安卓生火大的看着门外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一个瞪眼,八卦心超强的吃瓜观众做鸟兽散状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什么看,很闲是不是,那今天晚上全部留下来给我加班!”

老板打个喷嚏,地面都要抖三抖。他们这些小喽喽们,伤不起啊。

“你来这里干什么!”安夫人的脸色不好看,安卓生的脸也同样臭的可以。

“呵,我为什么不能来企业?安卓生你也真够可以的了,现在的狗胆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啊,竟然敢公开的把女人往企业里带,你这是存心想要给我难堪呢,是吗?”

这件事情他确实有些理亏,安卓生黑着一张脸,不说话。

安毓冉可不打算让这件事情轻易的过了,安覃把这么好的机会送到她的面前,她要是不好好珍惜的话,就太蠢了。

“妈,你可能不知道,马上就会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所以啊,现在人家可是爸的心肝宝贝。你可得注意着点,别动手动脚的,万一把我爸的宝贝儿子给弄没了,我爸还不得找你拼命啊。”

安夫人的眼神突然变得意味深长了些,她上下打量着畏畏缩缩站在安卓生身后,哭的梨花带雨的狐狸精,嘴角咧开一抹讥讽的弧度。

“安卓生,恭喜你又当爸爸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安夫人这么走心的祝福,安卓生的眼皮突然跳了跳。

安覃低着头,嘴角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他知道,好戏马上就要开场了。

“你不生气?”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

“我生什么气,你愿意带着绿帽子帮别的男人养孩子,我有什么好说的。你想当冤大头,这我不管,只是这孩子别想进安家的门。”

安卓生的呼吸都要停了,“你,你什么意思?”

“呵,”安夫人冷冷的瞥了一眼安卓生,“我说安卓生,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字面意思听不懂么!”

“这不是我的孩子?”她怎么这么肯定!

“你永远都不会有孩子的。”安夫人的态度异常的冷漠。

安卓生的脸白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安夫人冷笑着看着安卓生,一步一步的向他逼近,阴恻恻的说道:“安卓生,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么,你整日在外面胡作非为,从来都不考虑我的感受。我儿子死了,你一点悲伤都没有,还光明正大的把安覃领了回来。从那个时候,我就发誓,让你这辈子再也生不出孩子来。”

“既然你明知道不是我的孩子,为什么上次还要和许夫人抢那个孩子。”

“为什么?”安夫人同情的看着安卓生,“做戏当然要做足,不这样做,你怎么会相信你还有生育能力。若不是这次你实在欺人太甚,这个秘密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说的。安卓生,我告诉你,安覃之所以能活着,是那个女人有心机,趁着我没发现就走了。没想到,看着她平时老实巴交的,结果却是最有心机的一个。你这辈子,除了安毓冉和安覃,你不会再有第三个孩子了。”

安卓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的看着疯狂大笑的安夫人,眼睛里面充满了绝望。

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走到舒禾面前,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静静的拽着她的胳膊,怒声道:“贱女人,竟然敢骗我,说,这个孩子到底是哪个男人的种。”

“是你的,你的,卓生,你别听她胡说,她一定是嫉妒我才会这么污蔑我的。你相信我,相信我啊,这真的是你的孩子,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安卓生双眼猩红,眼冒凶光,另外一只大手狠狠地掐着舒禾的脖子,舒禾剧烈的挣扎,她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了了。

这男人是真的想要杀了她,舒禾的心里充满了恐惧。

“董事长,”安覃的手按在安卓生的胳膊上,“我认为这件事情最好还是调查一下,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这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心居叵测之人,您说对么?”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